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具 南宫28源码

第6390章 即将到来的赛车对决3

“后来又想起来,这书是属于最高级心神修养的,你现在连门边都还没摸到,所以看了也没用。不过更主要的是……”杨天问盯着他,郝色忙道:“更主要的是这三大奇书都是稀世珍宝,早已消失了,所以你想看也看不到……”
  杨天问撇撇嘴,表示对郝色的不屑,心中暗道:我身上就有一本《三天易髓》,不过就是被烧了罢了。哎!依依不知道怎么样了?
  欢喜主城。位于欢喜天的最中间,杨天问还没进城,便看到了城内中间有一根银色的柱子直插云霄,联想起欢喜天的欢喜之道。杨天问不由浮想联翩起来,最终还是询问了红晴与郝色,红衣因为要专心修行,并未同行。
  郝色嘿嘿一笑,抢着道:“那还用说吗?这个象征图腾太明显了……”
  红晴白了他一眼,解释道:“不要胡说,这是我们欢喜天的离人柱,传说中当年这里曾被打穿,差点出现天变,欢喜天有一个高阶出现,将这个洞用这个柱子填满,又将整个欢喜天撑住。”
  郝色一边听一边怪笑,显然是听出了其他意思。杨天问则是好奇另外一件事情,问道:“为什么这个叫做离人柱呢?”
  红晴瞪了瞪郝色,制止他的继续怪笑,同时回答道:“这个是那位高阶取名的,后来我们都猜想,离人柱离人柱,估计是想让我们离开一些人本性中影响修行的负面因素吧。因为我们修行的欢喜之道,修行方式恰好与人类繁衍生殖的方式相仿,如果有人利用修行而作乱的话,那就会造成极坏的影响,不但自己无法继续修行,还会连累其他修真者。而且,这样还会给其他派别的修真者留下恶劣的印象。毕竟在一般人眼中,克制欲望,潜心修行,才是正道。”
  杨天问点点头,暗道:自己以前也是认为这里一个很****的地方,但是目前看来似乎还算好。
  三人走进了欢喜城,这个城是杨天问去过那么多层天中,唯一一个设关卡检查的。不过,幸好他们有红晴在,所以可以轻松进入,倒是有些其他的人被堵在门外,不得进入。杨天问问起为何如此。
  红晴笑着答道:“就是我刚才说的原因,为了防止低级修真者进入欢喜城,名义上求修真,实际上却是想享受****,我们欢喜天对这类人是不欢迎的。”
  杨天问喔的点点头。想起以前在自由天欲望都的花楼,的确是有不少单纯为了享受而去的,而这里的欢喜天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地方了,难怪要设一个关卡来限制进入者。
  红晴笑着看了看他,道:“你就算没有我在,也可以进来的。一方面是因为你的级别高得可怕,另一方面……”说着,抿嘴而笑。
  杨天问纳闷的道:“是什么?”
  郝色捶了他一下,叫道:“另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我们够猥琐!”
  红晴对郝色连呸两声,道:“当然不是,是因为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像他这般俊美的少年。”
  杨天问还是第一次受到不熟的异性当面的夸奖,老脸微红,讪笑道:“是嘛?哈哈,谢谢!”
  郝色撇嘴,道:“小白脸不牢靠!”
  红晴瞪道:“比你好!”
  杨天问在旁看着两人关系,心中一阵感触。这两人的关系在一般定义来看,应该是男女间最为亲密的了,但是红晴却似乎对他表现出极大兴趣的样子,不知道他们两人中有没有爱意?杨天问转念再一想,他们之间其实也就是一种交换,一种互利,最终的目的就是修行,晋级。
  欢喜之道,等于只是一条跟其他路不同的修真之路。城内熙熙攘攘,比红尘城热闹很多,但还是不如自由天几个地方大,就那么几天大街,也没什么人闲逛,倒是那种石屋子似的建筑到处都是,有时候在路边,杨天问等人都能听到屋内传来的呻吟声。
  红晴与郝色熟视无睹,有的时候还驻足侧耳聆听,仿佛在听什么伟大的演奏似的。杨天问跟在后面,一开始还以为这两人有什么特别嗜好,但是连续几次后,他知道不同寻常,便也跟在后面侧耳听了起来,听了一会后,便发现了那高低起伏的呻吟声,起承转合间都暗蕴玄机,似乎与修行有关,不由开始重新认识。又走了一会,突然发现红晴与郝色再次停了下来,听了很久。
  一开始他还没有在意,但时间一长不由奇怪,为何自己什么声音都没听到?杨天问不由再次侧耳听去,终于发现那一块竟像是有阻隔般,不但没有呻吟声,就连一些正常的声响也消失了。杨天问感到奇怪无比,奕气一提,朝那屋子延伸而去,那层阻隔顿时消失,一段销魂蚀骨的呻吟传了出来,这次与之前不同,每一个呻吟,每一个喘息,竟然与他的奕气流转完全贴合。
  杨天问心中不由暗惊,难道说里面这人是具有了奕气的级别?是发现了自己,还是她本来就是这样?不由转首再次看了看郝色与红晴,见他们似乎脸色也有怪异,知道他们肯定也察觉到了。忽然,声音中断,三人继续往前走,但一路没再停下过,郝色与红晴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奇怪,杨天问则还在回味刚才的感觉。
  忽然郝色驻足,道:“刚才那个……会不会就是凤……”
  红晴身子一颤,摇头道:“我不知道,她修为很高,但是欢喜城里面本来就藏龙卧虎,我不知道是谁。”
  杨天问知道他们在讨论刚才那个女人。凤……难道他们认为那人是凤罗裳?杨天问又想起之前他完全听不到,不由道:“那人似乎是故意让你们听到的。”接着,便说了刚才的情况。
  郝色狐疑道:“我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啊。难道是你认识的?”
