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告白

就在这时,刘昭来到成祥宫。只见刘昭身穿藏青色的长袍,手握一把扇子,彬彬有礼,嘴角还泛起一抹微笑。这叫哪个女孩不心动呢?

太后一见刘昭来了,立刻招呼道:“刘昭哟!我的孙儿!快来看!”说着,太后便把刘昭拉到刚绣好的绣品前面。刘昭一看,原来是一只凤凰在飞舞,刘昭凑近一看,只见针法细腻,游刃有余。刘昭不禁夸赞道:“皇祖母,这只凤凰绣得真是传神!”

太后一听便哈哈大笑起来:“凝烟,你听见了吗?连哀家孙儿都这样夸赞你,你就不要谦虚了。”

凝烟见太后如此说,便回答道:“多谢太后和六殿下厚爱。”

六殿下见凝烟如此战战兢兢的样子便说道:“凝烟姑娘不必谦虚。”

太后打破这尴尬的场面,说道:“孙儿,以后可要多来陪陪我这老人家呀!一个人怪闷的。”

刘昭上前扶着太后:“请皇祖母放心,孙儿一定会经常来看您的。”

太后点点头,拍了拍刘昭的手:“哀家知道你平日里面忙,但是再忙也要注意身体,知道吗?不要像你父王一样不听劝。”

“皇祖母说的是,孙儿一定会劳逸结合的。”刘昭将太后扶到榻上去坐着,自己也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面。

凝烟则是在一旁站着,看着这祖孙俩聊天。这时,凝烟又想到了自己的奶奶,想着奶奶还孤身一人在江南,自己却在宫里看着别人其乐融融,自己却对奶奶无法尽到孝道。每每凝烟想到这里,凝烟都会觉得自己的心如刀割,凝烟为了报仇,所以才来到了宫里,留下奶奶一个人在江南,凝烟觉得自己对不起奶奶,在奶奶晚年没有陪在奶奶的身边。凝烟越想越觉得心中有愧。但是,凝烟不能表现出来,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脆弱的地方。凝烟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好好的在宫里生存下去。此时,凝烟再次想起了刘昭说过的话,凝烟看着刘昭,暗自想道,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为自己和奶奶报仇。

时间渐渐地过去了,太后和刘昭聊天也有些累了,于是,太后打了个哈欠道:“昭儿,凝烟,哀家有些乏了,你们都退下吧。”

“是。”凝烟和刘昭说道。

就这样,凝烟和刘昭一同从成祥宫出来。

凝烟准备说话,不巧的是,凝烟也开始说话,二人竟然同时说了出来。凝烟觉得自己很是尴尬,幸好,刘昭出言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凝烟,你先说吧。”

凝烟点点头,道:“殿下每天都要来给太后请安吗?”

“是呀。小的时候,我总是调皮,虽然皇后领养了自己,但是总还是照顾不周。记得有一次,我私自跳下荷塘游泳,要不是太后看见了,把我救上来,可能现在宫里就没有六殿下了吧。自从那以后,太后便每天都来看我,给我送好吃的,陪我读书,照顾我。那时候她还那么年轻,时间过得真快呀!唉!算了,不说这些伤心的事情了。你呢?你怎么在皇祖母那里。”

凝烟还沉浸在刘昭的故事里面,凝烟一听刘昭正在问自己,便指了指自己道:“我!太后叫奴婢每日都去成祥宫刺绣一个是时辰,还说要我教她刺绣。”

刘昭闻言,便道:“我知道太后的刺绣技艺以前是宫里第一的,怎么要你去教她?”

凝烟见刘昭这样说,也觉得有些奇怪,于是疑问道:“那为何太后会叫我去呢?”

