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遇袭

天玄界之辽阔,一位凡人只怕穷极一生也难以踏遍一方之地,更遑论行至另一方大域了,哪怕是修士想要走遍整个天玄域也会是一场浩浩荡荡的远游,就算是掌控了时间与空间之力的十一境修士,想要突破大域进行穿梭空间也是一场风险很大的事,若是再混乱的空间隧道中遭遇不测,任你有多强也落不得什么好下场。

可惜冰宗与中域并无互通的传送法阵,否者事情也会简单不少。

北地天幕之上,一道虹光破开虚空眨眼间便是出现在在视线尽头,旋即再次没入空间之中,瞬息间便已是跨过数万里冰川雪峰,速度极快。

玄色破空梭中正是岑祖与项南两人,天罚之伤近乎无药可医,就算是天下丹药第一的药神谷恐怕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却唯有一处地方可能有决绝的方法。

向心问道,天人合一,天下道法非青玄山不可当!

脚下快速掠过的山河灯火宛若萤虫之光,似乎近在眼前又很遥远,此时正值傍晚起灶之时,以项南五境修为能够将那道道炊烟尽收眼底,瞳孔中映照而出人间景象,不知怎的,在这隔绝了风雪的高阶破空梭之上,项南竟是感觉有些冷,自从踏入修行大道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般感觉。

“说到底修士也还只是掌握了强大力量的人类而已,当强大到一种程度之时自然而然便会生出一种疑惑,再看人间,恍如隔世。”岑祖来到项南身边,轻轻摸了摸项南脑壳,笑道,“这是一场无关修为的问心,不必慌张,是做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亦或者落入人间观世道,种种选择,谨遵本心就好。”

项南似乎有所明悟,缓缓闭上双眸,心神沉入心湖之中。

“小子倒是悟性甚好。”岑祖笑着摇了摇头,不在关注项南的情况,此番问心与修为并无关联,只是解心结罢了,比起这个,只怕隐藏在虚空中的那些东西才算是真正的小麻烦。

岑祖面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目光却是有些深沉的看向右方的虚空之中,轻笑道,“阁下跟了一路了,如今已是出了北地范围,还未入中域,若是在这还不出手只怕就没机会了。”

破空梭已然停下矗立在天幕之上,项南瞬间睁开双眼,警惕的扫视了眼四周的空间,却是并未发现异样,皎白月华透过空间撒向大地,并未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桀桀桀,不愧是鬼杀榜高居前十的人物,倒是有些本事。”在项南疑惑之时,右方空间一阵扭曲,一道被黑袍笼罩的身影悄然浮现,淡淡的黑气弥漫在四周,项南皱了皱眉头,怎么感觉这人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

“项小子,等下护住自身。”岑祖的声音自项南心湖之中响起,项南眉头轻皱,缓缓点了点头。

岑祖微微一笑,身型闪动间便是诡异的出现在了那黑影身前,苍老手掌直直印向黑袍人的胸膛,竟是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如此诡秘一击直接穿过那黑影的胸膛,还不待项南欣喜,那黑影却是缓缓消散,竟是一道残影!

岑祖也没有半分意外,挥了挥袖子,看向前方那道再次浮现的黑袍身影,淡淡道,“阁下倒是有那么几分本事,不如报上名讳?待得老夫将你斩杀之后昭告天下,给你的那些老鼠同伴们知道知道。”

“桀桀,单凭我一人却是不是你的对手,不过谁告诉你,我就只有一人呢?”黑袍身影并未回答岑祖的话,诡异一笑,身影陡然散出浓烈的黑烟,黑烟之中又是一道黑袍人走了出来,一阵怪笑道,“岑先生之大名,在我鬼神殿也是如雷贯耳,今日便由我们兄弟共同领教岑先生高招。”

岑祖眉头微微皱起,苍老的眸子中闪过一道寒光,轻声道,“百年未曾出手,想不到两只低阶的王也敢来我岑某面前放肆了,看来得给你们这些老鼠好好上一课了。”

说话间,岑祖脚掌轻跺虚空,一指点向天幕,瞬间,两道数百丈庞大的光阵陡然成型!

