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结识新朋友

小雪将霁,露出平坦的大路,外面虽然还有些寒冷,但天气是冬日少有的晴好,正是适合赶路的时候。

穆如清和方大炮骑马,花大爷和阮柏各自驾着一辆马车,一行人欢声笑语的出了高耸的城门。他们这次是轻装简出,所以没有带很多人,就只有江心月的两个会武功的大宫女踏水和扶风贴身保护,其余的人都留在京城,而且她们实在用不上什么人,都已经习惯了自给自足,也不是娇气的贵小姐。

出了城空气都有些清新起来,走了一会儿路日头便到了正午,众人停在官道边,找了个平坦的地方铺下毯子开始准备午餐。

同样赶路的人也有不少停在路边休息的,各自占了一块地方相安无事,有几个甚至还凑到一起一同用餐。

阮眠眠和江心月还有刘欣儿都戴上面纱下车,把后面车上准备的食材取了些下来细细的收拾好,她们此次带的最多的就是食物了,就怕路上有个万一再饿肚子,还计划着中途要在几个大城市歇脚补充物资。

这边方大炮也已经架起了锅,将分成小袋的火锅底料煮了一包,锅中的水一开,这香味就迅速的蔓延出去,有不少人都朝这边张望着。

火锅香气浓郁,辨识度是十分高的,而且这是只有京城的一品香才有的美味,不管是寻常百姓还是达官贵人都得从一品香点单才能吃的到。

那边有几个年轻男女闻着这味道嘀咕了一会儿,便推了一个看起来活泼开朗的少年过来。少年脸色有些红,搓了搓手,略有些迟缓的走到了一品香的人这边。

“几位朋友,我们是魏国公府的,今日出来游玩的。”那少年伸手指了指他们那边,“不知道能不能向各位讨一碗火锅汤,闻着你们煮的像是一品香的火锅,实在是太香了。”说罢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阮眠眠正坐在地上往锅里添菜,看着这少年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她笑着开口道:“不过是火锅而已,承蒙你们喜欢,我做主送你们一包底料就是啦。”她伸手从方大炮那边取了一包包好的底料递给那少年。

少年有些惊喜,笑得嘴角两侧的梨涡都深了,眼睛亮亮的看了阮眠眠一眼,疑惑道:“你们的火锅料是从一品香买的吗,我怎么记得他们只送外卖,不卖底料啊?咦,我见姑娘眉眼有些眼熟,我们认识吗?”

这一番话惹得其余人都大笑起来,那少年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没想过来。这京城里少说有一半人都看过阮眠眠的吃播,吃过一品香的火锅,这少年可是也看过吃播,这才觉得阮眠眠熟悉,其他人都不怎么出现在大众面前,自然不认识。

阮眠眠也笑得眉眼弯弯,伸手摘下轻薄的面纱,把自己的面容显露了出来,那少年看到都目瞪口呆了,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你…你是阮眠眠?一品香的吃播?皇上新封的汝梁君主?”

“嘘,小声点,我们眠眠可是大红人,别人听见都该堵住不让走了。”刘欣儿眨了眨眼睛,玩笑的看着阮眠眠。

“你还知道我封了郡主,看来也是大家少爷啊。”阮眠眠招呼他坐下,自己重新开始择菜。她成为郡主的事情并没有大肆宣扬,这也是她和太后请求的,毕竟她还有一个吃播的身份,总不能因为成了郡主影响到工作。

“我其实是魏国公最小的孙子,我叫魏浊意,见过汝梁郡主。”少年冲阮眠眠拱了拱手,阮眠眠微微福身还了礼。

“你们都是一品香的人吗,我瞧着倒是眼生。”他转头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熟悉的面孔,看到方大炮的时候才说:“这位兄弟我认识,我在一品香见过你。”

方大炮总是在大厅迎来送往,算账收钱,也算是一品香第二出名的人了。

他往锅下添了把火,问道:“魏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这些都是我国公府的亲戚朋友,我们要往汝梁去拜见外祖母,诸位要去哪?”魏浊意也不眼生了,接过穆如清给他的汤啜了一口,又招手叫他的那些人过来,那几个男女年纪都不大,一一过来行了礼围坐在一起。

“我们往南城去,说起来还能同行一段路,汝梁是眠眠的封地,顺道去看一眼也是好的。”穆如清接话道。

魏浊意虽然年纪不大,只有十五六岁,但长在魏国公府必然是有一定心思的,一眼便看出虽然阮眠眠地位高一些,但眼前这个男子却是这群人里做决定的人,立刻应声道:“能和一品香的人同行,是我们的荣幸。”

于是再出发的时候一品香的两辆马车后面又跟上了两辆,一共四辆马车顺着宽阔的管道慢慢行进。魏浊意还有其他两个随从都是骑马的,剩下两位小姐却是要坐车,正好和阮眠眠她们同坐一起,不一会儿就相互熟悉,玩闹了起来。