刘昭敲了敲凝烟的头道:“说你傻你还是真的傻呀!皇祖母叫你去,肯定是想传授给你她的独门技艺!想当初,皇祖母在宫里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除了这个目的,我实在是想不出来皇祖母找你去的目的。”

凝烟看着刘昭,笑了一笑道:“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奴婢多谢殿下提醒。”

刘昭听见凝烟对自己自称是奴婢,心中便有一些伤心,于是道:“凝烟,我跟你说过,我们之间不必这样客气。我还是喜欢你以前叫我公子的时候。”

凝烟闻言,道:“殿下,你是聪明人,现在是在宫里,人多嘴杂,叫旁人听去不好。还是谨遵礼数比较好。”

凝烟这一提醒,刘昭便回过神来,说道:“还是凝烟姑娘想得周到,凝烟姑娘,现在时候不早了,就由我送凝烟姑娘回去吧。”

凝烟一听刘昭要送自己回刺绣坊,便觉得有些不妥,心想叫别人看到了那多不好呀,到时候有嘴都解释不清楚了。但是,凝烟又怕自己像上次那样迷路,要是自己一个人迷路了,那该怎么办?思来想去,凝烟最后还是决定要刘昭送自己回到刺绣坊。

凝烟点点头道:“那就有劳殿下了。”

“无妨。”

就这样,刘昭和凝烟在宫里的小道上面走着。

朱砂色的宫墙,印着乌黑的小道,凝烟和刘昭俩人走在一起,夕阳的余晖洒在他们身上,显得如此诙谐。

刘昭就想和凝烟一直这样走下去,刘昭不想走到刺绣坊的门口,刘昭想永远都不要到达终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和自己喜欢的人走在一起,是多么的舒适与安逸呀。

不一会儿,凝烟和刘昭就走到了刺绣坊的门口。凝烟像刘昭行礼谢道:“多谢殿下送奴婢回来。”

刘昭若无其事的说道:“小事一桩。以后在宫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开口,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凝烟闻言,便觉得自己在宫里多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但是,凝烟也在担心刘昭会不会像以前刘奕一样抛弃自己,只不过,凝烟时刻提醒自己,你不要再对别人动真心了。在这宫里,真心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凝烟见刘昭如此恳切地说道,便不好拒绝,再说了,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于是凝烟点点头默默地答应了。

凝烟准备转身离去,可是,刘昭却一把抓住凝烟的手臂道:“凝烟,我、我有一些话想对你说。”

凝烟见刘昭这样,便大概知道刘昭想要说什么了,但是,处出于尊重,凝烟还是让刘昭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殿下准备说什么呀?”凝烟故意问道。

刘昭犹豫片刻道:“凝烟,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吗?”

凝烟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便说:“殿下,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奴婢只是一个卑微的女子,不值得殿下这样。”

凝烟见刘昭真心地样子,内心很是挣扎。自从凝烟遇见刘昭的这些日子一来,都是刘昭在照顾自己,不仅如此,刘昭更是多次救自己于水火之中;在六王府上的时候,刘昭还照顾凝烟。说实话,刘昭对自己的点滴关照,凝烟不可能没有看出来。说一点好感都没有是假的,人非草木,术孰能无情。但是,凝烟不能因为刘昭对自己好就放弃心中的执念,就这样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凝烟做不到,说到底凝烟心里还想着刘奕。

刘昭见凝烟久久不回答自己,便知道自己实在是唐突了。于是便道:“凝烟姑娘是我太过于唐突了,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等你的回复。你不用着急,慢慢想。想好了随时告诉我都可以。”语毕,刘昭便转身离去了。

凝烟看着刘昭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一丝释然的感觉。

凝烟在刺绣坊外面战了一会儿,便转身走了进去。李晓慧一见凝烟回来了,就立刻跑上前去道:“凝烟姐姐,你总算是回来了!”

凝烟问道:“有什么事吗?”

李晓慧摇摇头:“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遇到了一点难题,所以想找你帮忙。”

“走吧!”凝烟拉着李晓慧的手,来到了李晓慧的房间里面。

凝烟坐下,李晓慧就立刻给凝烟倒水喝。凝烟赶紧招呼李晓慧坐下来。“晓慧,你就不要忙活了!快过来!你不是要事情要我帮忙吗?”

李晓慧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刺绣出现的困难,于是便从抽屉里拿出了今天训练用过的布料道:“凝烟姐姐,我总是不会转针这里,你可以教我吗?”

