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占卜 河内一分钟官网

第1531章 创新的来源

她不会是遇到叶举了吧?我没有闻到她的味道,那就是说她没有变身,也就是没有遇到危险才对。
  于阙不断说服自己,强迫自己躺上床睡觉。可是他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当凌晨的钟声敲响的时候,他再也坐不住了。怎么说也是我害她跑出去的,她要是有什么,我一定会过意不去的。他为自己的担心找了个借口。
  可是他怎么知道她在哪里呢?对了,他上次给她戴的银镯,他还没有帮她拿下来。于是,他念下咒语,成功确定了她的位置。
  “清馨,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人能像你一样接受我呢?”她伸手抚上冰凉的石碑。“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有多孤独,我多么渴望有一个朋友啊!可是,所有的吸血鬼都嫌弃我,说我不是纯种的。而每当我跟人类交往比较密切的时候,叶举那个混蛋就会去告诉那个人说我是吸血鬼,结果那些人不是避我如蛇蝎,就是请猎人来对付我。”
  “清馨,不知不觉,你也在这里睡了100年了,这一百年来,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孤单呢?”
  “啊——”叶菱突然感觉手腕一阵刺痛,抬手一看,手上的银座竟陷进了肉里,勒出一道血痕。但很快又松开了。
  于阙出现在她身后时,正好听到了她的这段话。原来他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难怪可以那么心狠手辣。
  很快,叶菱就感受到了他的气息,她转头一看,他果然在她身后。
  “你在找我?”她摇了摇手腕。“你不会是在担心我吧!”她抬头看向他无表情的俊脸,突然感到心中有一阵暖流流过。
  他没有回答她,反而把目光投向她身后的墓碑。
  “她是我唯一的朋友,今天是她的忌日。我今天早上给你做的那些早餐,就是以前她教我的。”她看着墓碑,幽幽的开口。
  “对不起。”早上他的反应的确实太激烈了。
  “她是人类?”他有点不敢相信。
  “怎么,你认为人类就不能跟吸血鬼做朋友吗?”她的话带点嘲讽的意味。
  “那她怎么死的,该不会是你……”他不相信人类和吸血鬼能长期和平相处。
  “是我害了她。”她一时间百味陈杂,有悲伤,有懊悔,有自责……
  “你还真是心狠手辣,连朋友也不放过。”他发怒了。
  “什么啊,你以为是我杀了她?”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是叶举那个混蛋对她下的毒手。他说要让我永远痛苦,所以我每交一个朋友,他都想方设法破坏我们。只有清馨一个人能接受我是吸血鬼,他见破坏不了我们,就干脆把她杀了。是我的错,我保护不了她。”
  “他好像很恨你。”他们不是兄妹吗,怎么会像有深仇大恨一样。
  “他说我和妈妈抢走了爸爸,让他和他的妈妈得不到爸爸的爱,所以他也不会让我好过。”
  见她不会有什么事,他决定不再逗留。“我先走了。”微凉的晚风吹散了他留下的话。
  “清馨,我发现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呢。我是不是很傻,动了真情,最后肯定伤得更重。我应该和他保持距离,免得越陷越深,对吧?”她继续和清馨说着她的心事。
  “算了,我跟你说些开心的吧。我很快就能杀了叶举,替你报仇了。”说着说着,她就抱着石碑进入了梦乡。
  某天晚上,于阙感觉到叶菱和猎人的能量波动,他赶过去的时候,正好见到叶菱一口咬向那个人的脖子。
  “住手。”他大喝一声。
  她扭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然后扔下那个人逃之夭夭了。他赶紧上前查看那个猎人的伤势,竟然被吸干了血。
  “叶菱,你该死。”他大喊一声,向酒店跑去。
  回到房间,他看进她的结界,发现她正在睡觉,沉静的侧脸带着几分孩子气。真会装蒜,我竟然会蠢得相信她这狡猾奸诈的吸血鬼。
  “叶菱,叶菱,你给我出来。”他用力地捶着电视柜。
  “干什么啊,人家刚睡着……”叶菱揉着惺忪的睡眼,不满地嘟囔。
  “你不是答应我不再吸其他猎人的血吗,为什么杀了他啊?”一把抢抵上了她的胸口。
  “杀谁啊,你说什么呢?”她一脸的疑惑。
  “我都亲眼看见了,你还想抵赖吗?”他没想到都已经证据确凿了,她还能若无其事地编谎话。“也对,我怎么能奢望你遵守约定呢。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他用另一只手给枪上膛。
  “你要杀我,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为了让她无法抵赖,他把她做的事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什么,我今天一整天都没出去啊。我怎么可能杀人呢?”
  “你觉得我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相信你。”她竟然还不承认?
  “我真的没有杀人。”她直视他的眼睛,希望在他眼中找到一丝信任。“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杀了我。”她把身体压向枪口,闭上了眼睛。
  “你别以为我不敢。”他把手指放上扳机,可怎么也无法按下去。
  看着她仰起的倔强的小脸,他差点就想相信她了。可是,铁证如山啊。
  他也闭上眼睛,手指向扳机按下,可是,他居然使不出一点力气。他意外地发现,他不忍心杀她。最后,他颓废的放下枪。“你走吧,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
  叶菱的手心沁出了一层薄汗。是的,她在赌,赌他是在乎她的,会舍不得杀她。结果,她赢了。
  “你放心,我会找到证据证明我的清白的。”说完,她从窗口一跃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
  于阙,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怎么能放走她呢?你不是一向冷酷无情的吗,为什么要放过她?叶菱走了之后,他不断责问自己。为什么我会下不了手杀她?喜欢,这个字眼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难道我真的喜欢上她了吗?
