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牛小帅安卓版下载

第7430章 这是我做的

空间之上,漫天的符文停止了闪烁,时间的长河之中,岁月也不再流失,一切仿佛回到了最初的本源世界,天地未开,玄黄为本,周遭皆是混沌鸿蒙。
  不动则已,一动惊动时空。
  易远动了,身体之上没有丝毫的元气波动。
  没有鬼魅般的飘渺,没有快到极致的速度,有的是那道淳朴的身体,丝毫的征兆都没有,白色的身影消失彻底的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
  相同的时刻,神鬼莫测的之能,那道伟岸的身体再次出现在这片星空之下,出现在距离易远方才消失地方不足一丈之处的空间之上。
  缓慢的回过了头去,看着自己消失的地方,易远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丈之远不算什么,但是如此放在近身作战之中,突然来了此招,必然能将对方杀了个措手不及,不说对占据决定性的胜利,但也绝对会给对方造成一个非常致命的打击,而现在,这还是他没有使用生命力的前提之下使用的。
  如果加上他体内精纯而浓厚的生命之力,这道神秘的神逸步伐的效果,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缓慢的调整了自己体内元气,易远并没有立刻离开这个神秘的世界,一旦出去以后,他能不能再次回到这个世界,自己也肯定,所以他在这个接近天地大道本源的地方,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世界,决定多呆几天。
  悟气九层元气不断精纯,神逸的步伐也更加熟练,而其体内的那道不灭剑意似乎也在增长,虽然不明显,但是还是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这一切都在时间的流逝中缓慢的发生。
  也不知道过了几天,可能仅仅只是几个小时,也可能跨越了几十年的时间长廊,易远在这片黑暗的星空下醒了,睁开了深邃的双眸,身体也在不断的变淡,直至消失在这片进出去容易进来难的世界。
  从自己的床上起来,易远简单的活动了一下筋骨,向着阳光明媚的外面而去。
  踩着木质的楼梯,他有点奇怪,今天的飞仙楼似乎有点萧条,几乎没有什么客人,大厅之中,只有几个服务人员无聊的靠在柜台旁边,聊天的聊天,睡觉的睡觉。
  见到易远的到来,几个懒散的服务人员脸上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略微的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向其礼貌的问候过了。
  面对不同寻常的冷清,易远有点疑惑,往日的现在,飞仙楼就算不是门庭若市,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凄凉。
  而从几个服务人员的脸上来看,也没有看出生意冷清时应有的颓废,似乎这一切都很正常,几人闲聊的人们依旧在闲聊,睡觉的还是在睡觉。
  带着好奇,易远走到了柜台前,敲了敲桌子。
  “那个,为什么今天的飞仙楼为何如此冷清?”
  向着柜台内,那个懒洋洋的侍女,易远带着疑问问道。
  “这几天一直这样啊,为什么这么问?”
  盯着眼中这个相貌堂堂的白衣男子,这个新来的侍女很平淡的回答着,从其表情上并没有发现丝毫撒谎的痕迹。
  “是么,我记得几天前不是这样的啊,还有几天前来此的那几个年轻人呢,就是一个乞丐打扮的年轻人,一个水蓝色衣衫的女子,还有一个魁梧的大汉和年轻的道士呢?”
  易远再次问道,在他的记忆中,他自己从公主宴会回来后,就倒在了床上,而后在那个神秘的空间修炼了四五天的样子,没想到现在居然一觉醒来,人去楼空空,一个熟人也没有见到。
  “奥,你说的是玄臣子和那个漂亮的姑娘啊,他们不是几天前的来此的,几个已经来此有数月的时间,而且走了有好几天了。”
  新来的侍女明显不太认识易远,只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脑袋一点傻,连时间都搞不清。
  “数个月之前来的?已经走了好几天?”
  这一刻,易远有点明白了,他自己很有可能不止沉睡几天,而是很有可能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他不能想象,明明在他自己的印象中,不过度过了大约几天的时间,现在一出来,却物是人非,已经过去了一月之功,这是他怎么也不能想明白的。
  “那他们有没有说自己去了哪里,奥,对了,最近有没有关于幽云之境的消息?”
