首页 政治 通宝平台官网

第7428章 嫁接之术

第六五九章黄口小儿,不自量力!
  陈琅琊颇为不解,自己似乎跟紫魅的师傅无冤无仇,而且即便是国家也没有为难他,为什么他师傅会找上自己呢?被称之为中华守护神,那么必定是国家方面的人,他来找自己,应该不是什么私人恩怨,不过这也只是陈琅琊心中所想具体原因尚不清楚。
  英雄榜上的人物,都是超脱世俗的高手,如果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绝对惊动不了他们,都是一把年纪的老古董,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岂不快哉?到了他们那个层次,那个年纪,看重的就不再是什么名利与权势了,而是荣誉感,使命感跟民族感。紫魅的师傅身为中华守护神,必定更是神一样的人物,陈琅琊不愿意得罪这样的人物,直到他三年战争生涯结束之后,他才明白守护一个民族,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对于这样的人,他心中只有敬畏。
  “你师傅应该也算是世外高人了,我不相信他会无缘无故的找上我,我真的那么吸引人吗?呵呵。”
  陈琅琊笑着摇头。
  紫魅叫苦不迭,陈琅琊根本不以为然,她却在这干着急,最终紫魅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绝对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被师傅追杀甚至杀掉。
  “你跟他无冤无仇,但是我师傅想要抢夺你手中的轩辕剑,他说轩辕剑在你手中不安全,有可能会引起巨大的动荡,所以才想要将轩辕剑收回,代为保管。”
  紫魅的话,让陈琅琊变得凝重起来,这么说,他终于明白紫魅的师傅为什么要为难自己了,轩辕剑是自己的命根子,紫魅清楚得很,如果他师傅来夺剑的话,势必不会善罢甘休,因为她了解自己的性格,轩辕剑剑在人在,又怎么会拱手让给她师傅呢?所以矛盾在此便激化了,陈琅琊不会让步,她师傅更不会让步,那么接下来就会免不了一场血战了。
  紫魅虽然相信陈琅琊的本事,但是如果跟自己的师傅交手的话,或许还要欠一丝火候。所以她不得不担心陈琅琊的安危,师傅几十年未曾出山,脾气秉性极其古怪,凡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哪个没有属于自己的乖张脾气,又岂会轻易动摇心中的想法?所以紫魅知道自己的劝阻都是没有用的,只能来求陈琅琊赶快离开滑下去避一避。
  “想要我手中的轩辕剑?哈哈,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也是一个倚老卖老之辈,想要剑,便直说,有什么不可以的?但是顶着为国为民为天下的旗号,未免有些太失身份了吧,没想到你师傅也是个沽名钓誉之辈。”
  陈琅琊眼神一挑,丝毫没有在意紫魅心中的想法,轩辕剑难道自己还不足以保护?非得到了他的手中,才是真正的安全?
  紫魅顿时间有些急了,陈琅琊非但不听劝阻,而且还要跟自己的师傅交手,无论受伤的是谁,紫魅都是最痛苦的,而且师傅一旦出手,受伤的多半会是她的情郎陈琅琊。
  “你误会了,琅琊,我师傅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他已经数十年未曾入世,他也有他的苦衷。”
  紫魅感叹着说道,虽然早已经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不过紫魅还是有些不太顺心,毕竟这场交手,恐怕是避免不了了。
  “谢谢你,紫魅,不过有些事情并不是我能够左右的,躲避只是一时的,真要想在这华夏立足,又怎么能够畏首畏尾呢?今天别说是他英雄榜第四的绝世强者要来抢我的轩辕剑,即便是天下英雄之首,我也不会皱半下眉头,这就是我陈琅琊,你应该很清楚我的性格还有我的为人。”
  陈琅琊搂着紫魅的肩膀,颇为亲昵,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正式的拥抱紫魅,这也让紫魅有些措手不及脸色绯红,脸颊之上带着一抹羞涩。陈琅琊知道紫魅是真正的关心他,不过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更是宿命,想要逃也逃不掉,轩辕剑已经跟自己合二为一,谁想抢走,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不起紫魅,我对你的情,永远也还不完。这辈子,你是唯一跟我心贴心身贴身懂我的人,你比我更了解我自己,有了你,我就像是有了依靠,因为我可以把我的后背交给你。不过你放心,你师傅杀不了我,当然,在这个世界上能杀我的人,恐怕还没几个。你师傅虽然厉害,但是你爱的男人,未必就会输。他不杀我,我便不伤他。”
  陈琅琊信心十足的说道,紫魅微微点头,跟陈琅琊紧紧相拥,体会着这些年来都未曾有过的安稳与舒适,他的怀抱,比任何的床都要温暖,比任何的阳光都要让人心里暖洋洋的,自己这辈子,就认定他这个男人了。
