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 卡卡湾7070

第960章 剑气波浪

其中一个纨绔自己对贾环笑道:“三爷,今儿是要玩小倌还是玩丫头呢。”
   贾环还没玩过小倌,因此只道:“这小倌如何玩?”
   纨绔子弟们都哈哈笑了起来,有人更是拿出一本书给贾环,贾环打开,里面竟然都是一些污秽图片,上面就是各种玩小倌的姿势,贾环不担不觉得害羞,反而觉得好奇,只笑道:“有趣有趣,既然如此,我就玩小倌。”
   纨绔子弟似乎早知道贾环的选择,因此都哈哈笑着,只对这里的让你道:“好了,这位是荣国府的环三爷,今夜要你们这里的当红小倌来侍候。”
   吩咐完了,只见一个****出来了,对贾环等人行礼:“各位爷,今儿我们怡红公子不能侍候人,今天有贵客在,因此还请各位爷见谅。”
   “客人,什么客人?”贾环则问道:“难不成还比我们还贵。”
   ****自然一脸笑意:“各位爷是大富大贵的人,有生意我们自然不会不做,只如今这位客人是东平王爷送来的,只说了要好生招待,所以还请各位见谅。”
   一听是东平王府的,大家都吸口气,自然也就没有人再啰嗦,贾环直接道:“那你给爷找个好一点的小倌吧。”
   那****听了自然笑道:“可以可以,自然是可以,三爷请随我来。”
   如此贾环倒是尝到了这小倌的滋味,一路上回去也是开心逍遥,回到荣国府,自然也没惊动任何人,只心中得意着。
   在大观园走了一会,见袭人在花园收集一些花瓣,若是平日,贾环自然是不会过去的,只如今看袭人如此,倒是好奇了,只过去:“花姨娘,你在做什么?”
   袭人见是贾环只道:“原来是三爷,见过三爷。”
   贾环只道:“你捡这些花瓣做什么?”
   袭人笑了笑道:“平日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只以前二爷在的时候还教了我如何做胭脂,如今在府中也没什么事情,就收拾一些花瓣,然后做一些胭脂送给姐妹们玩耍。”
   贾环想了想,然后笑道:“不如也给我一些吧。”
   袭人虽然不喜贾环,可如今贾环是这府中唯一的后辈男人,因此自然也不敢得罪,只道:“既然如此,三爷请等我一会,待我收拾了,然后再去怡红院拿胭脂给你。”
   贾环点了点头,只是在听到怡红院三字的时候,只不知道为何,心中一动:“对了,我听说当初二哥哥在家的时候,还和姐妹们开了个诗社是吗?”
   袭人轻笑道:“这能有什么,也不过是玩意,那时候姐妹都在,所以都是凑趣而已。”
   “那二哥哥的诗翁号是什么?”贾环好奇的问。
   袭人笑了笑:“我一个目不识丁的丫头,哪里记得那些,三爷若是好奇,只去找找那些旧稿子,说不得就知道了。”
   贾环听了自然心中一动,只等袭人收拾了花叶,然后就和她一起去怡红院,然后拿了胭脂,又是好奇,只去原本宝玉的书房,凑巧书房书桌上还有一些帖子,他拿了过来。
   上面竟然是十二首菊花诗。
   贾环并不好学,不过还是看了起来。
   忆菊蘅芜君(宝钗)
   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访菊怡红公子(宝玉)
   闲趁霜晴试一游,酒杯药盏莫淹留。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秋?蜡屐远来情得得,冷吟不尽兴悠悠。黄花若解怜诗客,休负今朝拄杖头。
   种菊怡红公子(宝玉)
   携锄秋圃自移来,畔篱庭前故故栽。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带霜开。冷吟秋色诗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泉溉泥封勤护惜,好知井径绝尘埃。
   看的到这里,贾环没打算看下去,因为他看见了宝玉的诗翁号,怡红公子,对了,今儿去的烟花馆不就有个怡红公子吗,他倒想看看,不知道这怡红公子是不是同一个人。
   这人就怕有了疑惑,一旦有了疑惑就会想法设法去搞清楚。
   贾环也是这样的人,原就是个没定性的人,如今看到相同的,自然就想知道是不是同一人。
   如此过了两日,贾环再度和那些纨绔子弟就去了烟花馆。
   贾环看见****就一句:“今儿那怡红公子可有贵客?”
   ****笑道:“今儿三爷来着了,公子还没客人呢。”
   贾环点了点头:“今儿我就要他了。”
   ****自然点头:“好,如此三爷跟我来。”其他纨绔才不管贾环,自是开心的自己寻乐。
   贾环走进了一房间,只一会功夫就出来一人,但是粉面红唇,自有一番妖娆,见到贾环似乎一愣,贾环看见宝玉也一愣:“真的是你?”
   宝玉轻笑道:“原来是环儿,坐,难得今儿来我这里,可好好乐了去。”
   贾环原就好玩,但是好玩也是知道度数的,如今看宝玉这样,心中也有些许不满了:“宝二哥,你也太不知脸了,如何可以来这里做小馆。”
   宝玉淡淡道:“我如今这样有什么不好的,我素来就想做女孩子,可上天偏给我一副浑浊的男儿身,如今在这里,我可是做了女儿家的事情,为何我就不能在这里,你们也太小看我了。”
   贾环听了只恨声道:“宝玉,你若如此,只怕让老太太知道了,会伤心的。”
   宝玉嘟嘴道:“有什么在意的。”又有些不耐烦:“环儿,你到底是不是来玩的,是的话就不要那么啰嗦,你不知道吗?”宝玉笑道:“薛大哥也来过,只说我的功夫好呢。”
   贾环一愣,若是如此的话,那薛宝钗必然是知道这宝玉在这里,为何却不说出来,说贾环笨,其实他并不笨,只是作为庶子,被人忽视了,他想了想,如果宝玉在这里,那么那府中自然而然就只看重自己一个,但是他们其实也没多少看重自己,那是因为他们心中还有一丝七万个,期望宝玉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