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edf手机官网

第4260章 莫言之醒(2)

翁知事熬夜后的眼睛变得更红,其中还有泪光闪烁:“翁某自从考中举人之后,家里人原本以为跟着我会有富贵日子可过。只要我愿意,有的是人送宅子和土地,依附在翁某头上来。可翁某人却一心要做官,进京之后多年,却一直名落孙山。以前为了供养我读书,家中的余财已经耗尽。我这次若是在考不中进士,又该如何向家里人交代?”
  “两个儿子都不是读书的料,又都是老实孩子,这辈子怕是成了什么事,翁某若不能福泽他们,将来又如何向他们交代?”
  说到这里,翁知事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苏木安慰他道:“不过是十几天的光景,说不准就中了呢?”
  翁知事凄凉地笑了笑:“二十取一,只怕翁某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再则,请那么多天的假,只怕通政司不会答应。到时候,肯定是要丢掉这份官职的。”
  苏木继续劝说着他:“翁知事你已经苦读了这么两个月,也不差这几日。就算丢了官职,你也可以另外谋一个。当初,翁大人你能进通政司,肯定是有大人物说了话的。”
  翁知事摆着头:“我和其他同事都有背景不同,能够进通政司,也是花了些银子的。其实,就算是保住了通政司的职位,靠这点俸禄,还怎么给两个孩儿娶亲?婚期不等人,总不可能叫孩儿们都怪我吧?”
  苏木听他说得悲伤,心中也是一阵难过。就一冲动:“老翁,不就是两个孩儿的婚事,和一些彩礼而已。要不,咱们几个同任凑凑,总归要让嫂子满意,”
  财富这种东西,自从有了发展银行的那个金矿之后,对于苏木来说不过是一个数字游戏。他已经很久没有去关心了,据小蝶说,现在她手头大概还有三十多万两现银,都存在银行里面。
  而且,张永那个赌场每月还有不少的进项。
  翁大人两个儿子的婚事和彩礼钱加一起,也不过百两出头吧?
  老翁这人不错,借点给他就是。至于还不还,什么时候还,倒是无妨,君子有通财之谊。
  翁知事苦笑:“这个时候了,哪里还能麻烦大家。再说,同任们有多少家底子,我还不清楚。大凡有这办法,早就走了门子,去地方上补了肥缺,怎会窝在通政司这种清水衙门。”
  苏木:“老翁,银子我倒是不缺。”
  大约是喝多了酒,翁知事酒意上来了,指着苏木的领口上累累的补丁大笑:“子乔,你会有银子吗,有银子还潦倒至此?”
  苏木哑口无言,这事还真没办法解释:“老翁,考学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你要好生斟酌啊?”
  “一辈子,一辈子,对我翁某人来说是一辈子。可结亲成家,对孩儿们来说,也是一辈子。若我不来京城,老实呆在河南老家。咱们翁家早就是名门大族了,他们也是富家公子,是我这个当爹的对不起他们啊!”
  “老翁,你再好好想想,别冲动。”
  翁知事一口将碗里的米酒喝干,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只一拱手,就大步走了出去。
  第二日,苏木休沐,没有去通政司。
  一整天时间,想起翁知事昨天吃酒时的泪光涟涟,苏木心中就异常难过。
  想了想,就问小蝶要了两百两银子的盐票,揣进怀里,准备等明日见了翁知事,就将盐票借给他。
  苏木心中也是自责:我苏木装穷,那是为了融入这个小集体,是怀了私心的。可可以装穷,却不是君子之道。会试乃是关系到翁知事一辈子的大事。
  这段时间,翁大人复习不可谓不刻苦,看得出来,他有着强烈的进取心。
  如果因为经济上的原因放弃了,翁知事心中也不知道难过成什么样子。
  罢了,明日见了翁大人,索性将事情说快,务必要让他接了盐票,去科举场上试一试,如此,才算不辜负这两月的辛劳苦读。
  休息了一天,等苏木回到经历厅的时候,却发现翁知事的位置空着。
  苏木忍不住问:“翁大人怎么没来,今天好象没轮到他休沐吧?”
  牛知事插嘴:“已经回去了。”
  苏木大惊:“什么回去了?”
  牛知事:“翁大人昨天一大早就来皇城向吏部递了辞呈,带着老婆孩子回河南老家去了。”
  牛知事性子急,又欺老翁人厚道,经常欺负人家。现在翁知事走了,他心中却是一酸,忍不住红了眼圈。
  其他人想到翁知事平日间的好处,也都默默地低下头去。
  “哎哟,这个老翁怎么这么急,不参加春闱了?”苏木惊叫一声,拔腿就要朝外面走:“我去追他回来。”
  这个时候,段炅正好走进来,冷笑一声道:“追什么追,翁知事昨天一大早就坐船沿大运河南下,现在只怕已经出了顺天府的地界了。人穷不要紧,却不能为了稻梁谋而放弃自己的理想,堕了心志。所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休息。若说起穷,谁不穷。怕丢了官职,就别去报名考试啊。反正段某人是铁了心要考的,大不了不干这个知事就是了。”
  苏木一呆,颓丧地坐到椅子上。
  牛知事听段炅说得难听,喝道:“段大人,老翁对咱们可不错啊!他放弃春闱自有他的苦衷,你说这些做甚?”
  段炅继续冷笑:“有的人天生就没有志气,怎么还不兴人说了?”
  “你!”牛知事怒叫一声跃起来,其他人忙将他拉住,劝道:“牛大人算了,算了。”
  段炅不屑地笑了一声,自坐回座位,拿起一本时文集悠然地读了起来:“牛大人有心和我斗气,还不如多将心思放在科举上面。”
  翁知事的突然放弃,让厅堂里的气氛显得很是沉闷,苏木又是自责,有是难过。
  这一上午,一个字也没读进去。
  到了中午的时候,一个书办慌张张地跑进来:“苏知事,不好了,不好了,吴大人疯了,只不住地哭,说是不去考试,要放弃春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