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成功励志 万能万票字

第7497章 节外生枝(四)

他说他生于民国12年,也就是1923年,小时候家里穷,没念过什么书,自己的父亲粗略教会了他识字,在他14岁的时候,也就是1937年侵华战争开始的时候,重庆还算是一片太平,但是因为14岁在当时算是大孩子了,吃饭什么的都开始按成人的量来计算,于是家里开始觉得他会给家庭造成一些负担,就拜托熟人的关系,把他送到一个姓周的布店老板那儿当学徒。周老板开的虽然是布店,但是自己的手艺却是个裁缝,因为自己一个人分身乏术,也就只能单纯只卖布料,所以吴老先生拜师在他那里,如果把他给带成了材,那么自己的布料店除了能够卖布之外,还能够做成衣,这样一来生意会好很多,所以周老板也就欣然收下了当时的吴老先生。吴老先生也算是很有天赋,几年下来,师傅的手艺都学到了,于是他提出出师,继而就在师傅的布料行里,占用了一个小角落,摆上了一个裁缝摊位。渐渐的,店里的生意越做越好,大家对店里的布料和裁缝的手艺都非常夸赞。周老板也感激这些年吴老先生给店里带来的大量收益,为了留住他,害怕他自立门户,于是就跟吴老先生提出,要把自己的独生女嫁给他。那一年吴老先生19岁了,当时19岁,也算是到了成家的年纪了,而且周老板早就知道吴老先生对自己女儿也算是情有独钟,既然两小无猜,自己也就促成这桩美事,一来不怕成亲以后吴老先生对自己女儿不好,二来也可以因此成为一家人,牢牢留住吴老先生。19岁的吴老先生心智也成熟了,他自然明白周老板此举的用意,不过也觉得是好事,也就欣然答应。在婚后没过多久,时局发生了巨变,日本人开始断断续续的空袭重庆,人们大部分时间都在躲避炸弹的袭击,生意惨淡了许多。渐渐的,来店里卖布做衣服的都是些城里有钱人了,除了有钱人,还有就是一些当时陪都军官的夫人们。
  吴老先生告诉我,那件旗袍就是一个军官夫人来定做的,当时她买下了在那个年代很时髦,且和大多数老百姓穿的布料不一样的带小花纹的布料。要求做上一件旗袍,于是他花时间做好以后,就按照那个太太先前留下的地址给她送过去,却发现已然是人去楼空,跟附近的人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太太的老公触犯了军法,已经被革职枪毙了,而这个太太也因此受到了牵连,现在不知死活,无踪无影了。于是他把旗袍带了回来,一直保存着,又等了很久,城里被炸死的人越来越多,空袭警报整天都在响,生意快要做不下去的时候,周老板的布店里,突然收到了一封信,拆开一看,却是由当时的汪精卫政府给重庆各个行业精英寄来的“特赦令”,意思是只要你现在离开重庆,投诚南京政府,那么可以给你在路上开绿灯,而且还给重新的安置费用。周老板和吴老先生都是普通的商贾,说大了天,也就是个比较富裕的百姓。他们对抗不来两派政府的威胁,更无法抵抗天天在头顶丢炸弹的日本飞机,于是思考几日,对于爱不爱国这已经成了小事,他们还是决定关掉经营多年,已经在当时的重庆略有名气的布料店和裁缝铺,举家逃往南京。他们俩都算是比较长情的人,临走时,为了带走一些这座城市最后的记忆,因为他们不清楚自己在有生之年,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于是他们在临走的时候,拿相机,拍下了一座被炸得人家都逃亡了,快成一座空城的当时的渝中区。
  吴老先生告诉我,当时拍了大概有20多张相片,但是当他们逃到南京以后,又辗转去了上海,在几个地方的相片冲印店冲印出来后,发现只有6张能够完整的显像,其余的,都会被一团白色带着花纹的东西所遮蔽住,也就报废了。吴老先生停顿了一下告诉我,当时就觉得非常奇怪和害怕的情况就是,在那6张照片里,几乎每一张都能够在某一个不是很显眼的地方,找到一个穿着旗袍,歪着脑袋笑的女人,可怕的是,那件旗袍的花纹正是吴老先生给那个军官太太做的那种花纹,而因此她看每张照片上的那个女人的面孔,就越来越像是那个太太。他说他并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关系,总之越看越像,因此他害怕了好长一段时间,还去庙里烧香拜佛报平安。后来日本人打跑了,老蒋因为剿匪不力也退去了台湾,他们一家人在这期间,周老板去世了,剩下他和周老板的女儿觉得也在他乡漂泊这么多年,也想念故乡了,虽然故乡已经没有亲人,自己也有了孩子,一切当作一个新的开始,就回了重庆,在现今的储奇门一带,重操旧业,继而生意越做越大,几十年下来,形成了现在的这种规模。