两道黑影皆是一颤,那光阵运转间强横的灵力将那空间都是震荡的波动不停,当即也不敢有丝毫保留,周身无尽的黑雾涌出,汇聚成一道数十丈庞大的黑云团,凄厉鬼嚎自其中不断传出,甚是渗人。“万鬼域!”顷刻间,无数只小鬼自那黑云中涌出,铺天盖地的扑向岑祖。

“万年来就只有这么些个手段,还敢拿出来丢人现眼。”岑祖看着那无数只小鬼却是鄙夷道,指尖印决变幻,两道大阵陡然一颤,“两仪阵杀!”

天幕大阵之中无尽灵力汇聚成无数颗燃烧着的硕大星辰悍然砸下!脚下大阵一声嗡鸣,无尽寒气涌出,道道冰棱宛若长剑突刺而出!

那每一只小鬼都是堪比神府境修为,却是在两道大阵的攻势下那般的不堪一击!转瞬间便是被消灭殆尽!

“鬼道罗生门!”两道凄厉吼声自黑云中传出,黑云一阵变幻,竟是化作两道硕大青铜门,黑光流转间,无比厚重的感觉弥漫,炽火星辰与那寒气冰棱尽数撞在那青铜门之上,却是始终无法将其破坏。

不知是不是项南的错觉,这两个黑袍人仿佛并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一味防守挨打,当然也有可能是实力不如岑祖,可是明知不可力敌还有来这作死,莫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企图?

陡然间,项南周身汗毛炸立,后背顷刻间被冷汗浸湿,身体却是不敢动弹丝毫,一道身影竟是不是何时破开了岑祖的法域悄然出现在破空梭之上!

是一位长相普通的中年人,肤色白的可怕,额头张却是长着一只漆黑小角,双眸中隐隐有着红光浮现,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项南,见项南竟是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中年人眸中闪过一丝异样,轻笑道,“小辈倒是机敏,怪不得能掌控一柄仙剑。”

“鬼族?!”项南额间遍布冷汗,真气灵力皆是运转到极致蓄势待发,知道此刻项南终于是明白过来这些人的身份,正是当年引起天地大战的鬼族残党!当年在那万丈冰渊之中项南就借着心湖中的那道力量亲手斩杀过一只!也难怪项南有种古怪的熟悉感!

“哦?竟是知道我们的存在,倒是小瞧了你。”中年人微微一笑,手指凌空虚点,项南胸前顿时出现一道血洞,竟是连半分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哼!”项南惨哼一声,却是不敢处理伤口,双眸死死的盯着中年人,这些鬼物的目的竟是天地之间新生的第五把仙剑!

“之前也是有那么一位精彩艳艳的青年掌握一把仙剑,我族一开始并未在意,如今那青年却是成了我族心腹大患,在那鬼杀榜之上高居第四,这般事情,实在是不想令它发生第二次啊。”中年人幽幽道,目光看向项南胸前,仿佛透过层层阻碍直视到了那把在神宫之中恢复元气的仙剑“失意”!

说着,便是伸出一只惨白的手掌缓缓抓向项南,项南额间青筋暴起,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

岑祖也是发现了这边的事情,顿时大怒,想要赶来却是被那两只鬼王死死缠住,就算是受到一些伤势也要拖住岑祖!

似乎万事皆定再无半点可能之时,遥远天外一道星光缓缓而来,转瞬间便已是划过破空梭项南与那鬼族中年人之间。

中年人神色陡然阴沉了下来,伸出的右臂竟是齐根而断!也顾不上溅射的漆黑血液,身影一个闪烁便是出现在破空梭之外,这才修复起自己的伤势,右臂之上道道黑雾升腾而起,转眼间又是一只崭新的苍白手掌浮现而出,轻握两下,中年人的目光死死看向那道不知何时出现在破空梭之上的玄衣中年人,咬牙切齿道,“裴闵!”

项南惊觉身体恢复,赶忙运转真气修修复胸前伤口,目光带着淡淡崇敬看向身边那位手持一柄散发着淡淡星光长剑的中年人,大陆之上唯有一人能担得起剑仙的称谓,那人便是剑宗宗主,剑仙裴闵!

