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科 aoa官网登录

第1460章 我说如果

夏言在背后推着轮椅,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他更加瘦了,尽管这样,却还是一点都不印象他的风姿。
  只是病服配着这条围巾,确实是有些不搭了。
  她不停地跟他说话,偶尔蹲下来握住他的手,一手划过他深邃的轮廓,嘴里说着一些连自己都听不懂的话。
  没关系,现在只是换做她等他而已。
  况且也不用等,他每天都在她身边,触手就能感觉到他的温度和味道。
  花园里自然有不少人认识易北寒,原本高高在上的男人,如今却变成了这幅样子,自然会忍不住扼腕。
  “那不是MK集团的总裁易北寒吗?真是可惜呢。”
  “是啊,想当初我还偷偷暗恋过他好几年呢。”
  夏言心尖一突,像是害怕再听到这些话,迅速地推着易北寒离开了那里。
  终于走到了一片没有人的地方,夏言放开易北寒,眼眶一酸,眼泪一下子决堤而出。
  轮椅上的男人没有了她扶着,原本放在扶手上的胳膊猛地垂下来。
  他似是很累,眸子紧紧地闭着,往日独有的高贵冷冽在此时也完全消失不见了。
  她身子急急地扑过来,紧紧地握住易北寒的两只手,喉咙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她指甲紧紧地扣着轮椅的扶手,像是要抓住一道痕迹来。
  仿佛是收到了感应般,易北寒原本低垂着的脑袋,微微地动了一下。
  “寒?”
  夏言猛地怔住,像是不敢相信,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易北寒。
  只是这一下过后,却再也没有了动静。
  “寒?”夏言再也静不下来,这一个字,几乎是撕心裂肺地喊出声。
  “易北寒,我是夏言……”
  他,充耳不闻。
  “现在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沉闷。
  只是幻觉!刚才只是幻觉!
  这些日子来她已经不知道有过多少次这样的错觉了!
  “易北寒,如果你打算这样睡一辈子,那你告诉我好不好?”她仰头看着他,两手捧起他的脸颊,几乎是低声下气一样地哀求他,“你告诉我,我去陪你好不好?”
  他若是一直这样沉睡,那和一个死人有什么分别?
  他安安静静的没有了思想,再也不用承受任何东西,可是她却要夜夜地看着一张熟悉到骨子里的面孔,却连他的声音都听不到,爱都感觉不到,然后整日整日地活在思念与痛苦之中,饱受着炼狱之苦!
  如果是这样,那倒还真不如随他去了。
  “易北寒!”她控制不住,突然一声喊出来,泪眼摩挲地盯着眼前男人的脸,忽然抓起他的手,狠狠地咬下去一口!
  “你不是狂妄的不可一世吗?现在睡了这么久不起来难道不觉得丢脸吗?”
  “易北寒,你如果真的想要报复我,那你就醒来啊,用你五年前的那些手段,好好报复我啊!!”
  她紧紧地咬着他的手背,滚烫的眼泪一颗颗地落下来,瞬间冰冷。
  直到男人的手背上出现一道明显的牙印,却还是一动不动。
  她终于渐渐地死心,放开他的手,又仿佛害怕他疼了一样,擦干他手上她的泪水,一点点地抚摸着那道痕迹,近乎痴呆一样地低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