  易远再次开口问道,现在他的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很有可能是真的。
  “这我不太肯定,当然了,虽然他们没有说,但不用说我也可以猜测一点,来到这里的年轻人不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么,幽云之地早就已经开启,他们当然是进入了其中了。”
  小侍女不以为然的撅了撅嘴,一副看着傻瓜的样子看着身前这个男子。
  “果然,幽云之境已经开启了。”
  听着新来的侍女话,易远了然的说道,也只有幽云之境已经开启,才能将他们那一伙人同时吸引而去,离开了飞仙楼。
  没有继续和这个小侍女闲聊,直接离开了大厅,向着屋外走了出去。
  当易远走出飞仙楼的一瞬间,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到了。
  五光十色的霞光从遥远的空间而来,一道一道,将整个面积不小的城镇严严实实的包裹。
  整个秋戊城的天空,此时已经被一道神秘的空间所笼罩,倒立的空间似乎快要和真实的世界相重合。
  一眼望去,山水环绕,一望无尽的原野,纵横交错的森林让天空中存在的空间不再单调,抬头的苍穹之上,偶然也能看见几个陌生的身影来回的逃窜,恩怨尽在刀剑之间解决。
  感受着天空之上的神秘世界给予的一片沧桑之感,易远忍不住砸了砸嘴。
  这种鬼斧神工的大手笔,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要说他们青林宗创造不出来,就算是整个西域也没有几个宗派能开辟如此大的一方天地。
  透过这片未知的世界,易远可以想象,曾经的那个宗门是如何的强大,虚无缥缈的神宗即使已经覆灭,通过现在这一角之地,已经可以透露出这股不可抵挡庞大之力。
  即使是数百年前,青林宗在宏尊的带领下,也远远没有发展到这种神宗的规模,他真的不敢想象,这样一个神宗到底拥有怎样的实力,又是为什么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易远的失神仅仅只是一两个短暂的呼吸而已,回过神来,他也没有过多的逗留,向着天空之上,那个失落的空间与这片世界接口之处而去。
  一路上,他不断的见到往返于幽云之境与秋戊城交接的地方,去的路上的人,无一不是带着兴奋与激动。
  而那些回来之人,身体之上的几乎都挂满了彩。
  不是这里受伤,就是那里受伤,失魂落魄的为多数,缺胳膊断腿的人也比比皆是,甚至其中还有一些武者永远的留在了幽云之地,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即使这样,依旧有源源不断的人蜂拥的向着两者交接的空间之处挤,为的就是拼搏一下,每一个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运气会很差,很多都是抱着一些运气的成分,而进入幽云之地的,结果谁也不能保证。
  在那个神秘的世界之中,不仅充满了危险,机遇也不会少。
  毕竟曾经的一个神宗,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它留下的宝物依旧不少,甚至很有可能留下了一些让那些大宗门都垂涎欲滴的传承。
  和这些人一样,易远也是抱着寻宝的进入的,只是和他们不同的是,他更多是想锻炼锻炼自己,寻找一个让有力自己突破的契机。
  现在的易远,一旦从悟气九层突破,那么实力的增加就不是一星不点之力,这是一个质的突破,到时,他就算拼不过李秀秀,彼此之间的差距也不会太大。
  所以为了这个目标,他不得不踏入了这个对他这个实力来说,无比危险的幽云之地。
  秋戊城与幽云之地的通道口,几个实力高强的老者正严阵以待的查询着着来往的人群,严格检测进入幽云之境之人的骨骼年纪,以防止那些实力高深而年纪较大的武者浑水摸鱼,进去其中,破坏了彼此之间规则。
  这一切都是各大实力平衡的结果,就算是那些实力强大的武者也无法改变着什么,因为在这背后不仅拥有众多武者的联盟的共同发力,甚至还有那个实力高深、处事神秘的飘渺宫在其背后提供支持。
  凭借着青林宗的精英弟子的令牌,易远很顺利的进入了其中,只是通过几个老者鄙视的眼神,易远还是能猜测一些东西。
  看的出来,此次进入幽云之境的悟气武者应该不是很多,不然也不至于,当几个老者感受着易远体内的元力,苍老的脸上,鄙视的之气不言而喻。
  只有那么寥寥几个还劝说了他几句,让他不要进入这个充满危险的幽云之地。
  当然对于这些老东西质疑的目光,易远也管不了太多,这个地方,他必须要进,这一切他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轰隆隆……”
  “又是一个被宝贝迷昏了头的小子,实力不过悟气巅峰,居然自不量力的进去了。”
  “最近几天已经有不少想他这样的小子,胆大妄为,想通过自己的一点运气去撞宝,结果就不用说了。”
  “是啊,这些人实力低也就算了,难道他们就没有自知之明么,就算拥有运气又如何,就算自认智慧高于他人又如何让,在绝对的实力之前,一切都是徒劳的。”
  “有道理,就算这个小子能凭借着运气获得宝物,可是他有命带的出来吗,谁都知道,在幽云之境中,杀人夺宝简直就像喝水吃饭那么简单,而且还是一个悟气期的小子,这不明摆着进去给那些天才子弟增添人头么。”
  当易远进入幽云之境的时候,外面的几个老者也议论了起来,没有任何人看好易远,也没有人认为易远能从中获得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