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全军覆没

一队武士于林中穿梭,带队之人牵着一条狼狗,看它左闻闻右嗅嗅,突然停了脚步坐在原地,带队的武士拽了拽手中绳子,看狼狗如何都不动弹,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所有武士都立刻戒备起来,俯低身子紧盯周围。

半响,周围依旧没有动静,正是众人准备继续搜寻黄般老巢时,头顶突然落下一人,刷的一声,一圈武士齐齐倒地,颈间喷出的鲜血,将中心站立的黄般染红,不给其余人思考的机会,黄般再次抬手,一手抵挡武士,一手挥刀,一刀一个,武士们根本无力还击。

看着武士在眼前接连倒地,外围几个瞳孔地震,双腿颤抖不能往前,看银光眨眼来到身前,连逃的步子都未迈开,大瞪着眼眸瘫倒在地,狼狗聪明着,脖上绳子松了下来,立刻跑开,叫都未曾叫一声。

黄眸环视着周围,一把甩了刀上鲜血,悠然离开了此处。

蔡雯奚从床上坐起,此次入梦又是先在眼前闪过了一波记忆,她这次可以肯定了,今后未入梦时的记忆应是都会如此出现,可是给她省了不少麻烦,听外头武士训练的声音,透过窗缝向外看。

看师南与队中武士都在,看来山主这次派了其他队伍去搜捕黄般,回了床上躺下,想着师南让她好好养伤不必一同训练,如此好意怎能拒绝,可是给她时间盘算如何将他拽下来,自己站到山主身边,眼前慢慢模糊,眼皮总是往下掉,终于把眼珠子盖死,她在“梦”中睡了一觉。

再睁眼,屋内漆黑一片,蔡雯奚仔细辨别着头顶帷幔,确定自己还在梦中,坐起伸了个懒腰,将伤口扯痛,身子缩了缩,感叹自己在梦中睡了一觉,但想着从江北哪里听来的话,若是真的,这里便不再是梦了吧。

肚子咕噜一声,按她真的活在这个世上来算,她一天未吃东西了,可别将自己搞死了,套了衣裳去了饭堂,看屋里漆黑一片,不太抱希望,掀开饭缸的盖子往里瞧,微惊,这里头竟还剩半缸的米饭,再看一旁菜桶,也剩不少,虽不明白今儿个怎剩了这么多,但还是先拿了碗筷盛饭吃菜。

正吃着,对面大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蔡雯奚抬眼来看是谁也饿了,没想到是江北,收了眼神,继续吃。

江北看蔡雯奚在此处,明显一愣,合上房门,慢步走来,一屁股坐在了蔡雯奚对面,蔡雯奚不理他,依旧吃自己的,将饭菜吃的一粒不剩,这才停下。

“你食欲竟还如此好,不知是没心没肺,还是冷面冷心。”

蔡雯奚冷冷看了江北一眼,那张脸整个在黑暗之中,她只能看个轮廓,起身将碗筷送去刷了,回身看江北还坐在那里,抱胸开口。

“我食欲好不好也要叫你管了,你若是闲,便训练去,坐这看我吃饭,我未闲烦已是十分宽容了。”

说完欲走,听江北声音冷酷。

“今日去追捕的武士皆被黄般杀死,众武士无一个不为他们哀悼的,见你此状,我自当管一管。”

蔡雯奚脚步顿住,脑中最先出现的不是惊讶,而是担心,担心山主与其他武士将他们被黄般杀死的事情埋怨到她身上,毕竟是她出的主意,但,她也向山主提议过隐蔽行事了,这应算他们的命数了吧。

“你说了我才得知此事,不知者无罪,再者,哀悼有何用,人死不能复生,倒不如将此化为力量,日后让黄般血债血偿。”

冷冷扔下一句话,推门离开,寒风透过大开的房门刮在江北脸上,他低着头,捏着拳,咬着牙,喘息的声音有些大,他在哭吗。

—— ——

蔡雯信今儿个休息不当职,一早便得了父亲的话,说是一同去蔡府看望蔡氏族人,上了马车,将心中疑问说出。

“父亲今日怎想着回蔡府看看,可是出了什么事?”

蔡建忠听自己的儿子问出这番话,更觉雯奚的疑虑是对的,不过是往自己的兄弟那里走一遭,竟要有事才去,可见已多久未来往了。

板了脸,沉声开口。

“怎么,无事便不能回去看看啦?那不都是你的大伯叔叔们吗,为父这段时间是疏忽了,与族中走动少了,你可记着些,莫与族中生分了。”

蔡雯信点头应下,父子二人皆坐的板正,打眼一瞧气质长相都相像,当真是亲父子。

蔡建忠两人刚出府,常世漪也动了起来,叫丫鬟拿了鲜于斐之前带来的蝎子干,信步去了朱侧夫人的院子。

“妹妹可起了?这几日都未一同说话,姐姐可念着。”

常世漪进了院门,透过大开的房门远远瞧着朱侧夫人在房中,直接奔去了,跨过门槛向里探着头,见其正刺绣,稍失望,本还想着能正撞上她与朱府通信。

朱侧夫人放下手中短衣,见了常世漪扬起明亮笑容,叫下人取茶点来,迎着常世漪坐下,单瞧这面目可是半分异样也无。

常世漪微笑,听其说着这几日身子不爽,便未到处走动,闲来无事,日日刺绣来着,接过侧夫人手中的短衣拿在手中端详,夸赞到。

“哎呦,妹妹心灵手巧,这短衣可是给圆儿做的?这春花绣的紧漂亮了。”

