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mantex官网进入

第798章 第 17 洞房之夜

孩子还不会说话呢,伸着小手抓了两下,一直对着玄妙儿笑,粉嫩的小嘴还吐着泡泡,只是瘦的头有点大,看着有点让人免不了心疼。
  玄妙儿从身上摘下来一块玉佩,挂在孩子的脖子上:“小姨第一次见到,这个算是见面礼了,希望你能平平安安顺顺利的长大。”
  “这可使不得,妙儿,这东西太贵重了,孩子受不起。”玄清儿要把那玉佩摘下来。
  玄妙儿按住她的手:“咋说我也是小姨,这是给孩子的,你别多心。”
  玄清儿也不再推脱了,含着泪笑看着玄妙儿:“谢谢你妙儿,我最危难的时候是你救了我们,现在你能原谅我,我就很高兴了,我们现在过得很好很安心,也不用想着什么勾心斗角的事,也不担心谁害谁,就是干活挣钱,这样的日子我很知足。”
  “你能想明白就好,你们靠着自己的双手干活挣钱,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玄妙儿这是真心话,绝不是敷衍的客气。
  玄清儿点点头:“我相信,我们家会好的,尽管大牛看不见,可是他每天用心的削木簪柄,帮我盘绢花的底座,回去了我还能吃上热乎饭,我这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听着玄清儿一口一个知足,玄妙儿真的懂得了什么叫浪子回头金不换:“你真的变了。”
  “妙儿,其实环境真的能改变一个人,我以前在河湾村时候,周围都是勾心斗角占小便宜的事,我那时候都不知道正常的人家是怎么过的,现在我跟大牛在一起,还有这集市摆摊认识的不少人,也都是跟我们一样的,他们很照顾我,我真的学会了感恩。”玄清儿说的有些激动,笑着却掉下了眼泪。
  玄妙儿其实一直对玄清儿有点恻隐之心,就是因为玄清儿其实也是上房那些人残害的牺牲品,她是女孩,又是玄文诚家的第三个姑娘,她从小没有在自己亲生父母身边,跟着马氏她学会了马氏的所有缺点,还要学会怎么哄着马氏,还要不能让叔婶讨厌自己,所以她确实是那个家里的下层人。
  “清堂姐,你离开那个家是对的,你以后会幸福的。”玄妙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总觉得鼓励的话很苍白,关心的话又有点虚假。
  玄清儿犹豫了一下才又接着问:“我们家都还好么?”
  玄妙儿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因为玄文诚纳了妾,娶了荷叶,玄清儿的娘张氏现在过得不好,他们家的铺子被玄文信占了,还有临走之前,她的小妹玄舒儿还差点死了,这些玄妙儿不知道要不要说。
  玄清儿看着玄妙儿为难,猜到了几分:“他们那么闹腾,那么自私,保证不会过得太好。”
  玄妙儿勉强的笑了笑:“其实也没有多不好,只是你知道他们整天的喜欢争夺,所以这矛盾少不了了,不过过得也都不缺吃穿。”
  “不缺吃穿就好,这人就是没苦过就不会懂什么叫做满足,要是几天吃不上饭,他们也就不会想着那些虚无的了。”玄清儿经历了太多,面对着生死之后,也真的觉悟了。
  这时候有人过来买绢花,玄妙儿笑着对她告辞:“清堂姐,你忙吧,我们也还有事。”
  玄清儿也没有多问,甚至玄妙儿家的住址她也没有去打听:“好,我去忙了。”她不觉得自己还能攀上玄妙儿,当然她也不想那样了,她就想安稳的过日子,把孩子养大。
  玄妙儿跟她道了别,随着千醉公子和萧瑾继续往茶楼走去,走了一段,她忍不住回头去看玄清儿,玄清儿并没有一直盯着自己,而是热情的跟着顾客推销他的绢花。
  玄妙儿笑了:“千醉大哥,萧大哥,你们是不是也想不到玄清儿能变成这样了?”
  千醉公子点点头:“真的没有想到,玄清儿能变成这样,不过这对她是好事。”
  “是呀,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看这玄清儿真的是看透了,其实一个人真的觉悟了还真是难得的。”萧瑾也跟着道。
  “特别是在那个环境下出来的人,我也觉得有些意外,不过玄清儿这也算是自救了。”玄妙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
  三人说着话到了茶楼,这个茶楼的位置极好,地方又大,一层是散座,二层是雅间,比较传统的装修规格。
  不过一层层高很高,这些座椅板凳的靠到一边的话,这个大堂很适合开画展了。二层可以放些名贵的画卷,让文人墨客坐着喝茶拼读也是好的。
  三人看了一圈,上了二层的最靠里的雅间。
  玄妙儿跟萧瑾要了纸笔,开始埋头画自己想要开画展的示意图,也好让萧瑾帮着布置场地,对他和千醉公子,自己还真的不愿意说那些客气的,该用的就用,客气了反倒是见外了。
  那边千醉公子和萧瑾边品茶也边说着国事,不过都是太师府和三王爷那边的事情,说了一会,又说到了藏宝图,说华容的外祖家曾经也接触过藏宝图,可是后来就音信全无了,没有一点线索。
  玄妙儿心里想着,你们上哪找线索去,谁也不会认为那么重要金贵的东西在一个男女都分不清的华容身上,并且还是放在一个天天带着的玉佩里。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那个玉佩华容戴着多少年都没发现其中的端倪,这东西也许真的有些认主,要不是那东西到了自己手里,这个藏宝图可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被发现了。
  不过现在自己可不想说话,还是专心的画图吧,藏宝图的事怕是这个空间里,都没人比自己更了解了。
  画好了玄妙儿把图纸铺在萧瑾面前:“萧大哥你看看,这样的布置有什么困难么。”
  萧瑾看了一遍摇摇头:“这都是简单地事,没什么难的,你选好日子,我先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到时候头天开始布置就行了。”
  “那我可是都交给你了。”玄妙儿信任的看着萧瑾。
  萧瑾再次保证:“放心,保证让你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