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m6米乐

第4857章 所谓不死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也是一个大好的杀人之夜。九阴山一处荒芜的峡谷中,阴风阵阵好似鬼哭狼啸,好不渗人。
   在谷中的乱石岗子里,一块巨大的嶙峋落石后,隐藏着一双绿油油的豆眼,好似一头孤狼在注视什么,亦或是等待着什么。
   这会儿,一阵刺骨的阴风吹过,却见远边的天际,一抹耀眼的青色遁光拖着长长的尾宵,犹如流星般落在谷间。待光韵散去,一双男女现出了身形。
   其中那个年逾中年的黑袍道人,一把就将身边的年轻姑娘揽进怀中,轻笑道:“婉儿,今晚你是怎么了?非要主人我来这鬼地方?”他嘴上说着话,却是伸手在小姑娘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又听那婉儿一声娇笑,眉宇间满是妩媚之色。先是打掉他作怪的大手,才气哼哼的斥道:“主人你总是这般,就知道占些手上便宜,却是从来不肯要了人家。”这声音软软腻腻,却是带着一股子风情。
   那主人听了这话,一双三角眼中顿时淫光大盛。伸着脖子在她脸蛋上亲了口,才道:“乖婉儿,主人我又何尝不想吃了你?可你也知道,你那元阴对我冲击三境大有用处,我是舍不得啊。”
   哼!婉儿闻言暗自一声冷笑。用本姑娘的元阴去冲击真人,再被你如破鞋一般的丢到!洪雨啊洪雨,你倒是打的大好盘算。不过你若知道本姑娘的元阴早就给他人,不知会是个什么嘴脸!
   心中一通大骂,婉儿愈发的“恼怒”起来,一把就推开了他,“你就只知道修炼,心里根本就没我。”
   洪雨见她这般胡搅蛮缠,也是有些不爽,暗道:该死的小娘皮,还真以为是老子的道侣了不成?
   不过他虽动了火气,却也知这丫头对自己冲击真人至关重要,暂时还翻不得脸。便哄道:“胡说,主人我心里怎么会没你,疼你还来不及呢。”
   说完再次把负起而立的小姑娘拉入怀中,嘴也凑到了她耳边,“乖婉儿,主人我至多再过一年就可破境,难道你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了?莫不是发了春?”
   嘴上又哄又是调笑,眼见小娘皮依旧是别着头不理自己,那双大手却是有些不老实起来,“不过你这丫头就算发/春,也不用把我带到这鬼地方啊。莫不是喜欢这种调调?若是这般,虽说咱俩还不能合/欢,主人我却也要施展些个手段,让你这小狐狸好好享受享受。”
   享受你个鬼!耳边炙热的气息挑动着婉儿的神经,可她非但没有半点情动,反而恶心的想要作呕,更是起了一声鸡皮疙瘩。同时,小姑娘的脑海中,也现出了一张憨憨厚厚的胖脸。
   说来段无德小弟虽说胖了点,但也堪堪算的上容貌端正。但眼前这大叔可就没法说了,年纪不年纪的且不提,关键是长的实在有点对不起爹娘。
   婉儿强自忍住腹中的翻滚,却是露出一抹媚笑,美目中满是春情的看向洪雨,雪白的小手还在他胸口掐了把,红着那张小脸斥道:“这可是你说的,若是弄得人家不上不下,我可不饶你。”
   话音落下洪雨大喜,伸手就朝着怀中美人胸前探去,嘴上更是得意笑道:“定让你这小狐狸yu仙yu死!”
   谁知恰在这厮准备大泄欲/火的当口,一只犹如熊掌般的巨爪,泛着淡淡的寒光,直取其背后心门而来!
   段无德不仅修炼了四体魔肢,秦峰更是传了他一些运力的法门。因此这一爪的威势,倒是隐隐有些兽衍诀熊虎裂心的意思。他这一爪子要是挠上了,破开筑基之人的血肉,也是如同开捅破一层薄纸!
   然而大境界的差别太过巨大,即便洪雨此时被婉儿所引,段小弟又是偷袭,可依旧是半点成功的可能没有。
   洪雨甚至连头没回,腰间一道遁光飞出,瞬间爆出无数星星点点的精光,涌上了段无德的魔肢巨臂。再看魔肢的上精光散去,却是被一条拇指粗的树藤缠了个结实。
   “哎呦!疼死小爷了!”又听段小弟一声惨叫,那条树藤竟是长出了无数的倒刺,破开了他犹如精铁般的魔肢皮肉!