侧夫人还是笑,一双眼睛有意无意闪着精明。

“姐姐说的是,圆儿近来长身体,这衣裳穿一穿便小了,老请了成衣师傅来做花销也太大些,反正无事,便做了几件短衣。”

常世漪将短衣还了回去,双眼偷往书案上瞟,端茶来喝。

“可是了,日日待在府中闲的紧,可要找些事来做,奚儿几个还小时,姐姐也忙着做,不过妹妹仔细着眼睛,入了夜便别做了,姐姐这眼神便是那时累伤了,现在那些细致的绣活都做不了了。”

侧夫人谢了常世漪提点,唠了几句闲话,终将这话头引到了朱氏身上。

“姐姐前些日子见了涵潇,可是感叹时光匆匆,一晃我们便老了,也想起久未与常氏中人来往了,妹妹近来可有与族人来往?可别生分了。”

常世漪紧盯着侧夫人双眸,没有错过那一分迟疑。

“姐姐不提,妹妹也是忘了,应是好些日子未与朱家兄弟姐妹通信了,改日便通信聊聊。”

两个女人都笑着,可除了那张脸,内外都找不出笑意,常世漪心中冷了下来,看来今儿个套不出什么话了,即选了统统瞒下,也别怪她换了手段,便先警告一番以查后状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农妻喜种田农妻喜种田鱼二黛黛|古言【本文1V1甜宠】前世,邓玉娴在嫁给段傻子之后,抛夫弃子跟人跑了,却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重生回到新婚夜,邓玉娴表示她要紧抓傻子不放手,打脸渣男把田种,极品亲戚闹上门?呵呵......锄头镰刀来伺候!回头一看,傻子笑呵呵:“娘子,锄头重,莫伤手,有事唤为夫! 【新书《农家悍妻:山野夫君,宠不停!》开始连载。】 黛黛读者群:707833118欢迎各位小可爱加入*^o^*
  • 萧唤荠传奇萧唤荠传奇离菲菲|古言萧唤萕—一个原本可以无忧无虑的孩子,因为一场事故,失去了她的亲人,从而一步步走向巅峰的道路,爬到巅峰。她能否为爱而放弃一切吗?请看萧唤萕传奇。本文乃女强男强,不喜勿喷。
  • 清穿之翻云覆雨清穿之翻云覆雨水色蔷薇|古言玉书原本的打算是:吸龙气,事了登仙去!哪知中途硬被逼成:吸龙气,登皇位,而后才能登仙去!结果中间跑出来个不和谐音符:某人:亲爱的,你要去哪里?我和你一起!玉书:……滚!【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亲爱的国师大人亲爱的国师大人水墨江岚|古言乱世之中,身世沉浮。 天下战事,终将平息。 他究竟是谁?身上所负使命又是什么?他逐渐迷失在远行的道路上,直到遇见她。 她的出现,如同天光破晓,照进了他的心里。 两次穿越,历经坎坷,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是跨越了多远的距离,才能在时空穿越后再次相遇? (此书为练习文笔,提升水平)
  • 隐形女官隐形女官于彧31|古言一个女人以福晋的身份干涉前朝政治的故事。
  • 清朝恋爱进行时清朝恋爱进行时寒殇韩|古言来自未来世界的疯狂科学家企图改变清朝腐败的历史?却遭到来自世界时空组织的阻挠?时空组织特派员女战警与他一见钟情??阻挠……还是爱情?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新晋门主的出游日常新晋门主的出游日常焦尔糖|古言“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纯甜口x搞事业 外热内冷率性佛系女主x温柔死忠男主 一筷子戳中他…… 绊倒扑到他背后不可言喻的地方…… 眼瞧着他坐了个屁股墩~ 这些尴尬且伴随心动的搞笑瞬间 一见倾心和见色起意的博弈就是双向全程甜到底。 齐王顾瑾尤向来清冷疏离却唯独向颜清展现可爱的一面 入目笑意只为她 某日,颜清把顾某人拉到假山后啵了一口 顾某人表面“矜持”后退三分,实际上一双手搂紧了颜清。 颜清从娘胎里醒来还带着上一世的记忆,也不知是穿越了,还是重生了,还是触发物理现象到了平行世界,还是投胎时喝了假冒伪劣孟婆汤。 本以为投胎了个好人家,就想佛系过日子。佛系不是空享福,该面对的不能逃避。 好吧,反正能开挂,干大事就干大事吧! 护隐门江湖地位 查谋反密道 清月门杀手 助国事 事业爱情都不误! 既见卿颜,浮生漫漫,忽觉短暂; 芸芸众人,忽觉疏远; 忧蹇千千,忽感欢会; 明日迷迷,忽觉有期。 世间万千物,唯记你清颜。
  • 锦绣未央之毁灭的爱锦绣未央之毁灭的爱林暖像风|古言本该是平淡的生活,回到李府也是平静,不想却爱上了自己的哥哥。
  • 王爷不好了:王妃要翻墙王爷不好了:王妃要翻墙混浠|古言她本是21世纪国家特种部队里的一名少校,是国家金牌神医特工,谁曾想一次平常的任务中竟莫名穿越?!穿越就不说了,刚穿越竟惨遭战神王爷不断“蹂躏”?!“蹂躏”完后竟还缠上她了,撇开缠上她不说,他竟然还耍赖皮强行娶她。“我早说过,白念央,你必须是我的!”“哦,是吗?那就要看看王爷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话音刚落,下一秒便是骤雨般的吻密密麻麻的吻不断袭来。“顾锦言,你,你,”“没事,早亲晚亲都是一样的,反正你就要变成瑾王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