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8章 大火

“王爷。”青玉半跪在地,抬眼看着夙盈觞。“按礼,这册封大殿,王府也应当赴宴……”犹豫的说着,唯恐夙盈觞不悦。

“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擦拭着佩剑,仍是坐在轮椅上。无论夙翼是否得到消息,可总该让九笙放心,无所顾虑。

青玉点点头,为夙盈觞取了官服。未着华裳,单是一件玄黑色长衫,似乎同宫内的喜庆格格不入。浑身清冷的气质,不怒自威。眼底的清冷,已是不知何时变得凶狠,却刻意遮掩着。

“走吧。”上了马车。同青玉坐在其中并无任何言语。

马车踏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周遭一片熙熙攘攘的热闹,感念着夙翼册封九宫的赏赐。

“王爷,你看。”青玉示意,夙盈觞撩起纱幔,看向窗外,宫中早已是戒备森严。

“我们已经被人盯上了。”夙盈觞满不在意的笑笑,似乎早有准备,那便做戏做足一点儿。

借了青玉的力气下了马车,坐在轮椅上,应和着众人的问安。在席间就坐。毕竟是宫里的喜事,浮光鎏金一片笑语盈盈的繁荣之景。

自己的席位按位份来说正值夙翼的身侧。心中却也知晓,只怕一来是因为地位的缘故;二来也是为了更好的监视自己。冷哼一声,在案前坐下。

见夙翼圣驾众人皆跪在地,也只是微微颔首,未待礼毕自顾自的取了案上的果子,欣赏着眼前歌舞升平的热闹。

夙翼就坐,注意到轮椅上的夙盈觞,眸子中闪过一丝的错愕,莫非线人情报有误?还是他有意为之?可无论如何,如今他也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察觉到夙盈觞投来的目光,举起手中的清酒,示意片刻,一饮而尽。嘴角带着胜利者的笑意。如今事已成定局,纵使他有天大的本事又能如何?

夙盈觞举起酒盏,亦是回礼,却将杯中清酒皆数倒在地上。望着夙翼微微一笑。

二人的剑拔弩张隐藏在一派欢欣之中。夙翼早已是黑了脸,冷笑着挥袖,撤了殿前的歌舞。一时间歌舞退,笙箫默,一切恢复了寂静。众人噤声,这也意味着册封大殿的开始。

小太监上前宣读圣旨,众人俯首聆听。音落,曲扬。较之前的管弦多了些热闹与庄重。

殿外,叶轻罗同众人在礼官的引领下轻移莲步,俯首叩地。如今已是四妃之首,因有了身孕,借此机会竟也封为了贵妃。可为何始终不见九笙的影子?

虽是装作不在意,漫不经心的饮着杯中的酒,却在九笙出来的那一刻,怔了神。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酒杯。

一袭白衣,透露着清冷的仙气。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周身再无过多的配饰却出挑的更为灵气。沿着曼妙的身姿,本想一睹佳人的芳容,却被一帘浮光锦的幕篱遮挡了去,倒添了几分的神秘。

“成何体统?竟是一袭白衣……”

“有违皇家礼仪,罪过罪过……”

殿下老臣早已是窃窃私语,册封大典,本是皇族幸事,竟有人一袭白衣。这是对皇室公然的挑衅。

亦是有人察觉到殿前夙翼的神色示意身边的人噤了声。方才的热闹似乎只是一瞬间,所有人等待着夙翼最后的决策。不禁为眼前的美人儿捏了一把汗。

夙翼并未抬首,隐忍握紧眼前的酒杯。这是对自己的挑衅?凌厉的气息早已让身侧的太监满头大汗。噤声的等着夙翼下一步的命令。

“爱妃果真异于常人,一袭白衣平添了几分圣洁。”低沉的嗓音打断了众人,饶有趣味的看向九笙。

早知她不会就此作罢,可今夜,她便是自己的皇妃,纵使心有不甘,却也只能安于现状。

本以为他会勃然大怒,纵使下旨将自己杀了,也算断了夙盈觞的念想,可这言语。

看向夙盈觞,指尖因为用力早已泛白,俯首看着杯中的美酒,似乎并未多看自己一眼。想来他是不在乎的的。心头一酸,却见了他身侧的轮椅,想来一切不过是夙翼的杜撰,他并未用药。那今夜的拼死一搏,也便再无挂念。