  他说,自己的老伴在90年代初期的时候去世了,膝下儿女到是不少,自己越老也越觉得是时候早点把这些东西交出来了。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佣人跟他和自己的儿女们说了他晚上的怪异举动,但是他自己却对此并没有印象,最终孙子说服了他,他同意在卧室架上个摄影机,拍摄了一晚,就看到了起初我看到的那一切。
  听吴老先生说完,我仔细梳理了一下这一切,他所说的当初拍下的那6张照片上的有那个穿旗袍的女人,而且穿的还是他给那个军官太太做的那件,这或许是在说明,那个太太在他们全家逃离拍下照片的时候,已经是死了的。而且吴老先生说,那个女人是笑着,歪着脑袋出现在每一张照片里,这不就和吴老先生的录像里的样子是一样的吗,基于以上的两个推测,我觉得很有可能吴老先生近期的奇怪举动,很有可能就是被那个军官太太久久不肯散去的灵魂所影响,而造成那个军官太太不离开的东西,就一定是那件旗袍!想到这里,我对吴老先生说,你能不能给我看看那几张照片?他说可以,于是就唤来佣人,把他扶进房间,不一会就拿出来一本相册,相册里夹了个牛皮纸的信封,他从信封里取出那6张照片,递给我。
  我仔细看了那6张照片,和我过往看过的灵异照片不同,这几张照片里的那个旗袍女人非常清晰,若非他告诉我,那里本来是没有人的,或许我会想成是有人站在哪里故意拍下的,莫非是当时的摄影器材能够更好的捕捉鬼魂?在其中一张挂有美国国旗和青天白日旗的照片里,墙上贴着几张海报,是“孟丽君”的表演,而旁边的大门上有几个大字,写着国泰大戏院,在当时的重庆,那算是最老资格的戏院了,而在那张照片建筑的其中一个空洞的窗户里,我也找到了那个穿旗袍的女人,不过也唯独只有这一张,那个女人是没有头的,对于一个人人都在逃难的城市来说,这样的淡定的站在窗前拍照,显然是不合常理的。我仔细分析了所有照片上人的姿势和表情,根据经验判断,这就是那个军官的太太的鬼魂。
  我把我的判断告诉了吴老先生,他说他起初也想过,不过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发生过太多怪事,自己也就早已不当回事了,正所谓人老了什么都看开了,既然看开了,也就无所在乎了。他说若不是这次听别人说,鬼魂容易惹上快死的人,他也不会请我帮忙,因为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好,对身体的了解情况也觉得自己好歹还能再活个几年,而且现在的条件和当年逃难不一样,当初几乎是一无所有,而现在自己是个富甲一方的大老板,也比较有能力和实力来处理这件事。接着他问我该怎么办,我说我得请你把那件旗袍交给我,剩下的让我来办就是了。
  吴老把相片和那口装了旗袍的箱子一起交给我,我说我要带回我工作的地方去做,你这房子金碧辉煌的,我怕会有影响,因为我进屋的时候注意到他家里其实在当初请设计公司的时候,是考虑了风水问题的。吴老先生对我说,这口箱子里装的旗袍,60多年来一直都跟随这他,因为他始终没能够亲自把这件衣服交给那个太太,这对他来说就好像是一个画家应约画了一幅画,却在画完之后,找不到来欣赏画的人了,而且他说他一直保留着这件衣服,也是在为了等待那个太太,也许有一天奇迹出现,那位太太找到他,付钱拿走衣服,但随着自己越来越老,这种可能性就几乎没有了,我想他会这么说,也许是认为这也是他这种手工匠人的一种遗憾。带着对这种遗憾和对人承诺的坚守,我离开了他们家,路上给我的一个同行朋友打了电话,请他到我这里来一趟。
