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管理 bb幸运熊猫网站是多少

第2299章 少年成长与善意进化

第四四七章千里追击!
  “三哥!”
  “三哥!”
  “三哥!”
  释四三人,瞳孔紧缩,齐声喝道。
  触目惊心的一剑,使得释伏虎等人心里,都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郭檀香紧紧的攥着小手,脸上更是香汗涔涔,陈琅琊的一剑,太可怕了,哪怕是她,都有股颤意,鲜血淋漓,再加上几个人狂暴而愤怒的吼声,更让郭檀香脸色一变,不过他知道,如果陈琅琊那一剑没有斩下去,那么受伤的人,就有可能会是他,她宁愿看到陈琅琊大杀四方,也不想看到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快走,不要管我。”释三怒吼着,他知道留下来,都有可能成为陈琅琊的剑下亡魂,但是现在他拖住陈琅琊,说不定他们还有机会走。
  释三始终紧紧的抓住陈琅琊的轩辕剑,尽管轩辕剑已经是深深的嵌入了他的肩膀之中。
  “不,三哥,等着我。”释五咆哮着向着陈琅琊冲去。
  “老五,别去。”释伏虎眉头紧蹙,沉声道。但是等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晚了。释五已经冲到了陈琅琊的身前,一步踏地,凌空跃起,弧线般的半月弯刀旋转着脱手而出,绕着陈琅琊的头顶飞了一圈,而释五的身体,也是大力一脚,砸向陈琅琊。
  陈琅琊目光一凝,一掌逼退释三,抽回轩辕剑,释三的整条胳膊都是变得摇摇欲坠,看的释伏虎等人心都在颤抖。
  “陈琅琊!我不会放过你的。”
  释伏虎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释五也去送死,这种时候,并不是他能够有选择的,当年,大哥就是被陈浮屠所杀,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的痛恨陈琅琊。今天,作为他们之中的老大,释伏虎有怎么能退缩呢?
  陈琅琊一手抓住释五,狠狠一摇,让对方在半空之中瞬间失去了平衡,陈琅琊一拳击中了释五的脚心,后者疼得龇牙咧嘴,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释四释六连忙上前去扶,但是陈琅琊一剑卷起头顶的弯刀,瞬间飞出,正中释五的面门,尖刀直插入释五的眉心,瞬间绝杀!
  释伏虎怒吼一声,脸色铁青到了极点,此时的他已经接上了自己的手臂,不顾身上的伤势,冲向了陈琅琊。
  释三、释四、释六也是来不及多想,无奈之下,放弃手中的释五,冲向陈琅琊,现在,四个人已经完全变得疯狂了起来。老五的瞬间暴毙,更加增添了他们心中的怒意,对陈琅琊可谓是早已恨之入骨,而且父债子偿的观念,也让他们将对陈浮屠的仇恨,全都转移到了陈琅琊身上。算上老七,他们已经有两个兄弟都死在陈琅琊手中了。
  他们,别无选择,别无退路!
  释三的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色彩,站在释伏虎等人的最后,四个人除了释四跟释六没有受伤,释伏虎跟释三的战斗力,都已经大打折扣,从一开始都不是陈琅琊的对手,现在依旧是螳臂当车,比之不及。明知如此,他们难道就能眼睁睁的看着老五在他们眼前被陈琅琊杀掉吗?
  陈琅琊手握重剑,一剑逼退四人,释伏虎等人,也是面面相觑,很显然陈琅琊实力之强,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撼动的了。不过现在想走,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释四眼神一眯,倒退三步,向着远处的郭檀香而去,闪电般的伸出手,去抓郭檀香,只要抓住了郭檀香,他们就有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陈琅琊怒目凝神,反手一掷,轩辕剑脱手而出,穿肠而过,将释四钉在了墙壁之上。
  “啊啊啊——”
  郭檀香尖叫一声,俏脸惨白,释四的死状,极其的悲哀,被悬空钉在了墙壁之上,挣扎了一秒钟,脑袋便是耷拉下来,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一剑穿心!
