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结识新朋友

小雪将霁,露出平坦的大路,外面虽然还有些寒冷,但天气是冬日少有的晴好,正是适合赶路的时候。

穆如清和方大炮骑马,花大爷和阮柏各自驾着一辆马车,一行人欢声笑语的出了高耸的城门。他们这次是轻装简出,所以没有带很多人,就只有江心月的两个会武功的大宫女踏水和扶风贴身保护,其余的人都留在京城,而且她们实在用不上什么人,都已经习惯了自给自足,也不是娇气的贵小姐。

出了城空气都有些清新起来,走了一会儿路日头便到了正午,众人停在官道边,找了个平坦的地方铺下毯子开始准备午餐。

同样赶路的人也有不少停在路边休息的,各自占了一块地方相安无事,有几个甚至还凑到一起一同用餐。

阮眠眠和江心月还有刘欣儿都戴上面纱下车,把后面车上准备的食材取了些下来细细的收拾好,她们此次带的最多的就是食物了,就怕路上有个万一再饿肚子,还计划着中途要在几个大城市歇脚补充物资。

这边方大炮也已经架起了锅,将分成小袋的火锅底料煮了一包,锅中的水一开,这香味就迅速的蔓延出去,有不少人都朝这边张望着。

火锅香气浓郁,辨识度是十分高的,而且这是只有京城的一品香才有的美味,不管是寻常百姓还是达官贵人都得从一品香点单才能吃的到。

那边有几个年轻男女闻着这味道嘀咕了一会儿,便推了一个看起来活泼开朗的少年过来。少年脸色有些红,搓了搓手,略有些迟缓的走到了一品香的人这边。

“几位朋友,我们是魏国公府的,今日出来游玩的。”那少年伸手指了指他们那边,“不知道能不能向各位讨一碗火锅汤,闻着你们煮的像是一品香的火锅,实在是太香了。”说罢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阮眠眠正坐在地上往锅里添菜,看着这少年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她笑着开口道:“不过是火锅而已,承蒙你们喜欢,我做主送你们一包底料就是啦。”她伸手从方大炮那边取了一包包好的底料递给那少年。

少年有些惊喜,笑得嘴角两侧的梨涡都深了,眼睛亮亮的看了阮眠眠一眼,疑惑道:“你们的火锅料是从一品香买的吗,我怎么记得他们只送外卖,不卖底料啊?咦,我见姑娘眉眼有些眼熟,我们认识吗?”

这一番话惹得其余人都大笑起来,那少年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没想过来。这京城里少说有一半人都看过阮眠眠的吃播,吃过一品香的火锅,这少年可是也看过吃播,这才觉得阮眠眠熟悉,其他人都不怎么出现在大众面前,自然不认识。

阮眠眠也笑得眉眼弯弯,伸手摘下轻薄的面纱,把自己的面容显露了出来,那少年看到都目瞪口呆了,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你…你是阮眠眠?一品香的吃播?皇上新封的汝梁君主?”

“嘘,小声点,我们眠眠可是大红人,别人听见都该堵住不让走了。”刘欣儿眨了眨眼睛,玩笑的看着阮眠眠。

“你还知道我封了郡主,看来也是大家少爷啊。”阮眠眠招呼他坐下,自己重新开始择菜。她成为郡主的事情并没有大肆宣扬,这也是她和太后请求的,毕竟她还有一个吃播的身份,总不能因为成了郡主影响到工作。

“我其实是魏国公最小的孙子,我叫魏浊意,见过汝梁郡主。”少年冲阮眠眠拱了拱手,阮眠眠微微福身还了礼。

“你们都是一品香的人吗,我瞧着倒是眼生。”他转头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熟悉的面孔,看到方大炮的时候才说:“这位兄弟我认识,我在一品香见过你。”

方大炮总是在大厅迎来送往,算账收钱,也算是一品香第二出名的人了。

他往锅下添了把火,问道:“魏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这些都是我国公府的亲戚朋友,我们要往汝梁去拜见外祖母,诸位要去哪?”魏浊意也不眼生了,接过穆如清给他的汤啜了一口,又招手叫他的那些人过来,那几个男女年纪都不大,一一过来行了礼围坐在一起。

“我们往南城去,说起来还能同行一段路,汝梁是眠眠的封地,顺道去看一眼也是好的。”穆如清接话道。

魏浊意虽然年纪不大,只有十五六岁,但长在魏国公府必然是有一定心思的,一眼便看出虽然阮眠眠地位高一些,但眼前这个男子却是这群人里做决定的人,立刻应声道:“能和一品香的人同行,是我们的荣幸。”

于是再出发的时候一品香的两辆马车后面又跟上了两辆,一共四辆马车顺着宽阔的管道慢慢行进。魏浊意还有其他两个随从都是骑马的,剩下两位小姐却是要坐车,正好和阮眠眠她们同坐一起,不一会儿就相互熟悉,玩闹了起来。

