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 广东十一五官方网

第9676章 女生可不好惹

“机会!”毛先忽然一声爆呵,粗壮的大腿鼓足力气向外一瞪,将那扇木质隔板一脚踢飞。与此同时,林凡瞄也不瞄,抬手就是一枪.
   破灵子弹正中小青右肩,整个肩膀瞬间燃烧起来。小青发出一声惨嚎,苍白的獠牙瞬间冒了出来,整个脸已经完全腐败,干瘪的贴在脸上,两颗血红色的眼珠倒是新鲜,如同常人一般灵动,在那张血脸上放肆的转动起来。
   小青知道中计,又气又急,恶狠狠的盯着众人,大概是觉得寡不敌众,数秒之后,疾步冲向了依旧陷入魅惑之中的夏侯,手刚要触碰到夏侯的一刹那,毛先霸道的血狙一枪轰掉了她半个肩膀,就在这一瞬间,原本冰清玉洁的肌肤也在一瞬间化为了一摊烂肉,腐烂的气息扑鼻而来。
   “啊!”小青再次发出一丝惨嚎,转身便想要逃,身体却在转身的一瞬间被一面无形气墙上,被弹了回来,伏在地面不停的哀嚎着。
   毛先上来,一脚踏住他半个头,将她死死踩在脚下。然后再次架起血狙,准备一枪爆头。不过,这一举动却被安琴给阻止了。
   “这子弹只有五发,还是留给老妖怪吧。”说着,接下自己大腿上挂着的一把不算短的弯刀,递给毛先。
   毛先接过短刀,二话不说,单膝跪在地上,另一条腿半跪在小青的头上,举起短刀,一刀狠狠的剁了下去。
   卡擦!
   小青挣扎了两下,身体一点点变得透明。
   任务目标已经完成,所有轮回队员获得1000生存点。
   在小青化去的地方,赫然出现一个青铜箱子,那箱子闪动着淡蓝色的光芒。而在张先手中,则出现了一把漆黑的铁钥匙。
   不一会,那箱子闪动着一抹豪光之后消失不见,只剩下一颗血红色珠子。
   妖丹!
   “貌似价值不错的珠子哦,花了价值200生存点的子弹,倒也还值得。”张先把玩着手里的珠子,手一抖,抛给了阿狸。
   “去装备铺,找那些装备师镶嵌在法杖上,不知道会提升多少灵力。”阿狸在了解了这颗妖丹的基本情况外,满意的说道。
   蓝品!刘成盯着那妖丹,忽然想起那具狼人,它的任务中似乎也提到了奖励是青铜宝箱。
   可惜,自己实力不济,最终被毛先狙掉,造成不完全击杀的战绩,不然,说不定还真能开出些逆天的东西来。
   郝建得到了1000生存点,又向毛先要来了一双看似很普通的军靴,在得知是毛先第一个轮回剧情从二战德国士兵脚下剐下来的之后,也没有任何反感。
   安琴的计划初步成功,大家都处于极度亢奋之中,刚刚激化的矛盾也得到一丝缓解。
   郝建想要叫醒依旧沉迷在温柔乡里的夏侯,却被林凡制止了。
   原因是夏侯正处在极度兴奋的魅惑状态之下,就仿佛人在梦游一般,一旦被人惊醒,受到的精神损伤将是巨大的。
   安琴粗略的计算了一下药和酒的量,看了看抱着桌子一脸销魂模样的夏侯剑客,又估摸着燕赤霞大概是要醒了。赶紧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战场。
   他们之所以要在燕赤霞酒里下药,就是想要凭团队的力量击杀小青而不至于被燕赤霞毁掉这个拿生存点和装备的好机会。
   燕赤霞何等体魄,自然不会太受药物影响,可是别忘了,他们还有酒,对这种人来说,酒是最好的药!这就譬如强悍如夏侯,也会中了小青的色诱之术一样。
   而此时,是该他醒来的时候了。因为所有人都能想到,小青一死,接下来登场的
   一定就是那个逆天的树妖姥姥了。
   就在这时,众人耳边传来了一声隐隐的呼喊声。
   “救命!”
   安琴脸色一白,大叫不好,赶紧向外跑去,毛先也知道中计,紧跟着冲了出去。这时才发现,林凡早已不见了。
   李慕白和郝建对望一眼,也拔腿就跑,紧紧是因为那双军靴的效果,李慕白渐渐发现郝建的速度竟远远在自己之上。
   众人顺着呼喊声冲出兰若寺,那些符纸已经完全燃烧起来,在阵阵阴风中放肆的舞动着。
   当众人赶往电影剧情中那个宁采臣和聂小倩产生情愫的小湖时,才发现他们已经打起来了。
   他们,打起来了!
