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 飞鸟派对最高多少倍

第9102章 功法无名残篇

“乖徒儿,在想什么呢?”冷不丁的,冒不出一个人,木夕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是她那讨厌的师傅歆月!
  “你来的时候不知道打声招呼吗?”木夕收敛了笑容,站起身冷冷地望着歆月。
  “啧啧,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师每日教你武功,你就这样对待为师?”歆月调侃道。
  “那也是你良心不安,为了补偿我才做的,我告诉你,我学武功就是为了杀你!所以你别指望我对你有什么好脸色!“木夕无情的说道,冰冷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尖锐。
  “那好吧,经过这么久的练习,你的功力至少达到我的功力七层了,我们今晚就来做一个了断吧!”歆月的话竟然说得很认真。
  “好!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木夕抽出腰间的剑,在空中划了道美丽的弧线,明亮的月光印在剑身上,华光四射。
  歆月突然凄凉的一笑,看进木夕眼里生疼。那只是一种错觉,木夕想,同时她把剑指着歆月:“出剑把!”
  歆月低头随手拾起一截树枝,“我好歹是你师傅,用树枝就可以打败你,根本不用剑!”
  木夕感觉到了一种羞辱,“那就开始把!”她把手中的剑往前刺去,脚步加快往歆月的位置杀去。歆月欣赏的看着木夕,几日不见果然武功又有长进了。剑离歆月只有一尺时,歆月点地飞身而起,木夕马上紧随其上,并一剑刺向其胸前,歆月面色轻松的拿着树枝一档,犹如四两拨千斤般把木夕的刀轻轻拨开。树枝有了歆月的内力注入,无坚不摧,剑只能像把废铁似的被树枝左挡右架根本无法近歆月周身。
  又一招被歆月的树枝轻而易举的化解了,歆月的脸突然凑到了眼前,他一脸坏笑的说:“功到用时方恨少,你实战经验太少,加上本来功力就不抵我,想打败我看上去很困难哦……”木夕怒目而视:“哼,现在说这话未免为时过早了吧!”收剑出剑,木夕干净利落,可是招招出剑,招招落空。
  木夕恼羞成怒拼力使出全部功力来奋力一击,看着形如狂风的木夕挥剑而来,歆月只是无奈的笑笑,这丫头,这么拼命,看来真的想取我性命,唉……
  木夕的剑到歆月跟前三尺时,歆月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暗器破空袭来的声音,本来打算在木夕刺来时一个潇洒的凌空踏步就可以躲避,可是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自己躲避木夕肯定中招,暗器谁也说不好上面会有什么毒。想到这里,歆月竟往木夕身上扑去,木夕望着突然扑来的歆月一时愣住了,也来不及收手中的剑,就这样剑从歆月的身上穿过,歆月受剑后马上抱着木夕往地上一躺,避过了破空而来的暗器,一看暗器原来是一枚银针,已经刺入刚才歆月站的位置。木夕完全呆住了,自己刺了歆月一剑穿心透,自己终于报仇了,可是为什么心里一点都开心不起来,而是突然感觉到深深的恐惧,害怕歆月真的死了。
  歆月的前胸血已经浸透了衣服,染红了一大片,自己刚才被他一抱身上也染了不少他的血,她不明所以的望着歆月。歆月虚弱的笑笑,抬手指了指暗器的地方,同时提前一口气说道:“林中的朋友,歆某不知道何故得罪了你,现在你可以现身了。”
  木夕望向地上的暗器吃了一惊,听了歆月的话顿时释然了,抬头望着发出声响的林中,有种莫名的恐慌,本来就算此人功夫了得,凭借自己的功夫独自离开是很容易的,可惜歆月受伤自己该如何逃脱?木夕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顾着歆月,自己不是一向恨死他了吗,反正刺他一剑大仇已报,现在遇到危险不正好赶紧逃跑还顾虑他做甚?
  这是刚才歆月救自己受伤的情景,木夕把歆月送回山洞,出去拾柴,生火烧水,还从上街买了男士衣服米瓦罐等东西,回来水刚好烧开,木夕就来到简陋的勉强可以称之为床的歆月床前开口:“刚买的衣服,外面有烧好的热水,你把身上的衣服换一下吧!”自己就离开山洞,等再回到落脚的山洞,木夕马上关心的去了歆月的床前,没想到回山洞一看,里面空无一人,地上有张被石头压住的纸张,在寒风中飒飒作响。
  拿起纸,铺开看来,上面写着:“师徒缘分,恩怨纠纷,从此一笔勾销,天各一方。”
  “一笔勾销,天各一方……”木夕喃喃念着这句话,他是不是怕他连累到自己,所以有伤在身还非离开不可?这么冷的天,这么重的伤,他能不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木夕的心开始乱了,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歆月了?!跟着他学武只是为了杀他,现在已经很没原则的放弃杀他,只是给了他一剑,可是为什么还要关心他的死活?不要想着他了,木夕暗暗告诉自己,可是各种声音还是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
  “在想什么呢,这么专注?”
  “我喊了你两声,你没听到,我才到你耳边说的。”
  “你为什么救了我,而且还把自己内力输给我?”
  “自然是因为我是你师父嘛,看见你走火入魔总不能不管不顾吧,输入给你内力是因为如果不助你冲破此坎,鬼晓得哪天你又在过坎时走火入魔了,到时候为师没有及时发现你就一命呜呼了,好歹我是你师傅,死在外面师傅我的面子往哪儿放呐。”
  “乖徒儿,在想什么呢?”
  “你来的时候不知道打声招呼吗?”
  “啧啧,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为师每日教你武功,你就这样对待为师?”
  “那也是你良心不安,为了补偿我才做的,我告诉你,我学武功就是为了杀你!所以你别指望我对你有什么好脸色!“
  ……
  曾经争吵的话,嬉皮笑脸的歆月,故作伤心的歆月,油嘴滑舌的歆月,还有那个在危险时刻奋不顾身,受自己一剑的歆月,那个歆月,他现在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