凝烟看着李晓慧笑道:“好。你快来坐。”

凝烟拿出针线,一把手的教李晓慧,李晓慧很是聪明,一教就会。于是凝烟说道:“你呀!真是聪明,就是不够专心!以后一定要静下心来刺绣,这可不能马虎哟!”

李晓慧点点头。接着,李晓慧便起身打开柜子,拿出了一张丝帕递给凝烟:“凝烟姐姐,这个送给你。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帮助。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天我们俩姐妹都可以平平安安美美好好的!”

凝烟接过李晓慧手中的丝帕,只见上面绣着两只小鸟,想必这就是绣的李晓慧和凝烟了吧。于是,凝烟看着李晓慧,拉着李晓慧的手,拍拍道:“晓慧,我也要谢谢你,是你要我在这宫里坚持了初心。”

凝烟看着李晓慧心里暖暖的,这种感觉想必就是陪伴的温暖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山月与故|古言心中一丝惶恐,常梦明月下,风舞影零乱。谁人?偷倚竹栏。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若今生你曾入梦来,就算风雨连翩,也定当匍匐前寻。
  • 萌妻来袭:邪王宠妃萌妻来袭:邪王宠妃七秒钟yy|古言一朝穿越,成了群主。什么?还是我不认识的国家?太后赐婚?传说中的七王爷不是高冷的吗?为什么对我纠缠不清?果然传闻不可信!
  • 彼岸落繁花残彼岸落繁花残公子月邪|古言彼岸败,繁花残,叶生花谢情两难;无声诉,泪以干,今生无果,来世独念;寒、寒、寒。云花开,雾已散,尘世有情了无缘;断往昔,情独欢,前世姻缘,今世夙愿。暗、暗、暗。与子,不过婉婉;离子,片刻之间。誓言,依在眼前;誓词,定让偿还!
  • 凤谋:紫音倾城凤谋:紫音倾城洛倾倾雪|古言凤谋之紫音倾城,带你踏上复仇之路且看前世弃妇,今生如何翻身?复仇的路上,她还会遇见谁呢?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此生她又心悦哪一位呢?是霸道暖心的皇子?是妖孽腹黑的江湖教主?还是……
  • 以墨点旬以墨点旬江汜昔|古言传言,世间有一支笔,名为“旬墨” 有人说旬墨是最厉害的法器,能封印世间一切东西 而有人说旬墨是一件邪器,拥有者最终会因无法驾驭而身陨 世间的传闻数不胜数,亦真亦假,可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有何作用,也没有人见过! / 而这些传闻也流传于各个世家,他们虽未见过,但他们却深知,旬墨并非世人所言之语,它亦正亦邪全源于执笔之人 为了不让它落入居心叵测的人手中,各大世家纷纷派出人手寻找下落。 / 他,温言是温家长子,一次偶然间得到它,不料却被有心之人得之,并把他拥有此笔之事上报各个世家。从此就引发了一场又一场腥风血雨的事情。 / 她,温初原本是温家长女,却因家族被灭,性情大变,从而舍弃剑道改修它道。但她却没因修它道而伤害无辜百姓。 / 当两姐弟再见之时,他们都有个共同心愿,那就是血洗曾经参与屠杀温家的人。 原名《执笔》
  • 盛宠乖夫:彪悍狂妃驾到盛宠乖夫:彪悍狂妃驾到慕沛菡|古言痴心错付成为青梅竹马平步青云的阶梯人,一道圣旨更是将她推上风口浪尖。再重生,她脱胎换骨,绝不做让人随意操控的废物。拜师父,练武艺,定不再走前世之路。物是人非,她不再是当年捧在掌心的大小姐。笑颜轻蔑,动动手指令山河为之轻颤;描眉画黛,抿抿薄唇便让日月失色。身为天下第一的亲传弟子,她是何等荣耀?睥睨天下,权利被她踏碎。却未曾想到师父苦心孤诣培养她,只为复仇。仇傲冥眸光凛冽望着血染素衣的女子:“含尹,多希望你我只是彼此的过客,我本不该收你为徒!”“过客?你倒是够狠心!“”女子并未言语,只转过身,泪断如丝……
