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生 酷游平台官网下载

第2063章 包子和虾饺(5)

轰——
   信仰之力凝聚而成的金光轰击在王丁的戒指上,瞬间如同急流遇到礁石一般,在极强的冲刷力之下,向两边分流而去,而王丁身后的这一片真空地区,则正好令千灵和西泽修免受了那金光的冲击。
   但迎面而来的那股巨大冲击力还是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在这闪耀金光的冲击之下,手中的戒指开始变得灼烫无比,像是要将手指给彻底熔化一般,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每当戒指吸收了庞大的能量用以恢复力量时,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那些能量哪怕再强,也终究只是亡灵体内蕴藏的能量而已,跟这帝剑之中放射出来的信仰之力有着如同魔装和威装之间的本质区别。
   至于为什么戒指会发生这样古怪的反应,在炙烤般的剧痛之中,也成为了王丁此刻心中最大的疑惑。
   不过很快他便没有那时间去深思这个问题了,前方的金光像是无穷无尽的一般,一波又一波越发强横的压力通过戒指施加在自己的身上,令他的双脚都深深地陷入到了地面之中,即便如此身体还依然在不住地向后滑退着……
   这样下去的话根本支撑不住!
   在发现王丁的行动之后,寒忧也是神情一紧,虽然他早就料想过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也早就想过在此时此刻自己应该怎么做,但当这种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不由得心中有些复杂。
   从理性的角度来看,没有比现在更适合送西泽修上路的时机了,因此,现在应该做的事情,便是连同王丁与千灵一起,将西泽修彻底消灭。
   没有别的选择,因为王丁已经选择了要保西泽修一命,既然如此无论什么时候他们出手王丁也都会做出同样的事情,或者说,从他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寒忧想要杀了西泽修,就只有连带着将王丁一同杀死这一条路了。
   王丁既然会出手,想必也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觉悟,想通这一点之后,寒忧出手的力度便也再没有了半分留情,以置对方于死地为目的,向下方通过那黑暗法球越发强力地输出信仰之力。
   只是,对于王丁,没有任何个人仇怨,只是立场问题而已,即便站在他的角度上,寒忧也不觉得他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也正因为此,他此刻下手时才会越发感到手中帝剑的沉重。
   迎面而来的力量越来越强,王丁所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重,甚至他已经感受不到手中戒指的那种烧灼感了,全身都像是要被前方这强烈的金光给分割成无数块,撕裂般的痛楚。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只手出现了,纤细白皙,戴着与他手上一模一样的戒指,极为自然地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十指相扣……
   前方磅礴而来的金光没有半分减弱,但在另一枚戒指的分担下,王丁顿时感到压力骤减,随即趁着窒息感的消退粗重地喘息着,看向站在自己身边与自己几乎贴身而立的这个女子,一时间思绪万千,他有一大堆问题想问她,但现在却一句话都没能想出来。
   “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呢!”千灵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轻快,哪怕他们正抵御着足以将他们彻底湮灭的能量,从她的身上王丁也感觉不到半分的紧张感,“不过我很好奇呢,为什么你会冒着几近必死的风险来救一个曾经想杀了你的人呢?还是说你只是为了父亲大人?”
   “只是因为想做,所以就做了,你要把我当成一个受虐狂也无所谓……”王丁一面集中精神全力抵御着前方的信仰之力,一面平静地说道,“不过,为什么当时想要杀我?”
   “只是因为想杀,所以就动手咯!”千灵像是恶作剧一般地笑着将他自己的话回送给他,但不知为什么,笑容又渐渐收敛起来,如同预言什么一般地对他说道:“不过,从你决定来救我的这一刻起,就再也无法回头了呢。”
   “什么意思?”王丁察觉到她说出这话时那不对劲的语气,但还未等他得到回答,前方袭来的金光突然间又增强了,而且这次增幅得不止一点半点,而是呈数倍增长,强度与先前比起来就犹如溪流与大河之间的区别一般!
   猛然间增强的信仰之力从原先的光束状迅速扩大为一道巨大的光柱,将王丁他们完全淹没在其中……
   “寒忧老大,你这样真的会杀了那小子的!”在这危机关头,白格却是坐不住了,闪身出现在寒忧身边,抓住他握剑的双手,喝道:“快停手!这种程度的信仰之力哪怕是英灵都会晕厥,更别说是身为亡灵的王丁了!”
   “你以为我耗费这么多的信仰之力,就只是为了吓唬他吗!”寒忧罕见地对白格喝斥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就是死了,也丝毫怨不得他人!”
   “是啊,寒忧老大,这正是你比我强的地方。”白格沉声道,眼眶之中的两团魂火熊熊燃烧着,“但是,这一次,你骂我感情用事也好,说我不顾大局也罢,我是绝不能放任那家伙,死在我们英灵王朝手上的!”
