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励志 ku官方网站

第2638章 夜雨寄北

离四月十一号的校庆还有二十几天,参加节目的同学轮流翘课去排练,让项东泽顶替点到,次数多了引起教授的注意;
  上课后,教授点了名,翻开书本准备开讲,抬头时,却见不少同学都打着瞌睡,要么心不在焉,重新合上书本说:“在这个容易犯困的季节里,我讲什么对于你们来说都是废话,既然这样,那这节课我就不废话了,就提几个简单的问题;同学们都知道,自从零八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不景气,复苏艰难,那我想问问同学们,是什么引起了这次危机?怎么才能避免?未来的经济增长在哪里?”
  少数的同学说出了自己意见。麦克尔哗众取宠:“这很容易,都说次贷危机是America引起的,只要世界各国的银行不跟我们学不就避免了吗!至于经济增长,您是经济学博导,未来的增长希望就看您怎样培养在座的同学们了!”
  “我不能讲你说的没道理,但是学术不是幽默,我希望有谁能具体针对性地回答一下。”见没人站起来,就指着项东泽说:“就坐在最后面的那个从来不打瞌睡的林杰同学来回答吧。”
  同学们的目光顿时都聚集在项东泽身上,知道的是来替课的,等着看笑话。不知道的等着回答。项东泽本以为躲在最后面不会引起注意,现在麻烦来了!缓缓站起来;教授补充:“要是这么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上来你就等着挂科吧!”
  坐在前面的潘婷推身旁的陈真:“你还不赶紧帮他回答,不然挂科!”
  陈真替林杰着急听了潘婷的话,想也没想就站起来说:“我帮他回答!”说完才发现哪有这样帮忙的,扯着潘婷轻声责备:“这个要怎么帮?”后悔想坐回去。
  教授好奇地问:“我教课这么多年,头一次看到有人主动提出来帮忙回答问题的,他都没说话,你比他还急这是为什么?”
  潘婷小声地支招:“说他生病了!”陈真无可选择,重复潘婷的话回答:“他生病了!”
  教授又问:“你怎么知道他生病了?”
  见陈真这么听话,潘婷动了歪心思:“因为我是他女朋友!”
  陈真不假思索地重复:“我是他女朋友!”说完才发现上当了,面对同学们已明原委的笑声,陈真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地解释:“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他女朋友,他只是我普通男朋友....”越急,解释越乱。
  同学们跟着起哄:“男朋友还有普通的和不普通的啊…”又小声议论:“普通的就是还没有同居,不普通的就是同居了.....”
  教授装作明了:“原来是一家人啊,难怪难怪,这生孩子、洗衣做饭你可以帮他,但是这学习我看就算了吧!”
  陈真无地自容地杵在那,站又不是坐又不是,干脆拿课本捂着脸趴着。
  同样尴尬的项东泽为了转移同学们的焦点,大声说:“我觉得包含这次次贷危机的所有经济萧条都是各国政府咎由自取的!社会平稳发展的时候鼓励投资拔苗助长,推高所谓的经济增长,造成产能过剩库存积压,在不能消耗的情况下,为了小部分人的利益鼓励购买,造成普通民众判断的缺失而跟风,政府不但不制止挽救,反而财政补贴鼓励贷款,让原本宽裕的家庭透支购买实际上可有可无的东西而负债,小部分的人达到目的撤了,大部分人因为小部分人的撤资没有了收入,无以为继地违约,这就造成了危机,这时政府不得不动用国库补着千疮百孔,一切又回到了零。如果不打破政府的干预,当你重新起步的时候意味着还是零的循环。因为我们通常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至于未来的经济增长在哪里,我觉得完全可以不管,计划从来都赶不上变化,飞机电脑也不是计划而来的,因为人的需求才有科技的进步,推动社会的发展其次才是经济的繁荣。”
  一番言语,教授也赞说:“虽然我不大认同你的观点,但是对于旁听生,你有你独立的见解是难得的,比这些打瞌睡的同学强!”
  陈真这才知道原来教授早就发现项东泽是顶替的,只不过经常看他奔跑在各超市、课堂,有求知欲,随便问问考考他。自己却在大庭广众下出了丑。下了课,陈真也不敢往前面走,躲在最后怕人看见。
  麦克尔追上项东泽坏坏地开刷:“嘿哥们,你真让人嫉妒,恭喜你终于不再是预备役里面只能摸抢的新兵,升级可以持枪上战场实战的战士了…”说着双手做举枪的样子,又发出开枪的声音“救救....哒哒哒.....”
  满脑子龌龊的思想,乔伊走过来故意踩麦克尔的脚。硬邦邦的鞋底疼得麦克尔惨叫:“啊..!”骂乔伊:“你这个疯女人,没有牛奶的面包吃多了噎的吧你,还是忘吃药了!”
  乔伊回头瞪了麦克尔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那你是来给我送药的吗!”
  麦克尔知道乔伊要生气了,又笑嘻嘻地说:“没有,我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药我自己都不够吃怎么可能给你呢!”
  为了跳过让乔伊生气的这段,麦克尔对项东泽说:“你都没有接触这些课题,一直都是闷声不响的,怎么突然就可以这样长篇大论说这么多是怎么做到的?”
  对乔伊和麦克尔经常斗嘴项东泽也见怪不怪:“社会也是一所学校,只要你多听多看,没有什么是你不会的,我只是不想自己那么多废话!”就走了。
  麦克尔郁闷地问乔伊:“他是不是在说我?”
  “他就是一个怪人,和神一般的存在....”乔伊冒出一句话也走了。
  面对传开自己是项东泽女朋友的事,陈真不断解释,问的人多了,最后就不置可否的:“嗯!啊!”敷衍。
  最生气的就是林杰,谁让自己翘课呢。俩头怪不着,总不能自己去解释,干吃醋!这让潘婷看到了希望,跟着林杰,时不时地献殷勤,话里话外含指项东泽与陈真的郎情妾意。为了避免谣言成真,只要有陈真参与的志愿活动和聚会就不再通知项东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