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曾经的天才

这里是冥月大陆,一个只有夜晚没有白昼的奇异世界!这个世界的主宰是一个叫做“幽冥族”的族群。

幽冥族人天生具有沟通冥狱的天赋,所修皆是阴冥之力。他们的修炼体系比较单一,分为五个阶段:淬体期——通冥期——冥纹期——冥核期——冥鬼期。

冥月大陆虽无日夜之分,但有雾起雾散之别。雾起之时,遮蔽月光,天地昏暗,便是休息之时;雾散之时,皓月当空,天色明亮,即是忙碌之时。

此刻天地间没有雾气,只有一轮皓月正高悬半空,将温柔而又洁白的月光洒落大地。

大地上,有一片并不雄伟的山脉,名为“殇山”。在殇山的怀抱中,分布着数百户人家,这些人家聚集在一起,组成了一个部落,名为“殇山部落”。

部落里有一片空旷的教场,此刻教场之上,数十个身穿兽皮短衣的孩童正在努力的修炼。他们都是淬体期的修为,尚且不能直接吸收阴冥之力,只能通过不断地训练来增强体魄。

“哼!哈!哼!哈……”整齐划一的号子声伴随着孩童们的练拳声回荡开来。

教场周围有一片平坦的巨石,此刻巨石之上躺着一个十六岁左右的清秀少年。

少年身穿青色长袍,长袍左前胸位置刻画着三朵妖异非常的曼陀罗,一朵紫色,一朵蓝色,剩下的一朵为黑色!这三朵曼陀罗尾部相连,花朵向外绽放,组成了一个圆。

曼陀罗花,是冥狱四花之一,同时也是暗月冥府的象征!能穿上此衣袍者,只能是暗月冥府的弟子!

而衣袍上的图案同样有讲究。寻常弟子只能刻画一朵曼陀罗,精英弟子可以刻画两朵曼陀罗,只有天赋异常杰出的天骄方可刻画三朵曼陀罗。

这少年名为白烛,确实是暗月冥府的天才弟子,只不过要加上曾经二字。

曾经的白烛,意气风发,刚入暗月冥府,便得到了三色曼陀罗的认可,被赐予三色曼陀罗图腾印记,可借助图腾之力大跳跃的超脱同一批入府弟子。

那时的白烛,周围尽皆是溜须拍马之声,甚至众弟子异口同声的称他为“大师兄”。也不管白烛自身愿不愿意。

可好景不长,直到三年前,原本修为进度很快的他竟然被固定在了淬体期巅峰,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晋升不了通冥期。

冥府的众多长老都检测过,但始终找不到原因所在。甚至连府主都亲自出手查看,依然是无奈地摇摇头。

就这样,原来的天才,一夜之间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废材,曾经身边阿谀奉承的人群也都散了开来。如此在淬体期停留了三年,前些日子终于还是被暗月冥府赶了出来。冥府对外则称,白烛身患疾病,让其回家养病,也算给少年保留的些许颜面。

白烛躺在巨石之上,一只胳膊枕在头底,右手则从怀里掏出一颗木珠,来回把玩着。

这木珠呈现黄褐色,圆润异常,其上遍布着一圈又一圈的年轮,似乎在无声诉说着她所经历的无尽岁月。

“你呀你呀,你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自从捡到了你,小爷的修为就一天没有提升过!现在还被冥府赶了出来,真是倒霉到家了!”白烛忿忿不平地抱怨道。

这木珠是他在一次探险时在一处隐秘的山洞中获得。当时山洞里遍地生长着各种珍贵冥药,在这些冥药的环绕下,有一方石台,石台之上便是摆放了这颗木珠。

绝非寻常!白烛当时便如此断定道。

可让白烛万万想不到的是,自从捡了这颗木珠,他的修为便没有丝毫提升过,他怀疑一定是这珠子暗中捣鬼。他曾狠心把木珠扔到了悬崖下面,可一转眼却发现不知何时木珠又跑到了自己的怀中。好嘛,这是摆明着赖上他了啊!

白烛也曾想着告诉冥府高层此事,可细一思索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这木珠绝对非同寻常,既然她选择了自己,那不能亲手将这机缘给毁掉了。慢慢熬着吧,可不曾想这一熬就熬了三年……

教场上的孩童大都是八九岁,刚刚踏上修冥一途。对于他们来说,白烛的修为已经足够强大。因此很多孩童都是一边练拳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刚刚回归部落的少年,练拳的质量自然不如往日那般专注了。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一个被暗月冥府赶出来的废物而已,有什么值得你们分心的!”一道强势洪亮的声音训斥道。

白烛眉头微皱,将木珠收回怀中,寻声看去,只见教场之上走来一个身材魁梧的高大男子。

那男子见白烛看了过来,也丝毫不惧,反而挑衅般地高昂着头颅,眼神中充满不屑,接着说道:“明日肖远公子和林月霜小姐就会回来祭祖,你们若是想看,那就明天看这二人。他们二人才是我殇山部落真正的骄傲!而不是一个被赶回来的废物!”

