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DIY w88sport

第5956章 大教宗之威3

“现在,你的身份是我们特别行动组中的协助人员,并不属于我们警察内部,你除了协助本件事情外,并没有其他任何警察的权利……而这件事情若是你能够帮助我们完成,我们会付一定的报酬。”
   黄成义将厚厚的一叠纸递给了卢轩,将里面最为重要的一点说了出来。
   九点多钟的时候,唐潇的笔录做好,卢轩就将她送了回去,然后又亲自去了一趟唐潇工作的地方,给他店老板请了一个假,这才匆匆的赶到了警察局。
   “这些我能在纸上看到的东西就不要说了吧,浪费时间。”
   卢轩之所以帮忙的原因很简单,只是为了惩罚他不喜欢的那群人,而其他的他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对于你的这个身份,我们是做了保密措施的,所以除了我们特别行动组的人外,并没有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这样对你也是一种保护。”
   黄成义已经知道了卢轩在上次与萧韵雯的谈话中提及了他的顾虑,所以对于卢轩的保护措施,他又重新着手安排了一下,毕竟他也不想卢轩出事,因为这件案子能否有所突破的关键全部押在了卢轩身上,虽然冒险,但这个险必须要冒。
   “那最好不过了。”
   对于这点安排,卢轩很满意,最起码他不会有太多的后顾之忧了。
   “那我就给你说说做这件事的细节吧。”黄成义将文件递给了卢轩,继续说道:“你是以谈判专家的身份被我们聘请而来的,所以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让张扬兴指认他的背后指使人,其他的就用不着你去担心了。”
   卢轩点了点头说:“有没有张扬兴的详细资料?”
   “这个当然有,为了方便你谈判,我们给你安排了一个助手。”
   “助手?”
   看过不少影片,卢轩当然知道那些高手的身旁都会有一个得力的助手,但对于卢轩来说,他却不想要什么助手,毕竟他不想在别人展示出他超乎于平常人的一面。
   只是随后一想,卢轩又释然了,他的身份毕竟不是警察,所以办这件事情若是没有一个可以随便查别人资料亦或是有特别权限的人在身边,那他的行动会受到很大影响的,想到这点,卢轩也不得不承认眼前黄成义是个细心的人。
   “对的,助手。”黄成义笑着又说了一遍,然后朝着门外喊了一声:“进来吧。”
   门开,一个高挑的身影矗立于门口,看到这个人,卢轩恍然大悟,怎么自己就没想到是她呢?于情于理都该是她的呀。
   “你好!卢轩先生。”
   进来的是一身警服的萧韵雯,她作为谈判专家又是警察,所以协助卢轩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
   “你好,助理。”
   听到先生这一称谓,卢轩怎么就感觉不到正式,反倒有股子玩笑的劲,便朝着萧韵雯开了一个玩笑。
   “好了,你以后有什么问题都找韵雯吧,她来这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所以对于这里的程序她很了解……现在,这种场合该是我这老头子闪人的时候了。”
   “黄局……”
   听到黄成义这半开玩笑的说法,在想到这玩笑下面那让人面红耳赤的含义,萧韵雯不禁感到大囧,娇嗔了一句。
   黄成义“呵呵”的笑了两声便开门走了出去,在这不算是很大办公室中就剩下了卢轩与萧韵雯二人。
   这件办公室是黄成义的,他是个简朴的人,所以这里面的布置并没有一个局长该有的富丽堂皇,反倒是简单的有些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就连最为常见的电脑也没有一台。
   黄成义一走,办公室中立马安静下来,唯有萧韵雯感到不好意的微微气喘声。
   “你有什么问题吗?”
   在尴尬了少许之后,作为谈判专家的萧韵雯深吸口气,终于还是冷静下来,她看了看正以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卢轩,开口问道。
   “有……但我觉得你这个助理不称职。”
   看着这个穿着警服平常间威风凛凛,现在却显得腼腆害羞的萧韵雯,卢轩觉得逗她是一种乐趣。
   “怎么不称职了?”
