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500电竞网址

第351章 皮鞋的来历

“你慢了。”
  一个不是很高大,但也不是很矮小的男子看着很早就出来,却很慢才到他跟前的林立,稍微表达了不满。
  林立回道:“是你心急了,木川先生。”
  眼前的人就是日本唯一的天阶木川空。这位据说有1/16华夏血统的家伙,的确很像华夏的东北人,难怪他当初能混迹到华夏,以挑战之名偷学无数的绝学。
  木川空淡淡回道:“林先生,这个笑话有点冷。”
  林立反问道:“我可没说笑话。”
  木川空脸色一寒。
  不过木川空随即就恢复正常,问:“不错的心机,居然使得我的心境出现片刻的动荡。可惜没用,这只是小伎俩而已,在绝对实力面前于事无补。”
  林立讥笑道:“谁对你用计了?”
  木川空的脸色再度寒了下来,眼中的杀意没有掩饰。
  林立感叹道:“说实在的,我现在总算理解你为什么不为天阶世界所接受,敢情是你的武学修养还没达到相应的境界,只是基本的武学修为在别人的强行灌输和近20年的巩固才能勉强站在天阶。”
  木川空说:“即使这样也都足够了。天阶就是天阶,无论如何都是地阶所不能抗衡的。”
  林立淡淡回道:“等下就知道了。”
  木川空随意打出一掌,随后再打出一掌,说:“你的两大绝学,纯阴和纯阳就是这般吧?这都是基础的绝学,稍微用点心就能找到,更不说我这个学遍整个华夏的天阶了。”
  林立知道对方是在攻心,微微一笑,回道:“我知道纯阴和纯阳不是什么著名的绝学,而且各宗各派都有异曲同工的功法,由此推演出个7、8分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木川空说:“你倒是看得开。”
  林立微微一笑,算是回应。
  木川空解除掉身上的衣装,吞吐一下,瞬间引动周围的空气变化。这样的力量,绝对不是地阶所能办到的,难怪总是说天阶与地阶的距离是天堑。
  林立问:“可以开始了吗?”
  木川空笑话道:“现在的你反倒着急了。”
  林立撇了撇嘴,表示不屑。
  看他如此轻松的状态,实在让人难以想象这是面对生死之局。
  木川空说:“很快的,钟声一响,你们的宿命就会有一个走到终点。”
  林立简单回道:“那个人绝对不是我。”
  “看看吧……”
  木川空似乎也抛开无谓的挣扎,开始凝聚。事实上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做到瞬间爆发,不需要做准备、酝酿什么的。
  林立拿出沉水龙雀,轻轻地弹了一下,问:“介意我用兵器吗?”
  木川空摇头。
  林立说:“我知道你双手上的手套是古代灵兽的皮缝纫而成,普通的神兵根本奈何不得,而且还能抵消真元的伤害。不过我还想试试,看看究竟是你的灵兽手套厉害,还是我的沉水龙雀犀利。”
  木川空看了沉水龙雀一眼,说:“试试就知道了。地阶颠峰的妖灵蛇蛇皮,可是连现代工具也难以伤害的货色,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啊。”
  林立微微笑了开来。
  当!
  钟声响起,场面的喧哗早在数分钟前被强行压制下来,现在则是一片寂静。
  可惜林立和木川空都没动,都站在原地。
  此时木川空的眼中闪过一丝灼热的光芒,因为林立完成了一个很玄妙的拔刀动作。准确的说,是很小说话的拔刀式。
  林立这个动作不是很快,却很平稳,从沉水龙雀出鞘到出现在木川空的跟前,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个很协调的动作。虽达不到每一分每一寸都是同一速度和轨迹,但也能称得上均速不变,玄妙非常。
  呼!
  林立消失了。
  林立的草上飞全面发动,融合了诸多武学的身法骤然激变,使得林立的威势全面提升,瞬间达到不可阻挡的地步。只可惜木川空自始如一,无论是表情还是眼神从未有任何变化。
  化!
  林立的沉水龙雀骤然起了变化。出现那种看似万千变化,但实际就只有简单,苍白一剑的场面。这样的剑法,这样的武功,已经不是世俗人,甚至普通地阶所能想象的存在了。
  只可惜木川空不仅是天阶,而且还是武学宗师,双手也跟着一化,双全化作无数拳头,气焰威猛到极点,最恐怖的是每一拳的尽头都能撞上沉水龙雀。这样的拳法尽显木川空天阶的骄傲。
  叮!