“肖山教头是吧?”白烛起身从巨石上跳下,长袍一甩,抖去身上尘埃,然后饶有意味儿地冲着前面的魁梧汉子微微一笑,连带着一双眸子都眯成了一条细线。若是在熟悉他的人定然会知道,这个男人此时已进入了战斗状态!那抹笑是危险的信号!

肖山有些心慌,毕竟面前这少年可是部落里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啊,其天资之卓越远在肖远公子和林月霜小姐之上。可再一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是通冥期,而对方不过是淬体期巅峰罢了,便稳下心神,厉声说道:“没错,在下便是肖山,是我殇山部落如今的教头,更是肖远公子的亲叔叔!敢问有何指教?”

听到肖山的话,白烛更加觉得好笑,嘴角的弧度咧得更大了,这肖山特意说出自己和肖远的关系,无非是为了震慑自己。可就凭肖远,当初跟在自己身后狐假虎威的一个不入流的东西,也想震慑自己?简直是笑话!

“指教不敢当,不过肖山教头一口一口废物的骂我,若我不做些惩戒,难免让外人觉得我殇山部落没有规矩!再者说,冥府只是说让我回家养病,可却并未正式逐我出府。名义上来说,我白烛依旧算是暗月冥府的弟子,你如今辱骂于我,莫非连我暗月冥府都不放在眼里了?”白烛一边说着,一边缓步向着肖山走了过来。

肖山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威压向自己袭来,仿佛迎面走来的不是清瘦少年,而是一头异常凶猛的巨兽!肖山此时才终于想起来了,眼前的少年,那可是被三色曼陀罗认可之人,那可是数万人中才有可能诞生一个的狠角色!

“啪!”就在肖山内心慌乱之时,一个结结实实的巴掌直接打在了他的脸上。顿时留下一道鲜红的掌印!

“不知肖山教头对于在下的指教可否满意?”白烛依旧含着笑意,只是在外人看来,那抹笑容太过冰寒。

肖山满脸通红,不知是被刚刚那一巴掌打的,还是羞恼的。他的身躯颤动,想要反抗,想要动用通冥期的手段去出手,可却始终感觉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放弃吧,你打不过的……他可是部落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你怎么去打?……打不过的,甚至你可能会死……放弃吧,臣服于他吧……”

终于,肖山放弃了,他感觉面前的这个少年,是他一辈子都无法逾越的大山,他甚至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满意。肖山谢过白烛公子的指教。”肖山低下了头颅,单膝跪在白烛面前,目光不敢再直视这个少年。

白烛这才收敛了笑意,俯身在肖山耳边小声说道:“像你这样的通冥期高手,我杀过不止十个!今天念在同为殇山部落之人,我饶你一命,日后好生教导这些后辈,莫要像你一样目中无人,免得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是是是……多……多谢白烛公子教……教诲……”肖山颤抖着说道,他终于明白自己之前的挑衅是多么的愚蠢,也庆幸自己足够的幸运。他知晓,像白烛这样傲气的天才是不屑于说假话的,他说杀过通冥期高手,那便一定是真的杀过!而且是不止十个!眼前这少年,危险!极度危险!

“起来吧,好好教课,我回去了,不用送。”白烛直起身子,从肖山魁梧的身躯旁走过,沿着一条小路,缓缓走远了。

直到片刻之后,肖山这才站起身,不顾周围的议论之声,径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此事必须告诉肖远公子,这白烛修为虽然被困在淬体期,但一身实力远超一般的通冥期!若要出手,必须做好万全准备才行!”

殇山其实是一片连绵的山脉,并不如何雄伟,但蜿蜒曲折,若想藏一个人还是很难被快速发现的。此刻白烛就躲进了一处山洞中,一手撑着石壁,另一手捂着胸口,地面是一滩血红的液体,嘴角仍有未擦拭的血丝。

“呸!”白烛又狠狠地吐出一口带着鲜血的唾沫,这才找了个干净地方靠着石壁坐了下来。

“必须赶紧想办法突破到通冥期,淬体期发动曼陀罗之力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如此严重的反噬以我目前的身子也扛不住几次!”白烛喘着气,将上衣扒开,露出了精壮的肌肉。

而在白烛的胸前,不知以何种方法印刻着三朵曼陀罗的印记。这是图腾!三色曼陀罗图腾!

紫、蓝、黑,三色交织,异常诡异地组成一个圆。此刻其上的紫色曼陀罗和蓝色曼陀罗正散发着阵阵恶臭,靠近了方能看出,那恶臭并非来自于图腾本身,而是其覆盖着的血肉!

