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小说 华体会体育网资助狼堡

第8201章 韩信逃亡

议事厅里,云清派的重要成员自行落座,除了刚解除寄心虫之苦,精神比较萎靡的两大掌门,和还处于四肢无力浑身发软状态的幻凌誉外,大家的面容气色都还不错。
  “爹!您现在感觉如何?”老大幻凌绝问出大家的心声,寄心虫的威力大家都很清楚,恐怕掌门此次真的损失了不少的真元。
  幻傲空摆摆手,抬起闭目养神的双眼,慈祥温和中还有一丝威严,“无妨,失去的修为元气再炼回来就好!”
  “你这老儿倒是豁达,可怜我才是最无辜地受害者!”任天翔的脸上可没有一丝埋怨,只是在开老友的玩笑。
  “谁叫我就你这么一个知交老友!你就担待着吧!”没有把老友的话放在心上,幻傲空的目光放在还没有来得及与之说话的幻悠尘身上,心中不由赞叹,果然是好资质,好骨架,从头到脚都透出一股灵气,慈祥地向幻悠尘招手,“你就是悠尘孙儿吧?来,过来,让爷爷看看你!”
  “去,悠尘外孙,不要理他,先到外公这里来!”任天翔也注意到外孙的良秀的资质,若非老友还稳如泰山地坐在那里,他已经扑上去好好地检查一下外孙的经脉五行了。
  “两位老爷爷,半路认亲可不好,从小悠尘就知道有沉稳内敛的大伯父,有英俊帅气的小叔叔,小舅舅,还有美丽不下于广寒嫦娥的小姑姑,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家里还有长着白胡子,行为古怪的长者哦!”幻悠尘实在很苦恼,为难地凑在爹娘身边,“爹亲,娘亲,我们要不要回家?两个老爷爷好奇怪!”
  堂堂的修真界领军门派的两大掌门,在他的嘴里成了奇怪的老爷爷,总算他还有点良心,没有直接把老头儿这几个字搬上来。欧行文两个人把嘴巴抿得紧紧地,嚼着云清派门下送来的点心,津津有味地看这一出《幻家家庭大战》,嘿嘿,可不要让他们失望哦!
  这个小鬼头!两个老人的慈祥微笑有点僵硬,没办法,谁让他们这二十年来一次都没有去看过他们,理亏的是他们两个。
  “哈,哈,(请读一声)尘尘,从来没有见过爷爷和外公,才会这样……”幻凌云干笑,说出的话自己都不相信。压低了声音在幻悠尘耳边低语,“小子,不要玩儿了,你爷爷他们的心脏可不如老爹我的久经锻炼,经不起你的刺激!”
  幻悠尘不语,在底下张开五指,他的手指修长有力,因为修真的关系,莹润如玉,他的动作又优雅自然,实在是好看得紧。
  似乎幻老爹不做此想法,只见他死瞪了儿子一眼,狠狠地说,“臭小子,福渊楼的东西贵得要死,五次,会让你老爹破产。”
  沉默,五指没有丝毫的动摇,幻悠尘微笑着对上座的爷爷和外公张张嘴,似乎要说什么。
  吓得幻老爹不顾他人在场,急忙地捂住儿子的嘴巴,“行、行、行,算我怕了你了。”
  五指大剌剌地伸到幻老爹眼前,幻凌云没好气地拍掉,幻悠尘不死心地再度伸出来,挫败地松开手,幻凌云翻翻白眼,“知道了,五次,一顿都少不了你的。行了吧?”
  幻悠尘眉开眼笑,满意地点头。
  不熟悉的人被他们父子的相处方式吓到,张大了嘴巴,久久难以合拢。
  幻凌云显然是注意到大家的表情,尴尬地端起茶水,掩饰地灌了两口,喃喃地说,“看什么?谁有本事可以收服得了那个小鬼,我一定拜他为师。”
  哈哈哈哈,大家的肚子里面都笑翻了天,不过上面有大掌门在场,都不敢让真正的笑声爆出来。
  却见幻悠尘正经八百地整整衣服,施施然地站在两个老人面前,充满他自己奇特魅力的迷人微笑荡漾开来,“尘尘,见过潇洒如清风,傲然如松柏的爷爷和外公。”
  这话实在好听,幻傲空和任天翔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恼,转眼之前这个人还在他们面前以五顿饭的价格,把二老交易掉,换作是别人,该如何做法?