   寒忧本就微微颤抖的双手,在白格的一番宣言之中,不断攥紧,随即松开来,长叹一声:“算了,就依你吧,别说得好像我没有任何感情一样,只不过,就算现在我收手,下一次他一样会挡在西泽修面前的。”
   见寒忧同意收手,白格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以轻松的语调安慰道:“我就知道寒忧老大不可能那么绝情的!放心好了,反正西泽修已经是我们的瓮中之鳖,逃不掉的,下次就趁那小子不在的时候杀了他就好了,虽然他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老爹惨死,但总也不可能为了那个二十几年没见面的父亲来向我们复仇啊!”
   “别说话。”寒忧突然间神情凝重地低声道,双眼死死地盯着手中的帝剑,“为什么没有反应?帝剑……帝剑不受我控制了!”
   “什么?!”
   白格闻言剧惊,随即在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看着寒忧缓缓松开自己的双手……
   即便失去了寒忧的掌控,帝剑也依然斩击在那颗西泽修释放出来的黑暗法球之上,释放出越来越恐怖的信仰之力,这样看起来,倒像是帝剑被这法球给死死吸附住,然后逼迫其释放出
   “这东西有问题!”寒忧猛然间醒悟过来,拔出自己的冰剑,向这个诡异的法球尽全力斩去,然而满盈着浓郁冰芒的冰剑,在这一次次斩击之中,却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从法球中不断地穿透过去,就像这颗散发着不祥气息的黑暗法球根本不存在一般。
   “呵呵呵呵呵……”一阵阴沉的低笑声从那喷薄的光柱之中清晰无比地传出,“终于发现了吗?两个英灵王朝残存下来的蠢货!这个魔轮可是我根据你们的信仰之力,耗费了数百万年才研制成功的,虽然用完一次之后就会报废,但是这一次,已经足以完成我的计划了!”
   “西泽修,你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寒忧并没有勃然大怒,但现如今这幅阴沉的模样,却丝毫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愤怒,“以自己做诱饵,逼迫我用帝剑对你进行攻击,然后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帝剑内的信仰之力全部吸取出来,一旦让你的计谋完全得逞,我们就没有任何制胜你的方法了。”
   不料,西泽修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寒忧将军,你的脑子什么时候也这么不好使了?你以为,我会为了区区这么点信仰之力,就花数百万年的时间来研制一个一次性的灵装吗!”
   寒忧咬了咬牙,看着正源源不断释放着信仰之力的帝剑,心中划过一丝决然……
   然后,他高抬起手中的冰剑,对着眼前完全失控的帝剑,猛然斩下:“吾王,宽恕我吧!”
   既然现在帝剑也已经沦为了西泽修利用的工具的话,那么,也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咣——
   一声如同空间碎裂一般的脆鸣之中,曾一度被寒忧视作比生命更重要的帝剑,就在这饱含信念的一击之中,被他自己亲手斩断!
   帝剑被斩断,其中所蕴含的信仰之力也瞬间化为无数的光点向天空中逸散而去,无法再被那法球所汲取,那刺目耀眼的金色光柱也终于由此而消失,整个深渊之城又再度恢复了往日的黑暗。
   寒忧落回地面,帝剑的碎片如同雨点一般砸落在他身边,令他的心情越发沉重起来,“不过……这样的话,无论你再有什么打算,都只能落空了吧,西泽修!”
   耀眼的光柱消失,西泽修的身影也自然而然显露了出来,然而,这个一直躲在王丁和千灵身后毫发无损的男人,在听到寒忧的话之后却又是大笑了起来:“啊?落空?哈哈哈哈哈……寒忧啊,你脑子是聪明,做的决定也非常果断,如果你能在一分钟之前做出这样的举动来,我的计划还真会落空,但是现在,看看我的孩子们啊!哈哈哈哈……一切都已经晚了,已经满盈了啊!已经达到那个条件了!”
   白格突然间大惊叫道:“看王丁他们的手!”
   寒忧随之望去,随即也是心头一震,只见正捂着自己胸口,气喘吁吁的两人,手上的戒指却是正在散发着一致的金光,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如同王者一般的荣耀金光,在一白一黑两枚戒指上,宛如共鸣一般同时闪耀着……
   “发生……什么事了?”王丁只感觉身体像是要炸开了一般,并非是像被破坏了一般,而是像被填充了极为庞大的能量,要从身体内部撑爆开来,他满头大汗地竭力喘息着,然后抬起手看向手中的戒指,在注视到那片四溢的金光时,也是一怔,随即,呼吸都仿佛为之停滞了一般。
   戒指……居然真的……将信仰之力也吸收掉了?!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真正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