  林立的剑招被破,闪电般退缩。
  “可惜啊,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木川空这话并不是意在扰乱林立的心神,而是在章显他的信心。巨大的差距,让木川空到现在还没使出全力,一派潇洒悠闲的姿态。
  而此时,林立的剑法,或者说刀法起了变化。由刚才的变幻莫测瞬间改为霸道之态,气势极强,压得木川空无阿飞呼吸,这样的武技绝对不是正常地阶所能施展得出的。若不是木川空的意志坚定,武学阅历丰富,否则他现在已是心境被破了。
  木川空悠然一笑,居然退了。
  木川空的姿态很是悠闲,所以根本不用计较什么打法,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如果说林立的沉水龙雀是杀人利器,那么此时的木川空则是狂风里的落叶,任由你如何折腾都伤害不了对方。
  可以说,林立空有庞大的威势,却位对木川造成丝毫的影响,仿佛拳打棉花,完全是浪费表情。
  可林立居然还是强攻了。他这一次的速度更快更猛, 一记由下至上的上撩式毫不留情的斜切上去,直取木川空的肋部。这一招很简单苍白,但偏偏能把林立的速度发挥到极限。
  叮!
  不知木川空施展出什么绝学,四招不同角度却连环贯穿的指法先后命中沉水龙雀,干脆利落地破去林立的必杀一招。但事情没这么简单,林立的沉水龙雀一气呵成,在被神秘的连环指法狙截下来的下一瞬间,他的刀法再起变化,变成了残忍的横斩刀,以这把刀的锋利相信能将木川空一分为二。
  回气不及的木川空只得选择情形逆转真元,急速退避。
  这一退让木川空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局面烟消云散,也给了林立发挥的空间,一笔逆锋,一刀镂空。
  逆锋,书法技术,运笔的一种技法。
  镂空,雕刻技术,一种雕刻的表现形态。
  这就是林立的艺术入刀。林立的雕刻术、笔法都可以融合进去,以艺术融合进刀法里,这样的刀法是创造性的,是充满想象力的。上一时刻可能是侧锋,下一时刻可能是破中没有固定的轨迹。
  叮。
  木川空接了一记,可他接不住第二记。林立的书法已修炼到藏锋铺亳,内含筋骨的境界。苍劲老辣的刀意突然冲出,可到下一时刻就变成小桥流水般的自然写意,如此神来之笔,让木川空出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破绽,以及第一次受伤。
  呲!
  木川空的手臂被化出一道血口。
  “着!”
  愤怒的木川空奋起反功,连续的破空指劲如同长虹一般从林立的身边穿梭而过,最后一指点在林立的沉水龙雀上。
  -
  可惜木川空依然是低估了林立的武学修为和意境。林立仿佛先知先觉一般,在木川空扳回劣势的瞬间原本只是虚招的一招变成了霸绝天下的直砍,澎湃的真元直接将木川空劈了个气血翻腾,接连后退。
  如此难得的机会,林立会放过才是怪事。
  草上飞瞬间贴上,伴随着刷刷连忙的刀意瞬间杀到了木川空的跟前。哪知道迎来的不是木川空的惊慌,而是木川空狡计得逞的眼神。
  林立感觉到一股死亡的杀意,气息就此凝滞。
  覆雨!
  如同翻云覆雨般的力量骤然间升起,全面压制向林立。这是木川空的拳法颠峰,是他毕生拳法的凝聚,可谓是他绝学里的绝学,完全超越地阶的承受极限。
  叮!
  林立的身躯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抛开去,连沉水龙雀也掉了。
  但战斗没就此结束。
  木川空的脸色卷出一丝潮红,意身合一,右手挥出一道合乎天地至理妙的弧线轨迹,目标直指林立的胸膛:
  绝望!