穆如清本就英俊无比,此时端坐在马上手执缰绳,星眸潋滟着有些说不清的光芒悄悄打量着跟在身旁的魏浊意。这个魏国公府的小少爷看上去活泼率真,只是无人看见的时候面色却没什么表情,手背养的细皮嫩肉像小姑娘的手,可掌心和指腹明明都有常年习武的痕迹,连见多识广的穆如清都有些好奇他真实的性情了。

“魏公子曾经去过一品香用餐吗?”穆如清看似随意的问道。

“去过一两次,都是朋友们聚一聚,可惜我才来京中不长时间,没见到当时一品香爆红之时的盛况。”魏浊意从容答道。

“当时一品香都快要做不下去了,要不是安阳侯接济我们,又有眠眠帮衬,恐怕早就关门大吉了。”穆如清叹了口气,很是感慨。

“哦?侯府和一品香也是有交情的吗?这我倒是不知道。”

“自然了,不过都是旧年的情谊,如今一起合作做生意罢了。”穆如清颔首,转头的瞬间他捕捉到魏浊意眼睛里一丝奇异的光芒闪过,只是看不穿情绪,穆如清的心里疑惑更盛,只是找不到话题继续试探,于是只好作罢。

同行一路往南,中间走走停停暂且不表,十日之后一行人到了和汝梁搭界的一个小县城。这个县城名叫高苑县,走过这里就能到达汝梁地界,只是天色已晚,众人又不着急赶路,所以暂且进县里找了个客栈,开了几间房休整,打算第二天再进汝梁城。

高苑已经算是比较靠南的城市了,温度也比京城高了不少,不过还好阮眠眠她们带了各色衣衫,于是都换下厚厚的冬装穿上了薄一些的衣服。

正月里的京城,地面上寸草不生,树上也是光秃秃的一片灰色,这边就不同,田里的庄稼已经发了嫩芽,甚至还有的书上带着绿叶,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冬天的样子。

住进客栈,阮眠眠和江心月一间,江心月一进来就去整理床铺检查室内的东西了,阮眠眠则推开窗户看着楼下的街道。

这个县城的建筑都是木头搭成的,看上去别致又美观,为了防火还在墙上都涂了特制的一层釉,油亮亮的,光彩照人。

此时正是傍晚,不少游人提着各式各样的花灯像另一条街道走去,一些卖小吃和糖人的小贩也都向那边汇聚,那边的天上时不时的炸开一朵鲜艳的烟花,好像有什么活动。

阮眠眠探身出去看,身后江心月叫来小二让他去打热水来,阮眠眠回头问那小二:“外面这些人急匆匆的,都是到哪去呀?”

见到这娇俏小姑娘突然回过头,小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小姐您不是本地人吧,咱们县的风俗是正月十六这一天晚上逛庙会,那会上什么好玩的都有,杂耍马戏、小吃美食,应有尽有。”

看到阮眠眠掩盖不住的好奇,那小二又笑道:“要不小的带两位小姐去逛逛?一般外地来的都不知道这里面真正有意思的地方,跟着我保证不让您上当又能玩个过瘾,您去打听打听,我马壮那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老实人呐!”

阮眠眠欢欣雀跃就要跟他走,江心月却一把拉住了她,冲那小二说道:“你且去一楼候着,我们叫上我们的同伴再决定去不去。”

小二见她如此,也不多说,笑着退出去还带上了门,脚步咚咚咚的越来越小,看来是下楼去了。阮眠眠吐了吐舌头,笑道:“我只顾着贪玩,都忘了叫上大炮他们了,该打该打。”

“倒也不是为了这个,就算想去玩,也不需要别人带着,咱们自己逛逛就好了,你以为他那么好心免费给你当向导啊?”