   两个身影在湖里不停的挣扎着。
   “救命啊,前辈!”原本不识水性的宁采臣慌乱之中竟然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向李慕白他们靠近,而就在他脸上,一条血印子格外明显,胸口也有好几处伤痕,而脖子上的一条勒痕更加触目惊心。
   宁采臣一边慌乱的跑着,一边用手回指湖里那个白色的影子。
   张先眼神一狠,毫不犹豫的架起了血狙,数秒之后又放了下来。
   “怎么,是聂小倩?”安琴直视着他那双有些怪异的眼睛,一脸的不解,问道。
   毛先有些茫然的望着前方湖水中那抹白影,摇着头说:
   “不是,那不是聂小倩,那是..........那只小猫。”
   此语一出,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惊,小苗,那个整天被吕向骑跨后来又被郝建揩油的小苗,竟然没有死,还出现在了这个地方,以她对电影的了解先聂小倩一步来到湖心,想要截杀宁采臣。
   宁采臣哭天喊地,连滚带爬的跑到众人身边,一脸的惊恐和无辜。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阿狸问道,冷眼看着郝建。
   “我******,说,那天发生了什么?”一直沉默不语的毛先向前半步,猛得一脚揣在郝建的大腿外侧,他整个人就在那么一瞬间变形了一般,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脸色惨白。
   “我跑回客栈就发现了异样,贴在客栈门口的纸符已经完全燃烧,那罗盘也飞速的转动着,店里老板和小儿也已经死了。”
   郝建说着,半坐起来,望了望眼前这几个人。
   “我被那些东西追赶到吕向的房间,发现他们正躲在一个红色的柜子里,柜子外面贴了一张绿色的符纸。当时我只是想进去,谁知这对奸夫****竟然不肯,情急之下我用枪逼他们出来,自己躲了进去。”
   郝建畏惧的看着暴怒的毛先,然后颤微微的补充道
   “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做的。”
   是的,会的。
   “她熟知剧情,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安琴一脸凝重的望着湖心,冷声说道。
   她的意思非常明显。
   “或许她并不是想要报复我们,只是想绑架宁采臣,继而威胁我们,以求活命的机会!”林凡摇了摇头,说道。
   毛先陷入了沉默,一句话不说。
   “一定要杀了她,女人的仇恨比一切怨灵鬼怪还要恐怖。”郝建眼睛闪动着一丝残忍,撞见安琴愤怒的眼神,把头埋了下去。
   “林凡,你说的对,他或许报复的不是我们,而是把他逼上死路的人!”安琴死死盯着郝建,说道。
   郝建自然知道安琴想要表达什么,脸色一白,疯狂的摇起头来,新人杀新人,只要500生
   存点,可一个老人杀新人,付出的代价恐怕大得可怕。
   “是你把他逼上的死路,是你让她产生了仇恨,谁种的苦果谁尝,这一点,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还有,刚才的任务你已经获得了1000生存点,有充裕的生存点杀了她。”
   郝建依旧咬着头,想要辩解什么,焦急的安琴又是一耳光重重的拍在他脸上,原本惨白的脸瞬间变得血红。
   “我们或许可以接纳她,她不过只是一个不成熟的小猫而已!”李慕白本不愿开头,可是面对关乎生死的大事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按照安琴的观点,没有价值的东西的都是废物。值得她付出的都是有价值的东西。他也明白这个小苗没有能够通过队内的新手试炼,没有获得小队的认可,当然也就没有如何价值。
   安琴定然是出于这一点,才做出了要杀她以绝后患的决定。
   可是,在李慕白看来,没有价值,并不代表就应该被杀死,她依旧可以活着,庸庸碌碌的活着,就像是现世社会大多数的人一样,庸庸碌碌的活着,不是什么精英,也不是什么领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粗茶淡饭的普通人那样,活着。
   有自己的小理想,有自己的小幸福!
   “哼,你真天真!”安琴看着李慕白,嘴角一抹鄙夷的笑意。
   然后脸色一沉,严肃的说道:
   “你真不了解女人,仇恨的种子一旦埋下,就不要希望它不长出毒芽,唯一的办法,就是连生长它的土壤一并毁掉。现在的她还不是威胁,是个废物,可你担保她不会再次打宁采臣的注意,还有,既然她能够从树林里或者回来,说明这个女人一定有她的办法,置我们于死地的办法。”
   安琴杀意已决,转眼再次凝视着郝建。
   郝建神色有些恍惚,恶狠狠的看了安琴一眼,弯腰捡起一块巴掌大的石头。缓缓向亭台处走去。
   林凡叹了一口气,毛先还是一言不发。李慕白蹲了下去,双手紧紧的抱着头。
   只有宁采臣傻傻的听着那个女人疯狂的尖叫,求饶,咒骂,然后又求饶,咒骂,最后便没有声音了。
   这个书生开始相信燕赤霞的话——这个世界真的是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