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告白

就在这时,刘昭来到成祥宫。只见刘昭身穿藏青色的长袍,手握一把扇子,彬彬有礼,嘴角还泛起一抹微笑。这叫哪个女孩不心动呢?

太后一见刘昭来了,立刻招呼道:“刘昭哟!我的孙儿!快来看!”说着,太后便把刘昭拉到刚绣好的绣品前面。刘昭一看,原来是一只凤凰在飞舞,刘昭凑近一看,只见针法细腻,游刃有余。刘昭不禁夸赞道:“皇祖母,这只凤凰绣得真是传神!”

太后一听便哈哈大笑起来:“凝烟,你听见了吗?连哀家孙儿都这样夸赞你,你就不要谦虚了。”

凝烟见太后如此说,便回答道:“多谢太后和六殿下厚爱。”

六殿下见凝烟如此战战兢兢的样子便说道:“凝烟姑娘不必谦虚。”

太后打破这尴尬的场面,说道:“孙儿,以后可要多来陪陪我这老人家呀!一个人怪闷的。”

刘昭上前扶着太后:“请皇祖母放心,孙儿一定会经常来看您的。”

太后点点头,拍了拍刘昭的手:“哀家知道你平日里面忙,但是再忙也要注意身体,知道吗?不要像你父王一样不听劝。”

“皇祖母说的是,孙儿一定会劳逸结合的。”刘昭将太后扶到榻上去坐着,自己也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面。

凝烟则是在一旁站着,看着这祖孙俩聊天。这时,凝烟又想到了自己的奶奶,想着奶奶还孤身一人在江南,自己却在宫里看着别人其乐融融,自己却对奶奶无法尽到孝道。每每凝烟想到这里,凝烟都会觉得自己的心如刀割,凝烟为了报仇,所以才来到了宫里,留下奶奶一个人在江南,凝烟觉得自己对不起奶奶,在奶奶晚年没有陪在奶奶的身边。凝烟越想越觉得心中有愧。但是,凝烟不能表现出来,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脆弱的地方。凝烟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好好的在宫里生存下去。此时,凝烟再次想起了刘昭说过的话,凝烟看着刘昭,暗自想道,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为自己和奶奶报仇。

时间渐渐地过去了,太后和刘昭聊天也有些累了,于是,太后打了个哈欠道:“昭儿,凝烟,哀家有些乏了,你们都退下吧。”

“是。”凝烟和刘昭说道。

就这样,凝烟和刘昭一同从成祥宫出来。

凝烟准备说话,不巧的是,凝烟也开始说话,二人竟然同时说了出来。凝烟觉得自己很是尴尬,幸好,刘昭出言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凝烟,你先说吧。”

凝烟点点头,道:“殿下每天都要来给太后请安吗?”

“是呀。小的时候,我总是调皮,虽然皇后领养了自己,但是总还是照顾不周。记得有一次,我私自跳下荷塘游泳,要不是太后看见了,把我救上来,可能现在宫里就没有六殿下了吧。自从那以后,太后便每天都来看我,给我送好吃的,陪我读书,照顾我。那时候她还那么年轻,时间过得真快呀!唉!算了,不说这些伤心的事情了。你呢?你怎么在皇祖母那里。”

凝烟还沉浸在刘昭的故事里面,凝烟一听刘昭正在问自己,便指了指自己道:“我!太后叫奴婢每日都去成祥宫刺绣一个是时辰,还说要我教她刺绣。”

刘昭闻言,便道:“我知道太后的刺绣技艺以前是宫里第一的,怎么要你去教她?”

凝烟见刘昭这样说,也觉得有些奇怪,于是疑问道:“那为何太后会叫我去呢?”

刘昭敲了敲凝烟的头道:“说你傻你还是真的傻呀!皇祖母叫你去,肯定是想传授给你她的独门技艺!想当初,皇祖母在宫里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除了这个目的,我实在是想不出来皇祖母找你去的目的。”

凝烟看着刘昭,笑了一笑道:“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奴婢多谢殿下提醒。”

刘昭听见凝烟对自己自称是奴婢,心中便有一些伤心,于是道:“凝烟,我跟你说过,我们之间不必这样客气。我还是喜欢你以前叫我公子的时候。”

凝烟闻言,道:“殿下,你是聪明人,现在是在宫里,人多嘴杂,叫旁人听去不好。还是谨遵礼数比较好。”

凝烟这一提醒,刘昭便回过神来,说道:“还是凝烟姑娘想得周到,凝烟姑娘,现在时候不早了,就由我送凝烟姑娘回去吧。”

凝烟一听刘昭要送自己回刺绣坊,便觉得有些不妥,心想叫别人看到了那多不好呀,到时候有嘴都解释不清楚了。但是,凝烟又怕自己像上次那样迷路,要是自己一个人迷路了,那该怎么办?思来想去,凝烟最后还是决定要刘昭送自己回到刺绣坊。

