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小摩擦

几个人往里走,古天痕也跟着他们玩了一遭儿,虽然都已经吃过晚饭了,但几个人都是贼肚子,见着好吃的都还要再尝尝,不是每个宗门后备弟子都是富庶之家,大部分都家境一般,或者说不是很好,哪怕现在有一些自己能支配的钱了,还是保持着原来的习惯,除了徐林夕买的东西多点,李云起和李二木只买了一个东西还是两个人一起吃,就是捏的一个剑仙的糖人,两文钱。

古天痕跟凌志也是各自买了点东西,都不贵,古天痕也就花了几文钱。

几个人一转就是几个时辰,徐林夕还请大家玩了次转椅,就是跟旋转木马差不多的东西。

古天痕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不过几个人还是玩的挺开心的,哪怕是不怎么说话的凌志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最后到了一个表演戏法的摊子前,几个人才商量着该回去了,哪怕是夜市,这个点也开始散场了,走的人也多了起来。

“天痕,就这种规模的夜市,我都没见过,可惜不是天天有,要隔一天才有一次这种规模的,平时跟一般镇子上的差不多。要不然的话,我明天再带你们来一次,我请你们看看拉洋片的,听说里面有那个,大人平常都不让我们看。”徐林夕跟古天痕说道。

“这有什么的,不能去这,这镇子还有别的地方可去,咱们明天去那几个大楼里看看,咱们来这些日子,我跟云起都没进去瞧过,好奇的紧,我们还从来没去过那样的地方呢!”李二木也出声了。

“那行,那咱们就回去呗,天也不早了,明天再说明天的。”古天痕也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

几个人搂肩搭背往回走,刚转身,发现前面有一群人,还是徐林夕看见的,“等等,我看见黄林飞了,就在我们前面,咱们走慢点儿,别跟他们撞上了。”

“黄林飞,又碰上他了。”李云起也知道。

“什么意思,怎么了。”古天痕纳闷啊,他不认识,看林夕和云起的说话语气,好像不是什么友好相遇。

“天痕你问这个啊,哎——!”徐林夕长长一叹,“这是因为这黄林飞跟我是一个地方的的人,不过他是来自紫阳府下林镇,我家跟他们家早有摩擦,一个家族人也多,总不能就几个人吧,他就属于叔伯大爷那一脉的,倒也算亲,只不过不是管事的。”

“这不是吗,好巧不巧,他也进了仙门,好像是什么玄剑宗,也不知道从哪知道的我的消息,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里,就想踩我一脚,前几天才见过,那时候天痕你没来,我跟他起了争执,吃了点小亏,我这儿一时还没想到什么好主意,自然不想跟他见面。”徐林夕解释了一下。

“天痕,你不知道,前几天这黄林飞非要激我们,故意戳几我们,让我们跟他对赌,他仗着人多,非要跟我们打一架,我们不愿意就又说是一对一单挑,结果他那边有个大个子,傻不拉叽的比二木都宽,又高又壮,我们一看就知道打不过,就直接认输了,害的林夕输了二百两银子。”李云起也说了几句,看样子对于输了银子的事儿很上心。

“哎,银子是小事儿,我倒不心疼这两个银子,就是丢脸,这事那黄林飞肯定到处去说,说不定我大哥和我爹都知道这事了,我爹也不知道走没走,他知道了一定得来说我的,这消息要是传回上林镇,我的一世英名就毁了。”徐林夕也是很苦恼,似乎在上林镇还是个著名人物。

几个人七嘴八舌,古天痕也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说实在的没什么大事,就是一点儿小摩擦,他上也不一定好使,两个人只是打一架,你让他怎么出杀招嘛。

