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言 冰球突破苹果下载

第5447章 克隆体的磨练

临下班的时间,广南省新上任的省委书记窦阳逸给穆国兴打来了电话,可以听得出来窦阳逸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穆书记,我前天已经正式到广南来上任了,我要感谢你给广南打下了这么好的底子,给我创造了这么好的工作环境。”
  穆国兴也笑了:“呵呵,广南现在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我相信,广南省的五千万人民在你和广南省委的带领下,一定会走入辉煌!”
  在离京之前,穆国兴也和窦阳逸通过一次电话,长达半个小时的通话时间里,穆国兴详细的向窦阳逸介绍了广南省的情况,并对一些人事方面的调整提出了一些建议,其中就包括调整副省长卞培秋的工作。穆国兴也绝对相信,窦阳逸一定会按照他的建议去做的,这就为窦阳逸上任之初立了一个威。那些曾经在中央工作组到广南调查期间,闹腾的比较厉害的几个人也会受到极大的震慑,这样以来窦阳逸的工作也就会很顺利的开展起来了。
  “我已经与和平书记、雪龙省长对广南省下一步的工作交换过意见了,他们两个人也表示一定会支持我的工作。可以看得出来,广南省的干部和群众对你还是很有感情的,提起你来是赞不绝口。”
  穆国兴知道窦阳逸打这个电话来并不是为了谈这些话,一定还有另外的原因,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也就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的说话了。
  “窦书记,你这次打电话来一定不会只是和我说这些客气话把?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讲吧!”
  “昨天我见到了安江市的政协副,南有集团总裁花南有同志,谈起了国际贸易加工区的问题。以前广南省委向中央写过报告,就是关于国际贸易加工区成立之后,丽庆市升格的问题,在这方面我有些吃不准,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虽然都是自己人,穆国兴也不想对别人的工作指手画脚,虽然施政理念是相同的,但是,具体工作的方式和方法却是有区别的。这件事情必须要由人家自己做决定,要是一旦意见不统一,虽然窦阳逸也会按照穆国兴的意见去办,但他心里也难免会产生一些隔阂。
  “呵呵,阳逸同志,广南现在是你在当家,我相信你会带领省委一班人把这些事情处理好的。花南有同志是安江市的政协副,在广南的招商引资和国际贸易加工区的建设中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些事情你们商量着办,我就不参加意见了。”
  窦阳逸也是个聪明人,听出了穆国兴话里的意思,接着说道:“我们几个通了一下气,如果中央批准了省委的报告,把国家贸易加工区所在地丽庆市升格为副部级市,我们的意见是,由丽庆市委书记邵国利同志担任第一任市委书记,华南有同志出任市政协。”
  窦阳逸这个安排还是比较合理的,自从丽庆市委书记薛友担任省委秘书长之后,邵国利出任了新一任的市委书记,这个人各方面的表现还是蛮不错的,也能够坚定的执行省委的指示精神,城市升格了,也是干出来的政绩,水涨船高,给他提一级也是应该的。
  花南有虽然是安江市的政协副,名义上是正厅级干部,但实际上他这个副是怎么得来的,穆国兴也是一清二楚的,让他担任一个政协也是给他提了一级,但要让他担任一个实职的领导干部,那显然是不合适的。
  和窦阳逸通完电话后,穆国兴又接二连三的接到了几个电话,这些打电话的,几乎都是他班底里的人,无非就是对穆国兴到江南的工作表示了担心,这也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谁都知道江南是一个烂摊子,一旦收拾不好出现了问题,穆国兴这个领头人物的前途就会受到影响,他们这些人要想再有大的作为也就很困难的了。
  这一晚上穆国兴可是够了忙的,分别陪同国家发改委,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农业部、财政部等六个单位的客人吃饭。国务院有关部门领导莅临检查工作,作为江南省的一把手,穆国兴如果不出面,与情与理都说不过去,这种频繁的接待陪同,现在已经由单纯的礼尚往来,演变成了一种政治应酬。
  对于穆国兴来说,是极为反感这些应酬的,这就像人体内的阑尾似的,既不能轻易割舍,有的时候还要闹出一点小痛来。穆国兴之所以反感这些应酬,主要还是因为这些应酬使本来就非常宝贵的工作精力,在应该做的事业方面投注的越来越少。
  现在官场中人都在兢兢业业的忍受着这份苦役,费心巴力的滋养着这个怪胎,如果不参加这些应酬,就要得罪人,事情也不会办的顺利了,国家部委对江南的考核就不能评优。没有这些应酬,官员们的权势就没有办法得到体现,别人就会笑话你。
  现在的应酬是越来越多,干部们最感头疼的应酬大体分为两类,一类是接连不断的上级检查评比,第二类就是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会议,由于应酬太多,干部们形象化的比喻,他们的时间被人为的分为了三段,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接待应酬,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开会和陪同检查考核,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才被用与正常的工作。
  反感归反感,但每个体制内的人还必须要这样做,要实现人生的目标就不得不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不管你是身居高位的的省委书记,还是市井百姓,应酬是生活当中必不可少的。
  当然了,应酬并不是这个国家的专利,通观世界,从古至今,所有的达能贤士都视应酬为一门特殊的学问,不仅要了解到其中的许多道理和潜规则,更要领悟并懂得加以利用。所以,最后成功的那些人大都能娴熟的应用应酬的技巧和策略。在看似简单的推杯换盏之中,却是玄妙而又必须的应酬智慧与艺术的结晶。
  通过这几场应酬,穆国兴也看出来了,这些客人对江南的态度各异,有的是对江南的现状忧心忡忡,也有的是抱着一种幸灾乐祸的态度,想来看看穆国兴这个太子能否力挽狂澜,把江南这辆陷入沼泽的车辆拖出来,重新驶入经济发展的快车道。
  穆国兴下去视察的新闻片在江南新闻的黄金时间播出了,新闻刚一播完,周志军就接到了省长李胜斌的电话。
  “老周啊,看到新闻了吗?我们的这位太子书记是在向我们宣战了!”
  “呵呵,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人家刚来总的让人家出出风头嘛,只不过鹿死谁手现状还不一定呢。”
  李胜斌停顿了一下又说道:“看来宣传部的那尊神又和穆国兴勾搭上了,我们原来就是没有重视起这方面的工作,宣传大权没有抓在手里,这也是一个失误啊!”
  提起这件事情来,周志军也是一肚子火。钱丰新在担任省委书记的时候,他曾经多次提出,即便是不能把樊品高拉过来,也要向宣传部安插进去人,把樊品高给架空了,牢牢的掌控住宣传部。可钱丰新当时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搞房地产上了,认为即便是樊品高掌握住宣传部,也只是一个替省委吹喇叭喊口号的角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所以就否定了周志军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