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DIY ku16.net

第8132章 英琼落难

这凤南国都知道的规矩,除了千醉公子应许的人,要不然除了皇上,谁也不能进内院去。
  “千府的规矩众所周知,能在千府外院我们就要感谢玄小姐了。”萧岩纯真的是十分感谢了。
  “萧公子以前不经常出来吧?其实这经验也是要积累的,我哥第一次去京城时候,我娘给他的每个衣服的角里都缝了银子,怎么关键时候都会救急的。”玄妙儿不想让两人有太大的心里压力,所以开解道。
  萧婉儿听了玄妙儿的说法,有了精神:“这个法子真好,下次我们出来也缝一些,这样就能救急了。”
  萧岩纯道:“咱们下次可不容易不这么出来了。”
  玄妙儿笑着道:“今个既然出来了,要不我带你们在镇上转转,这镇上的醉仙楼没有京城的大,不过菜倒是有些京城没有的,还有镇上的学院经管也没有京城的大,但是这第一所学校,里边的景色也是有些你们想不到的?”
  萧岩纯高兴的看着玄妙儿:“那可是要谢谢玄小姐了,我们来就是要看看这些的。”
  “离中午没多久了,想必你们早饭也没吃呢吧,正好咱们先去吃饭,吃完了咱们在镇上转一圈,然后我送你们去千府,明天你们就回京城了。”玄妙儿安排好了,还是看向了萧岩纯,问问他的意思。
  萧岩纯的心里是很满意的,但是也有点怕太麻烦玄妙儿了:“这会不会太麻烦了。”
  萧婉儿生怕哥哥不同意:“哥,咱们跟玄小姐是朋友,等她去京城了,咱们让她住咱们府上去,咱们好好招待她。”
  萧岩纯点点头:“好,咱们怎么都来了,都麻烦玄小姐这么多了,咱们就再继续麻烦吧。”
  玄妙儿笑着道:“朋友之间就该如此。”
  其实玄妙儿如果想要试探两人的真实身份很容易,只要提出来萧瑾再套套话,这两人能说出来自己身份,但是自己想交这两个朋友了,那就不用这样试探了,他们想说时候自然会说,并且这事自己保证要跟花继业说的,估计自己说了他们的姓名,花继业也就知道是谁了。
  玄妙儿直接带着两人去了醉仙楼,进了雅间,也是把镇上的特色菜给两人点了个遍。
  等到菜上齐了,萧岩纯动筷子之前看着玄妙儿的道:“玄小姐一直没有问我们兄妹的身份,但我也知道玄小姐聪慧,应该猜到一二了,但是身份总是多了些束缚,完美这么跑出来,也就是想要找找自由,玄小姐就当我们都是普通的百姓就好,这样咱们也不需要那么多的礼节。”
  玄妙儿猜到了大概,不过自己也觉得这样挺好的,再说这两人的身份要是公开了,去千府时候也还是要说,这反倒怕有什么麻烦,不如这样不知道呢。
  “那也好,咱们现在就是朋友了,不管什么身份地位。”玄妙儿笑着道。
  萧婉儿端起来茶杯:“咱们以茶代酒,喝了这杯就是永远的好朋友了。”
  三人举杯同饮了之后,说起了这镇上的很多事情。
  吃过午饭,玄妙儿让千墨去赶了马车,又雇了一辆马车,毕竟自己跟萧岩纯坐一辆马车不太合适,所以这样出去也方便。
  然后他们去了学院,现在的学院景色也是很美,玄妙儿带着他们在学院里走了一圈,这天色就不早了,萧岩纯一直想要去看看玄妙儿的画馆,所以最后他们又回了画馆。
  萧岩纯没有银子,可是看着玄妙儿的画又有些挪不动步,玄妙儿见到喜欢的画的人,也是有共鸣,今个好人做到底,最后还是送了他一副画。
  黄昏时候玄妙儿把萧岩纯兄妹送到千府,交代好了千管家,然后说好了自己明天早上来送他们。
  这一天折腾下来,自己还真是累了,回了家吃过晚饭,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等着花继业,想要把这些跟他说说。
  花继业今个来的不算早,玄妙儿都要睡了他才进来。
  玄妙儿还担心他是不是有什么事了:“这两天忙么?”
  花继业笑着坐到了玄妙儿身边:“忙得很,我的未婚妻。”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摸摸他的额头:“这又是哪根筋搭错地方了?”
  花继业在玄妙儿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小丫头,我外祖父昨天来了,今个去你家跟我岳父大人把咱们订亲的日子定了,腊月十六,就是年前,到时候我们家的彩礼一过,你就真的跑不掉了。”
  玄妙儿惊讶的看着花继业:“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昨天没来告诉我?”
  “傻丫头,告诉你你也是紧张,回家去了你也不能露面,还不如事情都定了,我再告诉你岂不是更好?”花继业宠溺的看着玄妙儿道。
  玄妙儿想想也是,她看着花继业问:“国公爷走了么?”
  “我外祖父本来是说今个上午去你家,定下来之后,下午就回京城去,可是到了河湾村,看了那些大棚,他就走不动道了,这不是跟我岳父大人聊了一下午,黄昏了才回来,回来还一直滔滔不绝的跟我说着那大棚的事,他睡了我这才出来的,明天上午回京城。”花继业说的高兴,这嘴一直合不上的笑着。
  “我觉得我们家的大棚,听说的人,再见了一样会惊讶。”玄妙儿道。
  这个时候,玄妙儿也不适合去拜访国公爷了,所以也不用提什么去拜访或者相送了。
  “就是我一直听着你说,可是我见了也是真的不得不感慨,真的是让人预料之外的。”花继业这个觉不夸张。
  玄妙儿也高兴,笑着看着花继业:“不过咱们可是终于要修成正果了。”
  因为这些都是他们计划内的,所以两人高兴,但是也都是有心理准备的。
  “咱们本可以更早的。”花继业把下巴抵在玄妙儿的肩头道。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后悔晚了,对了,我这两天叫了两个朋友,都是姓萧的。”
  “姓萧的?”花继业挑眉看着玄妙儿问。
  “萧岩纯和萧婉儿你可认识?”玄妙儿继续问。
  这个时候,玄妙儿也不适合去拜访国公爷了,所以也不用提什么去拜访或者相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