既然想走,古天痕也乐的如此。

几个人想着先等一等,哎,事情好巧不巧,前面那群人里有人回头看了一眼这边,古天痕正好发现了这一幕,感觉有点不是很好,不知道前面的那人回头看没看见他们。

古天痕虽然不认识黄林飞,但是前面就只有一伙年轻人是成群的,都不用猜。

就看着刚才回头那人跟旁边的人说了几句,他知道坏了。

果不其然,那些人在原地不知道干什么,古天痕看着似乎是在嘀咕什么,还不住的往他们这边看,古天痕就把刚才的事儿跟徐林夕说了一下。

古天痕这边几个人自然是一下子发现了那边聚在一块儿的黄林飞等人,两边的人一对眼神,黄林飞那边的人往这边来了。

“林夕,咱们是走是留?”李云起问了一下徐林夕。

走肯定是不行,见面就跑那也太丢脸了,输人不输阵,咱们就在这儿等着他们。”徐林夕想了想,刚才没看见他的时候,他走就走了,这会再走,不得让黄林飞笑话死。

“天痕,你要不要躲躲,这不是冲你来的。”李云起提醒了古天痕一下。

古天痕一愣,说实在的,这样纯粹的具有善意的提醒他好久没有听过了,哪怕只是这样一个小事儿。“这哪行,这样我不成逃兵了吗。”

徐林夕看了古天痕一眼,李云起也没再说话。

这边黄林飞几步到了近前了,算上他一共也才四个,人是冲着徐林夕来的,“这不是徐家的二少爷吗,少见啊。”

“黄林飞,你来做什么。”徐林夕毫不示弱。

“咱们见面总要打声招呼呀,毕竟在这种地方,遇到个熟人可是不容易呢。”黄林飞也不恼。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干什么!”徐林夕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没什么意思,就是过来看看瞧一瞧徐少爷,行了,我走了。”说了句不疼不痒的话,他一招手便要走。

