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小说 鲍勃体育电竞

第4266章 ,吊起来狠狠地打

夜光年说:“这也是有可能的,不过这个魔法必须是要特别亲近的人才能模仿的像,通过这个线索我们至少能找出帮凶。”
   “唉,又得排除了。”尹玉泽表示最讨厌动脑筋的活儿了。
   “那我们借的水龙是不是没用了。”离瑟梵表示他只有这次的想法是和尹玉泽一样的。
   “不,不管推测结果是哪种,英灵岛都有参与。”谭千忆摇摇头。
   “这怎么说起。”尹玉泽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就直接问了。
   不过谭千忆是懒得回答着略有些简单的问题,夜光年代答了:“忘水神师最亲密的人修为都没她高,所以正面是杀不了她,忘水神师的尸体我观察过,并没有中毒情况,也没有什么伤口,所以只有可能还有别人来帮忙,而这个别人虽不一定是星炼,但英灵岛是一定要去的。”
   “也就是说我们还得等你们是吧。”尹玉泽头上出现一个愤怒的加号。
   “不愿意吗?”
   “我愿意!我愿意!”隔着对话机,尹玉泽就感到夜光年浓浓的怒气。
   “凤,这段时间了你能多做一些对话机吗?最好人手一个,这次任务有些危险。”夜光年说着。
   “好。”谭千忆很爽快地应着,“我把对话机改一下,变得可以定位。”
   “求之不得!”夜光年的声音变的惊喜,这样每个人的安全系数就会大大增多。
   “那么现在赶紧出发吧,明天午时记得到龙之岛。”
   “好。”
   “现在,干什么……”尹玉泽弱弱的问。
   “你不是少领主吗?你没有一丝主见吗?”谭千一些看了眼尹玉泽。
   尹玉泽自暴自弃的耸了耸肩:“无所谓,反正我也是挂名的,只要那人回来,我就会被赶出尹域,或者,做下人。”
   “怎么会……”
   “怎么不会!九域界比你想象的更阴暗,这个世界看重的不是实力,而是财富和关系人脉。”
   这话有些熟悉呢,跟在社会上是一样的说辞,只不过她还没进入社会而已。
   说完后,谭千忆已经找不到什么话可以说了,自己根本没有权利去说这个可怜的男孩,或许也并不怎么可怜。
   气氛难得的冷场,零秋哲一直在思考这次任务成功的可能性,当他反应过来就发现谭千忆撇着头,斜刘海遮住两个碧色眼眸,看不清她的面目表情;而另一边的尹玉泽低垂着眼睛,虽然光线很暗,但隐隐约约能读懂那双眼里的迷茫、成熟、憎恨,那隐藏在乐观下的外表,让零秋哲不禁打了个寒战,他并不是没见过这样恶毒的人,只不过有些不相信在自己身边所信任的人竟是披着羊皮的狼。
   而离瑟梵一直兴趣穷穷的看着三个人,待他们沉默以后就直接想离开:“一条水龙是不够的,我再去借两条,不过还是给我你的一滴血吧,这样方便一点。”
   谭千忆抬起头,露出完美的八颗牙齿,不知什么时候她也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个方便。”
   谭千忆咬破手指,一滴血珠滴了下来,离瑟梵用瓷瓶小心翼翼地装好,然后离开,是很坚定的离开,背影里还隐隐觉得有一丝失望,谭千忆不懂,也懒得懂。
   接下来,尹玉泽无聊,所以四处转,溜达溜达,零秋哲在原地打坐,不知在修炼什么,也有可能在监视着龙之岛和边城有没有什么异样,而谭千忆就在思考什么样的器材具有定位能力而且不与之前的材料相冲,可无奈见识太少,自己的所闻都是从炎那里得来的,而在九域界,炎懂得也不多,对于谭千忆也是爱莫能助。
   于是乎,谭千忆问起零秋哲起来:“零,什么样的器材具有定位能力而且不与玄铁,吸石,语言石,太阳之火相冲。”
   “这种东西有些稀少,我曾经在冥界大全里看到一种石头,叫位心石,在血气最浓厚的地方,千年产一石。”零秋哲这么说。
   “血气最浓?那不是死人最多的地方吗?要不我去屠杀一岛的人?”谭千忆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不可能!况且还要等待一千年。”零秋哲愤怒地打断她,但听到谭千忆的笑声,才反应过来谭千忆是在开玩笑,于是就配合她一起开玩笑,“没事,我陪你等一千年,不过幸好没有寿命限制。”
   “好啦,言归正传,我的军师,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军师了……”
   “嘿嘿!”
   “位心石并不算特别珍贵,所以直接去冥界问冥王要就好。”
   谭千忆突然想起哥哥之前说过自己的一半心脏在冥界待过一段时间,很有可能被冥王做了手脚,最好要亲自去找冥王问问,于是乎,谭千忆说:“好,怎么去。一天够吗?”
   “够。在我成人礼时,母亲送给我一颗泣血石,是一颗很稀有的魔法石,可以连接人界与冥界的道路。”
   “那还等什么,快出发吧。”谭千忆的声音因为激动已经上升一个音调。
   “我去跟尹玉泽说一声。”
   “跟他说……”什么说,直接走好了。不过谭千忆在零秋哲的目光下没好意思这么说,“恩,跟他说去吧。我在这等你。”
   零秋哲略无奈的深深的看了眼谭千忆,然后去找尹玉泽。
   谭千忆眼睁睁着看着零秋哲走后,才放松了脸部表情,长叹一口气。
   大概一分钟以后,零秋哲回来了,他这么说:“我已经通知好了,明天中午之前再赶回来,我们走吧。”
   “恩。”
   零秋哲使出一丝神力,击破了魔法石,魔法石化成的粉末飘散在海里,一开始没有什么变化,但后来海水变得越来越血红,谭千忆很灵敏的闻到血的腥味。
   在血腥味最浓的地方,出现一个小型黑洞,黑洞的吸力特别大,把零秋哲和谭千忆都吸进去了。
   谭千忆最后只觉得头昏脑胀,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好像抓住了一个东西,然后压了一口,那个的血味特别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