   对于自己的工作,萧韵雯一向很骄傲,不但认真,效率还高,就因为这个,她不知得到了上级的多少赞扬呢?现在听到有人说她的工作不认真,她又怎么会依。
   “你明明知道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什么,但你进来了这么半天却一个字也没有提及,这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你现在竟然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想问?”
   萧韵雯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立马正了正神色,这一刻才真正的体显现出了她一个警察该有的冷静与沉着,当然,还有她一个谈判专家必备的处事不惊。
   之前她惊慌的原因是因为黄成义那带着**的玩笑,现在撇开那件事情,她又从回到了她之前的状态。
   将面前的资料展开,萧韵雯低着头看了一会后便合上了资料,正对着卢轩说道:“张扬兴,四十五岁,未婚,孤儿。就是因为这点,我们才对他束手无策,因为他没有任何顾虑。”
   “四十五岁,怎么会没有家庭?”
   卢轩这种单纯的人,在他的理念中一个四十五岁的人就该是老实巴交安心度日的人,怎么也不会犯下让黄成义他们大动干戈的事情的。
   “他是跟着他爷爷长大的,不过他的爷爷在他九岁的时候就过世了,就此以后,他便独自过着生活,也算是历经了人世沧桑……说实话,当我看到他这段经历的时候,我还挺可怜他的,也算是这个世界害了他吧,要是那个时候有人接济他,或许现在的张扬兴绝不会是这个样子。”
   前面还在正题上,后面多愁善感的萧韵雯又开始感慨起来。
   卢轩认真的听着,并没有答话,他想从张扬兴的资料中得出一些信息,不过他的身世太简单了,简单的得不到任何一点可靠有用的东西,如果有有用的信息的话,那就是张扬兴是个做事绝不会拖泥带水的主,因为他没有任何顾虑……一个没有爹娘,没有家庭的人还会对这个世界有什么留恋?从这点来看,萧韵雯他们从张扬兴那里得不到什么就纯属正常了。
   “他没有上初中,辍学后,他跟着一群社会闲杂分子就此开始在社会上招摇过市,十六岁那年,他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叫做秦天。”
   说到秦天二字,萧韵雯停了下来,这是黄成义与她第一次在卢轩面前提到这个人,而他们要对付的也就是这个人,萧韵雯想要做的,就是让卢轩对这个人加深印象。
   “继续说,这个人我了解。”
   卢轩不会说他在王明那里已经知道了秦天的存在,但对于秦天,他却是在了解不过了。
   听到卢轩淡定的回答,萧韵雯脸上显现出疑惑神色,不过在想到卢轩的能力之后,她便立马释然了,要是一个谈判专家连这点都不具备,那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谈判专家。
   “张扬兴十六岁那年认了秦天做了大哥,也就此开始了他歧途的一生。十八岁那年,他给秦天顶罪做了八年的牢,出来后……出来后就很简单了,那个时候秦天的“生意”已经做得很大,张扬兴还没有消停多长时间,便开始染指他的生意,而后来,他们开始玩起了心机,他们只在幕后操纵,却从来不出面,因此他们才会安然无恙这么多年。而就在起几个月,我们的卧底掌控的资料将张扬兴送了进来,却不足以将秦天也给绳之以法,不过可惜的是……我们那个同志牺牲了。”
   说到这,萧韵雯的语气沉了下来。
   “这的确是简单了点。”
   卢轩说的有些无奈,如果凭着这点信息就朝着张扬兴下手,从而拉下秦天的可能性实在是太渺茫了。
   如果说张扬兴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顾虑的话,那就只有一个人,秦天。
   虽然他与秦天无亲无故,但他们却在长久的接触当中产生了感情,现在他入了牢房,既然都是一死,为何还会拉下对他照顾有加的恩人及大哥呢?
   想到这,卢轩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这份赏金不好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