激发图腾之力,本身靠的是阴冥之力,而白烛尚未通冥,不过是一个淬体期巅峰的修为,强行施展图腾之力自然要遭受常人难以忍受的血肉反噬!

其实,白烛刚刚说了谎,他虽是难得一见的天骄,但说到底不过是淬体期修为,哪里能轻而易举便杀得了通冥期高手。至今为止,他一共斩杀的通冥期高手也不过三人罢了,而且每次都搞的自己受伤惨重、九死一生。

做人三分真七分假,这是白烛经历了人情冷暖之后,悟出的道理。太实诚的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活不久!

胸口依然蚀骨的痛,但比之之前要好了许多,或许是太过虚弱,白烛竟在这洞中睡了过去……

在这再无外人的山洞中,没人能发现,白烛的胸口处竟散发着神秘的绿色幽光,幽光闪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治愈着因反噬引起的伤口……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是张小善人我是张小善人李平庸|仙侠人生是个大舞台,我是大舞台上的一个小人物。 我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站在高处,俯览众生。 我只想把自己活得更好,活得精彩。 这就是我张小善的一生,平凡的一生,勿以善小而不为的一生。
  • 浪迹游侠浪迹游侠关乐|仙侠少年不甘平凡,走出家乡,只身一人四处历练。人说天有神仙,而仙可遇不可求,传闻不如亲见,自立梦想,寻求仙人学艺。历练期间,遇到接二连三的困境,与各式各样的人。他能否遇到传说中的仙?能否生存在这个尔虞我诈的江湖?预知闯荡浮踪,需看《浪迹游侠》
  • 平山箓平山箓不会写诗的猫|仙侠通幽老巷夜游僧,褴褛风尘意气清。山阻险,道难平,且待云开月自明。 空戒和尚唱着一曲《渔歌子》渐渐远去。 背后是一道一童远远目送,从此陆平便跟着师父林山,开始了他在人界的修真生涯。有的是惊心动魄,多的是人情百味,修的是长生道真,悟的是世事无常,正是春去秋来不知岁,暮鼓晨钟又几载,莫道镜花水月苦,水到渠成自有时。
  • 无仙无仙曳光|仙侠一个小道士的征天历程!一个与众不同的仙侠之梦!追风万里行,寂寞看苍穹!杯酒千秋去,天外无仙踪!他行千里路,收众同伴,一同闯荡大千世界!
  • 为你点亮江山为你点亮江山李品颐|仙侠万千人海里,我偏偏看见了你。 刘景:柳璐,我死了,你陪葬进我的陵墓。 柳璐拼命地逃离,因为他已经有了皇后。 张磐山:柳璐,我一定娶你。 柳璐信以为真,可是他的妻子不是她。 柳璐绝望了,奄奄一息地漂在海面上,李承先将她捞了起来。 她决定将所有的往事封存起来,重新开始,可是…… 又一年桃花开时,他和她在树下。 终于在那一年,她与他携手人生。
  • 天机圣道天机圣道心动01|仙侠大衍五十,其用四九!每过四十九年,都会降生一对婴儿,或男或女。但他们的命运却截然不同。一个被天地所钟,鸿运当头。一个被天地所嫉,厄运不断。被天地所嫉之人大多在降生之初就落下了先天之疾,或手脚,或智力,或身体,或精神......一个道士造就了一个弃婴;一个弃婴谱写了一段神话!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吗?若是有,他们都在哪?天机观为什么要立下那么古怪的规矩?历代天机子都去了哪里?为什么这方天地的传承不绝,修道之人却几乎没有?随着杨无忌的一步步探索,真相慢慢的展现在了他的面前。只因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 花鸣涧花鸣涧昨日寒|仙侠面对命运的暗示,你可以无动于衷,故作不知;也可以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只是我们每个人注定逃不脱的,是宿命。
  • 修仙从退婚开始修仙从退婚开始熊二公子|仙侠别人修仙是为了长生不老,陈芮灵修仙是为了追沈鹤。某天沈鹤不知道从哪听来了传言。 沈鹤:“听闻师妹在我之前还有过一段婚约,那人灵根觉醒就抛弃了师妹,所以师妹是为了他才修仙的?” 陈芮灵:“师兄,这是谣言!我第一次见师兄就对芳心暗许,哪能是为他人修仙……” 面对着着急解释的陈芮灵,沈鹤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 帝君大人请留步帝君大人请留步Ti兰途|仙侠传言她冷心冷情,却只为他一人心动。 传言他心中只有天下,无私情。 传言…… “你可知花开一千年,花谢一千年,我愿你今世安好……” “你可知我的大义为的全是私情……” 错过的繁华似锦,抵不过命运的齿轮……
  • 天下最二天下最二清风不解语|仙侠武林有个兵器谱,兵器谱中论排名。银笔书生天下二,出师一战鬼谷倾。行侠仗义性纯良,人道难得慈悲心。恪守礼教拒女色,江湖侠女多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