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全军覆没

一队武士于林中穿梭,带队之人牵着一条狼狗,看它左闻闻右嗅嗅,突然停了脚步坐在原地,带队的武士拽了拽手中绳子,看狼狗如何都不动弹,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所有武士都立刻戒备起来,俯低身子紧盯周围。

半响,周围依旧没有动静,正是众人准备继续搜寻黄般老巢时,头顶突然落下一人,刷的一声,一圈武士齐齐倒地,颈间喷出的鲜血,将中心站立的黄般染红,不给其余人思考的机会,黄般再次抬手,一手抵挡武士,一手挥刀,一刀一个,武士们根本无力还击。

看着武士在眼前接连倒地,外围几个瞳孔地震,双腿颤抖不能往前,看银光眨眼来到身前,连逃的步子都未迈开,大瞪着眼眸瘫倒在地,狼狗聪明着,脖上绳子松了下来,立刻跑开,叫都未曾叫一声。

黄眸环视着周围,一把甩了刀上鲜血,悠然离开了此处。

蔡雯奚从床上坐起,此次入梦又是先在眼前闪过了一波记忆,她这次可以肯定了,今后未入梦时的记忆应是都会如此出现,可是给她省了不少麻烦,听外头武士训练的声音,透过窗缝向外看。

看师南与队中武士都在,看来山主这次派了其他队伍去搜捕黄般,回了床上躺下,想着师南让她好好养伤不必一同训练,如此好意怎能拒绝,可是给她时间盘算如何将他拽下来,自己站到山主身边,眼前慢慢模糊,眼皮总是往下掉,终于把眼珠子盖死,她在“梦”中睡了一觉。

再睁眼,屋内漆黑一片,蔡雯奚仔细辨别着头顶帷幔,确定自己还在梦中,坐起伸了个懒腰,将伤口扯痛,身子缩了缩,感叹自己在梦中睡了一觉,但想着从江北哪里听来的话,若是真的,这里便不再是梦了吧。

肚子咕噜一声,按她真的活在这个世上来算,她一天未吃东西了,可别将自己搞死了,套了衣裳去了饭堂,看屋里漆黑一片,不太抱希望,掀开饭缸的盖子往里瞧,微惊,这里头竟还剩半缸的米饭,再看一旁菜桶,也剩不少,虽不明白今儿个怎剩了这么多,但还是先拿了碗筷盛饭吃菜。

正吃着,对面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蔡雯奚抬眼来看是谁也饿了,没想到是江北,收了眼神,继续吃。

江北看蔡雯奚在此处,明显一愣,合上房门,慢步走来,一屁股坐在了蔡雯奚对面,蔡雯奚不理他,依旧吃自己的,将饭菜吃的一粒不剩,这才停下。

“你食欲竟还如此好,不知是没心没肺,还是冷面冷心。”

蔡雯奚冷冷看了江北一眼,那张脸整个在黑暗之中,她只能看个轮廓,起身将碗筷送去刷了,回身看江北还坐在那里,抱胸开口。

“我食欲好不好也要叫你管了,你若是闲,便训练去,坐这看我吃饭,我未闲烦已是十分宽容了。”

说完欲走,听江北声音冷酷。

“今日去追捕的武士皆被黄般杀死,众武士无一个不为他们哀悼的,见你此状,我自当管一管。”

蔡雯奚脚步顿住,脑中最先出现的不是惊讶,而是担心,担心山主与其他武士将他们被黄般杀死的事情埋怨到她身上,毕竟是她出的主意,但,她也向山主提议过隐蔽行事了,这应算他们的命数了吧。

“你说了我才得知此事,不知者无罪,再者,哀悼有何用,人死不能复生,倒不如将此化为力量,日后让黄般血债血偿。”

冷冷扔下一句话,推门离开,寒风透过大开的房门刮在江北脸上,他低着头,捏着拳,咬着牙,喘息的声音有些大,他在哭吗。

—— ——

蔡雯信今儿个休息不当职,一早便得了父亲的话,说是一同去蔡府看望蔡氏族人,上了马车,将心中疑问说出。

“父亲今日怎想着回蔡府看看,可是出了什么事?”

蔡建忠听自己的儿子问出这番话,更觉雯奚的疑虑是对的,不过是往自己的兄弟那里走一遭,竟要有事才去,可见已多久未来往了。

板了脸,沉声开口。

“怎么,无事便不能回去看看啦?那不都是你的大伯叔叔们吗,为父这段时间是疏忽了,与族中走动少了,你可记着些,莫与族中生分了。”

蔡雯信点头应下,父子二人皆坐的板正,打眼一瞧气质长相都相像,当真是亲父子。

蔡建忠两人刚出府,常世漪也动了起来,叫丫鬟拿了鲜于斐之前带来的蝎子干,信步去了朱侧夫人的院子。

“妹妹可起了?这几日都未一同说话,姐姐可念着。”

常世漪进了院门,透过大开的房门远远瞧着朱侧夫人在房中,直接奔去了,跨过门槛向里探着头,见其正刺绣,稍失望,本还想着能正撞上她与朱府通信。

朱侧夫人放下手中短衣,见了常世漪扬起明亮笑容,叫下人取茶点来,迎着常世漪坐下,单瞧这面目可是半分异样也无。

常世漪微笑,听其说着这几日身子不爽,便未到处走动,闲来无事,日日刺绣来着,接过侧夫人手中的短衣拿在手中端详,夸赞到。

“哎呦,妹妹心灵手巧,这短衣可是给圆儿做的?这春花绣的紧漂亮了。”

