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edf2020安装包

第329章 读研(3)

我的父亲是土耳其宫廷的翻译官,他不希望我继承他的事业,而是想叫我做一个医生。
   我父亲的一个法国朋友想把我带到巴黎去,他说,在那里可以免费学医,父亲立即同意了。
   出发前,父亲带我走进他的小卧室。我看到桌子上堆放着一些金子。父亲拥抱了我,说:"我的财产并不多。你瞧,我把它分成两份,其中一份给你,另一份作为我的生活费用。"父亲说完这些话,眼眶里噙满了泪水。他也许预感到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我了。
   我们很快到了巴黎。我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三年,学到了一个医生所应该掌握的知识。后来,我越来越思念父亲,恰巧在这时,法国向土耳其王朝派遣了一个使团,于是我应聘当了随团的外科医生,回到了久别的家乡。
   可是,当我来到家门口时,发现大门已经上了锁。邻居们告诉我,我的父亲已经在两个月前去世了。现在,除了父亲留下的房子,我一无所有了。
   怎样才能生存下去呢?这时我忽然想起在法国时常看到一些同胞在那里出售货物,于是我卖掉了父亲的房子,用得到的钱买了许多货物,第二次踏上了去法国的旅程。
   在法国,我走遍大大小小的城市,推销货物,很快就积攒了一大笔钱,于是我又带着货物到了意大利。
   我在佛罗伦萨住下来,一边给人看病一边出售货物。一天傍晚,我像往常一样盘点存货时,突然在一只小盒里面发现一张纸条。我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要我在深夜十二点到古桥上去。这是谁留下的纸条呢?我想了好久,也想不出邀请我到那里去的人是谁,因为我在这里没有一个朋友。或许是有人请我去看病吧,我想。我决定去看一看。
   桥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河水泛起的层层波浪在月光下闪烁。当教堂的钟敲了十二下的时候,我准备离去了。这时,突然一个裹着红斗篷的大汉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用斗篷的一角遮住了脸。
   我想他大概就是那个约我的人了。
   "请问,你约我来有什么吩咐吗?"我问。
   他转过身去,慢慢地说:"跟我来!"
   "不行,先生!你能够先告诉我去哪里吗?"
   "如果你不愿意,那你就留下吧!"披红斗篷的人说,他准备转身离开。
   我很生气,大喊一声:"你是在愚弄我吗?"我三步并作两步跳了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斗篷,可是他挣脱了,一转眼便不见了人影。
   第二天早晨我仔细地打量着这件紫红色天鹅绒的华丽斗篷,突然有了主意:我决定出售它。我想那个丢失了斗篷的人,一定会来买它的。
   一天傍晚,一个年轻人来到店里,他把一袋金币扔在桌上,叫道:
   "我要把这件斗篷买下来。"
   这下我为难了,我出卖这件斗篷,只是为了吸引那个陌生人的注意,现在这个傻小子,竟肯出二百金币的价钱买它。可我有什么办法呢?
   年轻人披上斗篷走了。但是他刚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原来他发现衣服上挂着一张纸片,他顺手拿下,扔给我说道:
   "这张纸片大概不是斗篷上的吧?"
   我拿起纸条一瞧,上面写着一行字:
   "请在今夜同一时把斗篷送到古桥上,你能得到四百金币!"
   我很快回过神来,马上包起二百金币,说道:"朋友,我把金币退给你,这斗篷我不卖了!"
   年轻人发起火来。我只好说,如果他把斗篷让给我,我除了退还二百金币外,还可以再加一百枚金币。于是,他收下我的金币满意地走了。
   我焦急地等待着夜晚来临。深夜,我把斗篷夹在腋下,朝古桥走去。随着最后一声钟响,一个黑影从夜幕里走出来。一点也不错,他正是那个陌生人。
   "你把斗篷带来了吗?"他问我。
   "先生,带来了。"我回答。
   "这是四百金币。"他递给我一个钱包,说:"我还需要你的帮助。你是一个医生,我要请你处理一个死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问。
   "昨天我的妹妹得急病死了,我的父亲在国外,我要把她的头颅带给我的父亲,让他最后看她一眼。"
   我跟着他来到一幢房子里,随他进入一个房间。在房间的一张床上有一具尸体。陌生人吩咐我把事情办好,就走到门外去了。
   尸体只有头部露在外面,这张面孔非常漂亮,只是有些苍白。乌黑的头发编成长长的发辫,垂了下来。
   我拿出锋利的手术刀,一下子割断了喉管。可是,死者忽然张开了眼睛,挣扎了一下,一股热血从她的颈部喷射出来。我惊恐极了,这个女人并没有死,是我杀死了她!在极度恐慌中我冲出了房间。
   走廊里一片漆黑,陌生人已经不见了。我跌跌撞撞下了楼,跑回家去。
   第二天,我像平常一样打开了店门。一个邻居走过来说:"知道吗?总督的女儿比安卡夜里被人杀掉了。天啊!我昨天还看到她和她的未婚夫,本来今天他们要举行婚礼了。"
   我害怕极了,我预感到自己会受到惩罚。果然,没过多久警察来了。他们在那幢房子里发现了我的手术刀。
   第二天,法官开始审理这桩案件。我如实说了事情的经过,可是没有人相信我的话。最后,他们宣判说,我犯了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晚上,我孤单地坐在牢房里。忽然,牢门打开了,一个人走进来。
   "你还认识我吗?"他问。
   在暗淡的灯光下,我认出他是瓦勒狄--我在巴黎的一个朋友。原来他的父亲是这里的一个大人物,他听说了这件事后赶来看我。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
   "那么你根本就不认识比安卡?"他问。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我说。瓦勒狄告诉我,现在,城里谣传,我和比安卡早就认识,因为她要和另一个人结婚,我为了报复,就把她杀了。我说,这个罪名加在披红斗篷的人身上倒完全合适,可是我拿不出证据证明他参与了这桩杀人案。
   瓦勒狄答应尽力为我奔波。两天后,他又来了。
   "你的命保住了,"他说,"但必须砍掉一只手。"
   就这样,我失去了一只手。我不想在意大利再住下去,于是搭乘一条海船回到了故乡。
   这时我已一无所有了,没有钱,没有房子。我不知道到哪里去栖身。正当我一愁莫展时,在街上我碰到了从前的一个朋友。
   "朋友,我想到你家借住几天。"我说。
   "什么?你有那么漂亮的房子,为什么借住在我家呢?"他惊讶极了。在他的指引下,我来到了一座大宅前,他告诉我这是一个陌生人以我的名义买的,陌生人还留给我一封信。
   我打开信,念道:"有两只手愿意不停地为你操劳,你就不会感到失去了一只手。你所看到的这幢房子里的一切财物都是你的,今后每年我都会给你送上足够的钱财,但愿你能原谅一个比你更加不幸的人!"
   我知道这是谁写的信,那个陌生人并没有完全丧失良知。从那时起,整整十年过去了。
   我又踏上了经商的旅程。然而我永远不再踏上那个使我遭到不幸的国土。我每年都收到一千枚金币。虽然如此,他还是难以买走我心灵上的痛苦,因为比安卡被杀害时的惨状始终浮现在我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