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鼎峰登录

第6362章 爱在身边

郎天辰开心应允,帮助三叔赚钱也是他此行的目的之一,加之有罗凌在旁护卫,自然不必担心安全。
   又约定一番,眼看车马也到了城北,石岐山便随车队继续前行,而郎天辰与罗凌二人则转入了纵横交错的商街之中。
   城北乃是一片闹市,铁马城人口众多,物产丰富,商街之上自然也异常繁华,两旁精巧精致的建筑之中,皆是那奢靡华贵的各式店铺,囊括方圆四千里的无数特产,收罗江河湖海中的稀有奇珍,到处都是好看好玩,见所未见的新鲜玩意儿。
   二人先是去了成衣铺子,打算做一套贴身衣袍,然而进去之后才发现,这店铺中的衣服都有现成的,且各种款式,任何尺码皆可挑选,根本不必等待便能取用,生意做得倒是挺大。
   罗凌自店中走出,换了一身黑色锦云袍,内着银纹短打,红色丝条将双臂束紧,勾勒出半身匀称的肌肉。
   这一套衣袍便花了他一两金子,乃是这辈子第一次花出这么多钱,穿到过的最好衣衫,却是在心中感慨万千,想起当年出山之时,在樊门镇卖了一百两银子的山货皮草,也就只得换今日身上这一套衣袍。
   郎天辰见他穿着新衣出来,拍手称赞,二人又走向下一条商街,寻找可以带回柏岭城的特产。
   “你家既然是锻造出身的世家,想来所需采买之物,也应该与锻造有关才是吧?”
   二人经过金铁行,罗凌不由将目光扫了进去,随口说道。
   郎天辰也随他进去逛了一圈,摇头道:“这些刀剑都不算作珍品,我家虽不锻造兵刃,但对金铁的材质都要求极为严苛,一般都是自家的矿山中挖掘,很少有在外采购的。”
   二人正要离去,不想却被一旁上货的小二听见,那小二听到有人贬低自家商货,拦住了二人去路,不乐意道:“这底下一层的刀剑都是凡铁打造,自然不入行家之眼,但如两位客人就此离去只怕不妥,若是诚心来买,可以去我家楼上见识一番真正的精品。”
   郎天辰脸色微红,诺诺的不知如何是好,罗凌却是洒然一笑道:“好!若有珍品自然要见识一番,真的合用我家公子自然会买下来,钱不是问题!”
   说罢拉着郎天辰一口气便上到了三楼,就见店铺之中,摆满了各式兵刃,一名老者正伏在桌前,手中擦拭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刃。
   “客人想要买什么兵器?”
   老者头也不抬的道,双目紧紧盯着手中的短刀,仿佛在他眼中,刀便是绝世美人,鞘便是美食珍馐。
   “你看看这里,可有上好的兵刃?不急,慢慢挑选,就当是帮我选的。”
   罗凌坐在一角的皮椅子上,自架子上抽出一排十二柄的飞刀皮囊,随手把玩起来。
   郎天辰左顾右盼,在每一件兵器上都观察良久,却是一言不发,连那老者都觉好奇起来,放下手中的短刀看了过去。
   “这里的刀剑都是百炼钢,融入了一丝金纹铁,反复锻打而成,只是金纹铁含量太低,只怕锋利有余,韧性不足。”
   郎天辰说罢,罗凌忽地想起这金纹铁的价值极大,没想到这家商铺之中的精品刀剑,都是融入此物打造,可见就算不是神兵,也能算难得的利器。
   老者眉头一扬,冷笑道:“小家伙眼神不错,但你可知道金纹铁的价格何等之高,不要说锻造整柄武器,便是在刀刃之上渡上一层,价格便是百金开外,天下又有多少人用得起?”
   郎天辰不敢接口,老头子似不解气,继续道:“我家打造的兵刃,乃是战场上厮杀之用,若是想要用以装饰门房宅院的,可以去别家挑选。”
   罗凌将手中飞刀还鞘,笑道:“老人家说战场厮杀,可这数百年间俱是天下太平,这般的刀剑还能有用得上的地方?”
   老头儿冷笑一声,却懒得开口,送客之意不言而喻,恰此时楼下来了急促的脚步之声,一名小厮打扮的年轻人噔噔噔冲到楼上,急吼吼道:“有贵人到了,老王头你悠着点,若是不能将这位招待好,今后你家店铺就别想在铁马城中开了!”
