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8章 奶妈钟姑姑中毒身亡 太医查明真相

杨子佩听了侍女说的话,惊吓的瞪大了眼睛。

“你说什么?怎么回事?”

大皇子皇甫政川乃是杨子佩此生最重要的存在,是杨子佩的亲生骨肉,也是皇室的大皇子,对于皇室乃至整个青鸟国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存在。

杨子佩也不顾刚刚睡下的蓬乱仪容,就往未央宫的偏殿赶去。

只见到受惊的乳娘和因为咯血而昏迷过去的大皇子政川躺在偏殿的床上,杨子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撕心裂肺的喊道。

“川儿!”

皇甫政川毕竟还是个孩子,中毒之后咯血吐血,现下已经是昏迷了过去,也不哭不闹了,像是沉睡了过去,也像是昏迷了过去。

嫦贵妃接着用颤抖的右手探了一下大皇子政川的鼻息,发现大皇子政川仍有微弱的呼吸:“紫月!快去叫太医!快去!”

贴身宫女紫月回复嫦贵妃:“娘娘,已经派人去了,娘娘莫急。奴婢这就去看看,太医很快就来了……”

太医院的周太医赶到,立即为大皇子皇甫政川诊治,发现大皇子政川是中了雷母神鞭草的毒,中毒不深,可以诊治,不会要了大皇子的性命。

但大皇子政川毕竟是刚出生的婴儿,寻常二十出头的男子,中了此毒都会命悬一线,更不用提大皇子政川这个尚在襁褓中的小婴儿了。

周太医是太医院年纪较轻的太医,知道小皇子中的是什么毒,但是却不知如何解毒。

眼见着太医院来的年轻太医周太医左右查看,之说了大皇子咯血的原因和中了什么样的毒,却没有任何解决的法子,嫦贵妃急得团团转。

皇甫政川乃是青鸟国皇室的大皇子,自然是备受关心,太后娘娘就寝早,永寿宫的宫女太监们一应不敢吵醒太后娘娘,于是便将此事瞒了下来,但是皇帝那边却是不好交代,大皇子皇甫政川的事情,很快就传到皇甫子玄的耳里。

自然是不用说的皇甫子玄直接丢下了勤政殿的政务,直奔未央宫。

此时,太医院的朱太医,周太医和刘太医已经聚齐。

朱太医是个稳重的人,在太医院的时候听说了大皇子的事情,并第一时间知道了大皇子皇甫政川中了雷母神鞭草的毒之后,立即找出解药丸,直奔未央宫,等赶到未央宫之时,也正是皇帝驾临之时。

朱太医拜见皇帝:“老臣拜见陛下。”

皇甫子玄一脸深沉的问道朱太医:“朱太医,听顺能说,大皇子中毒了?”

朱太医回复皇甫子玄:“回陛下,微臣也是方才得到大皇子中毒的消息,大皇子所中之毒乃是雷母神鞭草之毒,微臣已经在太医院带来解毒药丸,正要进去为大皇子诊治。”

“朱太医快去吧。”皇甫子玄头疼欲裂,自己当政期间,不知道死了多少皇子,如今好不容易迎来了一个大皇子皇甫政川,又中了毒,皇甫子玄的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

朱太医进入偏殿大皇子政川的住处后,发现刘太医已经到了,并与太医院新来的太医周太医再讨论些什么。

朱太医走近些,刘太医和周太医两位太医便向朱太医礼貌的一拜:“朱太医。”

刘太医又开口:“朱太医,下官已经将解毒的药丸叫大皇子服下了。”

朱太医对着刘太医点点头。又走到了大皇子政川的身边,替大皇子把了脉,又翻看了大皇子的眼睛,检查了体热的情况等,转了个背又见刘太医和周太医再讨论着什么。

见朱太医疑惑,年轻的周太医便告诉朱太医:“朱太医,下官方才与刘太医一同讨论大皇子政川的中毒原因,也叫未央宫的宫女检查了最近小皇子使用的东西,并不不妥的地方。”

并无不妥的地方,这样说来,小皇子这中毒的迹象是无缘无故导致?事出有因,一定有什么原因。

可是不管什么原因,都要归结于嫦贵妃看管不当,没有照顾好大皇子,这才叫大皇子政川中了毒。

皇甫子玄有些恼怒,将大皇子政川中毒一事怪罪在嫦贵妃的头上:“嫦贵妃,朕谅你刚刚生育完大皇子有功不与你计较,大皇子中毒一事实在严重,幸得太医及时诊治,不然皇儿的性命就要丢了,你这个母妃究竟是怎么当的,若是还有下次,朕就下令让皇后这个母后替你代为照顾大皇子了,到时候可别怪朕心狠!”

