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籍 优悦会member

第6261章 人纹残缺

老摄政王虽不甚满意,也只是哼哼两声也没说什么?
   稍晚,夏天把那日夏锦寻到他那日发生的事,以及当时夏锦说要嫁给小木的话说与老摄政王听了,老人家才算真正的释怀了。
   只道,“既是如此,待到锦儿行了及笄礼,便让他们成亲吧!”
   夏天看着老摄政王离开时有心落寞的背影,这心里也不太好受,其实他何偿不明白老摄政王的心思,不过三个字,“舍不得”而已。
   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六礼过四不过仅仅用了三个月而已,可见这战王府却是心急着要将这儿媳给订下来。
   纳征当天可是让全京城的闺女都开了眼界,奇珍异宝数不胜数,红毯从战王府一路铺进了摄政王府的大门,二百四十抬聘礼,最前面一抬已经入了摄政王府的大门,最后面的还未从战王府中抬出来,场面之甚大竟比当年凤鸢大长公主出嫁也不遑多让。
   纳征过后便是请期与亲迎,而至于请期凤鸢大长公主早把两人的庚贴送进宫中交由皇后,着钦天监寺推算吉日。
   纳征过后这亲事便算真正的订了下来,只等着卜算好吉日请期、迎亲了,想到此小木可是连做梦都笑醒了。
   俗话说喜事连连,夏锦这订亲才没多久便已到了隆冬,眼看着新年将近,凌老太傅也从临川回京述职,这才回京第一天,便上了请功的折子,为之请功之人便是夏锦的哥哥夏天。
   赞其所创这筒车引水入渠功在社稷,自渭水两岸的旱情已基本解决,百姓得筒车引水灌溉,大部分良田明春皆可耕作,这可是喜坏了皇帝,本是久旱无雨,还担心这再旱下去百姓要如何生活,没想到就算无雨也可自行引水灌溉,这可是史无前例的一项壮举。
   皇帝大笔一挥,“今闻凤鸾郡主之兄长夏天,自创筒车引水入渠助渭水两岸百姓缓解旱情,功在社稷,特封其为正三品忠义伯,赐封伯爵府,其夫人林氏端庄贤慧,恭顺温俭赐封正三品诰命夫人,其长子袭爵加封世子,长女封为兴姚乡君!钦此!”
   圣旨一下,这一家人都了封赏,连两个小的那没忘记,可真是一人得道惠及全家啊。
   面对圣旨夏天也是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也能封妻荫子,虽然这一切都是锦儿为他挣来的,但是这却是也夏家的荣耀,本想趁着年前回乡焚香祭祖,告慰先灵。
   偏巧这时老摄政王给一家人请平安脉时诊出林氏又有了身孕,不宜长途跋涉来回奔波。
   眼看着回乡无望,小木给出了主意在清叶寺捐了香油钱,在寺中为夏家父母立了牌位供奉,既然回不了乡便在牌位面前告慰先人也是一样的。
   如此一般,小木便陪夏天去清叶寺走了一趟,还央了三木大师为夏家双亲讼经百日,才算让夏天放下一桩心事。
   琉璃阁中,夏锦看着这一摞摞的帐册不禁一阵头疼,这一整年各地的帐册纷纷汇集于此等她过目。
   她从腊八那日起便每日过来理账,可这一集都过去了,这账册不仅不见少,反而增多,各地的账册陆续送了过来,她这书房中堆得到处都是,这还是各地汇总过的总账,若不是如此只怕这书房就要成了专门堆集账本的库房了。
   看到这些帐册夏锦不禁一阵头疼,心里拿定主意,一定要让哥哥学着理帐才行,不然全靠她一人,只怕她这要从腊八看到除夕夜也不一定看得完。
   刚看完一本账册,准备停下来喝口茶水,歇上一会儿,便书房传来敲门声,“进!”
   还以为楼下伙计有事要禀,便放下茶盏,正襟危坐待人进来,却见一团红云撞进眼中。
   “沈大哥!”看清来人是谁,夏锦笑着起身相迎,请他入座。
   沈清风笑着随夏锦入座,才道,“我是来辞行的,明日便要回大兴镇了,特来跟你告别!”
   “回乡过年啊!那感情好,其实我也想回乡的,只是留下师父一人冷冷清清的实在可怜,再加嫂子身子不方便,不宜舟车劳顿,今年便留在京中过年了!”说到过年夏锦的话里不无遗憾。
   “我知道,刚刚我去了摄政王府,都听忠义伯说了,也是他告诉我你在这儿的!”
   夏锦看着仍是一身红衣的沈清风,不禁蹙了蹙眉,“沈大哥,华太后已被圣上一杯毒酒秘密赐死于西山行宫,你姐姐的大仇也算报了,缘何你还不肯换下这一身红衣?”
   “锦儿误会了,我只是这十数年穿习惯了,一时也改不过来!”沈清风闻言微窘,不禁想起那夜在西山行宫之事。
   知道他迈过了心里的那道坎,夏锦也替了开心,突而想起那年福妞九朝之时,他来恭贺时也是一身红衣,当时是谁曾说过,他这一身红衣足以抢了新人的风头,想到此事夏锦忍不住想逗逗他。
   “哦,那你记得可别穿红衣去参加人家婚宴啊!”
   沈清风被夏锦突然转变的话题搞得一愣,忍不住好奇追问道。
   “为什么?”
   “你想啊,以沈大哥你这容貌再加这一身红衣,多少新郎官也得被你比了下去了。要是万一招了来宾误以为你是新郎官那岂不是让新郎脸上无光,你这样是去贺喜呢?还是去拉仇恨呢?”夏锦说完竟径自先乐了起来。
   沈清风见她这般才反应过来,这丫头是在揶揄他、逗他玩呢,不仅不恼,这心情也莫明的好了起来,脸上点点笑意,衬托出他那张俊颜更加迷人,足以让情窦初开的少女迷了心、失了魂。
   “沈大哥,你此次回去,是不是要向香儿提亲的?”
   沈清风一愣,随后点头。
   “沈大哥,香儿太单纯,妻妾争宠、明争暗斗这样的生活并不适合她,沈大哥应该知道?”不是夏锦喜欢操心,而是她与老婶一家的情份在那,香儿的是她不能不操心。
   “我清沈风既然决心娶香儿为妻,便会护她周全,此生有只有香儿一妻,不会有妻妾争宠之事发生!”
   “通房、侍婢?”夏锦步步紧逼,然沈清风也回的铿锵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