  终究二老不是别人,他们和幻悠尘有着血缘的关系。
  已经很久没有小辈肯在他们面前如此放肆了,过多的尊敬,会让至亲的亲人中间有一层隔膜,虽然他们是掌门,是长辈,但更是这些乖孙子孙女们的爷爷外公,是疼爱他们的老人,哪个老人不希望自家的儿女孙子孙女可以承欢膝下,撒娇逗笑?修真,修真,并不是要把感情都修没了,如果真是那样,就是飞升成仙又有什么意义?
  两个老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幻悠尘这个孙子与他人不同,深得二老之心,就是那副黑色边框的眼镜有点碍眼,不过没关系,等一下把孙子的名字记入族谱,就可以开始传他修真之法,用不了多久,那副黑色边框的眼镜将彻底没用。
  最让二老好笑又无奈地是幻悠尘明明笑得那么迷人,那么招人喜欢,干吗还要把搓动着拇指、中指和食指的双手,一同伸到他们的面前?
  “悠尘孙儿,你这是做什么?”幻傲空故意装糊涂,看他如何反应。任天翔兴致勃勃地观察已经伸到鼻子前的手掌。
  “你真是我爷爷吗?”大惊小怪地惊呼,幻悠尘古怪地看着他,“头一次见面,当然是要见面礼的,亲爱的爷爷,你不会那么小气吧?”
  好家伙,这么和长辈说话,他也是这里的第一人了。最奇怪的是二老也不生气?似乎还相当开心?原来和长辈也是可以这样相处的,幻家小辈似乎了解到了什么。
  “那你想要什么见面礼?”任天翔忍不住插嘴,从怀里掏出五件精制的法宝,丁丁当当地摆在几上,那是一把精光四射的小小玉剑,一块冰蓝色的菱形玉珏,一个紫金色的小巧葫芦,一支翠绿的凤头玉簪还有一只白玉蟾蜍。任天翔朗声笑道,“乖外孙,你只能挑一件哦,可要好好地想想。”
  “一件就一件!”幻悠尘古怪地笑笑,回头向吃点心的两个人一眨眼,一边喊,“雨霏姐,悠远哥,青鸿小弟,行文老哥,过来一下。”
  请救兵?那也没用!任天翔笑呵呵地瞅着幻悠尘的动作。
  文静清雅的大伯父家的堂姐幻雨霏和堂哥幻悠远,响应号召,很快来到幻悠尘身边,柳青鸿两个人丢下糕点,几乎和幻家堂哥堂姐同一时间到达。
  幻悠尘呵呵地笑,“这五件东西,一人拿一件,试试看,会不会选重?”
  用这种方法选择吗?这是这里所有的人心里的想法。
  “我来喊口令,大家注意了。”柳青鸿贼贼地笑着,他们已经明白老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了。突然间,他大吼一声,“开始!”
  “刷刷!”大家的动作都很快,长几上的五件法宝瞬间消失,五个人张开手,幻雨霏拿到了凤头玉簪,幻悠远的是小小玉剑,柳青鸿抱着小巧的紫金葫芦,欧行文掌心里是一块冰蓝色玉珏,幻悠尘正在玩儿一只栩栩如生的白玉蟾蜍。
  幻老爹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看看自己的老婆,那一双美丽的含着苦笑的眼睛,显然也发现了不对之处。
  “看来大家的喜好都很分明,那么就让我们对尊敬的外公献上最诚挚的谢意,感谢他老人家竟然把这么好的法宝都送给了我们……”幻悠尘笑容可掬,躬身行礼,两个死党非常有默契地同时鞠躬,口中大声道,“多谢外公馈赠!”
