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管理 摩登二

第798章 酒吧周年庆7

她也知道,夙言焕是大少爷,是皇子殿下,独占欲自然和旁人不同,自己拜他为师,从他的角度上看,就好像是他的所有物一样。
   可是她不是啊,她是人,又不是东西,不是物体,是生命,是货物,她有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和探索。
   “那就是你现在不在乎了,对吧。”他没有追究。
   “谁说的。”说完以后,夙言焕又觉得不对,干嘛答得这么快,他要让宋静怡欠着自己的,“我在乎。”
   茶水在谈话渐渐失去温度,宋静怡心里一突,无意识的拿起来喝了一口,真凉。
   心里却热了起来,再凉的茶水都不凉了。
   她是怎么了,气氛突然好奇怪。
   “然后呢?”宋静怡问,“我告诉你,我以前是在山庄做事,不是和山庄永久签约,你别拿着以前来要挟我。”
   对,就是这样的,她要说得再有气势一点。
   夙言焕听了只觉好笑,“我说了你是永久要在山庄做事吗,宋静怡,你出去问问,看看哪里有徒弟可以连拜两个师父的,我看,你拜的师父根本不知道你另外还有师父,是不是?”
   江湖的规矩不是只有宋静怡才知道,武功越是高的人,规矩越多,要什么徒弟没有,根本不屑和别人共同一个徒弟。
   “我没有必要回答你这些问题,我师父和我之间怎么样,我们自家师徒的事。今天之所以还来看你,是我感念过去你教我基本功时的一点情分,并没有其它,如果夙少爷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宋静怡说道。
   话一开始就该这么说了,何必和他在这里浪费这么多时间,说乱七八糟的话,还让自己的心都动摇。
   一度偏离主题。
   她说什么,他们之间连她和他说话都是念着往日一点情,才说话的?她宋静怡以为她是谁,他夙言焕在外面随便招招手就能收到大把的徒弟,宋静怡算个什么,不过是自己用过的奴婢。
   下等人一个。
   “行,你走吧,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夙言焕飞快的说。
   背过身去,不再看宋静怡一眼。
   宋静怡又忍不住心一滞,扑通扑通的跳。
   离开房间很久,她忍不住朝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见异性,所以才对夙言焕有诸多感觉的吗。
   也不对,师父也是异性,她对着师父永远都只有畏惧,还有南岭皇上,她面对南岭皇上时,始终只有被震慑的感觉。
   那么,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和同龄少年相处?没有面对面?
   应该是的。
   全天下哪里有最多的妙龄少年在的地方?她想到了。
   出宫以前,她又被澜衣带到楼月馨面前。
   宋静怡本是要直接出宫的,澜衣说,皇后娘娘最后仍要见她一面,于是她又在宫里住了一晚,相较于昨天晚上睡得不踏实,今天明显好了很多。
   床软软的,一躺下去立刻睡着。
   第二天,宋静怡在御花园见到楼月馨。
   她一袭漂亮华丽的紫色宫装,独立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