   洪雨此时也转过了身,一双角眼阴恻恻的盯着段无德,却是不认得这胖子。片刻之后,又是露出了一丝不屑,冷笑道:“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子是哪个峰的,竟敢偷袭本道?”
   这三万里九阴山皆是九阴老祖的地盘,因此能出现在这里的修士,无非就是出自八峰峰门。
   段小弟闻言也不答话,别看他平日在秦峰面前唯唯诺诺,可一旦出了峰门却是个地道的狠人。这会儿眼见自己魔肢上的刺藤越收越紧,急忙运转精气注入了手臂血肉。
   这四体魔肢虽说是肉身变化,但段无德却是稀有的火阳体,因此血肉天生就带纯火属性。此时精气注入其中,那条魔肢立时变得红彤彤的,艳红似火。
   “咦?你这小子修炼的难不成是四体魔肢?”洪雨也是看的惊奇,他出身天魔峰,自然对于四体魔肢了解非常。但却有点不能肯定,只因段无德的火红魔肢看起来实在是与阿七的相差甚远。
   且段小弟日日修炼秦峰传授的炼魂秘术,施展起这四体秘术,根本不会现出点半魔心黑气,双瞳也是清清明明,不见半点血色。
   而当洪雨乍见段无德手上的刺藤,骤然间好似燃烧了起来,眼中的惊诧之色也更加凝重了几分。
   这是个什么古怪手段?他只觉愈发的惊奇,隐隐发觉这胖子的肉身,竟然可以克制自己的缚仙刺藤术。
   要知自己这仙术五行属木,算的上是精妙。即便这五行中火能克木,但也不是绝对的。自己多年精炼的刺藤,就连修士炼化的精火都是半点不惧。如今怎么非但奈何不了这胖子的肉身,反倒是被他给破了去。
   说来这洪雨的见识还是差了些,根本没能认出段无德的火阳体。火阳体的独特肉身属纯火,岂是寻常的修士的精火能比得了的?而且若是他真的知道段无德的底细,也必然就会明白婉儿为何把他带到此地了。
   也就是洪雨惊诧的这会功夫,段无德臂上刺藤,已被其血肉的炙烤的渐渐萎缩,最终消失无踪,皮肉上只留下了一道道血痕而已。又听他一声狂笑:“四你娘个蛋,看小爷的魔焰八荒拳!”
   话音落下,他双臂魔肢尽出,一双人头大小的拳头,好似化作了数十颗的陨落的火红流星,织成了漫天红影光幕。
   魔焰八荒拳?这门仙术又是什么?洪雨却是听都不曾听过。他哪会知道,段小弟是因不满秦峰传授的缠丝千叶手名号不够霸气,于是很是臭屁的改了大号。
   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拳影光幕,感受着迎面而来的炙热气息,洪雨却依旧负手而立。一个筑基圆满即将冲击真人的修仙高手,自然不可能把这种手段放在眼里。
   与此同时,其腰间锦带上又是青光一闪,却见一巴掌大,形若落叶的法宝,飘到了面前。这宝贝泛着淡淡的青色光芒,却是自其中凝练出了一片片绿油油的枫叶。
   每一片枫叶皆是迎向每一道袭来的拳影,就听“噗噗噗噗”闷响不断,却是轻易的就化解了段无德很是自负的魔焰八荒拳。
   洪雨那法宝射出的枫叶皆是由精气凝练而成,而段无德的拳影却是实打实的拳头。这会恢复了原样的两手已是血肉模糊,这一经交手高下立判。
   就见段小弟大口喘着粗气,胸口活像拉起的风箱,捶在身侧的双臂也是轻轻的颤抖着,可见以魔肢施展千叶手还是有些勉强,相较秦峰的兽衍诀差距太大。
   不过无德小弟也有自己的优势,就是他特有的火阳体。因此每一拳皆是夹带着炙热的纯火属性,偏偏又有些克制洪雨的那件木性法宝,不然的话人家那名为枫叶满天的仙术,早就将他一双臂膀毁了去。
   而洪雨那边也是惊奇万分,他刚刚使用的可并非寻常的宝贝,实则是自己修炼了数十年的飞剑。这修仙一旦步入了筑基境就能驭剑,虽说比不上真人境以真胎滋养的本命剑,但也绝不是区区一个引气境修士能受的起的。
   加之他这人本就生性多疑,刚刚若是一举斩了段无德双手,这会必然就是进而杀之。但此时眼见这不知从那蹦出来的胖子手段非凡,一时间反倒有些犹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