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6章 选吧,当太监还是宫女

“小眼哥,你别说了。我问你个事。”

“你问你问。”

“你觉得我有没有可能现在逃出皇宫?”

小眼睛猛扑过去捂住江寒权的嘴巴,惊恐的望着周围,然后死盯着江寒权,压着嗓子用阴森恐怖的嗓音警告江寒权,“兄弟啊,逃兵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这种话哪能乱说。”

江寒权眨巴眨巴小眼睛然后点点头,使劲儿扒拉着捂住自己口鼻的大手,被松开后大口的喘着粗气,“咳咳、你这是谋杀啊小眼哥,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皇宫戒备森严,我还能凭空消失?难不成从宫墙上飞出去啊?”

我还真能,江寒权有些骄傲的的暗想,不过还是要谦虚一点啦。

“哎呀,我就是开玩笑的,”江寒权放松身体靠在炕边,扯了扯皱成一团的被子,“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说不定公主就是一时兴起,明日就把我忘记了。”

“你净胡诌,唉,要是你真的......真的有什么事情可怎么办啊,俺怎么对得住你。”

小眼睛情绪有些低落,弓着背埋低了头,刚才施虐的双手现在无力的垂着,“弓箭是我掉的,是你替我担了,原本该去的是俺啊。”

“哎呀真的没事,哪有那么容易出事,小眼哥你千万别有负担,说不定我去了之后讨得公主欢心,还能够升官加爵,前途无量,到时候你可别说是我抢了你机会啊。”

听江寒权这么一番调侃,小眼睛虽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是心情也确实没那么沉重了。也许小庞说得对,说不定公主只是一时兴起而已,睡过一觉之后压根就忘记这事也不是不可能.....吧。

小眼睛忧心忡忡地揣测的公主殿下正在宫里面陪着墨禾治和乘济峰刚用完午膳,其乐融融的欣赏歌舞,心里面哪里还能想起来刚才射箭输了的江寒权。

“乘哥哥好久都没来宫里面了,谷儿好想你。”

乘济峰闻言轻笑,又小酌了一杯,“谷儿公主是想我还是想宫外的稀奇玩意儿呢?”

“哪有哪有,”被揭穿的墨谷儿尴尬的捏起一颗葡萄往嘴里送,旁边的侍女立刻伸手接住她吐出来的葡萄籽。

墨禾治无奈的摇摇头,每次带着乘济峰来,墨谷儿都要缠着他问好多宫外的事情,乘济峰又宠她,每次都带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来,哄得她开心。

“要是我也能出宫就好了,”墨谷儿边说边看着墨禾治的眼色,见他没什么反应就继续连声哀叹,“唉——宫外这么多好玩的,我一次都没有出去过,唉——”

墨禾治再清楚不过墨谷儿打的什么心思,宫里小霸王玩腻了,总想往宫外跑,当然这也是断断不行的。

“你看你,总拿些好玩的东西来逗她,现在谷儿总以为宫外就到处都好了,”墨禾治也不接墨谷儿的腔,只是假意责怪乘济峰。

“倒是我做错了,谷儿公主因为从未出宫,所以才觉得宫外稀奇,可若是出了宫,就一定会念起皇宫的好,宫外凶险且平庸,不能与皇宫相提并论。”

墨谷儿撅起嘴巴,眸子微暗,闷闷不乐的小声喃喃:“皇宫又没人陪我玩,皇兄又忙,乘哥哥一年也不来几回......这才叫无聊......”

墨谷儿说的也是事实,宫中没有与她同龄的姐妹,旁人又碍于她的身份总是捧着她,生怕哪里得罪了自己。墨王朝国富兵强,也根本不用担心被迫和亲,她又不是皇子,只懂礼仪制度略通诗书就可,旁的也不用多学。

一天到头,就是在皇宫里面呆着,皇宫再大,也是个囚笼。

“行了,我以后会多来宫里面陪你,只是出宫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墨谷儿见皇兄的脸色稍带不悦,也只敢心里郁闷着,不敢再提。

“今日在训练营见谷儿公主玩的还算开心,有什么新鲜事也和乘哥哥分享分享。”

