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6章 选吧,当太监还是宫女

“小眼哥,你别说了。我问你个事。”

“你问你问。”

“你觉得我有没有可能现在逃出皇宫?”

小眼睛猛扑过去捂住江寒权的嘴巴,惊恐的望着周围,然后死盯着江寒权,压着嗓子用阴森恐怖的嗓音警告江寒权,“兄弟啊,逃兵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这种话哪能乱说。”

江寒权眨巴眨巴小眼睛然后点点头,使劲儿扒拉着捂住自己口鼻的大手,被松开后大口的喘着粗气,“咳咳、你这是谋杀啊小眼哥,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皇宫戒备森严,我还能凭空消失?难不成从宫墙上飞出去啊?”

我还真能,江寒权有些骄傲的的暗想,不过还是要谦虚一点啦。

“哎呀,我就是开玩笑的,”江寒权放松身体靠在炕边,扯了扯皱成一团的被子,“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说不定公主就是一时兴起,明日就把我忘记了。”

“你净胡诌,唉,要是你真的......真的有什么事情可怎么办啊,俺怎么对得住你。”

小眼睛情绪有些低落,弓着背埋低了头,刚才施虐的双手现在无力的垂着,“弓箭是我掉的,是你替我担了,原本该去的是俺啊。”

“哎呀真的没事,哪有那么容易出事,小眼哥你千万别有负担,说不定我去了之后讨得公主欢心,还能够升官加爵,前途无量,到时候你可别说是我抢了你机会啊。”

听江寒权这么一番调侃,小眼睛虽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是心情也确实没那么沉重了。也许小庞说得对,说不定公主只是一时兴起而已,睡过一觉之后压根就忘记这事也不是不可能.....吧。

小眼睛忧心忡忡地揣测的公主殿下正在宫里面陪着墨禾治和乘济峰刚用完午膳,其乐融融的欣赏歌舞,心里面哪里还能想起来刚才射箭输了的江寒权。

“乘哥哥好久都没来宫里面了,谷儿好想你。”

乘济峰闻言轻笑,又小酌了一杯,“谷儿公主是想我还是想宫外的稀奇玩意儿呢?”

“哪有哪有,”被揭穿的墨谷儿尴尬的捏起一颗葡萄往嘴里送,旁边的侍女立刻伸手接住她吐出来的葡萄籽。

墨禾治无奈的摇摇头,每次带着乘济峰来,墨谷儿都要缠着他问好多宫外的事情,乘济峰又宠她,每次都带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来,哄得她开心。

“要是我也能出宫就好了,”墨谷儿边说边看着墨禾治的眼色,见他没什么反应就继续连声哀叹,“唉——宫外这么多好玩的,我一次都没有出去过,唉——”

墨禾治再清楚不过墨谷儿打的什么心思,宫里小霸王玩腻了,总想往宫外跑,当然这也是断断不行的。

“你看你,总拿些好玩的东西来逗她,现在谷儿总以为宫外就到处都好了,”墨禾治也不接墨谷儿的腔,只是假意责怪乘济峰。

“倒是我做错了,谷儿公主因为从未出宫,所以才觉得宫外稀奇,可若是出了宫,就一定会念起皇宫的好,宫外凶险且平庸,不能与皇宫相提并论。”

墨谷儿撅起嘴巴,眸子微暗,闷闷不乐的小声喃喃:“皇宫又没人陪我玩,皇兄又忙,乘哥哥一年也不来几回......这才叫无聊......”

墨谷儿说的也是事实,宫中没有与她同龄的姐妹,旁人又碍于她的身份总是捧着她,生怕哪里得罪了自己。墨王朝国富兵强,也根本不用担心被迫和亲,她又不是皇子,只懂礼仪制度略通诗书就可,旁的也不用多学。

一天到头,就是在皇宫里面呆着,皇宫再大,也是个囚笼。

“行了,我以后会多来宫里面陪你,只是出宫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墨谷儿见皇兄的脸色稍带不悦,也只敢心里郁闷着,不敢再提。

“今日在训练营见谷儿公主玩的还算开心,有什么新鲜事也和乘哥哥分享分享。”