“小友也是剑修?”裴闵似乎想要做出一个笑容,努力了下却是没能成功,只得面无表情道。

“是,是剑修!”项南却是不敢在意这些细节。赶忙回应。

“好,我出一剑,你且看好。”裴闵微微点头,旋即看向那鬼族中年,举起手中仙剑“沉渊”,一剑斩出。

项南死死地观察着裴闵的动作,旋即便是看到此生都是难以忘却的一幕,那星辉剑气斩出,所过之处竟是万物皆避!无论是月色清风,还是空间时间,仿佛都在躲避着这随手一剑!不待项南眨眼的功夫,那剑气竟已是穿过了那鬼族中年的身体!

“嘶!这就斩了吗?!这也太强了吧?!”项南目瞪口呆道,那鬼族中年的实力只怕比岑祖都是弱不到哪去,竟是被一剑斩杀?!

裴闵却是微微摇头,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轻声道,“没有,他们,很难杀。”

果不其然,那中年鬼族被斩成两断的身体竟又是融合在了一起,除了眸中红光暗淡了些许之外,似乎并无大碍。那血红眸子死死的盯着裴闵,也是知道了今日之事不可为,一道漆黑裂纹悄然在身后张开,中年鬼族再次深深的看了眼裴闵,竟是要逃!

“得留下点东西。”裴闵淡漠道,又是一剑斩出!

剑光掠入那漆黑缝隙中,一道凄厉的嘶吼传出,“裴闵小儿!本座定当踏破你剑宗,破灭剑宗传承!”裂缝陡然消失,一截手指长断角浮在空中,转瞬间化作粉末。

那两只鬼王也是见到这惊骇一幕,再不敢多做纠缠,也是想要撕开空间逃走!

“伤一只王殿可不足以弥补裴兄出两剑,你们就留下吧。”岑祖见那边落幕,也是淡淡一笑,指印再变,两座大阵威能竟是再涨数分!先前那般激烈交手,岑祖竟是还有所保留!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狂魂怒狂魂怒灰土色|玄幻神州大陆,武者为尊。灵脉修到极致,便可排山倒海。守墓少年吴心,经历万雷噬体!终于修成旷世奇脉。然而一个骑龙男子的到来,彻底改变了吴心的命运......
  • 大道三千之幻剑大道三千之幻剑天子赤血|玄幻传说佛界瑰宝“成佛”无意间消失在佛界,化入凡尘。相传得到之人便可立身成佛,然而一切真的如传说一样吗?或许一切都不过是一个阴谋?
  • 修仙系统送我一个约会修仙系统送我一个约会诚司丸|玄幻“这里是哪?”秦寿屹立在一座大山里,这时,一阵奇怪的声音袭来:“恭喜您,您从现在开始就是最强约会修仙系统的主人了……” “约会…………”
  • 不虚行不虚行沐三再|玄幻浮世间,多烟云;抬眼望,常青天。修行者千年,所修为何?功名利禄?笑傲群雄?于洛衡而言,不过人间一场,不虚此行。
  • 叶玄天火传叶玄天火传玄七河|玄幻奇幻的大陆,奇幻的故事,看天下风景,拥世间美人,过非凡的人生!
  • 《龙枭龙枭》《龙枭龙枭》无疾123|玄幻天公与地母生出了龙枭,它就是龙的先祖。它与西王母的大女儿结为夫妇,开始了一生的繁衍与斗争。
  • 万噬苍穹万噬苍穹超级大导演|玄幻少年千诚,一个因为外挂太强而苦恼的人! 【轻松】【热血】【不虐主】
  • 仙魔同俢仙魔同俢是只小鹿.|玄幻云海缥缈,苍穹无限,芸芸众生,谁不心向往云?天道虚幻,无若得馈,万丈红尘,何人不欲长生?长生三生七世的怨侣,正道与魔教数千年的恩怨情仇。一个人,一柄古剑,它将如何面对整个世界……
  • 神左门神左门烂弹琴|玄幻天下将乱,看导演与影帝之间的较量。没人有错,只是执念不同罢了。
  • 菜狗开始的成神之路菜狗开始的成神之路欲眠将梦|玄幻菜狗?不不不,虽然我是只狗,但是真不菜,我脚能踏风行万里,爪可控握裂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