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米斗跟单

第5568章 观音摆谱抓红孩,点破悟空红孩关系

清晨,太阳刚刚冒出了一丝光豪。天地间正出现着一道并不耀眼的光芒,慢慢驱除着满布在天地间的黑暗。
   山林中,一个平时并不太引人注目的小山谷中。熙熙攘攘,这本应该是无比宁静祥和的地方。此时暴露在天地间的是无比的血腥。大地上惨死的日本人的尸体随处可见。
   王炎淋,在孙瑞的催促下慢慢的从往日野战医院院长室的休息屋中的大床上爬了起来。仔细地穿好自己的衣服,照了照镜子,满意的往屋门外走去。在其身后的大床上,只见一个双目无神的妙龄美貌少女正在仰着头呆呆的看着头顶上的墙壁。最哀莫过于心死,处逢惨剧的少女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任何的生存下去的欲望了,要不是那随着呼吸慢慢升降的胸膛,你可能真的以为这是具死人了。本身出于爱国精神,报名参军的少女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遭遇如此。
   王炎淋怜悯的瞅了,身后这**少女一眼。有些迷恋这昨晚那年轻娇媚的身体。但是也没有说什么。王炎淋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适应现在自己这土匪的身份了。胆大心黑,心狠手辣。曾经的他对于这种事那是深恶痛绝,现在他竟然坦然自若的做了,并且一点悔悟都没有。这不知是人命如草芥的社会改变了他,还是其原来就隐藏在心底的阴暗在这个无法无天的地方暴露出来了呢!
   王炎淋与孙瑞慢慢走出这院长室,其后一名王炎淋的手下亲卫走了进去。随之一声枪响,女孩悲惨的命运随之结束了。大家伙听到枪声也只是一顿,随之是各干各的。所以来说土匪这群人被人唾斥还是很有原因的。
   “当家的,据统计。咱们昨天进攻山谷总共牺牲了八十七名弟兄,还有四十来名受伤的。”
   听到孙瑞的话,王炎淋不由得眉头一皱。“怎么会伤亡这么大呢!”
   “是兄弟们大意了,谁都没有想到那些日本伤病们还能反抗。”孙瑞有些尴尬的道。
   “胡闹,这些可是日本职业军人,是见过血的。记住,只要不是死的就一定不能放松警惕,明白么?”王炎淋冷着脸寒道。
   这些可是他的人马,人数关系到自己的实力,不必要的牺牲,是绝对不可取得。
   “明白!另外,大当家的。这个医院还是日军的一个小的补寄点。攻下这,咱一共获得拐子五百余支,全都是清一色的,崭新的金钩。而且子弹火药还有着不少。这回咱那个金钩大队就可以名副其实了吧!”孙瑞兴高采烈得道。
   “恩,这还不错,这样的话,咱们弟兄们就差不多人手一把枪了吧!”王炎淋脸上也出现了笑容。
   “恩!那是,大当家的,近两千杆枪,这实力,以后看看谁敢惹咱!”孙瑞也是一脸狂热,好似就已经看到王炎淋带着他们大杀四方的场景了。
   “行了!别乱笑了,说说别的有些收货。”王炎淋笑着拍一下孙瑞的头道。
   明明你笑的比我灿烂多了好不,孙瑞看着王炎淋无语极了,但也没招只得道:“恩,粮食绝对够用了,这次咱们缴获的粮食,绝对的不少,而且还有好多鸡蛋啥的,这小日本的伤员待遇就是好呀!”孙瑞感叹极了。
   “鸡蛋,不错,一会让弟兄们,把这鸡蛋都得我做了,咱们换换口味。”王炎淋笑道,这几天天天野兔子吃的,都有些给他吃反胃了。所以说贱人就是矫情,在这个吃饭都困难的年代,能吃上肉是件多幸福的事呀,王炎淋还在这挑三拣四。
   中午,一阵微风当中,王炎淋一行人再次出发了,个个都是提着大包小包。兴兴愤愤的走出山谷。
   王炎淋,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这是从山谷中找到的。小山谷地处偏僻,平时就靠着几个骑马的传令兵传递消息。所以这马还是不错的。
   这时只见王超和黄征兴奋的跑来,赶上大部队。找到王炎淋报道去了。
   “都完事了?”
   “恩!大当家的,全照你的吩咐,办完了。一把火把那个山谷里应该都烧的差不多,而且我和黄征还故意把撕破的俄军军服扔到,尽量不被火烧到的地方。小日本绝对会以为这是老毛子干的。当家的高呀!”
   “废话!不高能成为你们的当家的么!”王炎淋看着,一脸佩服的看着自己的王超和黄征,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小得意。
   哦!他傲娇了。
   就这样,王炎淋就带着他的部队过了西辽,进入了吉林地界。往着乾安的方向进发。
   其实,乾安这个位置,是王炎淋考虑很久的,因为,这不是黑龙江,那属于俄国人的势力;二这也远离南满辽西,那今后会是日本人的势力地盘;位于黑吉辽三省交接,官府力量薄弱。靠上这日俄势力的交界处对于王炎淋日后安心发展有着巨大的好处。在因为这地靠近蒙古蒙匪众多官方势力一点也不强,所以说这对于王炎淋来说那绝对是十足的宝地。至于说远离奉天,这个关外的政治中心,对他来说正好,给了他不吸引人注意力安心发展的好机会。至于别的,王炎淋这样一个接受过毛主席语录的人,深刻知道,枪杆子里出政权,只要到时自己的枪硬,那啥都是自己的。
   其实他不知道,就在他帮助市丸银攻下俄国阵地的时候。这拥有着两千人马的大土匪头子就已经在关外**上出名了,他的资料也出现在各大势力的情报当中,只不过有些重视,有些忽略而已。
   在这期间,王炎淋边走边休整着自己的队伍,尽量的把新加入得土匪都参混在之前加入的矿工当中,潜移默化,慢慢的把其都变成对自己忠心的人。
   中午。乾安,外的一处山谷之中,一伙越有一千七八的人马的样子,正在几几围着一个小火堆,烧火做饭呢!
   王炎淋潇洒的躺着一片草地上,嘴中叼着一根草茎,双手枕头显得。俊秀潇洒不已。这时只见,刑天鸣匆匆的赶了过来,一下就坐到王炎淋的边上,嘴里还喘着粗气。
   王炎淋略微皱起了眉头,对于刑天鸣打扰他,享受微风阳光有些不满。自顾的摇了摇头。
   “都打听清楚了?”
   “恩,都打听清楚了。这乾安去年才被蒙匪洗过城,县老爷都被其杀了,到现在还没有人来继任呢!”刑天鸣回了口气道。
   “那,现在乾安,归谁管?”王炎淋皱了皱眉道。
   “没人管,城里属于那几个大户,监管者。城外,虽然因为这块屡有蒙匪关顾,所以还没有自己大型的头子。但是个山的寨子还是不少。我打听到了,这块最好的山头,也是这块最大的势力,白桦岭的势力。约有三四百号人,领头的是一个叫马大彪的土匪头子。”刑天鸣汇报着这几天他打听到的白城的各路消息。
   王炎淋听完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这乾安,群龙无主更好,这就是上天注定的要我去统治的。好!告诉兄弟们,今晚都要休息好了,明天让常鹤带着一千兄弟守在这,咱们几个就带着八百兄弟会会这,马大彪。我拿着两倍于他的人马,就是让他看看他识不识像。识相还好说,他要是敢不识相老子就直接灭了他。”
   “好嘞。”刑天鸣欢快的答应道。
   王炎淋看着他,欢快的身形,突然意识到。自己这队伍飘了这么久是该有自己的地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