   他话音未落,便听楼下传来了男子的说话声:“便是此处了,虽然店铺小了些,但却藏有不少珍品,我偶尔也会让人来此取货……”
   男子的声音浑厚中带有几分温润,还未见面便给人以暖阳照身的感觉。
   一男一女并肩自楼下走来,男子面如冠玉,双目如星,衣着虽然普通,但气度却是不凡,行走时的脚步沉稳,身材也堪称完美,一看便是有功夫在身的好手。
   而那女子,则是身穿盛装宫裙,年纪比男子小上一些,不过十六七岁,但脸上的笑容却带几分老成,顾盼间已有了不弱于男子的气度与神采。
   二人走上楼来,就觉一股无形压力骤然攀升,罗凌心道这二人中,定有一人是先天高手,不然他绝不会有这种紧张的感觉。
   男子扫了眼在场之人,特意多看了一眼罗凌,依旧成竹在胸的模样,继续介绍道:“这里收藏了此店的几件珍品,店家,快些将自家的宝贝拿出来,看看能不能让我等选中。”
   王老头今日连续遇到两位‘大主顾’,心有愤然,但碍于店铺的生意,转身自后屋取来几套兵刃,放在桌前展示。
   男子将一把柄绘龙纹的宝剑自皮鞘中抽出,赞叹道:“我看这柄剑便不错,不如给你的侍卫每人配上一把如何?”
   女子看一眼剑刃,手指隔空轻弹,剑身便发出一阵清脆剑鸣,笑道:“这剑还可以,便来一百柄吧,只是我家侍卫并不会什么高明剑术,给了他们也是浪费。”
   说话间便取出一叠银票,将这桩近万两的大庄生意,在一念之间敲定了下来。
   罗凌这才发现,原来这两人都是先天高手,不经汗颜,这大德果然是了得,连这般年轻的世家子弟,居然都是先天修为,难怪对方根本不在意自己。
   王老头也是愣愣发傻,接过女子手中银票,这才开口道:“一百柄龙纹饰金剑?这个量……最快也得三天才能交货!”
   男子笑道:“无妨,我们还有十日时光准备,到时候送到我府上即可。”说罢他向那小厮使了个眼色,便转身下楼而去,小厮心领神会,躬身点头。
   “店家,你家除了贩卖兵器外,可还收兵器么?”
   角落之中的罗凌忽然开口,王老头还在发愣,随口道:“兵刃不收,怕是损坏的,但若是古物倒可以商量。”
   “我这里正好有一件不知名的事物,也曾见过此物威力了得,却不知如何使用,还请店家帮我看看吧。”
   正要下楼的女子忽地转过头来,好奇打量罗凌,不知他能取出什么古物来。
   就见罗凌自衣襟中取出一个古朴木匣,这木匣之上绘制一道道紧密纹彩,均是由金丝银线反复交错而成,乃是一副朱雀神鸟图,活灵活现,甚是逼真。
   “这……老头儿还真没有见过这般的兵器,咦,你说这是兵器,难道……莫非是……”
   “这是符匣!”
   一旁的少女率先开口道,老王头一拍脑门,惊呼道:“符匣?这真的是一件符匣?!”
   罗凌看向少女,奇道:“你也知道此物?”
   少女淡淡微笑,看向木匣目露欣喜之色,老王头平复了情绪,取来一支火烛,在毛笔之上沾一点朱砂,弹入木匣之中,随后以烛火点燃,顿时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形如飞禽的火焰四下弥散,却因烛火太弱,丝毫没有危险,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华美。
   “此物不知是从哪个宗门流传出的宝物,啧啧,做工也算精妙,当是一件上品,价值千金啊!”
   老王头把玩木匣,口中不住赞叹,却是心知吃不下此物,千两黄金可不是他一个店家说拿就能拿得出。
   那名男子回转楼上,见到少女露出喜悦的目光,心下了然,便开口道:“这钱不如让我来出吧,今次本就是郡……骏儿来我府上帮忙,而我也没有时间招待,算是一点赔罪。”
   少女却是摆摆手,自袋中取出一个金匣子,与石岐山给郎天辰的金匣一模一样,递向罗凌。
   罗凌与郎天辰都是一愣,彼此对视一眼。
   老王头插口道:“这便是赤金珠?老头儿这辈子还没见过呢,两位,之前同你们说的金纹铁,便是制作这赤金珠的原料,一斤金纹铁,才能炼制一粒金珠,故而有金珠一粒值万贯的说法。”
   男子道:“赤金珠十粒,可抵价十万两银,若是这位朋友不信,可以当面去商街外的钱行兑换成银票。”
   罗凌也不做迟疑,接下金匣子,老王头奉上符匣,少女抚摸匣上纹路,面露喜色。
   男子点头道:“多谢这位朋友了,在下孙志悠,不知朋友如何称呼。”
   他见罗凌轻易变卖了稀有的符匣,以为对方与某个宗门有着渊源,那么年纪轻轻成为先天高手便说得过去,立时就有了试探的意思。
   “在下罗凌,嗯,算是石家商会之人,这位是天辰,柏岭城锻神门的郎三少爷。”
   “柏岭城,。锻神门?”
   孙志悠思索片刻,却觉有些耳生,一时想不起这个宗门来。
   一旁的少女忽地开口道:“既然有缘在此相识,两位便随我去府上一叙吧,这几日铁马城会有几件大事发生,我想两位应该会感兴趣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