提起这个墨谷儿就提起兴致来了,瞬间就开心起来,把今天在训练营的比箭术的经过全部都说了一遍,乘济峰听的也很认真,时不时的笑几声跟着附和。

“还是多亏了皇兄送来的步儿呢,步儿好厉害,五箭连中,都是红心,赢得好不威风!上来的那个侍卫好像是叫什么庞什么,都吓懵了,拉弓的时候手哆哆嗦嗦的,只中了一环。”

墨禾治放下酒杯的手顿了顿,嘴角勾起,“步儿本就是送来保护你的,不厉害怎么能行。不过如今宫中的侍卫身手竟这么差了吗?是该好好整顿一番。”

“不是的皇兄,”墨谷儿摇摇头,“他们是新来的,还没有训练。你可不要处置他们,我感觉还是新来的他们有趣。平时皇宫冷冰冰板着脸的侍卫们无聊死了。 ”

“看来每届新来的侍卫们都要肩负陪谷儿公主玩耍的任务啊。”

墨谷儿俏脸一红,“我哪有,我也是......也是去观摩训练而已。”

“玩闹归玩闹,谷儿要学会保护自己,训练场上刀剑无眼的,万一伤了自己可怎么好,”墨禾治很正经的看着墨谷儿的眼睛说,“你是公主,应该有公主的样子。”

墨谷儿一听皇兄这么说就不开心了,呆坐着用筷子使劲儿戳桌子上的菜,溅出来的汤汁撒到盘子周围,闷闷的自己生气。

她哪里没有公主的样子了,整个墨王朝就她一个公主,她什么样子,公主就该是什么样子。

皇兄对自己好是好,可是每回都要教训自己几句,就好像她天天不务正业到处玩儿似的。

"好啦,他们应该有分寸,会照顾好公主的。要是你不放心,再吩咐下去就行,"乘济峰一个眼神递上去,步儿上去替公主收拾刚才溅出来的汤汁,然后拿食物撒气的墨谷儿,“你皇兄也是关心你,谷儿公主不要生他的气,你皇兄在宫外的时候可是天天念着你,把你放在心尖儿上宠着呢。”

乘济峰给了台阶,墨禾治就顺势下了,安慰了墨谷儿几句,小孩子嘛毕竟好哄,听到皇兄答应下次早些来看她就把刚才他批评的话抛诸脑后了,满心欢喜的吵着说要给自己带宫外的鲜花饼。

“听谷儿这么说,御膳房的奴才们恐怕欲哭无泪,山珍海味不得你的胃口,居然想着吃民间普通的鲜花饼,罢了罢了,皇兄一会儿就差人买来送到宫里。”

“还是皇兄对我最好了!”墨谷儿摇着小脑袋笑着回答。

“谷儿公主这样说,那我可就要伤心了,”乘济峰依旧是笑着看墨谷儿,“可惜了,早早让人带过来的风筝,还是谷儿公主最爱的兔儿形状,是宫外很时兴的。”

“兔儿风筝!谢谢乘哥哥,我念了好久的。今天恰巧适合放风筝的天气,一会儿我就去。”

“时间不早了,皇兄还有事就不多留了,让步儿跟着你去,小心点。”

墨禾治起身,嘱咐了几句之后跟着乘济峰一起离开了。

“反正下午也是玩,那就把那个小侍卫喊过来吧,”墨谷儿让一个宫女去找江寒权,脸上一抹神秘微笑,喊住了刚抬腿要去的宫女,“等等,你这样......”

那宫女快步出去,问了领班的侍卫之后得知江寒权在屋内休息,很快就找到了院内,敲了敲门后 进去。

小眼睛还以为是哪个侍卫,没想到进来一个小宫女,还是个熟悉面孔,正是公主身边的一位。

他忙推推床上躺着的江寒权,把他喊醒。

“公主有令,请庞侍卫现在随我去一趟。”

“不是明天早上再去吗?怎么现在就让你去啊。”小眼睛心里慌张,完蛋了完蛋了,不会是公主想做些什么吧。

江寒权倒是不担心,揉了揉眼,起身就要出门走,被那宫女拦了下来。

这时候两个人才发现宫女手中端着两套衣服,“公主说了,侍卫进内宫不方便,请庞侍卫换个身份,先择一套衣服换上,然后再跟着我走。”

小眼睛掂起来一套,面如菜色,半天才缓过来扭动着脖子,颤颤巍巍地对江寒权说:“太......太、太监服......”

