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曾氏贵宾

第5677章 战神之盾

这五人站在前,围着五具尸体,而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小群人。那个女人身后,跟着五个女人,她们年轻貌美,全是上上之姿,衣着与鬼三宗出现的那五个女人的衣着一模一样。而老妪身后也跟着一个女人,二十出头,身形纤瘦,精致的瓜子脸,微微蹙着眉头,不忍看向那五具尸体,大有一股大家闺秀的风范。其他一概全是男人,面容冷峻,负手而立。
   “青魂嗜血,也许他不想一刀杀死这些弟子!”那干瘦老者又开了口,“好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要除掉此魂,绝对不允许此魂在此处肆虐!”
   干瘦老者这么说,算是帮五师弟解了围。而老妪听了,看了五具尸体一眼,微微摇了摇头,暗叹了口气,不再多言。在这七鬼宗,人命真如草芥,就算她有心阻止,却无力回天。
   干瘦老者又看向五师弟,问道:“五师弟可想好对付青魂的办法?”
   五师弟睁开了双眼,巡视了众人一眼,开了口。不见嘴动,却听声音传来,尖锐,刺人耳膜,毫无感情:“小小青魂,对付他,老夫一人足矣!而如今大师兄,二师姐,四师兄和娇红师侄都来了,我想那青魂是插翅难飞了!”
   修为稍低的弟子,无不皱起眉头,更有甚者,偷偷捂住了耳朵,只感觉耳膜刺痛,仿佛要被撕裂。五师弟说话便是如此,他咽喉被毁,本不能言语。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凭借强大的修为,震动破碎的声带发出。修为低的人,估计还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就会被活活震死!
   大师兄,就是那干瘦老者,名为徐道真,乃是鬼一宗的宗主;二师姐,便是那个老妪,名为古箐,乃是鬼二宗的宗主;四师兄便是那个矮胖老者,名为周福,鬼四宗的宗主;娇红,楚娇红,便是那个三十如许的美妇人,她是鬼三宗的大师姐;而那个五师弟,名为上官碟,鬼五宗的宗主。
   七鬼宗,共分七宗,沿着黑山而建。三千年前,七鬼老祖创下七鬼宗,把七鬼宗分成七宗,交由自己得意的七个弟子管理。一千五百年前,七鬼老祖第三次渡劫失败,坐化七鬼宗的神灵殿,寿元三千二百年!
   七鬼老祖在,七鬼宗叱咤整个东域。虽是魔宗,却无人敢挑衅。七鬼老祖死后,七鬼宗的宗主之位交由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欧阳浩天。欧阳浩天虽继承七鬼宗宗主之位,但另外七宗的宗主口服心不服。
   八百年前,欧阳浩天不知所踪,从此七鬼宗变成一盘散沙。七宗宗主各自为大,相互争斗,加之外宗欺凌,受人摒弃,如今的七鬼宗已经凋零不堪。七宗之中,鬼六宗已经无人。而鬼五宗和鬼七宗已经攀附上了外宗,成了外宗的狗腿。鬼四宗更是攀上了周国的朝廷,周福本就与周国的皇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七宗之中,真正能独当一面的,也就只有鬼一宗,不过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宗门了。至于鬼二宗和鬼三宗,鬼二宗也快没什么人了,算上宗主古箐在内,不会超过十人!至于鬼三宗,多为年轻貌美的女弟子,几乎不问世事,冷眼旁观。因为宗内多为年轻貌美的女弟子,所以其他宗门很少会去为难她们。可以这么说,当年叱咤风云的七鬼宗,如今已经彻底不复存在了!
   “呵呵呵……”
   矮胖老者周福,开口笑道:“青魂固然好对付!可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应该怎么处置此魂?师兄、师姐,不会想把此魂直接灭掉吧?如果真是如此想,不如把此魂交给师弟我,我觉得他还有用处!”
   周福倒是毫不做作,直接开口所要青魂。化神修士的神魂,有何作用?这儿谁不清楚?尤其对他们这些已经结丹,或是快要结丹的修士来说,这青魂无疑就是一至宝!
   凡人修仙,本就逆天,道路何其艰难。但人是贪婪的,常人寿命,不过百年,仙人万寿无疆,俯瞰苍生,动一动,风云变。何人不想成仙?从无到练气,从练气到筑基,从筑基到结丹,从结丹到元婴,从元婴到化神……纵使每走一步,都艰难异常,漫漫修仙路,走过的修士何止千万?万万?
   “此魂乃师弟我先发现!”
   上官碟又开了口,声音更加尖锐,同时也冷冷地看着周福。周福不好对付,抛去他的修为不谈,他身后可是站着周国的朝廷。虽然此处离朝廷相距甚远,但对他们这些修士来说,这点远不算什么,如果有法宝加身,也不过是眨眼的距离而已。
   周国虽不是什么大国,但国内修士众多,朝廷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视。七鬼老祖在,朝廷只敢对七鬼宗阿谀奉承,但如今的七鬼宗已经不是当年的七鬼宗了!