  顾名思义,就是让人绝望的拳法。这一拳是木川空融合了华夏无数绝学而成的一招,是让人崩溃,可以让天阶毁灭的一拳。
  木川空的武技确已超越凡人体能的极限,任何一个动作,或者动作与动作之间都是完美无瑕的。即使同样是天阶,想要接下这一招也要付出惨烈的代价,甚至还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可是木川空错了,错得很离谱,因为他低估了林立。
  林立准备了这么久,绝不可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处变不惊的林立没有丝毫的惊惶,没有了沉水龙雀,但未必就不能使用刀法剑法,
  只见林立的身体骤然爆发出一红一蓝,纯阴纯阳两种截然不同的光华。有若神仙降临的林立左手凝聚着一股幽蓝的真元,右手掌握着一股如同火焰般的火红真元。
  “合!”
  林立最后时刻领悟出来的绝招出现了。
  纯阴纯阳的融合演化成一面太极图,由纯粹罡元凝聚而成的本源力量。木川空那能够让天阶绝望的力量完全轰在太极图上。
  本质相反的两股极端力量同时凝聚在项东海的双手之中,形成一面太极图。
  当绝望的力量冲进太极图时,力量消失了,太极图荡漾了。
  但仅仅是荡漾而已。
  木川空露出骇然之色。他的“绝望”可是天阶绝学,能把天阶绝学毫无障碍吃掉的绝学,这个世界几乎不存在吧,只有传说中的仙术才可以。
  “王者之风!”
  林立从大黑身上继承过来的技能出现了。
  王者之风:拥有王者血统才能施展的秘术。此技能施展时,自身全部属性都提升50%,所有负面状态消失,并且所有敌人的所有状态下降30%,有30%的几率出现恐惧,10%的几率逃跑。技能效果持续10秒,冷却时间1天。
  这是王者之风的属性,无视对方的级别。
  心神出现空隙的木川空骤然感觉到一股帝王般的力量压制过来,居然让他产生一丝微妙得难以察觉的惶恐。虽然只是片刻,但已足够,因为林立的凌空虚渡来了,还处于腾飞之中的林立施展出凌空虚渡,在不可能的情况骤然发动强袭,一指过去,有若幽光的幽冥指化虹而过。
  融合了凝气成罡和真元爆炸的幽冥指,已不是之前那种攻击力比纯阴纯阳还低的绝学了。这个伴随着施展主修为提升而提升的绝学,在诸多技巧的融合之下,已蜕变成准天阶的绝学。
  一指化虹,说的就是眼前。
  幽光瞬间贯穿了失神的木川空,在他的身体穿出一个拇指大的血洞。但这样的伤对于可以吸纳天地力量的天阶来说,还不是致命的,他还有机会。
  但有这个可能吗?
  刚才在倒飞时已经吞服掉凤凰舍命丹,得到超越人体极限的力量后,林立的绝学完全发生了蜕变:
  生死无常!
  这个从《兰亭序》里领悟出来的技能,终于发挥效果了。体会到生死无常的林立再度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凌空爆发,前后没有丝毫的停滞,完全是无重力状态下二度施展出凌空虚渡。
  又是一指:
  毒刺!
  加了凝血素的毒刺!
  简单的一指,苍白的一指,连小孩子都能施展得出来的一指却点中了天阶宗师,点得他原地不动,身体固定。
  木川空问:“凌空施展的绝学,这是什么绝学?”
  林立回道:“凌空虚渡。”
  木川空再问道:“你刚才明明是一口气已枯竭,为什么能凭空出现更多的力量,第二次施展出凌空虚渡?”
  林立回道:“生死无常,一种可以把死转化为生的秘术。”
  木川空最后问道:“这毒是什么毒?”
  林立简单地回道:“能杀死天阶的毒。”
  嘣!
  木川空倒下了,死不瞑目。
  堂堂的天阶,日本古武界的代表就这样倒下了。
  在远方看着的老不死和老毒物猛然站了起来,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林立。这眼神里居然有一丝恐惧,因为他们自问没把握接下木川空的覆雨和绝望,连木川空都被堂而皇之地击杀,那不也就代表了林立有杀他们的能力。
  杀死天阶,这可是传说啊,不想在一个不到天阶的天才身上实现了。
  “幸亏……”
  “很好……”
  老不死和老毒物同时松了口气,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连他们都觉得莫名其妙,其他的人更不用说。不过林立没有给他们机会,看了木川空一眼,转身离开。
  此战过后,天下再无挑衅林家的人。
  这样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