行过大礼,按位份在夙翼的对面就坐。幸而幕篱遮挡着也才看不出她的苦涩。并未吃些东西,只是一杯果酒饮下,想是多日未吃东西的缘故,竟也觉着腹中一阵绞痛。

佝着身子,双手按上腹部。这一切却被夙盈觞看在眼中,心中一紧,依然起身,却被青玉按下。

察觉到夙盈觞的举动,九笙摇了摇头,示意无事。断然不敢此时让他再生事端。

“爱妃善音律,何不借此机会奏上一曲?”酒过三巡,夙翼已是有了些许的醉意,恍然间,当日九笙抚琴之景涌上心头。

不待她的回答,命人取了琴放至殿中。并未拒绝,九笙起身,侧了身向夙盈觞的方向作揖行李。抚了衣襟坐下。

只愿他能听懂曲中之意。指尖拨弄着琴弦,殿内众人早已停了手中的动作,屏息凝神。却听闻琴音已如天籁,作词更为精妙。

本是暮春盛景,却因“红藕香残……”带入深秋萧瑟。琴曲和鸣竟平添了几分的凄凉与悲怆,相思之情散布心头。

九笙早已泪水盈了眼眶,正是此曲让二人久别重逢后相遇,如今他也定能知晓琴中之意。

看着眼前的人儿,夙盈觞眼角早已泛红,若不是自己无用,她断然也不会这般难过,这般无可奈何。将杯中的清酒饮尽,握紧了腰侧的佩剑,若不是有青玉再只怕此时已提了功力带她离了这伤心之地。

夙翼看出二人的情愫,将手中的玉盏摔至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打断了琴音。

“爱妃醉了,还是休息的好。”命人左右上前,虽未动她,却也是威胁。

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行礼作揖。随二人离去,自始至终未曾看向夙翼一眼,却在夙盈觞身旁停留片刻,“谨祝王爷千般如意,万般定心,人长久。”

起身离去,但见春风拂过,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别样温柔。这一笑,在夙盈觞心中惊艳多年。

虽是祝愿,却更像是离别。夙盈觞心头一紧,唯恐她做什么傻事。夜幕将至,一切似乎都在安然有序的发生。

夙翼早已没了半分的耐心,他不相信二人会坐以待毙。无论夙盈觞是否有所行动,得到了九笙便也安心。

“九笙可在房中?”殿内已熄了灯火,夙翼更衣,退了一身的酒气。已命人将九笙接入自己寝宫。

不知此时的心情,紧张,兴奋却也增添了些许的快感。如今,终于如愿让她做了自己的皇妃,众叛亲离又如何?君臣道义又如何?这天下的一切,包括她,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冷笑着靠近,看着殿内摇曳的烛火,眼前真真切切的九笙,正欲伸手扯开幕篱,却被她拽住了衣袖。

“皇上,想必此刻殿外皆是暗卫……”欲拒还迎的嗓音,倒让夙翼愣在原地。

以往,她不总是与自己保持距离,不肯近自己半分?为何今夜这般亲昵?

许是今日见了夙盈觞百般失望,也有可能是知晓事已至此再无挽回的余地。如此想来倒也合乎情理,勾了勾嘴角,起身出门遣散了暗卫。

再回殿内时,她自然吹熄了蜡烛。夙翼大喜,接着月色接近床幔。“九笙,你离开朕的那日,朕真的害怕,再也寻不到你。”

自顾自的说着向她靠近,“朕不在乎天下人的言论,朕可以背信弃义,朕只想要你!”扯到床幔的那一刻,停了下来,轻轻掀开幕篱。却愣在了原地。

月色下,竟看得此人是叶轻罗,可九笙在哪儿?心头一惊,察觉事情不妙,挥掌将叶轻罗打倒在地。

“九笙在哪儿?”眸子里的可怕和怒意显露的淋漓尽致,声音中掩盖不住的杀气。半蹲下来,暗黑色的龙袍拖在地上,捏上了叶轻罗的玉颈。

手上的力气逐渐加重,看着她惨白的脸色逐渐变成红色,挣扎的说不出话来。“说,九笙在哪儿?你以为朕不敢杀你?”

两只手无助的扯着夙翼的指尖,却感觉呼吸越来越弱,眼前甚至是一片漆黑,只剩下微弱的亮光。

“皇上,皇上!不好了,九笙姑娘的院子走水了……”来不及通报,太监推门而入,便看见夙翼掐着奄奄一息的叶轻罗,急忙扑倒在地。

“你说什么?”夙翼松手将叶轻罗丢下,“来人,将叶轻罗,打入天牢”。冲了出去。

只剩下叶轻罗在原地趴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被人架起,拖了出去。“九笙,你一定要逃出去!”

“九笙!”看着忙碌的宫人,夙翼守在别院外,但见滔天的大火四处浓烟滚滚,周遭一片火热。

“救她出来,她死了朕杀了你们所有人!”声嘶力竭的喊着,将身边的太监推入火场,“你去!你去救他出来!”

