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漫画 pg宝石侠大宝剑

第9226章 这作死的拥抱【1】

和高骈一战,虽然占领了荆南罗城,但义军的损失也相当的大,赵成率领的前锋人马折去了三分之二,三百骁骑银枪队,也只剩下一百八十余人。
   反正这城也攻下来了,王仙芝也没责备赵成,带领人马进了罗城驻扎。
   一进城中,王仙芝、尚让为了报尚君长被杀之恨。命令草莽军,在城中大肆劫掠、杀戮。赵成为此大为恼火,他本一心想像赵云一样,锄强扶弱,为乱世中的天下百姓,做些事情,做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不想今日为王仙芝攻破城池,却让全城老百姓遭殃受祸。这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
   “****的王仙芝,照他这样下去,起义还起个锤子!这开始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赵成心里暗暗骂道。
   赵成把王大力、秦素素叫来一起去找王仙芝算账。一见到王仙芝,啥话也不说,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王仙芝无缘无故被赵成踢了一脚,拔起剑来就要找赵成拼命,还好旁边的尚让将王仙芝拦住了。秦素素、王大力也将赵成紧紧拉住……。
   正当义军内部在罗城内争得不可开交之际,这时候一个更可怕的敌人出现了,他就是李存孝!
   李克用命令他带着五百沙陀骑兵,一来也算接受朝廷的请求,出兵进剿匪患;再就可以见识下,使大唐朝廷大伤脑筋的黄巢、王仙芝的草莽军到底怎么样。
   李存孝何许人也?!前面一卷也有过介绍,他本名安敬思,后被李克用看中,收为义子,成为晋王李克用十三太保之一。此人从小力大无穷,曾徒手打死过猛虎。后来由于受别人的陷害怂恿,背叛李克用,被李克用施计擒获后,要行五牛分尸的酷刑。那五头牛硬是拉不动他,李克用没有办法,只好令人用剑割断他的手足之筋,才成功行刑事,可见其力道之大。
   李存孝由于惊人的武艺,每战必胜,赢得了“王不过霸,将不过李”的美誉,从几件轶事里,可看出其勇猛:
   凭着天生的神力,再加上出色的武技,李存孝征战南北,从无敌手。就连武功天下第二(当然赵成没有算在内,嘿嘿)的铁枪王彦章,也在李存孝手下走不了多少个回合。而武功第三的高思继(说岳全传里挑铁滑车的高宠的祖先,高宠曾一回合击败金兀术)曾在李存孝连挑数十名大将后(当时李存孝患上重感冒),全力脱力状况下,趁势击败多名唐将。李存孝听说后,披挂上阵,用十个回合竟然以重病之身将武功不比王彦章弱多少的高思继活活生擒。后来,在李存孝死后,王彦章再无敌手,竟然连挑晋军猛将三十六人(这件事在《水浒传》中也有记载),急得李克用大哭说道:“假如我儿存孝若在,何至于此?”关键时刻,军师出计,派人假扮李存孝出阵,竟惊走王彦章,将王彦章的弟弟王彦童活活吓死(王彦童也是当时著名的猛将之一)
   现在还有很多地方,将其肖像剪成窗花贴在窗户上,以崇尚勇敢,战胜凶恶,镇宅祛邪。
   在作战中,李存孝的造型装束威猛而另类,他身披重装铠甲,头上戴着束发冠,腰间别着弓,手里舞着浑铁槊,胯下火焰驹,冲锋陷阵如入无人之境……。
   李存孝可为当今天下第一猛将,如果硬要拉秦末的项羽、三国时期的吕布、隋末唐初的李元霸与这李存孝对阵,李绝不在此三人之下。但不在同一时代,要比个高下也是不可能的事,在此权当说笑一下。
   看着赵成将高骈神鬼骑兵击败,李存孝也有意会会赵成及他的骁骑银枪队。
   李存孝右手拿住浑铁槊,骑在火焰驹上,一身金翎盔甲,头戴如三国吕布时的三叉束发翎子冠。冠下一双丹凤眼不仅透露无比的英气,还有无尽的霸者之威,王者之气,丹凤眼上斜斜入到鬓毛处。他头角峥嵘无比,气质清癯无双,那隽爽的风姿,那萧疏轩逸之举,湛然若神。
   李存孝左右站着两员部将,一个叫薛阿檀,一个叫安休休,均有万夫不当之勇。
   三人的后面齐刷刷地站着五百名沙陀骑兵,这些沙陀骑兵各个黑甲,整张脸都用黑布蒙起来,甚至这些骑兵的坐骑基本也都是乌鸦一般的黑色,因此有“鸦儿军”之说。
   黑色代表神秘、死亡、庄重、冷酷、威武、霸气,是一种很有气势的颜色。
   “将军,快来看!那是什么?!……”银枪队左翼长王大力叫道。
   赵成、秦素素听闻,来到城楼看个究竟。但见前面这些黑色的骑兵如无数的黑色组成的战云,似一尊尊黑色幽灵,让人感到震撼无比的同时,一股股寒气,一种恐怖之意油然而生。
   “看这情形,莫不是李克用的沙陀骑兵来了。那些沙陀骑兵就是这身装扮……”赵成说道。
   素素听闻,大吃一惊,“我们刚和高骈神鬼骑兵大战一场,折损那么多人马,现在又来了这沙陀骑兵,却是如何是好!”