凝烟点点头道:“那就有劳殿下了。”

“无妨。”

就这样,刘昭和凝烟在宫里的小道上面走着。

朱砂色的宫墙,印着乌黑的小道,凝烟和刘昭俩人走在一起,夕阳的余晖洒在他们身上,显得如此诙谐。

刘昭就想和凝烟一直这样走下去,刘昭不想走到刺绣坊的门口,刘昭想永远都不要到达终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和自己喜欢的人走在一起,是多么的舒适与安逸呀。

不一会儿,凝烟和刘昭就走到了刺绣坊的门口。凝烟像刘昭行礼谢道:“多谢殿下送奴婢回来。”

刘昭若无其事的说道:“小事一桩。以后在宫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开口,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凝烟闻言,便觉得自己在宫里多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但是,凝烟也在担心刘昭会不会像以前刘奕一样抛弃自己,只不过,凝烟时刻提醒自己,你不要再对别人动真心了。在这宫里,真心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凝烟见刘昭如此恳切地说道,便不好拒绝,再说了,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于是凝烟点点头默默地答应了。

凝烟准备转身离去,可是,刘昭却一把抓住凝烟的手臂道:“凝烟,我、我有一些话想对你说。”

凝烟见刘昭这样,便大概知道刘昭想要说什么了,但是,处出于尊重,凝烟还是让刘昭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殿下准备说什么呀?”凝烟故意问道。

刘昭犹豫片刻道:“凝烟,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吗?”

凝烟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便说:“殿下,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奴婢只是一个卑微的女子,不值得殿下这样。”

凝烟见刘昭真心地样子,内心很是挣扎。自从凝烟遇见刘昭的这些日子一来,都是刘昭在照顾自己,不仅如此,刘昭更是多次救自己于水火之中;在六王府上的时候,刘昭还照顾凝烟。说实话,刘昭对自己的点滴关照,凝烟不可能没有看出来。说一点好感都没有是假的,人非草木,术孰能无情。但是,凝烟不能因为刘昭对自己好就放弃心中的执念,就这样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凝烟做不到,说到底凝烟心里还想着刘奕。

刘昭见凝烟久久不回答自己,便知道自己实在是唐突了。于是便道:“凝烟姑娘是我太过于唐突了,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等你的回复。你不用着急,慢慢想。想好了随时告诉我都可以。”语毕,刘昭便转身离去了。

凝烟看着刘昭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一丝释然的感觉。

凝烟在刺绣坊外面战了一会儿,便转身走了进去。李晓慧一见凝烟回来了,就立刻跑上前去道:“凝烟姐姐,你总算是回来了!”

凝烟问道:“有什么事吗?”

李晓慧摇摇头:“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遇到了一点难题,所以想找你帮忙。”

“走吧!”凝烟拉着李晓慧的手,来到了李晓慧的房间里面。

凝烟坐下,李晓慧就立刻给凝烟倒水喝。凝烟赶紧招呼李晓慧坐下来。“晓慧,你就不要忙活了!快过来!你不是要事情要我帮忙吗?”

李晓慧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刺绣出现的困难,于是便从抽屉里拿出了今天训练用过的布料道:“凝烟姐姐,我总是不会转针这里,你可以教我吗?”

凝烟看着李晓慧笑道:“好。你快来坐。”

凝烟拿出针线,一把手的教李晓慧,李晓慧很是聪明,一教就会。于是凝烟说道:“你呀!真是聪明,就是不够专心!以后一定要静下心来刺绣,这可不能马虎哟!”

李晓慧点点头。接着,李晓慧便起身打开柜子,拿出了一张丝帕递给凝烟:“凝烟姐姐,这个送给你。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帮助。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天我们俩姐妹都可以平平安安美美好好的!”

凝烟接过李晓慧手中的丝帕,只见上面绣着两只小鸟,想必这就是绣的李晓慧和凝烟了吧。于是,凝烟看着李晓慧,拉着李晓慧的手,拍拍道:“晓慧,我也要谢谢你,是你要我在这宫里坚持了初心。”