  红晴脸色忽然一白,道:“我知道是谁了。”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轻笑,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红晴姐,见到你真是高兴啊,我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呢!”
  杨天问只凭奕气的波动,知道这女人就是刚才房里的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披薄纱的妙龄女郎,正在身后。她目光原本一直放在红晴与郝色身上,但杨天问一转过来,她那双妖媚无比的双眸便立刻盯住了杨天问,同时还有几分惊异。
  只听红晴道:“芙蓉,难道这个欢喜城我不能回来么?”
  这个名唤芙蓉的妖媚女子,哟了一声,娇声道:“当然能回来了,这个欢喜城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着的,谁都能进来,只是我没想到当年姐姐负气而去,现在居然还肯再回来。”顿了一顿,道:“这个帅哥是谁?刚才切断我声音的就是他吧?”
  三人一愕,红晴与郝色看了看杨天问,杨天问眉头一皱,自己听了一半声音突然消失了,怎么变成是我切断声音了?我没动啊。但是,杨天问脸上并未表态,一副沉思者的深沉模样。
  红晴反唇相讥,道:“这个又关你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不在欢喜宫内待着,跑到这种地方来炫耀什么?”
  芙蓉狐疑的看了看杨天问,而后又朝向红晴,咯咯笑道:“红晴姐,我知道你因为失去进入欢喜宫殿的机会,很嫉恨我,不过这个也不能怪我嘛,每个人的命运是不同的,你注定失败,而我……”
  她朝着红晴走去,一字一顿的道:“注、定、成、功!”说完,又看了一眼杨天问后,扬长而去。
  杨天问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间的这种矛盾,知道两人以前曾为了争夺一个进入欢喜宫的资格,而争吵起来的。
  这个欢喜宫看名字,估计就是整个欢喜天最高级别的地方了,难怪她们这么想去,那个凤罗裳应该就是其中的吧?三人在红晴以前的住所落脚,红晴自从与芙蓉见面后就闷闷不乐,连带对郝色与杨天问也不冷不热的。
  杨天问跟郝色出去逛了两次,外面要不是没人,要不就是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几次之后他没有再出去,而郝色则是一个人经常溜出去,问他做什么他也不说。
  终于,一天晚上,郝色溜进杨天问的住所,神秘兮兮的道:“要不要跟我走一遭?”
  杨天问好奇的道:“什么?”
  郝色看着他,眸中露出异采,道:“我们进欢喜宫探探。”
  杨天问啊了一声,兴奋的道:“好啊!”一顿,道:“那个叫做司徒唐的人,来找你没?”杨天问虽曾怀疑司徒唐出卖了他们,但想起这毕竟是光明阶的管辖范围,郝色的住处被发现也不算不正常,尤其此人又是别具特长的。
  郝色迷惑的道:“谁?”
  杨天问想起郝色似乎在自己一离开便已经来了欢喜天,所以就算司徒唐去找他可能也没找到。杨天问当下可惜的道:“是一个盗墓的高手,这种勾当估计他会很厉害!”
  郝色也不在意,此时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欢喜宫内。只见他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我曾跟红晴打听过,这个欢喜宫来头很大,除了那个鼎鼎大名的花魁凤罗裳外,还有几个很厉害的人物,包括一些百年多前的老妖怪。”
  杨天问一震,道:“什么?百年多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