“这里还有一套,庞侍卫可以选择任意一套换上,公主还在等着,请庞侍卫尽快。”

江寒权拿起另外一套,掉在地上一个长白布条,他正纳闷,手中的衣服就被小眼睛夺过去,沉默了一会儿,“宫女服。”

那掉在地上的是?

“裹、裹胸!?”

这还有什么可想的吗?江寒权拽住小眼睛手里面的太监服装,却死活拽不过来。

小眼睛捏的死死的,硬是不松开,然后笑眯眯的对那宫女说,“姑娘先到外面稍等,他换完了就出去。”

等到宫女出去,小眼睛赶紧去关紧了门,跑到江寒权身边,“小庞不可啊,你没听那个宫女说让你选择一套衣服,换一个身份,你要是穿这个太监服,被、被、被那个了怎么办?”

“小眼哥你想多了吧,就是个衣服而已,公主怎么可能真的就...就那个我......”

"刘卜。"小眼睛只吐出两个字。

江寒权沉默了,默默弯下了腰,拾起落在地上的白布条。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卿轻入君心卿轻入君心苏绯衣|古言云舒把最美好的青春给了莫儒澈,换来的不过是被心爱之人亲手杀死,她穿越而来,决心绽放光华,弃情绝爱。原身尊严,云舒要帮她找回!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云舒要他们生不如死!曾经瞧不起她的人,云舒要他们亮瞎狗眼!不想,来到这个世界后,云舒第一个朋友,最理解她的朋友,下来一道圣旨,封她为一个王爷的王妃?云舒再一次真切地尝到了背叛的滋味。行,嫁就嫁吧,她还要谢谢那个所谓的“朋友”,又让她认清了这个世界呢!但,云舒可不只那么简单。主动找到王爷,霸气宣告:“我嫁你,你娶我,我们俩就做表面夫妻。只要你不做的太难看,我都可以忍受。”这一世,她要活出真实的自己,让愚昧的世人擦亮眼,那个光华万千的女子,叫做——傅云舒!
  • 孤岛时期的爱情孤岛时期的爱情萤火荧火|古言有人说那个时期的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个汹涌的漩涡,将那个时代不同等级,不同背景,不同目的的人搅和在一起,被迫相守,但终究别离,或许相守并不是爱情的圆满,而终其一生的思念才更显爱情的瑰丽
  • 觥船一棹百分空觥船一棹百分空忆安嫣|古言喜迁莺 花不尽,柳无穷。应与我情同。觥船一棹百分空。何处不相逢。 朱弦悄,知音少。天若有情应老。劝君看取利名场。今古梦茫茫。
  • 冥落之魂约红衣冥落之魂约红衣冥月初|古言冥落因一滴血而生,因一滴血而爱,因一滴血创造一切。只因一个人而坚持存在,红衣。冥王殿外,血链缠绕着一块血石,不停的滴血,一触石裂,只见铁链穿骨,白发齐下红衣落目,冥落眼里只有从未睁眼看过她的他,为了他便成王,为了他便成神,为了他变成魔,只因生生世世的不怨陪伴。
  • 有所候有所候十七但|古言——我不信命,却也明白有些东西注定无法选择。天知,我的路,在出生之前就铺好了,我只能走下去。我没得选,也不能选。
  • 桃陌花萧世桃陌花萧世笔寂淡淡|古言一个桃花神,一个桃花仙子,他们下凡渡情劫。一个桃阳将军,一个桃花公主,他们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寒冬腊月,桃花齐放。一个又一个故事……“笨蛋。”“再笨也是你的妻!”“以后你由我来保护!”“要保护也是我保护你!”