穆如清本就英俊无比,此时端坐在马上手执缰绳,星眸潋滟着有些说不清的光芒悄悄打量着跟在身旁的魏浊意。这个魏国公府的小少爷看上去活泼率真,只是无人看见的时候面色却没什么表情,手背养的细皮嫩肉像小姑娘的手,可掌心和指腹明明都有常年习武的痕迹,连见多识广的穆如清都有些好奇他真实的性情了。

“魏公子曾经去过一品香用餐吗?”穆如清看似随意的问道。

“去过一两次,都是朋友们聚一聚,可惜我才来京中不长时间,没见到当时一品香爆红之时的盛况。”魏浊意从容答道。

“当时一品香都快要做不下去了,要不是安阳侯接济我们,又有眠眠帮衬,恐怕早就关门大吉了。”穆如清叹了口气,很是感慨。

“哦?侯府和一品香也是有交情的吗?这我倒是不知道。”

“自然了,不过都是旧年的情谊,如今一起合作做生意罢了。”穆如清颔首,转头的瞬间他捕捉到魏浊意眼睛里一丝奇异的光芒闪过,只是看不穿情绪,穆如清的心里疑惑更盛,只是找不到话题继续试探,于是只好作罢。

同行一路往南,中间走走停停暂且不表,十日之后一行人到了和汝梁搭界的一个小县城。这个县城名叫高苑县,走过这里就能到达汝梁地界,只是天色已晚,众人又不着急赶路,所以暂且进县里找了个客栈,开了几间房休整,打算第二天再进汝梁城。

高苑已经算是比较靠南的城市了,温度也比京城高了不少,不过还好阮眠眠她们带了各色衣衫,于是都换下厚厚的冬装穿上了薄一些的衣服。

正月里的京城,地面上寸草不生,树上也是光秃秃的一片灰色,这边就不同,田里的庄稼已经发了嫩芽,甚至还有的书上带着绿叶,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冬天的样子。

住进客栈,阮眠眠和江心月一间,江心月一进来就去整理床铺检查室内的东西了,阮眠眠则推开窗户看着楼下的街道。

这个县城的建筑都是木头搭成的,看上去别致又美观,为了防火还在墙上都涂了特制的一层釉,油亮亮的,光彩照人。

此时正是傍晚,不少游人提着各式各样的花灯像另一条街道走去,一些卖小吃和糖人的小贩也都向那边汇聚,那边的天上时不时的炸开一朵鲜艳的烟花,好像有什么活动。

阮眠眠探身出去看,身后江心月叫来小二让他去打热水来,阮眠眠回头问那小二:“外面这些人急匆匆的,都是到哪去呀?”

见到这娇俏小姑娘突然回过头,小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小姐您不是本地人吧,咱们县的风俗是正月十六这一天晚上逛庙会,那会上什么好玩的都有,杂耍马戏、小吃美食,应有尽有。”

看到阮眠眠掩盖不住的好奇,那小二又笑道:“要不小的带两位小姐去逛逛?一般外地来的都不知道这里面真正有意思的地方,跟着我保证不让您上当又能玩个过瘾,您去打听打听,我马壮那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老实人呐!”

阮眠眠欢欣雀跃就要跟他走,江心月却一把拉住了她,冲那小二说道:“你且去一楼候着,我们叫上我们的同伴再决定去不去。”

小二见她如此,也不多说,笑着退出去还带上了门,脚步咚咚咚的越来越小,看来是下楼去了。阮眠眠吐了吐舌头,笑道:“我只顾着贪玩,都忘了叫上大炮他们了,该打该打。”

“倒也不是为了这个,就算想去玩,也不需要别人带着,咱们自己逛逛就好了,你以为他那么好心免费给你当向导啊?”