嫦贵妃回应:“臣妾明白,陛下息怒。”

皇甫子玄见大皇子情况稳定,怪罪了一番嫦贵妃,便扬长离去。

三位太医皆面向皇甫子玄参拜:“陛下慢走。”

朱太医略微思索了一下,看向嫦贵妃的位置:“娘娘。大皇子的奶妈所在何处?可否叫奶妈前来问话?”

嫦贵妃示意身边的宫女紫月:“快去叫奶妈过来,朱太医有话要问。”

在宫女吧紫月前去寻找奶妈的时候,嫦妃诉说了今日的情况:“朱太医,奶妈本是要喂养皇儿政川的,但是不知道怎么了,本宫从皇后宫里回来是时候便不见奶妈的身影,叫了未央宫的宫女去找,才发现奶妈睡了一下午。”

奶妈钟姑姑日夜照顾大皇子政川,对皇甫政川十分疼爱,嫦贵妃对钟姑姑也是十分信任的,既然朱太医要找奶妈问话,那么十有八九便是怀疑问题出在奶妈钟姑姑的身上了。

嫦贵妃本是万万不相信钟姑姑会做出伤害大皇子政川的事情的,知道朱太医慢悠悠的吐出一句话。

“嫦贵妃娘娘,您方才说,奶妈睡过了一下午?在此期间,是否有人在未央宫见到了独处的奶妈,或是奶妈昏睡不知所以?”

嫦贵妃瞬间清醒过来了,奶妈回了小阁间休息,那时未央宫的宫女都不在小阁间之内,或许是有人,趁这个机会,在奶妈的身上藏了毒?

正当嫦贵妃反应过来的时候,贴身宫女紫月匆忙跑回来回禀。

“娘……娘娘!娘娘……不好了,奶妈钟姑姑七窍流血死了!”

钟姑姑死了?在场的众人大惊,方才朱太医才问嫦贵妃娘娘问奶妈的下落,并要求叫奶妈过来问话,这会子,奶妈就已经死了,并且 还是七窍流血而死。

一旁的刘太医也察觉出了异常:“这位女使是说,奶妈钟姑姑是 七窍流血而死?亲眼所见,千真万确?”

宫女紫月回复刘太医:“千真万确,就是七窍流血而死,奴婢亲眼所见,不会有假!”

刘太医一脸深沉的说:“娘娘。此毒乃是雷母神鞭草之毒,中毒至深,则会出现七窍流血而死之状,恐怕,奶妈也中了此毒……”

一个雷母神鞭草之毒,瞬间将此事弄的扑朔迷离,这样一来,嫦贵妃发觉自己刚才的推测便是合乎情理的了,顿时有一种细思极恐之感。

有人趁奶妈睡熟之时,对奶妈下了毒,奶妈睡醒后,又喂养了大皇子政川?

险象环生,大皇子政川真是命大,中毒不深,也许也是小孩子的嗅觉更加灵敏,发觉到与平时不同时便大声啼哭,这才没有落的和奶妈一样的下场。

莫非是未央宫出了内鬼?嫦贵妃吩咐宫女紫月:“从今日起,彻查未央宫宫女太监,一个不能放过,若有猫腻,及时来向本宫禀报。”

“是,娘娘。”

嫦贵妃吩咐完以后,三位太医院的太医向嫦贵妃提出要检查奶妈的请求,嫦贵妃便同三位太医去了奶妈所在的小阁间。

大皇子政川出事后,奶妈便被吩咐下去留在小阁间里待命,没成想,奶妈刚回到小阁间,就已经中毒,七窍流血身亡了。下未央宫的宫女太监们听了嫦贵妃和三位太医的对话,不敢随意处理。

于是奶妈就这样躺在小阁间的地上,一动不动,远远的就可以看见,奶妈七窍流血,是中毒身亡的样子。

三位太医走上前去,检查奶妈钟姑姑的手足,并解开奶妈钟姑姑的衣裳查看。

朱太医查探奶妈钟姑姑的手时,并未直接触碰钟姑姑手上的肌肤,先是用了一根银针试探,果然,银针变黑,钟姑姑的手上沾了毒,年轻的周太医和刘太医也发现了奶妈身上有抹上雷母神鞭草之毒的痕迹。