  “没想到啊,阿紫,你竟然还是背着我来跟这个臭小子通风报信了,唉。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一声阴沉的声音,回荡在八宝山墓地之中,狂风卷席,声音诡异,紫魅的脸色瞬息万变,沉声说道:
  “是我师傅,他真的来了,而且来的这么快。”
  陈琅琊心中也逐渐凝重起来,从这声音之中就不难听出,这个人的实力有多强,陈琅琊眉头紧皱,该来的还是来了,想躲都躲不掉。果真是中华守护神,无孔不入,看来这一场纷争,在所难免了。
  “师傅,我求你放过琅琊吧,不要为难他了。”紫魅四下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师傅白炽的踪迹,师傅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只要他不出来,没人能找得到他,这也是紫魅担心的,多在暗处,更会让陈琅琊防不胜防。
  “不用求他,有些事情,必须要解决,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紫魅。”
  陈琅琊淡淡说道,因为他不想紫魅因为这件事情而夹在中间难做,一个男人就是要挺直腰板做人,这是必须的。凡事都让女人出头,那么他这个男人也就太过窝囊了。陈琅琊从来都是那种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绝对不让自己的女人难做,哪怕是死,也要死的堂堂正正。
  “出来吧,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好汉呢?英雄榜第四的绝世强者,不会连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都会害怕吧?如果真要是躲在暗处不敢露面,或许你这个英雄榜第四的前辈高人,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了,也就跟那些沽名钓誉之辈,没什么两样,难不成前辈高人,都喜欢躲在暗处阴人?呵呵。”
  陈琅琊轻笑着说道,不过话语之中对白炽充满了挤兑,他相信任何一个英雄式的人物,都受不了这样的污蔑跟挤兑,很显然陈琅琊的话远远要比紫魅有效得多,一个身穿麻衣的白发老者,缓缓走来,神色阴沉,横眉剑目,白色的发丝与眉毛相得益彰,颇有股老神仙的味道,只是那双阴柔的眼睛,看向陈琅琊,倒是让他有失身份。
  白炽活了一百多岁,隐居避世半个世纪,建国之后他就从来没有再出现过,所以知道他的人少之又少,陈烽火倒是清楚有这么一个高人的存在,不过他早就已经白炽已经死了,八宝山公墓之中,赫然有着一座坟墓,便是属于他的,不过谁曾想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白炽,跨越了三个世纪的世纪老人,竟然还活在人世间。白炽一生光明磊落,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正人君子,一心为国,但却无异于名利,所以他没有得罪过任何一个手握政权的人,相反每一个领导者都对其毕恭毕敬。他是见证了满清政府被推翻,中华民国的成立与毁灭,直至抗日,新中华的建立,几经沧桑岁月,时代变迁,是真正的共和国老人。
  陈琅琊看着白炽,白炽看着陈琅琊,两个人四目相对,心中却是各有心思,白炽今日重新出山,就是因为陈琅琊手中的轩辕剑,因为在白炽看来,陈琅琊虽然年轻有为,实力惊人,但是并不算是真正的顶尖强者,真正的世外高人,根本就不是今天的陈琅琊能够与之争斗的,尤其是被成为世界第一家族的亚特兰蒂斯,更是高手辈出,而如今白炽更是得到消息,亚特兰蒂斯已经派出了真正的高手,而这一次的目标,就是陈琅琊手中的轩辕剑,世纪之门,白炽也有所耳闻,一旦让亚特兰蒂斯开启世纪之门,那么对于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一个灾难!
  “你就是陈琅琊?我不想为难你,这三年来我也清楚,你为共和国做出了不少的贡献,而且紫魅倾心于你,我这个做师傅的,更不能杀你,只要你把轩辕剑交给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白炽苍老而浑厚的声音回荡在陈琅琊的耳边,他并未真心想为难陈琅琊,只是想取得他手中的轩辕剑,以免落入亚特兰蒂斯之人的手中。
  “谢谢您的好意,不过自己的东西,我还是喜欢自己来保存。这轩辕剑,我是不会给你的。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陈琅琊笑眯眯的说道,眼神波澜不惊的看着白炽。
  陈琅琊话音刚落,白炽的眼神之中战意无匹,直视着陈琅琊,杀机毕露,冷冷道:
  “你真的想要逼我出手杀你?”
  “要动手,我未必怕你,只是这轩辕剑,除非我死,要动手,悉听尊便。”
  陈琅琊身手打了一个响指,轩辕剑落入手中,剑锋凛然,嗡嗡作响,直指白炽。
  “黄口小儿,不自量力。”
  白炽苍老的声音无比浑厚,与陈琅琊冷目相交,战斗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