提起这个墨谷儿就提起兴致来了,瞬间就开心起来,把今天在训练营的比箭术的经过全部都说了一遍,乘济峰听的也很认真,时不时的笑几声跟着附和。

“还是多亏了皇兄送来的步儿呢,步儿好厉害,五箭连中,都是红心,赢得好不威风!上来的那个侍卫好像是叫什么庞什么,都吓懵了,拉弓的时候手哆哆嗦嗦的,只中了一环。”

墨禾治放下酒杯的手顿了顿,嘴角勾起,“步儿本就是送来保护你的,不厉害怎么能行。不过如今宫中的侍卫身手竟这么差了吗?是该好好整顿一番。”

“不是的皇兄,”墨谷儿摇摇头,“他们是新来的,还没有训练。你可不要处置他们,我感觉还是新来的他们有趣。平时皇宫冷冰冰板着脸的侍卫们无聊死了。 ”

“看来每届新来的侍卫们都要肩负陪谷儿公主玩耍的任务啊。”

墨谷儿俏脸一红,“我哪有,我也是......也是去观摩训练而已。”

“玩闹归玩闹,谷儿要学会保护自己,训练场上刀剑无眼的,万一伤了自己可怎么好,”墨禾治很正经的看着墨谷儿的眼睛说,“你是公主,应该有公主的样子。”

墨谷儿一听皇兄这么说就不开心了,呆坐着用筷子使劲儿戳桌子上的菜,溅出来的汤汁撒到盘子周围,闷闷的自己生气。

她哪里没有公主的样子了,整个墨王朝就她一个公主,她什么样子,公主就该是什么样子。

皇兄对自己好是好,可是每回都要教训自己几句,就好像她天天不务正业到处玩儿似的。

"好啦,他们应该有分寸,会照顾好公主的。要是你不放心,再吩咐下去就行,"乘济峰一个眼神递上去,步儿上去替公主收拾刚才溅出来的汤汁,然后拿食物撒气的墨谷儿,“你皇兄也是关心你,谷儿公主不要生他的气,你皇兄在宫外的时候可是天天念着你,把你放在心尖儿上宠着呢。”

乘济峰给了台阶,墨禾治就顺势下了,安慰了墨谷儿几句,小孩子嘛毕竟好哄,听到皇兄答应下次早些来看她就把刚才他批评的话抛诸脑后了,满心欢喜的吵着说要给自己带宫外的鲜花饼。

“听谷儿这么说,御膳房的奴才们恐怕欲哭无泪,山珍海味不得你的胃口,居然想着吃民间普通的鲜花饼,罢了罢了,皇兄一会儿就差人买来送到宫里。”

“还是皇兄对我最好了!”墨谷儿摇着小脑袋笑着回答。

“谷儿公主这样说,那我可就要伤心了,”乘济峰依旧是笑着看墨谷儿,“可惜了,早早让人带过来的风筝,还是谷儿公主最爱的兔儿形状,是宫外很时兴的。”

“兔儿风筝!谢谢乘哥哥,我念了好久的。今天恰巧适合放风筝的天气,一会儿我就去。”

“时间不早了,皇兄还有事就不多留了,让步儿跟着你去,小心点。”

墨禾治起身,嘱咐了几句之后跟着乘济峰一起离开了。

“反正下午也是玩,那就把那个小侍卫喊过来吧,”墨谷儿让一个宫女去找江寒权,脸上一抹神秘微笑,喊住了刚抬腿要去的宫女,“等等,你这样......”

那宫女快步出去,问了领班的侍卫之后得知江寒权在屋内休息,很快就找到了院内,敲了敲门后 进去。

小眼睛还以为是哪个侍卫,没想到进来一个小宫女,还是个熟悉面孔,正是公主身边的一位。

他忙推推床上躺着的江寒权,把他喊醒。

“公主有令,请庞侍卫现在随我去一趟。”

“不是明天早上再去吗?怎么现在就让你去啊。”小眼睛心里慌张,完蛋了完蛋了,不会是公主想做些什么吧。

江寒权倒是不担心,揉了揉眼,起身就要出门走,被那宫女拦了下来。

这时候两个人才发现宫女手中端着两套衣服,“公主说了,侍卫进内宫不方便,请庞侍卫换个身份,先择一套衣服换上,然后再跟着我走。”

小眼睛掂起来一套,面如菜色,半天才缓过来扭动着脖子,颤颤巍巍地对江寒权说:“太......太、太监服......”

