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edf2020官网

第5979章  此人疯了

“我这个弟弟如此做事肯定要吃亏的,我做兄长地理应提醒他一下。刘先生不必多说了。”江通摆摆手说道,又问道,“刚才刘先生说自己这次来带来了几个身手不凡的高手?”
  “受过一些训练,高手二字肯定是谈不上的。”
  “刘先生这么谦虚的说法恰恰说明了他们的出色手法。刘先生有这样的高人,那我就纳闷了,刘先生为什么不从根源上除去自己的隐患呢?”
  “江先生的意思我有些不明白?”
  “刘先生自己也已经知道,追杀自己的人就是那群牙买加的疯子。他们的主要势力并不在这里,这里的事情都是由一个叫莫里森的人主持的。他肯定是收了别人的钱财——有可能就是刘先生刚才说到的宋涛这个人才来找刘先生的麻烦。刘先生完全可以让自己的人直接去提醒一下他,让他知难而退,这样便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江先生说的这个办法确实不错。”刘振点点头说道。
  “我觉得是可行,如果刘先生有更完善的办法那就更好了。”
  “江先生的办法已经够好的了。好,就这么办。”刘振下定了决心。
  “好,那就预祝刘先生马到成功!”
  “江先生也事事顺利!”刘振也说道。
  江通让人把刘振三人送到了见面的地方。司机仔细地检查了一下自己在离开之前留下的各种标记,确定没有人在车上动手脚之后才上了车。
  “你们扯来扯去的不嫌累得嘴疼啊?”毛蛋问刘振道,“开始的时候直接说‘我帮你杀了莫里森,这样你就能嫁祸你赖友涵了,作为回报,你帮我拿下宋涛’不久结了。”
  “这可不能怪我。你也听到了,他开始的时候装得那么厉害,怎么能谈正事呢?只好先跟他扯两圈再说了。”
  “江通刚开始时候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还真把我唬住了。我还真以为我遇到了百年不遇的善人了呢!”
  “善人,呵!你说善人的评判标准是什么?乐于助人就是善人了吗?”
  “那不一定,帮助恶人做事也可以说是乐于助人,总不能是善人吧?”
  “所以啊,善人好人什么的都是和恶人坏人比较出来的。没有恶人就没有善人。无魔即无佛。就是这个道理。”
  “自己对得起自己就好,管他什么善人恶人好人坏人呢!”毛蛋刘振二人在这一点上都坚持着问心无愧这四个字。
  “什么时候去杀那个莫里森啊?”毛蛋一会儿后问道。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趁现在我们根本不在这里,让他们打着玩吧!”
  “对了,我刚刚想到一个问题。你说江通不会去跟洪建功接触吧?他们两个一说话我们可就不能玩了!”
  “江通怎么会那么傻?他要从洪建功手中抢宋涛难道还提前去提醒洪建功啊!”
  “也是。洪建功没有了宋涛,肯定也要抑郁一下了。谈判中的这个条件他满足不了,那就怪不得我们了。不过天海那边怎么办?还有一个恶心的狐狸在那边呢!”
  “那个简单得很,现在根本不用想!”刘振胸有成竹地说道。
  这天下午的时候刘振就联系了自己的两个人去了莫里森的地方打探情况。每个帮派肯定都会有不少的人来保护自己的首领还有领地,不过能考虑到防备狙击手的帮派可就不多了。能考虑到能在八百米到一千米甚至更远距离狙击杀手的就更少了。这两人很轻松地就摸到了两个不错的位置。狙击镜中都已经能看到莫里森的样子了。
  刘振没有让两人马上开枪。牙买加人与赖友涵钱几次的较量都是在晚上进行的,这次的暗杀行动也最好在晚上。两人各自在自己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着,耐心是每个狙击手的必修课,有时候需要在一个地方待上几十个小时,这样的几个小时来说对两人都太简单了。
  晚上时候,莫里森这里的防卫确实更加严密了一些。赖友涵刚刚出事,情绪不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来找麻烦了。
  已经是深夜了。两人中一人仍然在自己的位置上用狙击枪观察着,另一人则从外围慢慢地摸进了牙买加人的地方。用匕首悄无声息地解决了几人之后就进入了莫里森的住处。两人都很确定莫里森绝对没有离开这个建筑,不过现在是不是还在自己之前居住的房间里面就很难说了。
  此人现在已经打开了莫里森住处的门,里面房间的门已经在眼中了。观察了一下房子中的布置他慢慢沿着墙壁边靠近到了莫里森的房间门口。没有异常发生,他掏出工具准备开门,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轻微的响声。他本能地向旁边一闪,里面便传来了一阵枪声。门上面都被是打出来的弹孔。
