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镜妖

镜妖看到洛汐脖子里流光明耀的项链,眼神有些呆滞,还有若有若无的羡慕,

“真漂亮啊。”

她伸手想要将项链扯下来,才发现根本打不开,因为能打开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宸华。

络新妇走过来,一张脸妖异美艳,

“龙之逆鳞,可不是谁都能触碰的东西,我试过了很多办法想要弄开它,也让小蜘蛛控制着她自己取下来,才发现其实连她自己都打不开。”

镜妖手里凝聚着灵力,自她手中而出的光刃直击向洛汐,可是在即将要触碰到她的一瞬间,被反弹了回来,镜妖挥手挡住了向自己而来的攻击。

“这个项链能挡任何外来的攻击,还会将攻击反弹回去,是个棘手的东西。”

听到络新妇的话,镜妖的眼神变得阴狠起来,

“不,我不能让她活着,趁着阿熙还没有发现,我要把她除之而后快。”

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道冷冷的声音,

“我已经发现了。”

元熙自空中飘然而落,玉姿璀然,盯着镜妖的眼神再没有以往的温柔缱绻,镜妖的脸上划过一丝失落,不甘心得问道,

“你是怎么发现的?”

明明她可以将一切的东西复制得完美无缺,而且已经照着洛汐的样子变化得与她一般模样,别无二致。

“你终究不是她,虽然你身上有我渴望出现的一切。”

望着这个和洛汐元熙的眼眸中带着自嘲,还有几分渴望与留恋,这突然出现的美好原来是镜花水月的一场梦,现在梦已经醒了,但他这梦中人甚至还不愿意醒来,

“在你叫我第一声阿熙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的不同,只不过那时候我告诉自己,或许你也开始喜欢我了,当你让我叫你汐儿的时候,我也自甘堕入梦中,可是终究是不一样的,她不会叫我阿熙,因为她只把我当知己,却从来不会把我当恋人。”

“你夸我打败了三十万年的杨柳曼,可是你以前从来没有到过血域,怎么会知道它有三十万年呢?那时我就开始起疑了,后来你又告诉我,你被抓走后,才发现抓你的是飞头蛮,其实血域里的很多精怪是外界没有的,这里是魔气沉浊的地方,它们不能见到阳光,阳光是他们的死敌,见到了阳光它们会融化、消散,所以血域是他们唯一能存活的地方。”

“你能知道它们的名字着实奇怪,这个时候我已经不能再告诉自己只是你变了,因为你根本不是她,而且在谷中遇到飞头蛮的时候,我不确定飞头蛮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道光照到了飞头蛮,我才能够杀了它,这血域里能将光照到别处的东西也只有你一个,我说的对吧?镜妖。”

镜妖的眼中出现了几分赞赏,不愧是她看中的男人,她的变化从未被识破,想不到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心上人识破,镜妖来到元熙身边,手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胸口,说出的话饱含着诱惑,

“阿熙,我看得出来你喜欢这副皮囊的主人,可是你说她不喜欢你,只是把你当知己,既然如此,倒不如我陪着你,如何?”

元熙盯着眼前的女子,手捏住了镜妖的下颌,抬起她的脸。

这张脸让他魂牵梦萦,他多么希望用这般倾慕地看着他的人是真正的洛汐。

“你陪着我?为什么?”

镜妖的眼神炙热而疯狂,

“因为我爱你。”

“你爱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镜妖的脸竟然有些微红,像是想起了回忆里的甜蜜,

“我在你小时候就见过你,你忘了吗?你曾经从红狩魃的手中救下了一缕残魂。”

“我救过你?我怎么不知道。”

元熙的记忆里从未有过镜妖这号人物,况且在血域里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暗算,他怎么可能会救别人。

“红狩魃有一次抢走了你的弟弟,你便独自一人杀了红狩魃,救下了你的弟弟,而我当时的肉身被红狩魃吃了,只留下一缕残魂,可是红狩魃也想将我的这残留的魂魄融入它的体内,增强它的修为,当时我努力挣扎想逃脱,可是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你出现了。”