“这里还有一套,庞侍卫可以选择任意一套换上,公主还在等着,请庞侍卫尽快。”

江寒权拿起另外一套,掉在地上一个长白布条,他正纳闷,手中的衣服就被小眼睛夺过去,沉默了一会儿,“宫女服。”

那掉在地上的是?

“裹、裹胸!?”

这还有什么可想的吗?江寒权拽住小眼睛手里面的太监服装,却死活拽不过来。

小眼睛捏的死死的,硬是不松开,然后笑眯眯的对那宫女说,“姑娘先到外面稍等,他换完了就出去。”

等到宫女出去,小眼睛赶紧去关紧了门,跑到江寒权身边,“小庞不可啊,你没听那个宫女说让你选择一套衣服,换一个身份,你要是穿这个太监服,被、被、被那个了怎么办?”

“小眼哥你想多了吧,就是个衣服而已,公主怎么可能真的就...就那个我......”

"刘卜。"小眼睛只吐出两个字。

江寒权沉默了,默默弯下了腰,拾起落在地上的白布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锦上添锦上添弥香君|古言当名动江湖的妖女,藏身到了京城权贵的家里,原本以为从此可以高举白莲花大旗不倒,过上寄人篱下的完美生活。 他人欺我,忍了;他人辱我,认了。谁让我拿的是娇弱无力的白莲花剧本? 可是这世上为何总有人跟她这朵小白莲过不去? 如花美男,包藏祸心;翩翩公子,腹黑无情。动我的钱,定我的亲,竟然还想要我的命? 如今之计,也只有晓之以剑动之以刀了。 一朝锋芒出,妖魔鬼怪皆退散!
  • 下辈子别让我遇见你下辈子别让我遇见你你爱她吗|古言她从小就被抛弃在荒野,靠着动物的乳汁与照顾生存。初遇他时,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了她。于是,她跟随他......她和他一起奋勇杀敌,成了神话。他爱她,她也爱他。可是为何他总伤她?——江山和我,让你选,你会选我吗?
  • 今天又是团宠驯父的一天今天又是团宠驯父的一天炊裳|古言花和月:在五岁这个天真烂漫的年龄,遇到不靠谱的爷爷,一个无良的妈妈,在踏上寻父之旅后,又遇到了不靠谱的爸爸。
  • 臣妾是被吓大的臣妾是被吓大的火鑫撞地球|古言别人穿越成公主,她却给人当丫鬟,最大的爱好是男扮女装,不成想,一不小心招惹了不少花美男?皇上看上要她做宠妃?王爷对她情根深种?这还了得,敢跟帝王抢女人,上面一发怒,某女,小心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无衣之西汉风云异闻录无衣之西汉风云异闻录雪护|古言西汉武帝时,双亲被匈奴人所杀,一心想要参军复仇的13岁少年无衣,敲开了汉军屯营的大门,却因年幼投军未果,命运的因缘际会让他遇见了西汉的帝国将星侯霍去病,经过与霍去病的一番对立、冲突和较量后,居然被他选作了自己的贴身侍从。无衣一路追随他行军打仗,见证了这位天才的少年将军一路征战,历经打通河西走廊、河西受降、漠北之战、封狼居胥等等历史上重大战役与事件,结识了李敢、韩嫣、公孙敬声、卫长公主等历史人物,被迫卷入历史的洪流之中,却逐渐揭开了自己身世血缘之谜,搅入了风云诡谲的权谋宫斗、复仇倾轧的乱局里……
  • 乱世之敬红颜乱世之敬红颜杨清宁|古言灵川大陆上,屹立着两个国家:一个位居东南,地处平原,因东邻尚海,所以多产食盐,其名曰乾国;一个居于西北,土地匡阔,其北接炎漠,南多烟雨,其名曰西梁。此二国以离江,横川山脉为界,长期贸易不断。然两国却也争战不断,通常一边已兵戈相向时,一边却贸易正酣,甚是奇怪。更甚者是,一次两国交战,西梁攻破乾国徐城,一朝屠城,尸横遍野,正此时乾国将帅大族赵家却遭满门灭顶之灾,自此乾国边界又天灾不断,一时谣言四起,天灭大乾。有人传言,此祸端源于一祸国女子,却不知真伪,此后,两国合合打打的政治局面伴随着这传言一起延续到了十九年后~~~乱世江山,最是红颜薄命,可就有女儿如斯,以己之薄肩,扛起天下安平之大任。