  • 肥妃霸道,美病王溺爱情深肥妃霸道,美病王溺爱情深金水媚|古言【本文架空历史,医毒知识皆为文之所需,切匆较真!】穿越成一百六十斤重的花痴肥妃怎么办?且看她如何瘦身成天下第一美人。新婚之夜,病王退无可退,缩在床角指着她道:“你想干什么?”肥妃嘟起红唇道:“你说呢?春宵一刻值千金啊!美……美王爷,我们洞洞……洞房吧?”南宫玉忍无可忍,冷冷地说了一个字:“滚!”新婚之夜,肥妃被一脚踹下了床,头撞在一物上,醒来后,眼神冷冽一变,华光流转,对俯身检查她是不是死了的病王,忽地喝斥道:“不管你是谁,离我远点!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笑话!不就是肥胖吗?这能难倒她这个十八般武艺般般优秀的天才特工吗?穿越古代,她的人生一样要活得精彩!南宫玉,美誉第一美病王,人人以为他是软脚虾,却谁知,他还是江湖上人人闻之色变,可以号令整个江湖,呼风唤雨的“玉公子”?六岁那年,母妃被皇后害死,他开始韬光养晦,苦心经营……
  • 日落萧木日落萧木墨湘子|古言雪沉花落,问君归,归人不归。凄凄惨惨戚戚,惨惨凄凄惨惨……岁月流走,二十八年,沧海一粟。泪影婆娑不过是流水之戏。她泪没黄泉路,情丝难断。他潸然泪下,打湿她的轮回路。枫熙攘,青丝长。曲中人儿泪忧肠。风轻扬,水幽长。人生不过逢戏一场。如果岁月静好,水划过指尖。长箫不嘶吟,轻琴不缭乱。谁的心沉睡在混沌之中?日落萧木,繁华落尽烟归尘……“师傅,这琴怎么有裂痕?”“那是个傻瓜的心。”
  • 一日三觉之公主鼾正响一日三觉之公主鼾正响福履|古言百里琪花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睡觉,不是爱睡,而是嗜睡。 常人按着时辰睡,她是按着次数睡。 三餐制日常,四班制平常,五场次经常,六轮次不寻常。 常人平均一日睡四个时辰,她平均睡半天。 常言道一寸光阴一寸金,她的财富都浪费在被窝里了,累积起来这得多少金子啊! ★ 百里琪花是名正言顺的乱臣贼子。 所谓名正言顺,她和哥哥是如假包换的先皇嫡嗣,手握先皇传位诏书。 所谓乱臣贼子,她和哥哥挑起战乱,揭竿而起,讨伐弑父篡位的伪帝。 夺位道路不好走啊,前有伪帝穷追猛打,后有敌国虎视眈眈,但她也有骁勇小将保驾护航,没得怕! 只是这不争气的身子怎么办,时不时的掉链子。 没关系,老天送来个妙手圣医 PS.互宠甜文,双结双处1V1。 1.欢迎加入福履的QQ读者群一起玩耍讨论,QQ群号:877263988 2.推荐福履旧文《驻颜太后之不老女神》《冰刀上的烙印》 3.不喜欢的朋友点叉离开,不必强求。
  • 杀手圣医杀手圣医夜叶叶子大大|古言郊外梅花林。 季华离缩了缩颈脖,几乎快把头缩进那披肩的狐裘里去了。 只见季华离懒散道:“你们都动作快点,大冬天的、赶紧的。” 在地上捡着落叶的两人苦不堪言,“唉、我顾迹居然沦落到为你打下手的境地。。。” “你得了吧、每次我酿的梅花酿不都你喝的最多!”季华离淡淡道。 “那你自己怎么不捡,要我们两个捡。你不捡就得了,干嘛要我们捡地上的?直接上梅花树上摘不就行了吗?。”顾迹有些愤愤不平。 “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何故无原伤其根叶?” 顾迹被气笑了、你一个杀手说这些话合适吗? 半响、 “诺、都在这了。”顾迹递上花篮。 “这么少、酿出来的酒都不够你一个人喝。” “可地上完好的只有这一些。” “那你不会摘树上的吗?” “呵...”这时、只见树上传来轻笑声。 ———————————————— 夜色微笼,季华离要悠闲地漫步于繁华街道上。 “唉、这将军府好生无趣,晚饭还必须一大桌人围在一起吃饭、...” “这就算了,干嘛菜都还那么难吃。。” “不行、要去打打牙祭。。” “记得我有到过一个地方,那里鱼塘好像都是玉潭鱼...” “诶、、是哪儿呢?有点想不起来了。。” 季华离一边走一边嘀咕... “想起来了!!”季华离加快脚步,慢慢地施展轻功、往暗王府方向而去。 当天晚上,鱼塘边上一堆鱼骨。。。 季华离只记得将近吃完要走时、身后似有人咆哮的声音。。ps: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爽文无虐。欢迎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