凝烟看着李晓慧心里暖暖的,这种感觉想必就是陪伴的温暖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庶女翻身:王爷我想借个宝庶女翻身:王爷我想借个宝桃夭|古言被压着去订婚的路上,顾久拧一朝穿越,成了尚书府“软弱无能”的庶女。斗主母,耍刁奴,前世戒指在手,金山银山我都有。顾久柠自己要潇洒走一回,却冒出来一个并肩王世子,他是她无法避开的大bug。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顾久柠决定爬墙出走。胜利就在前方,低头就看见大世子站在墙角,“需要我抱吗?”顾久柠:……不用,我赏月。一直到后来,顾久柠发现世子的大腿可抱,人可撩,奈何竞争对手不少。身为世子妃,近水楼台先得月,拴住一个男人生个孩子来玩玩。于是当晚,顾久柠写了一幅字挂在床榻前,“等孩来。”只是她没想到,接下来可是有的她累了。
  • 偏执大人的小青梅呀偏执大人的小青梅呀小包菜爱吃鱼|古言北冥二十年间…… 宁柠:小柠可以和离哥哥一起玩吗? 白离压了压声音:可以 北冥三十年间…… 白离:当初不是小柠说要和离哥哥一起的吗?现在怎么说离哥哥坏呢? 宁柠:呜呜呜~ 宁壬:不许欺负偶的妹妹,不然,我就让帮我母亲大人生孩子。 宁柠:呜呜呜……还是三哥哥好。 白离:。。。。。。 宁沐:来~二哥哥给柠柠买了一座桃花山,明个儿柠柠就可以去看桃花了,而且还可以做桃花羹吃。 宁柠:果然~二哥哥才是真爱! 宁轩:来~大哥保你一世无忧,保你在北冥安好。 白离:过来~嗯~我保你在北冥可以横着走T^T 宁壬小声囔囔:妹妹又不是螃蟹,为什么要横着走? 白离:嗯? 宁柠:好的,我来了【没办法,在某人死亡般的注视下,只能过去】
  • 浮世长序浮世长序棠冥|古言渺渺沧海忽有一日成了桑田。 桑田的最北边有一处大泽。大泽之上有个王朝,经年不败。有一天,一个书生带着一叶枯枝,走进了这个王朝。他说他在找一个东西。书生木讷,他不知道,东西掉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他于茫茫浮世中寻觅机遇;于世事无常中,体会到了人生苦乐。而后。孑然归去,弗问尘缘,因知一切因果皆有定数。 旧事起止,始于南柯,终于浮生。
  • 冷艳世子妃:绝不嫁给你冷艳世子妃:绝不嫁给你油小线|古言父亲逼死母亲一族,毒妇害她含恨而终。好在上天开眼,她重生在十五岁的母亲身上,开启报仇模式。父亲又如何,就让你有命在,没官做。害她的毒妇,撕下你伪装的面孔。皇子喜欢,不稀罕!一个一个欠债的,别想跑。长得美又如何,人人怕。他是素有杀名的定北军世子。谈笑间置人死地。唯她不怕他。“世子,你老在我面前晃什么”“当然是因为本世子稀罕你啊!”一个白眼翻过去。”你哪都逃不去!乖乖地做本世子的世子妃!“一个白眼翻过去。
  • 帝国隐后:血砂帝国隐后:血砂冷羽轻寒.CS|古言兼吞六国一统江山又怎样?换不来她一句“我愿意”。没有她,他情愿后宫无主,做一个孤独的始皇帝。一代丹砂女王,礼抗万乘名显天下,竟敢忤逆帝王之意,只因她要的不是虚名。倾尽所有为他打造帝国基业,用另一种方式守护着他。爱,不是予取予求,而是可以更多。
  • 山水相逢曾相识山水相逢曾相识琰小晏|古言洛千仪所托非人,最后拉着仇人一起下了地狱。 死后她化作灵魂,看着自己的竹马将自己的尸首接走,为自己后位空悬。 我把你当竹马,你却想做我相公! 终于,她得上天恩宠,重生回将将及笈,她决定好好再过一次人生,好好对待! *男女双重生 *文章架空 *女主活泼,虽然重生,但是也是纯粹古代人,男主是个白切黑 *1v1,双洁,小甜饼,一点点虐男主 【娇纵嫡女青梅X忠犬皇子竹马】
  • 权重风华权重风华泗沐雪茜|古言她是欧阳家的二小姐,本该衣食无忧,受尽宠爱,但一朝风云,外祖家入罪,娘亲与她被赶去庄子,只尽归来
  • 王妃请赐教王妃请赐教太阳倾倾|古言风颜儿与风落落是一对警花,在完成一起商业卧底任务时,结识渣男陆子瑾。 不曾想因此丧命,姻缘巧合之下两人穿越到古代。 风颜儿成为了离国丞相之女,京城有名的草包小姐。 风落落成为了凤羽国公主,声名狼藉。 两人性格不同,却有着相同的信仰!且看二人在古代如何披荆斩棘,最终获得幸福人生。
  • 快穿之最强攻略快穿之最强攻略十六花|古言萧红玉觉得自己一定是入了魔,总是梦见一个陈庆之的男人,梦见他身穿铠甲浑身是血的抱着自己跳入万丈悬崖。直到她真的悲了催的发生了车祸,有个冰冷的声音问自己想不想知道陈庆之是谁!当然想!死要做个明白鬼,于是,萧红玉就穿梭在各个时空去拯救那些痴男怨女,顺道找回自己的记忆……(本文架空,有关历史人物什么的不会完全按照历史来写,我的小说我做主,还请考据党勿喷!)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