  我怎么会喜欢她呢?她是我的敌人啊!她杀了那么多猎人,即使我不忍心杀她,她犯的错也是无法原谅的。我以后一定要跟她划清界限,不会再跟她有任何来往。
  此刻,叶菱正在寂静的大街上漫无目的闲晃,说无目的,其实她也是有目的的,她在等一个人。
  转过街角,拐进一条隐秘的小巷的时候,一阵大风刮过。来了。她迅速地咬破手指,把血抹在银镯上。
  她知道这肯定是叶举搞的小动作,他一直在做这种事,她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他。只是这次他的手段高明了不少。一般的易容术只能改变自己的样子,他要骗过于阙,必须连自己的气味和能量波动也变得和对方一样。
  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她很清楚,只有练了万婴咒的人才能拥有如此完美的易容术。她也知道,他离间他们是为了把他们各个击破。所以她才故意在街上闲晃,好引他出来。
  “亲爱的妹妹,怎么,今天没有于大猎人陪着你啦?”叶举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正在房间里心烦意乱的于阙突然闻到了叶菱的气味,同时也闻到了叶举的味道。他的头脑还没有思考,就已经结印,转移了。
  “是你做的吧,故意变成我的样子在于阙面前杀人。”她瞄见于阙的身影出现在巷口,就开始套他的话。
  “你不笨嘛。不过,他没杀了你我倒是挺意外的。”他的这句话让于阙心下一惊,随便一个人也看出他的反常了。
  “你猜,如果我跟他说一切都是你做的,他信不信。”叶菱胸有成竹地说。
  “不可能。”
  “是吗,刚才是不可能,可是现在……”她看向从巷口走出来的于阙。
  “你这个坏人,你在套我的话。”叶举气急败坏地扑向叶菱。
  趁叶菱闪避他的时候,他融入了夜色中。现在正是他练功的关键时期,只要他练成了万婴咒,多少个于阙和叶菱都不在话下,他没必要跟他们做无谓的缠斗,消耗自己的能量。
  “缩头乌龟。”这一次让他逃走,叶菱比任何一次都心急,因为他能使出易容术,就说明他快要练成万婴咒了,如果再不杀了他,以后就没机会了。
  “他还差100个婴儿就练成万婴咒了,你抓紧时间找出他的下落。”她看都没看于阙一眼,丢下这句就直接走人。
  “你也不能怪我误会你,谁都会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事实。”他敲了敲电视柜说道。
  看到她完全无视他的存在,他以为她还在生气。
  “我不怪你。”里面传出这么一句就再也没有声音。
  “小姐,一个人吃饭不会无聊吗?我过来陪你吧。”叶菱在餐厅吃饭的时候,一个男人走近她的餐桌。
  叶菱正想着叶举的藏身之处呢,根本没时间应付他,所以没有搭理他,他也顺理成章的坐下了。
  他坐下以后就自顾自的说着。他说他一直在W市工作,一直在与叶举交手。听到这个,叶菱赶紧正襟危坐,这个人长期与叶举打交道,说不定会知道他的一些秘密住处呢。
  “你能不能多说一些关于叶举的事啊。听说他很厉害,一直没有猎人能战胜他。”叶菱对他绽开一个甜美的笑容。
  谁能抵抗她绝美的笑容呢,那个男人马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也适时的插上两句,引导着他继续往下讲。
  于阙一走进餐厅,就看到叶菱跟一个男人有说有笑。他顿时觉得心在刺痛,她还没对他这样笑过呢!可她为什么要对我笑呢?他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荒谬。
  他找了个最靠近他们的位置坐下,听着他们时不时传出的嬉笑声,他觉得愈来愈烦躁。
  那个男人见叶菱对这个话题特别感兴趣,他就拼命找关于叶举的事情告诉她。慢慢地,他开始得寸进尺,他轻轻地抚上她的纤手。而叶菱由于听得过于专心,并没有发现他的越距行为。
  而坐在旁边的于阙终于按捺不住了,他走过去一把拉起叶菱。叶菱这才回过神来,一脸疑惑的看向他。
  “跟我走。”于阙命令道。
  “喂,你是谁啊?你凭什么带她走?”男人不甘心愉快的谈话被打断。
  “我是她的男朋友。”于阙脱口而出。
  “不是的,我跟他没关系。”叶菱挣开他的手。她还差一点就能获得重要的线索了,他在发什么疯啊。
  “听到没有,这位小姐都说跟你没关系了,你还不快走,别打扰我们。”男人见状,也帮忙赶多管闲事的人。
  他是在帮她,她竟然还急着跟他撇清关系。怒火冲昏了他的理智。他一把揽住叶菱的腰,倾身朝着她娇嫩的樱唇吻了下去。
  “现在知道我是她男朋友了吧。”他挑衅地看着那个男人。
  男人只好怯怯地离去。而叶菱则呆呆地被于阙来着走向电梯。
  一直到回到房间,于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而叶菱还呆呆的用手指按着嘴唇,反应不过来。
  “对不起。”他怎么那么冲动,现在他的心更乱了,除了说对不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听到他的声音,叶菱也反应了过来。“你不用道歉,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吧!”事情越来越脱轨了,她也不想深究他吻她的原因,她只想叶举的事情赶快结束,然后一切都恢复正常。
  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受影响,为什么她可以这么平静地对待这件事,他有点不平,想要叫住走向结界的她。可是,叫住她以后,又该说些什么呢?最后,他只好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