  • 老大,你又黑了老大,你又黑了月昭昭|古言陆离是个孤女,因为长得特别黑,一直饱受着异样的眼光。她立志要找回自己的父母,然而当她踏破重重困难找到的时候,却发现她并不喜欢这个结果……甚至,她的黑都是因为她母亲……
  • 书穿之恶毒女配生存记书穿之恶毒女配生存记泠容容|古言柳乔不想穿越啊!可是老天偏偏就让她穿越了!穿越就罢了,也不要穿成一个乞丐吧!就算是穿成乞丐,也不要让她当劳什子恶毒女配啊! 她干不来!柳乔欲哭无泪。 没错,柳乔穿越了,穿成一个恶毒女配,专门和女主作对的那种,下场奇惨,家破人亡不说,还被发配到边疆充当军妓! 她只是一个死宅女,而女主据说是特工出身,她可不想和女主正面冲突啊,如果可以,她还想抱紧女主大腿呢!(某人:干啥抱别人大腿,我这不就是有现成的!) 片段一: 破房子中,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正想对他们身下的少年行不轨之事。 柳乔看清了少年的样子,真真是姿容绝色,眉宇间便可窥见他长大后的倾城之色。 少年眼中写满了怨毒,他看到了一旁的柳乔,羞愤一扫而过,转眼间又是我见犹怜。 救我! 少年明明没有开口,柳乔却感觉到了他在向自己求救。 从几个男人手中救出了少年,少年非但不感激,还想恩将仇报,对她拔刀相向! 柳乔已经知道了少年是谁!阴险又恶毒的炮灰男配白连华! 人如其名,真是好大一朵白莲花! 片段二: “我不喜欢她!不想见到她!”女主独孤嫣窝在黑衣男子的怀里,撇着嘴指着柳乔道。 黑衣男子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嫣儿不喜欢,我让她出谷便是。” 女主一句话决定了柳乔的命运,她被赶出了她生存了三年的无人谷。 柳乔背着包袱上路,不想女主半路杀出,夺了她的包袱。 “这是谷里的东西,你不许带走!” 好好好,给你罢!柳乔决定不跟女主计较,还送了她一个大大笑脸。 柳乔暗中鄙视自己,真窝囊!可谁让人家是女主呢! 女主一个不高兴就可以咔擦了自己,柳乔清楚她不是女主的对手。 多年后,柳乔不计前嫌救了女主,女主却给了她一巴掌! 柳乔无语望天,为什么她就专门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PS:本文不虐女主,女主自私自利,花痴无度,时而冷酷无情,时而大发善心,堪称矛盾综合体!总之女主不是善茬!千万不要被她外表给骗了!
  • 乱世卜乱世卜红糖酥饼|古言”奴家姓李,名琚,字佩华。“ 李琚对沈晏这般说道。 从今以后,她就是李琚,从前种种再不关她的事。她只知道,她要使尽解数,用尽风情,让这个男人成为自己的夫君。 夫君不解风情,那自己便一点点教他;夫君生人勿近,那叫他呆在原地不要动,他们之间的距离,她自会一步一步走近,总有一天,李琚会让他穿上喜服,行六礼,八抬大轿迎娶自己。
  • 神女诉语:冰魄灵体倾天下神女诉语:冰魄灵体倾天下幽兰羽灵|古言当没有幻术,斗气,爹爹疼,姐妹爱的被世人耻笑的废物再次睁眼时,九天逆转的凤凰匍匐在地,修罗魔尊煞血再现。冰魄灵体,由冰所铸成的魂魄,注定冰冷。有灵力所化成的身体,注定强大。那她是人还是妖,还是神。突然有一只灰常强大的妖孽来了,“你是人,是我的人;你是妖,是我的妖;你是神,是我的神。”“那是人妖神结体怎样”某男云淡风轻的说,但又许下了一生诺言:“牵你的手,抱你入怀,吻你之唇,一生一世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