“你……你!”徐林夕哪能受的了这个气,尤其他这个年纪,“我要跟你决斗。”说着轮拳头就要过去,古天痕跟云起他们也是表现的极为气愤。

那边黄林飞也不搭茬,躲了一下,带着自己的那几个人快步往外走。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遗影仙踪遗影仙踪a沐沐|仙侠乐天派的范乐天从小就明白,作为哈里拉大陆最普通的一员,自己的使命就是保护脚下的这片土地,跟大家一起抵抗妖兽的侵略。直到八卦符文阵的开启,让他意外冲破身体极限,成为一名狩灵师,从此开始了奇幻的漂流探险之旅。罡风山之谜,诺伊亚战乱,青阳古尸案,精灵族宝藏......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生死搏斗后,最终范乐天找出了传说中的升仙台,解开了大祭祀遗留的谜题,并且成为原大陆的最强王者。
  • 九天玄姬九天玄姬苍渺小|仙侠娲皇牺牲了自己补上了天上的窟窿,若是天上的窟窿没有不好呢?
  • 九天神录九天神录九五六三|仙侠初感青莲法通玄,神婴大乘入九天。一朝功成千秋果,省却轮回万万年。
  • 夜府姑娘萌萌哒夜府姑娘萌萌哒在何许|仙侠传闻,六爻其门有一女弟子,名唤小十,踏火而来,浑身修得一身邪术,迷的六爻掌门魂不守舍,第一天,就收了她做弟子。 这女子虽是身背负血海深仇,奈何,一心向善,反过头来去帮助仇人。 世人都说她是傻子,是转世做的妖孽,对她冷眼相对,恶语相向,偏她自己不以为意,左执止邪,右拿遗命,笑意连连。 可谁来告诉她,偏自己身边这人是怎么回事?像是狗皮膏药似的,怎么都甩不掉,她也就只好收了他才是。 可谁能想到,当初那个狗皮膏药般的人儿,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她懵了……
  • 南秋旧南秋旧泠羽凛|仙侠统领羽族的女帝元荔柔,她有着怎样的过往,等待的又是怎样一个回头…… 那些过往,沉寂与她与他的每一次目光闪离之瞬。缱绻的,却只在那上古卷轴中留下只言片语。所有的无奈与分离,不甘与挣扎消散与天地之中,如石沉大海。 只是,丛烨,你想过她吗?他们之间隔了太多太多,年少以为的喜欢就该在一起,但现实又岂是那么简单的……
  • 猪八戒重生记猪八戒重生记段人生|仙侠“苍天呀,大地呀,你们终于睁开眼了”猪八戒对天狂呼,因为他竟然重生了,最重要的是他获得了一本书《西游记》,知晓了自己的下辈子了。猪八戒重生了,他还会投错猪胎吗?当然会,可是他还会西天取经吗?答案还是当然会!可是你要是问我,猪八戒会错过嫦娥妹妹吗?那么纯洁美丽的仙子,你们舍得吗?弱水妹妹,这么有爱萌妹的妹子,猪八戒出家了当然可以推到!高老庄,我老猪来了,高妹妹,你等我!“猪八戒,你六根未尽,不能入我佛门,念你保唐僧取经有功,就赏赐洞府一座!”如来坐在灵山,大雷音寺中,念念有词道!“嘿嘿,如来老家伙,还是你了解老猪我,没事,老猪的弱水妹妹还等着我,就不奉陪了,告辞了!”猪八戒笑了一声,在大雷音寺之中消失了。
  • 剑士血卿侯剑士血卿侯年轻踩了雷|仙侠花式八十一死,扑街男主角沟通作者逆天改命;强运附体,悲催肉票捡宝挨雷却劈死绑匪老仙;天降奇缘,平凡倒霉鬼绝处逢生摇身一变成大剑士传人;心黑手狠,腐宅单身狗霸凌修真高手英雄救美获青睐;贱气四射,无耻剽窃犯修真末世行走都市武林威震天! 咸鱼杠精——肖羽,不带剑的大剑士,没爵位的血卿候!
  • 帝霸红颜殇帝霸红颜殇艾玛亚拉|仙侠三界六道及众妙之门,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吗?偶遇异人曰:“是真的存在,无论您信与不信!”二十年的修为要力挽狂澜与天地大劫,这能成吗?太难,太难!生在这个世界里的摩歌和所有人一样,并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又要去到哪里?也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皆因不忍心娘亲那失望的眼神,为了家仇国恨,为了匡扶世道一脉正义!他历经九劫九难九死九生,终究修成《轮回九重天》大法。当他为情所困,为仇所累,流连滚滚红尘时,他说:“我就是个有血有肉有笑有泪的凡夫俗子!”他对她痴恋成歌,相思成曲。他就是她生命里的诗,骨髓里的赋。当他临绝顶时,却狂吟:混沌开,于宇成,劈尽碎玉洒星辰。日噬天,月掠魂,傲立乾坤,笑看浮沉。玉兔降,紫阳升,斗转天地唯我尊。心骨硬,享雷霆,根生九幽,足踏霄云。倪珠儿苍然若落英般道:“你真的忍心剔我之骨噬我之魂?”摩歌望着茫茫天际,很久很久,时间被站成隔世。“我已无心无情无爱无欲,我们缘尽于此!”“大师,这世上真有无情之人吗?”她不信!三个月,倪珠儿苦恋成疾,失心成魔。她挥剑凄呼:“我心本善良,奈何世俗不让。既然大道不公,我亦何须慈仁?”再聚首,故城已古。荒芜的城墙头,她为他曼舞浅吟:寒风潇,枯草嚎,当年对白云中谣。青苔覆,踪迹了,一世怨恋刻城墙。
  • 烈风断弦图烈风断弦图乙嵬|仙侠纵观天下,世间万物,无数生灵,变幻不定,神秘莫测,光怪陆离,奇闻异事不绝于世,而真正为世人所知者,无几。
  • 大侠她老手抖大侠她老手抖一个儿童|仙侠“江湖中人都觉得自己大义炳然,实则真正想除一人,是无论正邪的若是良心过不去,可以把那人说成绝世大魔头,毕竟黑白是可以任意颠倒的。所谓江湖不过是年少轻狂的一梦罢,只不过它没有梦中那么大义炳然和朝廷相差无几罢。” “所以姑娘你用抖个不停的剑架在我脖子上,只是为了跟我说这段大道理?也不怕,道理没说完人就死了?” “不,我只想打个劫,如果你死了会更方便,不用说词了。” …… 凌韵是一个很牛逼的大佬,只不过她的奇葩祖先有一个很奇葩的规定: 在没有挖到老祖宗的坟之前都不能展示自己的厉害。 所以凌韵踏上了一条手抖的道路,并且越走越远…… 凌·扮猪吃老虎·手抖大侠·韵×洛·半吊子·小绵羊·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