  原来莫里森在赖友涵那边出事之后就认定赖友涵肯定会以为是自己做的这件事情。这样重大的事情赖友涵要复仇的话也该要自己的性命了。于是他便加强了防范,同时自己晚上也不在自己之前的房间休息了,而是让两个手下守在这里。房门的地下面加装了感应的装置,房间里面有一个指示灯,灯光一闪便说明有人在门口了,于是两人就直接开枪了。
  枪声过后两人看着外面没有了动静,不过都没有看到有没有击中目标。两人端着枪慢慢靠近门边,突然一个黑影在门下方出现,两人把枪口抬得太高了,要放下来已经来不及了。没人的眉心中都被射入了一粒子弹。
  杀手知道莫里森的人正在赶来也并不慌张。来到了楼下关上了门,又在楼梯边丢了一颗炸弹。炸弹直接把楼梯炸蹋了一截正好挡在了门口。现在只需要一层一层地寻找目标就是了。首先要找的肯定是地下室了,这里是不少人都喜欢躲藏的地方。冲到地下室中,里面确实住着几人,其中一人看到有人冲进来还准备去拿武器,武器刚到手上却被对方开枪击飞了出去。
  一楼二楼地一路走了上去,四楼的一个房间吸引到了杀手的注意。因为刚才的枪声,很多的房间里面都是吵杂声音一片,但是这里却安静得厉害。没有一点的声音。可以想象到现在里面肯定一群的人正在拿枪对着门口等着自己冲进去。
  杀手从口袋中拿出来一块铁块样的东西,如书本一样地打开,伸手“啪”地一下拍在了门上胸口高的位置。里面传来枪声的同时,门上面也是一声巨响。接着里面就传来了呻吟的声音。原来这个东西是专门应对这样的情况的。设计的目的是方便从远距离攻门。在几十米的地方用发射器把这个东西钉到门上。这个东西里面还镶嵌了子弹,爆炸的同时发出去子弹直接处理掉正对着门的人。
  杀手也马上闪身进来,几枪过后里面就只剩下一人了。
  “icanofferyoumore……(我可以给你更多的……)!”莫里森的“钱”字还没有说出来就已经中枪倒地了。
  下面的人已经冲上来了。杀手从腰间取出绳索固定在一个地方,打开窗子飞身出去。在自己的力量能控制的极限距离时候伸手握紧绳子,身体弧形地摆动一下双脚落在了墙壁上。这一下就已经下落了五六米左右。剩下的距离根本不在话下了,直接双腿一蹬墙面落了下来,缓冲一下站起便向前冲去。几个反应较快的人正准备调转枪口,脑袋就被远距离的狙击枪打开了花。
  这个时候在更远的地方还有一人也正在用狙击枪看着人群。不过他并不是来帮助那个杀手逃脱的,他是在犹豫着要不要击毙这个杀手。不过这件事情也太明显了,上次自己刚刚杀了冷利的一个人,冷利不可能没有防范的。这次却又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实在是可疑。调整枪口看向了隐身在一个建筑窗口的另一个狙击手,他正在专心地帮自己的同伴解围。这边正犹豫着,突然身边一个地方响起了“叮”地一声,自己很熟悉这是子弹撞击的声音。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确切位置,这一枪也是从一千米之外试探地射过来的。看来自己分析得不错,对手真的是在周围观察着自己。这一枪是对自己的警告,意思是他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大体方位,如果他开枪的话就会直接暴露自己的准确位置了。他还是静静隐藏在这里,直到那两个杀手已经撤出了自己的视线自己还是没有动。
  牙买加人这边可真的是乱套了。前两天赖友涵那边出了那样的事情这边的人都在偷着幸灾乐祸呢,没想到自己这边出了一个更大的事情。老大在老窝里面被人杀了,杀手如入无人之境来去自如。而且这次这边死忘的人数接近三十人,这么大的损失都没有伤到对方。这一下自己可让赖友涵那边好好嘲笑一番了!
  赖友涵又是被人从睡梦中叫醒,抓起来电话正准备发怒,“什么事情?这时候打来电话做什么!”
  “赖先生,莫里森死了!”
  赖友涵马上做起了身子,“什么!”
  “莫里森死了。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有一人直接冲进了他们那里杀了二十几个人,包括莫里森。”
  “对方没有留住杀手?”
  “没有。对方枪法非常好,而且还有帮手。追上去的人的脑袋都直接被打爆了。现在牙买加人这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他们有没有说那两个人是什么样子?”
  “这个还不清楚。警察刚刚赶到,现在正在调查呢!”
  “好,继续盯着这件事情。有最新的情况马上通知我!”
  “是的,赖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