却也只听闻他的惨叫,看着他的身影被大火吞噬。房内的大梁榻了,变成燃烧的火柱,再支撑不起,瞬间整个大殿倒在一片火海之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桃花色幺幺桃花色幺幺阿行雪|古言她是灼灼桃夭下艳色无双的朱十娘,旁人唤之幺幺,亦是四海翻涌无尽青林翠竹里的单画心。 他是世家里后起之秀,一双潋滟桃花眼,薄唇轻启之间结束了幺幺半数苍茫。 初遇他时,幺幺只道:“世间竟有这般少年郎,与君相识当不恨此生矣。” 他说:“她是世间精灵,聪慧剔透不失颜色,愿守一人世间闯荡。” 怎料苍苍人海风起云涌,芸芸众生泪眼婆娑。任凭初心残阳如血都化作了凄凉,他和她,不知所起一往而终的情爱江湖又该何去何从……
  • 鱼缘之二月小姐鱼缘之二月小姐树小曦|古言我死了?不对啊!如果我死了那这里是哪?难不成,难不成我穿越了?不可能吧!应该吧!我真的穿越了?我真的穿越了。
  • 绝色特工:王妃是恶魔绝色特工:王妃是恶魔诸葛子鱼|古言她是异世的一抹孤魂,只因好友的出卖魂出生年异世,她是人人口中的花痴废物,也是这个身体亲生父亲想要抹掉的耻辱,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她却是天才中的鬼才,他是她异世的爱人,只为寻找伊人,魂穿异世,伊人找到了,但是这是什么鬼,他的伊人身边竟然出现了一个恋姐严重的小舅子,小舅子就算了挺可爱的,但是个魔头是怎么回事,什么等待千年,想抢他上官宇老婆的节奏啊,看我不灭了你,
  • 夜萤误入星河处夜萤误入星河处玄姬召召|古言两个人都小心翼翼的试探、徘徊、确定对方的心意。 堂堂邺朝太子从高高的谪仙一把被拉去了红尘,小意温柔,柔情似水,染了人间的烟火气。 太子望着大度端庄的太子妃眼中的火气愈盛:“太子妃果然大度不愧为日后母仪天下之人。” “殿下谬赞了,臣妾不过尽了本分。” 杜云华本想着一入宫门深似海,步步谨慎步步小心守住本心便是,可谁想到看似清清冷冷的太子一心拉她入了红尘。 “恐怕没有人告诉太子妃如何做一个妻子吧。” “臣妾自幼熟读女戒女训。” “哦?孤却不那么认为,要不太子妃同孤抵足夜谈?让孤教教太子妃为妻之道。”
  • 皇后娘娘又黑化了皇后娘娘又黑化了赫连衍|古言“殿下!我有儿子……” “被本宫看上的女人,就算你有家有室,本宫也会想办法弄到手。”骆锐霄说。 “殿下,您看中我哪点了,我改还不行?”纪梦烟唯恐避之不及,但面对骆锐霄那张俊美无瑕的脸,一时间竟然说不出狠话:“我可是有儿子的人。您真要娶我?就不怕给人嘲笑?” “放心,你儿子就是我儿子,有我承认,难道谁敢说不是?”骆锐霄毫不在意地说道。 纪梦烟:古代人都是这么开放的吗?她真心怀疑穿越到了未来。
  • 摄政王独宠:非卿不娶摄政王独宠:非卿不娶陶安|古言宋秋凝重生后的最大梦想是休了宁则,舒舒服服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只是新婚之夜被人掳走,这人还是摄政王,宋秋凝只得打碎牙齿忍下去。在她嫁过去的某一日,宇文拓脸色发黑地说:“你说我是断袖?”宋秋凝掩面逃跑!
  • 贺兰梦贺兰梦竹爻十三|古言自诩心性坚定,却还是被风雨侵袭。 经历过种种,恍然间才明白,治愈一身伤痕的,不是时间,是放下......
  • 扶摇而上,一路笙歌扶摇而上,一路笙歌东门小七|古言孔笙歌是个女变男装的孔府三公子,江湖人称孔三爷,为了在刑部立足,整天去一些危险的地方解决案件,但是最后由于她的胆大妄为惹恼了江湖的势力而招来灭族之灾,一夜之间,惟独她和两个哥哥活了下来,爱人却是灭族仇人,是爱是杀?一夜之间,她长大了许多。扶摇直上九万里,一路笙歌染九天。
  • 苍蘅传苍蘅传林长安安|古言他本是六界最高傲的上神,本应无欲无求地处在上界,却一不小心动了凡心,惹了凡尘,为爱弃上神身份,踏入轮回,魂分为二。 她只是一介小妖,不识上界规矩,未曾料到惹了上神前途受挫,入人世伴他渡劫。
  • 医妃夕颜传医妃夕颜传丁香姑凉|古言她因为刚刚出生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被父母狠心遗弃,被人收养后最终还是没有没有活过23岁,醒来时却已胎穿到了一个架空历史的朝代,亲眼看见自己的生母被人害死,自己居然还是个公主,然而却是爹不闻“娘”不问的,好不容易在后宫中长大,却逃不过和亲的命运,而他的和亲对象是大周国人人惧怕厌恶的冥王,冥王是自从一场大火中毁了容后就变得狠厉毒辣,传言这位冥王身患隐疾,还以活剥美人皮为乐,送进冥王府的女人就没有活着走出来的......当孤单的她遇上了同样孤寂的他,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