   周福看向上官碟,笑道:“呵呵呵,五师弟这么说,此魂将有五师弟来处置了?”
   上官碟又看了周福一眼,微闭双眼,不再言语。青魂是他先发现,理应由他来处置,但这帮老不死的肯定不会把青魂交给他。不过,他们应该也不会齐心对付他,大家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青魂。
   三百年前,也出现了这么一个青魂,被周福的师父陆成云炼化吸收,修为一下子突破结丹境、元婴境,到了化神镜。修为突飞猛进的陆成云,在这七鬼宗都是横着走。那时的鬼四宗,还真不是普通的嚣张!
   扫了众人一眼,徐道真淡淡地道:“从七鬼宗建宗以来,青魂便频繁出现,时隔一两百年不等。而每一个得到青魂的先辈,不是失踪不见,便是坐化升天。老夫觉得,其中定于青魂有关!”
   周福接口笑道:“呵呵呵,大师兄言之有理啊!不这么说,我还真想不起来。可是,我等修士都非常清楚,若不能破化神境,寿元也不过五百载而已。失踪不见,坐化升天,那也是常有的事!而我等全都知道,化神极为危险,稍有不慎,便会迷失心智,出现这么两个迷失心智的神魂,也属正常。”
   徐道真听了,眯虚了双眼,不再废话。而周福依旧笑呵呵的,继续道:“好了,我周福本是个生意人。我很清楚,此魂大家都想得到。此魂我想要,当然我也不会亏待大家,我愿意拿出七伤剑、玉玲塔,以及我珍藏多年的紫金葫芦,呃,还有一颗上品筑基丹。”
   “上品筑基丹?!”
   提到上品筑基丹,楚娇红双眼一亮,而周福也正好看向了楚娇红,笑道:“师侄年纪轻轻,应该已经练气大圆满了吧?若能好好筑基,相信不出五十,就能结丹大圆满,前途不可限量呀!”
   不仅楚娇红眼前一亮,在场所有的年轻弟子,全都眼前一亮,不少年轻弟子眼中闪过一丝的贪婪。青魂对此刻的他们来说,没有什么作用,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炼化青魂,而筑基丹就不同了!
   “呵呵呵……”楚娇红一阵娇笑,娇娇媚媚地道:“周师叔过誉了,娇红愚昧,就算有幸活过百岁,都不一定能筑基成功,更别谈什么结丹了!”
   楚娇红这一阵娇笑,这一阵娇媚的声音,听得周围那些年轻男人骨头都松了,甚至有人已经怒发冲冠,激情四射。楚娇红,那娇媚的脸蛋,那妖娆的身段,哪个男人夜里想的不是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把这样的女人压倒在身下?不过真要压倒,那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能力了!抛开楚娇红正在闭关的师父不谈,就她练气大圆满的修为,在这年轻一辈的弟子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师侄过谦了!师侄怎么样,年轻一辈中,应该无出其右。上品筑基丹,不但能使师侄筑基成功,而且很有可能筑出上层金基。到时师侄的前途,那真就不可限量了!”
   此刻的周福,商人的本质还真的凸显出来了,不过更像个卖狗皮膏药的,在吹嘘自己的膏药。不过,他这么说,是有原因的。他很清楚,就算他拿出这么多的宝物,徐道真和上官碟他们也不可能放弃青魂。上品筑基丹对他们这种修为的人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了,但青魂是不一样的!
   而一颗上品筑基丹对楚娇红的**力,他非常的清楚,他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从练气大圆满到成功筑基,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这需要机缘,需要资质,还需要刻苦的修炼和大量的灵丹妙药。资质上佳的,少则十年二十年,多则三十五十年;资质不好的,可能需要百年,甚至穷其一生,也无法筑基成功。在修仙界,这是常有的事,有多少的修士被堵在了筑基的门槛上?数也数不清。而一颗筑基丹,成功解决这一切。一颗上品筑基丹,足以让一个资质差到极点的修士成功筑基。可想而知,一颗上品筑基丹对还没有筑基成功的修士**力有多大?
   “青魂是我先发现的,该如何处置,理应由我来决定。”
   上官碟张开了嘴,尖锐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声音很大,刺得众人耳膜生疼。修为稍低的弟子,已经感觉胸前一阵气闷,气血翻滚。可想而知,这次上官碟是含怒而发。
   周福看向上官碟,依旧笑呵呵的,而上官碟却冷冷地看着周福,目光如刀。那些年轻的弟子,根本不敢看向上官碟的双眼。
   静,破庙再次安静了下来,又回归了诡异的静!
   “噼里啪啦”,那是雨水打在瓦檐上的声音,而破庙内,依旧是诡异的静!
   “哎呀!这儿有个破房子,进去躲躲!这你~妈什么鬼地方?什么鬼天气?老子怎么突然来了这里?”
   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想起。接着,便看到从破庙外面,冒冒失失冲进来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