江心月在外面行走江湖,见识和经验都比较多,自然知道无利不起早,更不会轻易相信一品香之外的任何人。江心月从前就遇到过一起拐卖事件,这种事情也叫“拍花子”,当时就是在一个很热闹的节日上,她路过救下一个被人贩子迷晕了的女孩子,要不是她武功高强,那女孩还不知道要卖到哪里去,所以她对陌生人的好意格外警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降萌厨:国师大人,请尝鲜天降萌厨:国师大人,请尝鲜楼含章|古言啪!啪!啪! 伴着清脆的响声,江如意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中睁开双眼。 眼中血液遍布,像……
  • 医妃拽上天王爷是妻奴医妃拽上天王爷是妻奴羡安不羡欢|古言传闻墨王不近女色,身旁唯有其生母皇后和胞妹小公主能近三尺。仍有不怕死的女子想去爬墨王的床,下次无一不是死得凄惨,民间更是各种传闻。一代21世纪医学的大佬穿越到古代,有着无比宠爱自己的爹爹,十分护短的哥,某女表示想过米虫的生活……
  • 美人为美人为齐西|古言她,一国公主,远嫁他国……他,铁血战将,征战四方……他,富甲天下,随她出嫁,护她一生……他,一国储君,外强中干,却因她改变……可当前尘往事被翻开,她究竟何去何从……
  • 女皇寻仇记女皇寻仇记梅媚团子|古言那一日白雪皑皑,他与她初见。 那一日暖阳耀眼,他与她重逢。 这一生唯有与他一起才不负韶华,这一世唯有与她一路才不算一无所有。 生来带仇,于他而言,活着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 幻梦破灭,于她而言,是不是另一种重获新生。
  • 夫妻系统之与四爷过招的日子夫妻系统之与四爷过招的日子师静|古言以为自己死了,结果被送去清朝,要她完成任务就能继续活下去。嗯不能改历史,只能旁观?好吧还要等二十多年才能回去,那就慢慢的熬吧。 去,这冰块脸,谁要谁拿去,怎么还跟着? 咦,系统更新了?这次任务是要打造一个新的四爷? 好吧,且看我磨刀霍霍。 四爷接招,那里跑! 关于夫妻系统的起源可以看《快穿:还给我种田的日子》,谢谢大家支持! 欢迎加入夫妻系统之与四爷过招的日子,群聊号码:822875821
  • 卿本无念卿本无念青云巷水云间|古言洛无念本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却不想一朝沦为通缉犯,复仇的道路太艰辛,但是,哪怕万劫不复,也要把自己失去的一样一样讨回来!
  • 腹黑皇子总撩我腹黑皇子总撩我奶油桃子|古言田小草自认为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后来穿到古代,那个皇子利用她的时候,问她:“好看吗?”田小草鼻血直流,气血沸腾,“好看!”然后中毒了!那个皇子诱惑说:“跟我在一起就是你的!”某皇子笑了,为了你练得腹肌,养的肌肤,你不喜欢那我不就只能把你绑起来,让你日日看,夜夜看,养成习惯,不看不行!总得来说,就是一个穿越小色女,碰上梦中男神被他撩的不行不行的故事!
  • 穿越之驸马别想逃穿越之驸马别想逃燕回|古言她是大齐国唯一的嫡出公主,身份尊贵。他是镇国将军府的少年将军,地位显赫。他们是皇帝赐婚的未婚夫妻,可谓天造地设、珠联璧合。然而,在他眼中,她是被皇帝养废了的废物公主,嚣张跋扈、仗势欺人。在她眼中,他是被将军宠坏了的一介莽夫,愚昧无知、狂妄自大。可是到了后来他知道她蕙质兰心、巾帼须眉。她知道他骁勇善战、足智多谋。她说:皓轩,待我长发及腰,你娶我可好?他说:秋画,今世能得你相伴左右,此生足矣!可是他们终究拧不过帝王权术,逃不脱有心人阴谋陷害。她说:皓轩,我本无所求,只希望有朝一日嫁你为妻,相夫教子,但是他们害你,我就要倾覆了整个天下为你陪葬。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后,她入朝堂,上战场,弄权术,搅风云。且看二十一世纪金牌女特工恢复本性,冷心绝情,怎样把一众古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本文女强一对一爽文,坑品保障,欢迎跳坑。亲们的收藏、点击、评价、钻石、鲜花,都是燕回写作的动力,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燕回必以十二分的精力写好每一个章节,回报大家。
  • 女将之朝阳公主女将之朝阳公主云卷云舒·静|古言她是国师所言的将星托世,是大永王朝伴随祥瑞而生的嫡长公主。 自幼天生神力,武力值max,打遍京城无敌手。 然而顽劣不堪的她真的如表面一般张扬跋扈吗? 且看一代奇女子如何从顽劣稚童成长成为保家卫国的一国女将, 佐两朝君王,平内乱、抗外敌、收天下,书写传奇一生。 小剧场一: 影卫:陛下,二皇子又被打了。 陛下:这是今年第几次了? 影卫:这是二皇子今年第九次败于长公主之手 陛下:无妨,都是习武必要切磋。 影卫:......为二皇子子点蜡 小剧场二: 虎国大营 将军:此次敌方何人统率大军? 探子:乃是铁血战佛花无泪 虎骨大将闻言两股战战:这可如何是好,不知众位觉得主动投诚这个主意可好? 众校尉:......
  • 穿越之反套路剧情穿越之反套路剧情林之长夜未央|古言套路剧情太多?看的开头猜的结尾?没新意没创意?没关系,兮兮带你打破套路。 什么霸道总裁狗血剧,什么冷酷王爷套路剧,我白兮兮偏不按套路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