  • 皇妃等等朕皇妃等等朕一笔二十三画|古言大离国全国百姓皆知,他们伟大的国君帝征终于要成亲了,新娘是太师府的嫡亲小姐弥不惊。闻此全国上下一片唏嘘,这个皇妃可是出了名的少根筋啊!出嫁前是痴痴傻傻终日不言——智商低出嫁后是冷冷清清雷厉风行——情商低国君帝征只能哀嚎无泪,明明娶之前是小白兔一只,怎地娶完之后就化为狠辣的大灰狼了呢!还有这只狼无情商高智商,对于各种明里暗里的花哨的直接的表白充耳不闻,追到难哦!帝征啊,情路坎坷!还是慢慢哄下美人,先霸住后征服吧!
  • 一世浮华乱谁浮生一世浮华乱谁浮生祝洛华|古言听说我们都是看完我们这一生的剧本之后才被生下来的,只不过你把它忘记了而已。 “你想起来了吗?”大人说。 “想起来了,和我看到剧本不一样。”郝泠说。 “大人,又有人死了,是个两岁的女孩。”小士说。 “完了……你们投错胎了……因为投错胎,她的剧本没有按时完成就死掉了,还是磕到头死去的。”大人说。 “那你要怎么办。”郝泠说。 “你回到原来的身体里去吧,不过这段记忆已经没有了。”冷风一吹郝泠消失不见。 “原本你不是这样死的,这样吧,你按时归来,就直接去投胎吧。”仅有三岁的孩子,一脸懵逼的被带走。
  • 非卿不可:妖孽殿下请自重(完结)非卿不可:妖孽殿下请自重(完结)陌上桑P|古言如果你清楚通往幸福的旅途该往哪里停住,请告诉我,因为我会用一辈子去追逐。——千若雪梨花树下,一袭湖蓝色的衬衣,无暇的脸颊带了深深的落寞,琉璃般的眼眸飘向远处,唇微启,他说:“我是,蓝钥臣……”梨花纷纷扬扬地落下,霎那间凋谢了芳华。几瓣俏皮的花瓣似眷恋着他周身的温暖,不愿离去。她痴痴的望着他,迷失在了他垒起来的城堡。**********************据说当朝太子阴佞狠辣,睚眦必究!据说当朝太子邪肆多情,嗜血无比!据说他不惜弑君登上皇位,靠着女人当垫脚石,一步步走向了宫廷的制高点。穿越,她成为阶下囚,变成了宫女,只因他一句话,便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邪肆如他:“千若雪,你要记住你的身份。”青楼学艺,只为勾.引那个如花一般妖媚的男子。那一夜,大红色的袍子迎风翻飞,他美的竟似神人。妖异的眼眸诉说着他对她的兴趣,修长的手臂缠住她,他说:“我们还会再见的。”只为他的一句话,她让他从朝中重臣变成了一介草民!他无怨,她却有愧于心。悬崖,那么近,也那么远,被善妒红颜推落悬崖,她失去了记忆。那些刻骨铭心,被全数忘记。毁容,那么疼,亦是心伤,被青楼宿敌毁尽容颜,她恨不得去死,却在最狼狈的时刻,高高在上的他出现了,将她救走。**********************几近波折,他们终于回宫,雾国公主却指名要做他的妃!她心疼,却无力阻止,被人种下苗疆最毒的情蛊,唯有挚爱之人的血液方可解毒!迷茫,彷徨,无措,她想要逃离、他却霸道的囚了她的身:“千若雪,一辈子你都只能呆在我身边!任何人都不要妄想从你身边将我带走!”**********************强推宫斗文:《嗜血暴君:逆妃,朕不准你死!》链接:http://novel.hongxiu.com/a/275472/*****************推荐好友绯雪很好看的宫斗文:《监牢宠妃翻身记》链接:http://novel.hongxiu.com/a/231020/
  • 墨真传墨真传下雨长蘑菇|古言这一世,她只希望过最简单的生活,可命运却将她推上了仙魔大战的风口浪尖。她拼命爱的人,对她不屑一顾,爱她的人为她不得好死。最后的最后,她只能生祭了这九天,再没有来生。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可不可以只在方寸山做个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