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学 火狐体育官方app下载

第1814章 果真是选妃宴?(二)

花继业扑的一声笑了:“妙儿,你说我是该说你幸运呢,还是该说你运气好呢?”
  玄妙儿不解的看着花继业,这两人看着不像是能起啥名大作用的两个人,因为他们都笨成这样了,有啥用?
  “幸运和运气好一样吧……你还没说他们是谁?”玄妙儿这回真的开始好奇了。
  “六王爷的两个至宝,六王爷一生只有一个爱妻,却红颜薄命,生前留了这么一对儿女,那就是六王爷的一对眼珠子,六王爷生性淡薄,不参政,不经商,府上也很少参与宴席,这对兄妹被他保护的,基本是很少出来,多少人想要拉拢六王爷,可是都没有办法,更多人想通过他这对儿女拉拢他,可是这兄妹两很少出来,出来了也是一堆人跟着,根本外人不得近身,你能认识他们,你说是多不容易?”花继业一口气把这对兄妹的事情都说了。
  因为他真的也是没想到玄妙儿能认识六王爷府上的人,并且是六王爷最重要的人,还是这对兄妹在一起时候。
  玄妙儿也没想到这两人这么宝贝:“我就说谁家的公子小姐能单纯成这样了也是难得?两人偷着出来玩,被人把银子都骗走了,两人住店没钱付账了,萧岩纯被关客栈柴房里了,我去把人接出来,带着他们玩了一天,送到千府借宿一宿,明天早上正好千府有车队去京城,给他们带走。”
  “妙儿,你这无意中做了件大事,你知道他们两跟着千府车队走证明什么么?”花继业笑着问玄妙儿。
  “证明六王爷家的风吹向了咱们。”玄妙儿笑看着花继业,这个不要太明显了吧?
  花继业点点头:“你还帮了他们?还说成了朋友?这六王爷的心怎么都会有偏向的。”
  玄妙儿苦笑着:“我这还真是命好?”
  花继业笑着摸摸玄妙儿的头:“其实也不是,他们来永安镇,还不是因为你改变了这个镇子,让他们想来看的,或者他们也更想看看你,这还是你的功劳,不是偶然的。”
  “我当你是夸我了,不过咱们两是一家的,你夸我就是你夸你自己了。”
  “那我以后可是要多夸夸你了。”
  “傻不傻?不过说真话,这对兄妹我还真是挺想交的,真的是单纯,对了萧岩纯的妻子很厉害么?我听萧婉儿说是母老虎,这个萧岩纯这么纯,感觉他妻子要是个厉害的,那可是要被管的服服帖帖的了。”
  “其实就是能掌家的那种女人,但是家世不算太出众,这样既能帮着萧岩纯,又不能用地位压着别的妾室,六王爷对这对儿女是真的很用心。”
  “怪不得的,不过这人被保护成这样真的不是好事,特别是男人,那萧岩纯看着感觉都没我弟成熟。
  “是呀,咱们这种逆境中成长起来的人,反倒更容易以后的生存。”花继业的话有些沉重。
  “不过如果能一直被保护,也是一种幸福,只要六王爷在,王府在,他们兄妹还真是一辈子无忧无虑。”玄妙儿有些羡慕,不过也有些担心:“但是真的有一点变故,他们两真的不好生存,都不是不好生活,而是很难活下去。”
  花继业点点头:“是呀,你们成了朋友,以后估计还会有交集的,也许你会让他们有些改变?”
  玄妙儿笑着看着花继业:“你是不是太高估我了?”
  “绝对不是,你的能力在我估计的之上才对。”
  “继业,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有时候真的是想不到的,就做了很多别人预料外的事。”
  “所以我说你是我的福星,就算是我了解你,我也觉得你是这世上的真真的奇女子。”
  “那你喜欢我的这些本事,还是喜欢我的人?”玄妙儿窝在花继业怀里呢喃的问。
  “只要是你,什么我都喜欢。”花继业在玄妙儿的耳边说着情话。
  ……
  第二天的清晨,玄妙儿去了千府,千府的车队走的比较早,所以她又带了不少的镇上的特产去送萧岩纯和萧婉儿。
  那兄妹两站在院子里看着门口,等着玄妙儿呢。
  见玄妙儿进来,往前迎了几步,萧岩纯先开口的:“真是不好意思,这又要劳烦玄小姐来送。”
  “萧公子这不是又客气了,朋友之间不需要多言谢字的,我给你们带了些镇上的特产吃食,你们带着路上吃。“玄妙儿让千落把带过来的食盒和包袱递过来,自己亲手把东西给了这对兄妹。
  萧婉儿高兴的看着玄妙儿:“玄小姐,你什么时候去京城?可以去找我们。”
  萧岩纯拿出一封信递给玄妙儿:“这事我们家的地址,下次玄小姐去京城,可以拿着这封信去我们府上找我们兄妹。”
  他单纯,但是不傻,他也知道玄妙儿会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了,所以这地址留下了,也没什么不妥了。
  玄妙儿接过信:“好,等我去京城,一定去看二位。”
  这时候千管家过来,说车队要启程了。
  玄妙儿送着他们上了马车,看着他们离开,自己才回来画馆去。
  刚到画馆,丁蓝娇又来了。
  玄妙儿看见她就像是看见了癞蛤蟆,真的让人见了就烦,觉得恶心人。
  丁蓝娇今天来的态度又好了:“小姑姑,这么早出去了?”
  玄妙儿真的是佩服丁蓝娇,求人时候的嘴脸和求而不得的嘴脸,简直不是一个人的:“你这又看上哪家公子来问我消息了?”
  对于这样的人,玄妙儿还是选择简单粗暴的好,毕竟这人不需要脸,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反反复复的,不是是她觉得别人傻,还是她自己傻,反正跟她说话,也就这态度了。
  丁蓝娇被玄妙儿这么问的一时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小姑姑,我这人吧就是脾气不好,但是咱们两家是至交,我们也没有什么生死的大仇,你就别跟我计较了。”
  玄妙儿一时无语了,啥?我计较?“丁蓝娇,这人都长了脸的,你这脸也不是摆设吧,这说话之前想想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