所以大皇子中毒的缘由,便是奶妈熟睡之时,被人下毒,因此大皇子政川便是在奶妈醒来之后,奶妈钟姑姑喂奶时中毒的。

三位太医向嫦贵妃汇报此事,嫦贵妃整个人也已经有些架不住身体了,后宫之中阴谋诡计,因为争宠互相使坏或是陷害皇嗣之类的事情层出不穷。

可是杨子佩万万没想到,这许许多多的风波都出现在自己的身上,明明已经很小心谨慎了,可还是架不住某些怀揣着阴谋诡计,一肚子坏水的人在背后暗戳戳的耍心机手段。

嫦贵妃派人将奶妈钟姑姑的尸体抬出去,又重新替皇儿政川把关,找个一个能叫人放心的奶妈,并在此事之后彻查未央宫的宫女太监,事事严格把控,一丝不苟。

而大皇子中毒一事,太后娘娘也很快知晓了。

同类热门
  • 法医邪妃法医邪妃顾杳|古言她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听院长说,她是在大街上把她捡回来的,但不知为何,从小到大,孤儿院的小朋友都排斥她,把她当成怪物,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进入社会后,身为法医,虽然她得到了大家的尊重,却没有人看她的眼神里没有惧怕,她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把她当怪物,明明她什么也没有做,但还是一个朋友也没有。她是九州大陆北月国最受宠爱的明月公主,自幼皇兄们便把她宠得无法无天,肆意妄为,人送外号刁蛮公主,因为不想和南翎国联姻,她勇敢逃婚,被逼跳下悬崖,香消玉殒,当她变成她,又会在九州大陆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 盛世难两全盛世难两全止步SSSS|古言一直站在黑暗中的人,忽然间有那么一天有个人给了她一道光,让她误以为是整个天堂。
  • 家仇而起江湖梦家仇而起江湖梦墨金苍穹|古言一封书信,牵出了十三年的仇怨,在这条报仇雪恨的路上,舒淇雨似乎看到了真相,又似乎陷入到了更大的漩涡之中。 匿藏在江湖数十年的灵教不惜造出诸多杀孽又是在寻着什么? 三年前与那富贵少年的相遇是偶然还是算计? 共同生活了十三年的义兄又瞒着什么事情? 境遇相似,背负仇恨的山野少年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若隐若现的儿时回忆里藏着什么隐秘? 这一切的一切,终将会被揭露出来。到那时,那些人,又将作何感想?
  • 九梦浮华九梦浮华小白爱吃菠萝|古言一入深宫,此生便不能回头. 幼时的一瞥,造就了一生的梦. 为他甘入深宫. 为他步步为谋. 为他征战沙场. 只想看他那笑颜. 只为获得他的爱. 然帝王家本无情. 到最后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
  • 妃你不可之废柴大小姐妃你不可之废柴大小姐漾茶茶|古言她是西月王朝定国公府唯一的大小姐苏灵儿,亦是天下诸知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嚣张跋扈,花痴成性,臭名远扬,赛马场因痴缠美男死于马蹄之下。再睁眼,她是首都医科大学高材生,性情随性,没心没肺,突发善心想救一只流浪猫却失足坠楼,魂穿异世。重生异世本想继续自己的米虫生活,守着家人平静过完此生,怎奈总有人扰我清静,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将这京都搅得天翻地覆,既然要乱,就乱个彻底吧。
  • 天庭水天庭水昭不疑|古言一场仓皇少年游,多自由的人都有无奈,原本就没有什么绝对的自由。
  • 陛下今天不一样陛下今天不一样甄栗子|古言在21世纪活了二十年,周宝儿都没有见到过一个人格分裂症。没想到穿越来,皇帝居然是个双重人格?一重人格风流不羁,却待她温柔;另一重人格冷漠严肃,偏偏是她的攻略对象。有时候,周宝儿真宁可这是两个人才好!——咦?等等!皇帝好像真的是两个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顺治宫廷之祥妃传顺治宫廷之祥妃传郑久九|古言一入宫门深似海,皇宫三尺红墙内步步波澜暗涌。 六品侍读之女佟卿彧自选秀始入宫闱,福哉?祸哉? 满族的天下,蒙族的后宫,小小汉女当何去何从。
  • 绝色医妃最撩人绝色医妃最撩人一树花妍|古言“医者无分男女,你不懂吗?”她问。“你要对本王负责!”他答。 重生归来的舒眉,心中只有仇恨,若能手刃仇人,便是万劫不复,不入轮回她也心甘情愿。可谁让她一时贪恋美色,惹上了这大麻烦,如今整日缠着她,甩都甩不掉。说好的冷情冷面孤傲不驯呢?怎么在她面前偏成了这般傲娇难缠?只是,身边有了他,舒眉竟不舍得过完这一生,除了报仇,与他一起的那些美好,也是在让她不忍错过。
  • 韶华自负一代倾城为君尽韶华自负一代倾城为君尽衾窈|古言那年宫墙外,风声鹤唳,夜色如水 他扶手独立于城楼上,身姿飒爽,微风轻抚他如瀑的青丝,摇曳于空中,君临天下已如昨昔。 我仰着头,逆着光问他 “故国已故,君万代功名已然不复,为何孑然一人。” 君不语,他只是回头望我, 那一眼让我感觉如梦初醒心悸一动… 后来,城墙破开,尸遍满地,一片烟火海 我却再也未识得他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代容颜为君尽 转身一缕冷香远 逝雪深梨花落笑意浅 来世你渡我,可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