  堂哥堂姐的反应稍微慢了一下,索性两人也不是笨蛋,连忙附和,余光偷瞧任天翔,见他惊愕的眼睛瞪得老大,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一代宗师的派头荡然无存。心里突然觉得很好玩,这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我说你只能挑一件!”任天翔回过神来,眼巴巴地看着五个人捧着法宝开心的笑容,呜呜,那是他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
  “我是只拿了一件啊!”拎着白玉蟾蜍,幻悠尘笑着向他展示。理所当然地说,“尘尘刚才有说,一个人拿一件,外公都没有反对,那么自然是默许了要把这五件法宝送给大家,难道尘尘理解错误?”
  “我……”要他怎么说?东西都在你们的手里了。难不成还要回来?可是这几个小鬼那么高兴的模样……任天翔可做不出来,算了,他自认倒霉,还得说,“没有,没有,乖外孙没有理解错误,那些当然是送给你们的。”
  “外公真好!”幻悠尘转向幻傲空,“爷爷,您也不会寒酸吧?”
  “当然……不会!”就知道他也逃不掉,幻傲空回瞪了幸灾乐祸的老友,心疼地取出近期修炼成功,威力绝对不输给老友法宝的漂亮宝贝。就这么看着五个小鬼头把它们瓜分了。
  谁叫你们为了点面子问题,就想拆散老爹老妈!如果当时真的被你们拆散了,他幻悠尘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成型呢!十件法宝,是便宜你们了!幻悠尘笑呵呵地再一次转身,旁边的队伍亦步亦趋,开玩笑,这么好的搜宝行动,不好好跟着的人是傻瓜。
  “大伯父!”行礼叫人,意思已经很明白,幻家兄妹也不同情自己的老爹,兴致勃勃地期待老爹拿出好一点的东西。
  兜兜转转一大圈,各自的手中已经抱了一大堆的东西了。果然是大丰收啊!幻悠尘笑弯了丹凤眼,竟然联手瞒了我这么久事实,不好好地回敬一番怎么可以?
  众人比打了败仗还要凄惨,全都苦着脸,默默盘算自家的损失,发誓再也不得罪这个看似乖巧的小鬼一分一毫,呜呜!他们的荷包可经不起这个小鬼再来一次宝物搜刮了!
  “好了好了,等一下拜过祖先和祖师,悠尘就可以学习我们云清派的修真法诀了。”有一大堆的倒霉人和自己作伴,幻傲空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向幻悠尘伸出手,“悠尘过来,让爷爷看看你的资质。”
  “等等,我的乖外孙要学也应该学习我们乾坤宗的法诀,干吗要学云清派的东西?”任天翔吹胡子瞪眼睛,十分不满地盯着老友。
  “他是我孙子!”幻傲空傲然说道。
  “他是我外孙!”任天翔以同样的气势回击。
  “他爸爸是我儿子!”
  “他妈妈是我女儿!”
  “他适合学我们云清派的法诀!”
  “他还是适合学我们乾坤宗的发诀!”
  “任天翔,你没有看过他的资质属性,凭什么这么说?”
  “幻傲空,这正是我要问你的话!”
  “他比较喜欢我们云清派!”
  “才怪,乾坤宗才是他的选择!”
  “小子,你选择那边?”吵得口干舌燥,面红耳赤,头顶冒烟的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转头询问悠哉的幻悠尘。
  他会选择那边?大家都想知道结果。
  “鱼我所爱,熊掌亦我所爱,既然二者不能兼得。”幻悠尘笑得怪怪的,“我就全都放弃好了!”
  “这是什么答案?”两个老者的胡子都快被吹跑了。斗鸡似地又瞪在一起。
  “既然,悠尘还没有想好,爹,伯父,不如,我们先来谈谈正事,比如说,那一群黑衣人为什么总来咱家找麻烦?”眼看两人快要打起来了,幻凌云苦笑,赶紧转移话题。
  “我怎么知道云清派有什么吸引他们的地方!”幻傲空的语气里还有不少的火气。
  “这个问题我可以给你们答案!”议事厅门口传来陌生的声音,伴随着的是澎湃汹涌的威势气劲,直扑慵懒瘫在太师椅上的幻悠尘。
  众人同时色变——是大乘期的修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