侧夫人还是笑,一双眼睛有意无意闪着精明。

“姐姐说的是,圆儿近来长身体,这衣裳穿一穿便小了,老请了成衣师傅来做花销也太大些,反正无事,便做了几件短衣。”

常世漪将短衣还了回去,双眼偷往书案上瞟,端茶来喝。

“可是了,日日待在府中闲的紧,可要找些事来做,奚儿几个还小时,姐姐也忙着做,不过妹妹仔细着眼睛,入了夜便别做了,姐姐这眼神便是那时累伤了,现在那些细致的绣活都做不了了。”

侧夫人谢了常世漪提点,唠了几句闲话,终将这话头引到了朱氏身上。

“姐姐前些日子见了涵潇,可是感叹时光匆匆,一晃我们便老了,也想起久未与常氏中人来往了,妹妹近来可有与族人来往?可别生分了。”

常世漪紧盯着侧夫人双眸,没有错过那一分迟疑。

“姐姐不提,妹妹也是忘了,应是好些日子未与朱家兄弟姐妹通信了,改日便通信聊聊。”

两个女人都笑着,可除了那张脸,内外都找不出笑意,常世漪心中冷了下来,看来今儿个套不出什么话了,即选了统统瞒下,也别怪她换了手段,便先警告一番以查后状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大爱凉城大爱凉城西门吹梦|古言“此城为何换作凉城,可是因为良辰美景?” “不,因为我喜欢凉粉,凉皮,凉糕....” “”喜欢上一座城池,有人是因为景色,有人是因为美食,而他,是为了一个人。浪迹江湖的隐世大家独苗小公子与魂穿异世中华小当家的故事,在凉城缓缓展开。
  • 毒步天下,王爷宠妻毒步天下,王爷宠妻渃霜倾洒|古言二十一世纪独孤残影因妹妹独孤千衣的嫉妒被妹妹所杀,穿越成被侍卫救出的死里逃生的影溪国的婴儿公主——独孤残影,被岚医谷的谷主云负月收留,成了谷主的三徒弟,江湖代号残影,跟二师兄夜殇青梅竹马......介绍无能,各位见谅!
  • 风花雪月之春风桃李花开日风花雪月之春风桃李花开日猫又又又又喵|古言闫澄西莫名其妙被穿越,不但要成为一个被嫌弃的皇后,还要百病缠身! 蛤?原来事出有因,所以皇上才会冷落她? 原谅?原谅是不可能原谅的,左拥右抱的小奶狗小狼狗他不香吗? 虐妻一时爽,追妻追不上
  • 甜宠小夫郎甜宠小夫郎张治愈|古言登峰时被情敌推落山崖,重生到女尊国。 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弟弟。 顺带救了一个红衣小夫郎。 小夫郎很可爱,卖萌撒娇他都会。 现代白富美白音音到女尊世界的故事。 女尊世界的白音到现代与陆晨再续前缘的故事。
  • 执子之手,病娇拖走执子之手,病娇拖走云卷风舒|古言豆蔻韶华,她嫁他为后,他却要她为他的湘儿陪葬。幸得皇叔相救,她起死回生,成为将军府的三姑娘。可是,天子病发,公主伴读,再次把她召入皇宫。击掌为盟,收狼为卒,她提了药箱进宫,“皇上,该扎针了。”可是,回头,唯有深情的他让她心意难平……--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快穿宿主又又又黑化了快穿宿主又又又黑化了入世.|古言为了给自己偷个懒,她签订了一个“吃货(坑货)”系统,没有积分就要等着封杀!从此以后她就走上了打架,虐渣,赚积分的道路(一去不复返啊……)………
  • 废材逆袭:神医大小姐废材逆袭:神医大小姐星辰05|古言本是世界顶级特工组织中的顶级医生,为何穿越到古代,穿越就穿越吧,还特么的成了顾家的废材大小姐!哼,管你什么身份,看我一举逆袭!
  • 秦谋天下秦谋天下书-氏|古言他奋六世之余烈,囊括四海,并吞八荒,开创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帝国,然而:他的生父是吕不韦还是异人?他为何终生未立皇后和太子?他为何要焚书坑儒?秦始皇陵和阿房宫又是何等巍峨的工程?一朝穿越,她一步一步解开历史的疑团,却发现……(欢迎加入书氏的读者群:99701105)
  • 重生之九命邪妃重生之九命邪妃胡饺|古言这本书有一个很俗套的名字 这可能也是一个很俗套的故事 但我想把它写的不那么俗套一点 就正如林代青想改变皇帝能左右所有人命运这个俗套的设定 但却逃脱不了爱恨情仇这些俗套的感情 不过,我更喜欢另外一种说法 爱恨情仇如清水,是岁月撩人。
  • 听辞听辞凉城LT.|古言[故事情节纯属虚构,请大家尊重真实历史,相信科学。] “就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他身边,结局是好是坏,我都可以承受。” “得此一妻,夫复何求?” 思花思君君不见,梦月梦君君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