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休闲 n2视讯官方

第4915章 诺亚的故事

快下班时,高浩月进了文庙。高浩月是李大梅的小学同学,他拿着老式的海鸥相机,正在给两个小姑娘拍照。高浩月家住在东关,从小调皮。李大梅从办公室的门边看着高浩月。高浩月个子不高,大概一米六五,一脸的精明相。这文庙本来是不对外的,不知高浩月使了什么法子,竟然让吴尚思同意特别为他开放,免费地给他提供了一处照相的好布景。也因此,高浩月这个既无摊点又无执照的摄影师,居然生意比和平照相馆的生意还要好。有了这布景,高浩月有时一天要进三四次文庙。有时,李大梅会和他打个招呼。前两天,高浩月还送了一个很小的玉兔子给她。李大梅是属兔的,她表面上推辞但看着又确实喜欢,挨不住高浩月的客气,她也就只好收下了。
   “身子再偏点,头正点,笑一笑,好!就这样,我拍了。”
   高浩月正在指导着,李大梅看见那拍照的姑娘脸红红的,像一枚雪地里的紫牙姜。
   4
   十五年前,如果提到青桐县城的广场,那它的指向只有一处,就是胜利餐馆前这一广场。1969年,青桐发大水,从龙眠山里冲下来的洪水,将城关镇整个地淹了,平地积水有两尺多深,整个县城一片汪洋。居民生活补给中断,在挨饿两天后,空军的直升机在这片广场上降落。一时间,几乎是全城出动,广场上的积水里,到处是行走的哗哗声。这是飞机唯一的一次直接在县城降落,那宽大的螺旋桨,转动出来的狂风,到现在还令很多青桐人怀念。唐东方就不止一次地对李小平说过:那风,厉害!连地上的水也被吹起来了,直往上蹿了快三尺高。
   李小平理解,唐主任这话中,事实上不仅仅是指飞机,更多的是暗含着对食物的渴望与对飞机的感谢。如果单纯地撇开这些,广场其实还是青桐县城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广场呈方形,从四个角上分别通往和平路、龙眠路、庙前街和一中路。广场的正东,是龙眠路,两旁都是机关,有经委、计委、水利局和粮食局。龙眠路从广场出发,向东两百米,就到了龙眠河岸。路也就转了弯,折向北边,通过紫来街,上了紫来桥,然后进了东大街。东大街是青桐的小商品中心。广场的正南,是和平路,百货公司、副食品公司、糖烟酒公司都在这里。文化馆也在,还有电影院。正西,是庙前街,县一小所在地。正北,浓密的法梧桐遮盖的一中路,直通向青桐一中。一中是青桐县城的近乎神圣的地方,那方不算太高的大门,据说也有上百年了。门上的字,是鲁迅先生的字体,一看就让人肃然起敬。一中往西,是县医院。再往西,就上了西山。柴场那边的山沟里,就是高耸着黄色烟囱的火葬场。回过头来,广场四周,东是副食品公司,东偏北,是县委;正北,是文庙和政府;正南,是青少年宫和人民银行。正西,就是胜利餐馆和旁边的自行车修理店。青桐县规模较大的露天活动,基本上都在广场上举行。再往前十几年,广场上搭着个半丈高的台子,每天都人声鼎沸。台下是红宝书的海洋,台上是挂着牌子头几乎要低到脚尖上的被批斗者。1976年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庆祝会,和洛杉矶奥运会的庆祝活动,都在广场上轮番上演过。广场就像一座大戏台,你方唱罢我登场,“广场统领了这个小城市的灵魂。”关红兵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