她至今还记得元熙出现的那一刻,恍若神明,血域从来都是灰暗的,可是她偏偏看到元熙是踏光而来。

元熙想起来了,曾经有一次红狩魃从他手中抢走了小七,他便一人找到红狩魃杀了它,原来那个时候有一缕残魂逃走了。

“你打败了红狩魃,救下了你弟弟,而我也因此逃脱了,机缘巧合之下我找到了一把被遗失的铜镜附身,修炼成了镜妖。后来我就偷偷跟着你,看着你与那些精怪搏斗,也看到你最后杀了围剿你的三个人,成为了胜者,我当然很骄傲,我心目中的你,当然是最强大的那一个,我以为只要默默注视着你就好,毕竟你对于我来说,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及,可是你突然就走了,离开了血域。”

“我守在血域的入口处,等着你再次回来血域,这一等我就等了十几万年,我每天都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就在几天前,你进来了,我好高兴,可是你的旁边还有一个女子,你看着她的眼神,那样温柔,让我妒忌,让我恨不得剜她骨、吃她肉、饮她血。我要代替她,成为你身边的那个人,于是我变成了她的模样,你温柔的眼神让我沉醉,让我想永远待在你的眼里。”

镜妖伸手拂过元熙的眼睛,这双眼睛可真美啊,不久前这双眼眸还看着她含情脉脉,可现在变得冰冷,看着她没有一丝情感。

果然是梦啊,这场梦她做的心甘情愿,让她迷了眼、乱了情,终成一场空。

我多么希望再见你时,我站在你面前,用我最美好的模样,告诉你我是谁。

小女子承蒙公子相救,留得一缕残魂,幸得一铜镜,化为镜妖,公子若不嫌弃,我愿随侍左右,明月相生,紫烟为伴,天升地平,海枯石烂,公子不弃,我自相随。

镜妖看着穿过自己身体的手,眼里的迷恋丝毫没有减退,嘴角的笑容粲然,那数十年的漫漫岁月里,她一直等的便是这个人。

“镜妖,你这么执着地等一个人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爱他。”

“爱是什么?能吃吗?”

“不能吃,但是只要想到他,心里就满满的。”

“不懂,你就慢慢等吧。”

她望着入口,依旧期盼。

“镜妖,那个人来了吗?”

“没有。”

“那你还要等他吗?”

“等。”

“那个人爱你吗?”

“不爱。”

“既然他不爱你,为什么还要等?”

“我等他来,亲口告诉他我爱他。”

他来了,所以她拼尽全力来到他身边,但是却只能用另一个人的身份。

生来没有名字,不小心成了孤魂野鬼一个,后来血域里的精怪都叫她镜妖,他叫她的一声“汐儿”那般好听,从此她的名字就叫汐儿。

冒着另一个女子的身份,小心翼翼地在他身边,男子看她的眼神温柔宠溺,为她抵挡危险护她周全,这偷偷摸摸得来的宠爱让她欢喜,忘乎所以,时间长了让她以为这就是她的,所以她要杀了那个真正的洛汐。

这原本就是她与络新妇的一场交易,两个人都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她想要的,是他啊。

伸出的手来不及触摸到那张近在咫尺的脸,那温柔的眉眼,是她等了这么久的终点。

阿熙,我曾痴心妄想地想要陪在你身边,哪怕是用另一个人的身份,可是现在看来是不能了,能死在你的手上真好,我飞蛾扑火一般来到想要靠近你,我也知道靠近你是什么后果,但我还是想在你的怀中,在自欺欺人的梦中死去,即使我能清楚地看到你眼里的憎恨和怒火,以及我说的那句换我来陪在你身边时你眼里的不屑。

镜妖是没有心的,不过是因为喜欢一个人而有了心,所以也有了弱点,我看着你亲手捏碎了那颗琉璃心,所以我的灵体也会消散。只是我没有告诉过你,当我见到你时,那颗琉璃心会发光,如果我告诉你,你会不会对我有一丝怜惜?

我不后悔绑了你爱的那个女子,因为我可以用她的身份自私地靠近了你,甚至鸠占鹊巢地代替了她的位置,厚颜无耻地享受你的宠爱,我想这也是你心里的话吧。

这是一个镜妖的爱情,始于惊鸿一瞥的那一眼,久于这十几万年的寂寞岁月,终于这场繁华似锦的美梦。

你以为你成为了她,其实只是你为自己编织的一场梦,当真相浮现,梦碎了,人便醒了,可你还在梦中不愿醒来,奢望着他也会同样爱你。

镜妖啊,你镜中所照的一切本就是虚妄,只是你混淆了真假,以为那就是今之世,奈何它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到头来,成为了你的执念,也成为了你的宿命。