江心月在外面行走江湖,见识和经验都比较多,自然知道无利不起早,更不会轻易相信一品香之外的任何人。江心月从前就遇到过一起拐卖事件,这种事情也叫“拍花子”,当时就是在一个很热闹的节日上,她路过救下一个被人贩子迷晕了的女孩子,要不是她武功高强,那女孩还不知道要卖到哪里去,所以她对陌生人的好意格外警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蜕茧成蝶:我本倾城蜕茧成蝶:我本倾城骜鳌|古言穿越后的她嫁给战神王爷,凡事处处忍让,却屡遭贬低,尊严不复存在,差点困死于监牢中,再见天日,步步化茧终成蝶。雪侧妃兰花指一翘“放肆!你,你居然杀人了!我,我要告诉王爷去!”某女不紧不慢的把手擦干净“呵,杀人?我乐意,你奈我何!”战神王爷剑眉一挑“放肆?我宠的,你怎么着!”叶盛夏,一个本该高傲的人却被‘权利’抹去了棱角,但也因为权力二字,她重新打磨自己——展露锋芒,王爷在身边默默守护,冲冠一怒为红颜——统领九州,荣登皇位,执子之手“天下山河,只为你盛世一夏(下)”“蜕茧成蝶,只为与你并肩而战”
  • 王爷,别闹了王爷,别闹了勿喷|古言一朝穿越,被人当成鬼,她认了。为人打工,得罪了老板,她也认了,可为毛身后有一朵怎么也甩不掉的烂桃花。待到她被那朵烂桃花哄骗回家时,不禁捶胸跺足,悔不当初。某桃花粲然一笑:“娘子,别闹了,回房再说。”这是爆笑文,1v1宠文。
  • 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是以卿卿|古言太历二十二年,至亲蒙辱,幼子惨死,她的善良换来的是夫君无情,长姐无义。这仇,这怨,只能以血来还!曾经执意相随的夫君变成势均力敌的对手!曾经倾心相赴的邀约变做险象环生的战局!腹黑冷面的睿智王爷,志同道合的世子殿下,竹马情深的少年将军……一切重来,她不允许自己的命运被操纵!这一世,她要手刃仇人,也要享受一世的锦绣福缘。
  • 吸血鬼女王又黑化了吸血鬼女王又黑化了半夏的暖|古言她是吸血鬼女王,在冰棺里沉睡千年,天生一双银灰色眸子,拥有古老的纯正血统,尊贵不凡,狂傲不羁。 因为血族内战,坠落凡尘,遇到一个难缠的吸血鬼猎人,打不过,斗不过,杀不了!于是决定改变策略。 还有冷漠傲娇的未婚夫穷追不舍,蠢萌的青梅竹马死缠烂打,腹黑狡诈的顾公子纠缠不休。她在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她要做吸血鬼女王!
  • 仩流雪仩流雪文字控怜星|古言徵新新皇徵司洬具有双重人格,一天之中唯有半夜子时才有片刻温柔。他两次夺去哥哥最爱的女人仩流雪,每次都是毁灭性的摧残。而他哥哥徵司华(仩流华)不忍弟弟的残暴,揭开五年前的真相,夺回皇位,兄弟二人开启了抢妻模式……
  • 宫闱日月宫闱日月若歌诗|古言朱门锦绣,书香世家,谁人知那内里龌龊;韶华女子,异世灵魂,以自身美貌聪慧谱写一段宫闱奋斗史。狠心嫡母将庶女的婚姻大事作为垫脚石,或是嫁与中山狼,或是聘给短命鬼,要么高门做妾,要么为人继室。江娑月装乖扮拙,百计避敌,只为替自己和亲人谋一世的安定和荣光,将那所受的屈辱通通奉还。如果要做妾,她也要做天下最尊贵的妾!一朝入宫,步步为营,苦心孤诣,只为赢取那帝王的心思和爱宠。以才智为利器,击溃一切与之为敌的人;以恩宠谋福利,争取更优渥的生活和地位。本文架空,综合了各朝代的一些元素,望考据党不要较真。女主的性格和手段非一日形成,也不是莫名获得帝王的情感,这背后有心理学知识的运用,有把握时机的智慧,有环境所迫的无奈。
  • 公主留步公主留步狐亦黠|古言她叫温心,却从未感到过温心,一次次的努力被那个人一次次的冷眼相待。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又做错过什么!一次次的冰冷将她冻得遍体鳞伤,心,也被那寒冰一层层的包裹。她本该快快乐乐的度过一生,可是,事到如今,她又该怎么办……在,另一个世界,又会发生些什么!它,,,又是谁???
  •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邪魅魔尊的复仇妻顾七|古言五岁之前的沐子言天真快乐,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孩。然而,当利刃划伤面庞,面皮被扒,看着庶姐换脸成功,变成了自己,整个世界轰然坍塌。如果,那刀刃没有剔出她胸中的骨,她不会知道胸口被撕裂的疼痛,亦不知道亲情可以淡漠到绝情。五岁时,她徒手挖出自己的心脏,‘重生’而来,只为仇恨而活。沐子晴,就算是同样扒了你的皮,剔了你的骨,挖了你的心,也仍然填埋不了那刻骨的仇恨!十年囚禁,亲人宠爱,死寂的心,你如何能还?夺你所爱,助你所恨,灭你前程,一点点,终究都要讨回来。
  • 殇来时殇来时哎呀妈妈|古言他为复辟帝王,她乃护朝后人,赤胆忠心。 “当初你嫁的本是朕,朕的皇后本该是你!” “末将浑身流淌着武家的血脉,就注定离不开战场和杀戮,后宫不是末将的栖息之所。” 胤冀未言,眼带笑意,如波纹潋滟,亦如白雪涓融。 …… 世界上只怕再也没有比正风还要高尚的人。 …… “我杨易确实做过奸商,我还是骗子,我是小人。” …… 大漠之长可伴孤仙,风沙不换可盖孤心,人间一世只为一人红尘念念,而万年之后是否还能记起一个名字来。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