  我和我同行在办公室里,我告诉他,请先用召灵的方式,来和鬼魂建立沟通,让她亲自告诉我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点了7根白蜡烛,六根在四周一根在中间,在彼此用红线相连,形成一个六菱阵,在摆上一本我那个同行多年整理下来的手写字谱,那是一张摊开后很大,却密密麻麻写满字的大纸,我们在上面蒙上了一层桌布纸。他的咒是我不懂的一种,他用来读懂鬼魂想说的话也是用滴蜡的方式,等到该问的问完,那张透明的桌布纸上已经滴了很多蜡印,他一直在走动问话的时候,我就跟在他的身后,每滴下一滴蜡,我就在边上写好数字顺序,后来他把旗袍上的灵魂安置在红绳阵里,和我一起把那些字连接组合起来。
  这整个过程非常漫长,走了不知道多少圈,我连腰都快要弯断了,把那些字按顺序连接起来,成了一段话,其中有不少错字,于是拼读的时候只能根据音来区分,我们得到的讯息大致是在说,她是当时重庆****警备司令部的一名校官夫人,自己的男人却因为被蒋介石政府查出有串通汪精卫伪国民政府的嫌疑,先是被革职,在逃跑途中被截下,严刑拷打,她自己却在这期间因为受不了这个苦难而先死了。因为原本军人是不会对罪将家属施暴的,但是由于通敌叛国是大罪,为了让那个校官尽快招供,在当着他的面折磨自己的太太。人死了,但是那个太太却和校官感情非常深厚,于是才去订做了一套漂亮的衣服。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先定了衣服自己才死,而是死了之后鬼魂去定的衣服,甚至可能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死了。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起,吴老先生就已经开始中邪了。这衣服做好了,自然也不会有人再来取。鬼魂的想法是单纯的,她订下的衣服绝对就是她自己喜欢的,或者是她认为自己丈夫喜欢的,但是自己穿又穿不了,于是这么多年一直就跟着那件旗袍,而吴老先生半夜中邪起身的现象也绝对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一定是已经不间断的持续了好多年,只是没有人知道和发现罢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吴老先生会半夜起身穿旗袍扮女人了。
  虽然在当时的那个年代,这种事情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但是在我们60多年后听来,依旧还是恻然,尽管单纯无害,却也算得上是一往情深,尽管身世可怜,却始终是人鬼殊途,该留下的是回忆,该带走的,始终是不该继续滞留的灵魂。
  我和我的同行烧了很多钱纸,也烧去了那件旗袍,算作是给她留下一个念想吧,至少她在死后还希望自己在爱人面前能够漂漂亮亮,时间无法倒转,这个忙还是能够帮到的。接下来,起灵,栓线,带魂上路。这位太太就这么离开,残留了60多年,我们却直到送走她,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事后我那同行问我,这次到底遇到了什么,竟然连这么老的物件都拿出来了,我没有告诉他,也许故事算不上是美丽,可我也希望能够自私的霸占,因为也许等到我今后老了,我的话没人肯再听了,当我回味这一生的时候,至少我会想起这个故事,即便没有观众。
  我带着烧掉的旗袍的灰烬再一次去了吴老先生家里,告诉他已经解决了,也告诉他,希望他能够在家里种上一个大盆栽,把这些布灰埋在泥土下,这是因为植物是鲜活的,它会借靠着土地生长,这么做,就当作是给那个太太一个另一种形式的再生吧。
  这一个业务,价值不菲,尽管过程些许伤感,拿到钱的时候,我还是庸俗的微笑了。
  值得一提的是,吴老先生把那6张绝版的照片送给了我,于是才有了开头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