  “呼——”释伏虎紧紧的咬着牙,两个兄弟接连而死,他心中的愤怒跟冷意,可想而知。
  “我说过,敢动我的女人跟兄弟,就会死的很难看。”陈琅琊笑道。
  突然之间,释三冲了上来,紧紧的搂住了陈琅琊的一条腿。嘶声力竭的吼道:
  “二哥,快带老六走!走啊!如果你不死,我死不瞑目啊。”
  释三的声音,让释伏虎心中无比的酸痛,想他纵横东北几十年,最终却是折在了陈琅琊这个后起之秀的手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日,难道他真的要饮恨于此吗?老三拼尽了最后的气力,这一刻释伏虎心中百感交集,如果自己此时不走,那么今天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释三已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回自己逃跑的时间,释伏虎这一次没有再多想,时间现在就是生命,拉起释六,撞碎了离地玻璃,从几十层的高层之上,抓住窗沿,一步步的跳跃下去。
  陈琅琊眉头一皱,一脚踢在了释三的胸口,不过这个家伙的生命力,着实顽强的很,自己已经发挥出了十成力气,仍旧没能甩掉他。陈琅琊知道,这个家伙是为了救自己的两个兄弟,才会变得如此之顽强,支撑他的,只有最后一丝执念。
  陈琅琊再度踢出,释三已经彻底断绝了呼吸,内脏被陈琅琊踢碎。
  “琅琊……”
  郭檀香喃喃叫道,她虽然也算是见多识广,但是何曾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女人的接受能力本就弱,这一幕,换做是寻常女人,恐怕早就已经晕了过去。
  陈琅琊将郭檀香一把揽入怀中,低声道:
  “我必须要去追他,等着我,他差点杀了我的弟弟,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郭檀香没有多问,更没有多说,男人的世界,她不懂,但是她理解。
  “小心。”郭檀香只用了两个字表达了她最真挚也是最渴望的感情。
  陈琅琊轻轻的捏了捏郭檀香的小鼻子。
  “能杀掉我陈琅琊的人,还没出生。”
  说完,陈琅琊便是转身离去,去追释伏虎跟释六。
  郭檀香望着陈琅琊消失的身影,嘴角闪过一丝落寞,这个充满了血腥味跟恐怖感的办公室,让她有股难掩的悲凉。天边的朝阳,已经逐渐升起,这一日,整个上海滩,注定地覆天翻。
  上午八点,韩麒直接奔赴上海滩,休息了几个小时,他带伤上阵,直接带着上海滩周围的那些城市之中的势力,再加上还隐藏在上海滩之内的残余实力,再一次完成反逆袭。整个东北的铁血军团,都被韩麒带人打击的体无完肤,将他们包抄,死的死伤的伤,近万人,没有一个领头羊,注定只会是一盘散沙。
  原本一夜之间已经被东北陈老虎控制,但是第二天,却又被韩麒带人打了异常漂亮的反击战。上海滩再度回到了太子军的手中,此时,北方黑道,群雄并起,不少原本在陈老虎压制下夹缝中求生存的势力,全都开始了反击战。甚至,有不少已经对太子军递出了自己的未来发展意向,目标很简单,陈老虎一灭,除却太子军外,华夏再无王者,大势所趋,如今的局面,对于整个华夏那些持着观望态度的小势力,也必定都会对太子军俯首称臣。
  韩麒也算是不负众望,戴罪立功,将整个上海滩都完全拿下。不过虽然战绩不错,可是他却并没有趁热打铁,因为他必须要确定陈琅琊击杀释伏虎,他才能够安心的去拓展地图,挥师北上,否则的话,没有陈琅琊的命令,他也断然不敢轻举妄动。
  一片密密麻麻的丛林之中,释伏虎带着释六,不断的穿行着,浑身上下,更是被荆棘刮的浑身是伤,他们已经连续走了七天七夜,睡醒了就走,不断在丛林之间穿行着,不敢走大路,更不敢挑人多的地方。这几天过来,释伏虎几乎跟释六过着忍饥挨饿,担惊受怕的日子。
  “二哥,我们真的要回去吗?”
  释六看着一脸阴沉的释伏虎,面带忐忑的说道。
  “不回去,现在还能去哪?陈琅琊穷追不舍,现在除了少林寺,我们无处可去。希望大师兄不会将我们拒之门外吧。”
  释伏虎苦笑着说道,他们现在是真的无路可去了,唯有少林寺可以去了,否则的话,即使到天涯海角,他知道陈琅琊都不会放过他的,那里是他们最后的一块禁地。
  “不会的。当年大师兄最疼的就是你了,你这回回去,大师兄一定会很高兴的。”
  释六说道。
  “一别几十年,而且别忘了当初我们是因为什么离开少林寺的,即便是他能原谅我们,师傅能吗?主持能吗?”
  释伏虎无奈的说道,他也是走投无路,才会选择这最后一条路,当年十八铜人跟十八罗汉的一次较量,使得释伏虎跟释降龙两个人倍受欺凌,黑幕重重,即使在那等佛家之地,依旧充满了危机。最终释伏虎跟释降龙大闹十八罗汉堂,备受惩罚,一气之下,释降龙便是带着释伏虎等人离开了少林寺。
  一别二十多年,少林寺是否物是人非,释伏虎都不清楚。而当年的事情,也使得他一直无颜再回少林寺。但是此时此刻,他别无选择了。
  陈琅琊此时也是对释伏虎紧追不舍,因为他断定这两个人必定会抄小路,走大地丛林。陈琅琊早就已经想到了,释伏虎出身少林寺,他们现在除了少林寺,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去,一直沿着这条路,向着嵩山而去。
  千里走单骑,陈琅琊无论如何,都要将释伏虎杀掉,这是他必须要做的,也算是对牛娃的一个交代,对二娘的一个交代。
  陈琅琊双耳微动,丛林之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他的注意。看着沿途的脚印跟各种杂乱无章的树丛,他猜测释伏虎可能就在附近。论起丛林生活,即便是十个释伏虎,也绝对不是陈琅琊的对手。
  “终于找到你了。”
  陈琅琊的脸上同样布满了灰尘,脏兮兮的,不过那抹笑容,却是格外的迷人。
  轻轻的捏碎手中的绿叶,陈琅琊如同袋鼠般灵活起跳,不断周旋在树林之中,不到三分钟,他便是看到了两道身影,在树林中若隐若现,不是释伏虎,还能有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