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英亚体育官方网

第9638章 四大恐怖名作

臭和尚,你还真会说话!我在心里暗暗嘀咕着,脸上却谦虚的一笑,刚要开口回礼,却听身后传来了一声奶声奶气的叫唤……
   “老秃驴!”
   那小鬼躲在水陌的身后慢慢的把头探出来,耀武扬威的做了个鬼脸后,又气冲冲的道,“收了谁的香油钱都不知道……就知道一路的拍马屁!”
   可那老和尚却不恼,温和的笑道,“阿弥陀佛!小施主……您请随老衲回去吧,您的父亲已等的心焦了……”
   那小鬼听了却面露恨意,一把拽紧了水陌的衣角,咬牙狠道,“少拿他压我!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出家当和尚!”
   “小施主……不是让您出家,只是让您在小庙游玩修养几日……”
   “只能吃素只能敲木鱼,抬头就看见光头和石头,你管这叫什么?游玩?修养?没有姐姐陪我睡觉,我睡不着!”
   “阿弥陀佛!小施主……这话在佛前说不得……”
   “我就说!就说!色秃驴,蠢秃驴,笨秃驴!我才不要在秃驴窝里……”
   可这时,却传来一声冷峻的话音……
   “锦儿,休得胡言!”
   我回眸望去,竟见一青衣男子远远站在一边,正敛眉望过来,刚刚那句话很明显是出于他口。
   那小鬼听了却一怔,脸色蓦的变得刷白,鬼精的大眼睛似失了神,怯怯的望向地面。
   “你娘宠你宠的果然过了……”男子喃喃着却沉痛的皱起了眉,过了许久才抬起头来,轻唤了一声,“锦儿,过来。”
   小鬼全身打了个寒战,却听话的点点头步向男子,显得乖巧可爱,完全没了之前嚣张跋扈的样子!
   我敛起眉目,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不由自主的看那个青衣男子……
   他身材修长高挑,一身青衣飘逸,长发束起绾在脑后被风轻轻扬起,他的脸颊显得清瘦非常,可嵌在上面的那双眸子却又温润如玉,似掩下了万点璀璨星光,一举手一投足都似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
   可……不知为何,却让我想起了莫任情。
   同色系的水色长衣,修长清瘦的身影……还有那种王者之风……一切透着淡淡的熟悉……
   就在这时,那小鬼已走到男子身侧,老老实实的站在他的身边,而那男子的目光也正飘然的扫过来,不正不斜刚好落在我的脸上……
   “锦儿,谢过这位公子。”那声音清淡冷漠,却带着不容违背的威严。
   “是,爹爹……”那小鬼乖怯的抬起头,对着我恭敬地道,“锦儿谢谢公子救命之恩……”
   “嗯。”那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不再看我,便独自转过身,迈开了脚步。
   “爹爹,等等锦儿!”那小鬼乖巧的去寻那男子的手,趁着那一瞬,便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就那一眼,他眼神中的张狂与戏虐尽显无遗。
   可我却深深吐出一口气,心底疑惑万分……这男子这孩子到底什么身份?而,就在我皱着眉细细思索的时候,那老和尚却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一句话便唤回了我的心神……
   “施主,请您随老衲步上明镜台,关暖兮姑娘已在那里等您多时了……”
   步上明镜台,登上七层小筑……
   木制的阶梯踩在脚下吱吱作响,抬眸便见精雕细刻的梁栋,以及彩绘的顶盖,而若俯首垂眸,便又可见到红、黄、黑等不同颜色所组成的飞檐翘角隐于山际,里外环绕的古道围墙迂回曲折,放生池池水明亮似镜,倒映云雾缭绕的青山,层层叠叠绵延千里。
   那老和尚走在前面,步伐沉稳缓慢,每上一层都要做一番小小的讲解,无非是关于这七层建筑的寓意,可我却无心听他说教,表面上虽摆出了一副恭敬聆听的样子,可实际上思绪早已纷飞飘远。
   想着自己,想着幻镜城,竟也想起了莫任情。
   昨夜雨紧风骤,本想从密道过去看他,却因为与未泯相许相托而作罢……不过,我却在心底里暗暗恼怒,恼怒自己也恼怒他!明明知道三位堂主都守在那里,而左清扬也不敢轻举妄动,我却为什么……要担心他?而他……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出要护我的话?明明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却要承担我的生死……他……做什么要惹我恼怒、惹我忧心?
   晃神之际,却觉得肩头一暖,竟是未泯将披肩解下披在我身上,挡住了渐凉的轻风。
   “越上高了风就越大……小心别着了凉。”未泯细心的叮嘱,扬起的唇角挂着一抹温情的笑。
   我没有答话,只拉紧了身上的披肩,心中却顿觉一暖。
   曼青商,你太不知足,既已答应嫁于未泯……又何故想起其他男人?而……嫁给了未泯,便是绝了回去现世的心,不想回去又何必再留在幻镜城,让未泯与我过这种刀口舔血的日子?
   呵……想到这里,我不禁轻轻摇了摇头,恐怕莫任情受重伤的消息传出之后,自己便真的成了各门各派的眼中钉了,不管是想要夺权的,想要得利的,还是两者都觊觎的,都会把矛头指向我……而这样,也就无疑的把未泯推向了一个危险的境地,因为如果有可能,这个傻瓜一定拼尽全力护我……哪怕要他死上一万次!
   可是……
   我不能冒这种险,我也不敢拿未泯冒这个险……而留在幻镜城,便无疑是增加了这种危险的可能……所以,我们必须得离开幻镜城!那么莫任情……我与你一纸契约的牵连,等到除掉了左清扬时候,便也会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吧!可……就算是我离开了,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吧?因为你除了在把我当成那某一个“她”的时候会变得不像自己外……其他的时候,都是冷酷的狠绝的,不容许一丝一毫的模糊与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