   “素素莫要惊慌,待我们下去会会他们!”赵成安慰道,
   赵成披挂上阵,右手斜握龙胆亮银枪,骑着白龙马,带着剩下的一百多骁骑银枪队。整支银枪队,左翼是王大力,右翼为秦素素,三人一起来会这李存孝的沙陀骑兵。金戈铁骑纵横而来,前面的旌旗冽冽招展,长枪高举,马蹄声碎,马蹄下的尘土遮天蔽日,有如神兵穿越尘世。
   李存孝单骑上前,他用粗犷野性十足的声音,首先发话了,“来将可是赵成将军。你打败了高骈的神鬼骑兵,想必有些本事,今天让你也来会会我这沙陀骑兵!”
   “我正是赵成!请问你是何人?!”
   “我乃晋王李克用麾下大将,十三太保之一李存孝!”
   赵成听李存孝报上姓名,大吃一惊,以前也听说过李存孝,没想到在此兵戈相见了!今日与他狭路相逢,也没办法的事,和他之间必有一场恶战。虽然出道以来,自己的天云银龙枪法未尝遇到真正的敌手,但要想战胜这李存孝,却心里没有一点底!
   见李存孝相貌奇伟,英气逼人,赵成不由暗暗佩服。
   李存孝单起右手,摸了摸垂在头上的雉鸡翎,接着对赵成说道,“既然你是赵成,我也想会会你!客套的话就不必多说,你我各为其主,只管亮出自己的本事来便好!”
   说完如他如一头雄狮大吼一声,右手舞动几下浑铁槊,骑在火焰驹上,急急向赵成奔来。赵成也不惧他,将龙胆亮银枪,刷刷地舞了两个圈,活动下筋骨,驱赶胯下的白龙马,来战李存孝。
   今日两大世间罕有的英雄相争,可谓惊天地泣鬼神,成为一出不可多得的好戏,骁骑银枪队、沙陀骑兵的将士们都摒住呼吸,看着自己的将军使出全部本事力战敌将,享受着这顿武艺饕餮大餐。
   李存孝待赵成刚接近,使出山崩之力将浑铁槊打向赵成。赵成赶紧使出银枪遮挡,这一挡,那浑铁槊打在银枪上面,荡得赵成全身颤动,握枪的双手被震得生疼,特别是两处虎口好像瞬间招了雷击一样,一阵麻木感急急袭来。
   这样的力道,怕有千斤之重!
   若是一般的人,哪里承受的住这样的击打,怕早已翻身落马。
   这样怪异的武器,如此凶猛的力道,赵成还是第一次遇到。古往今来,这样的骁将,这样的英豪,只怕天下也没有几个。
   赵成不敢懈怠,挡住他的第一击后,抽出龙胆亮银枪,舞动枪花,使出一式【银蛇吐信】,刺向李存孝的胸口。赵成这枪法奇妙无穷,犹如一条银蛇顺着李存孝的浑铁槊钻了进去。那李存孝见此情景,没有躲避,只见他伸出左手,猛地抓住了赵成刺来的银枪!
   这是神马情况?能不慌不忙徒手接住这银枪的人,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赵成大吃一惊,那银枪被李存孝左手拿住,动弹不得。
   存孝左手拿住银枪,右手再次抬起浑铁槊,来勾赵成的脖子。赵成偏头散过,然后右手一抬,将李存孝的槊紧紧地夹在腋下!由于以前练过臂力,赵成的力道也不错,他这一夹,存孝的武器也抽不出来。
   二人为了争武器,使出浑身的力气在这枪和槊上面。只苦了二人胯下的坐骑,火焰驹、白龙马围着二人不停的打转,地下顿时尘土飞扬。
   马都是天下难得的千里神驹,将都是世间不可多得的良将,兵器都是尘世绝无仅有的神兵利器。他们这番争斗只看得众人眼花缭乱、瞠目结舌。
   赵成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和存孝争了一会后,突然灵光一闪。夹住那槊的右手猛然一松……。
   李存孝实在没想到赵成会来这手,由于力量失衡,存孝连人带马都差点摔倒。赵成一见如此场景,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阵下的王大力、秦素素都大声喝彩,跟着笑起来。
   存孝恼羞成怒,挺槊再次杀来。……二将枪来槊往,打了整整两千多回合,两个时辰的光景。
   这人也累了,马也乏了,一时也难以分出高下。赵成卖个破绽,收枪便走。存孝怎肯如此干休,驱马来赶。赵成边跑边往后面看追赶的李存孝,等到距离足够近的时候。迅速回转身,杀个回马枪,银枪猛地一式【苍龙摆尾】,刺向李存孝。李存孝猝不及防,大吃一惊,急急侧身躲避,那枪头擦着他的金翎甲,带着火星四射而过。
   存孝大怒,躲过赵成的枪头后,端起浑铁槊刺赵成的后心。赵成感觉槊来势太猛已经来不及躲藏,突然踏镫发力,腾空跃起!如此这危险是夺过去了,可跨下那白龙马已经跑得远了。
   一见赵成落马,李存孝暗暗得意,这落马的羔羊,还不随我任意宰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