琉璃心灭,镜妖形散,铜镜即碎。

镜中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最初的那一眼,你踏光而来,便是神明,供在我心,这一缕残魂成了一执念,伴着我数十万年的等待。

碎开的镜面上有一少年,眉目如画,风姿璨然。

元熙捡起地上的那面镜子,原来是大哥的南明镜,被小八和小九合力围击死后遗失的法器,也难怪镜妖原本只是一缕残魂,却有机缘修炼成妖,然后便毫不在意地随手扔下了这一把碎掉的铜镜,没有丝毫留恋和惋惜,向洛汐走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贪恋红尘三千尺贪恋红尘三千尺漫之小筑|古言本是青灯不归客, 却因浊酒恋红尘。 人有生老三千疾, 唯有相思不可医。 佛曰:缘来缘去,皆是天意;缘深缘浅,皆是宿命。 她本是出家女,一心只想着远离凡尘逍遥自在。不曾想有朝一日唯一的一次下山随手救下一人竟是改变自己的一生。而她与他的相识,不过是为了印证,相识只是孽缘一场。
  • 妃,逃不可妃,逃不可凤栖柳|古言喂,本王让你离开了吗?放肆,尹王府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王爷,王妃不见了!好不容易娶来了王妃,却偏偏往王府外跑,不仅跑,还经常跑,跑出去了还玩得乐不思蜀,他堂堂一个王爷,竟然被一个妃子这般嫌弃!来人,随本王找王妃去。
  • 东京生死令东京生死令林勤之|古言北宋年间,朝政变法风起云涌,两股对立政治势力的形成,使得朝廷党派斗争更加激烈,奸臣当权,良臣为寇。北宋东京,两大显赫家族,三大江湖门派纠葛不清的的权利冲突。诞生在这样动荡的年代下的爱情的双方,面对生或死的选择,将何去何从?
  • 憔悴春风憔悴春风月光良人|古言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我们都没能在最美好的年华里留住最完美的彼此,但还好有余生,让我们可以慢慢的互相了解。 这次,希望我们都能抓住,那只属于我们彼此的幸福。
  • 妖王绝宠:霸道狐妃要上天妖王绝宠:霸道狐妃要上天抽风阿撩|古言她,雇佣兵女王却遭最亲的人背叛。原以为自己命丧黄泉,怎料竟穿越到了沈府的废材千金身上。她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主,无奈实力太弱?其实真实身份逆天?扮猪吃老虎是她的拿手本领,废材逆袭妖孽?一切其实都是他在操控......
  • 清梦有痕清梦有痕夏庭月|古言带着对清史的一知半解,一脚踏空误入这风云变幻的宫廷,身不由已的卷入这场九王夺嫡的争斗中。不想改变历史,历史却因她而改变,等她想改变历史了,才知,一切皆是定数。好在,经历劫难之后的她终于明白,“有花堪折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 绝色狂妃:废材九小姐绝色狂妃:废材九小姐川绒|古言她,腹黑强大,回眸一笑,天地失色,风云皆乱。一朝穿越,成为爹不疼,又没娘的将军府嫡九小姐。天生废材,聋哑痴傻举国皆知。当绝代风华的灵魂重回身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从此她的命运将由自己改写。他,是绝色的炼狱之王,冷血无情,惊才艳艳,在这乱世中,能与你相遇,相知,相守,从此,天上地下,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 腹黑王爷的小冤家腹黑王爷的小冤家水云微|古言都市一个小小的上班族,没有特长,唯一的就是把每年的血汗钱用在了游览名胜古迹上,可是一不小心我去。。。。。。
  • 四福晋今天升职了吗四福晋今天升职了吗叶甜甜|古言【1V1高甜】刚成亲,楚娴天天想着怎么抱四爷大腿,后来,一看见他就想跑! 众皇子纷纷来访:身为天潢贵胄为何想不开独宠一人? “我家福晋长了一张必然得宠的脸,又乖巧听话,别人比不了。”被关外卧房门外三天的四爷一脸严肃认真地回答。 众皇子一片寂静:……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 意外重生之废材农家女意外重生之废材农家女薯大片|古言意外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被叔伯欺负?被白莲花表妹诬陷?幸好还有爱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嗯?这个男主怎么有点眼熟!?看她如何扭转局面带家人发家致富走向人生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