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8章

天刚蒙蒙亮,我们也踩着晨光到了万恶楼。

这座山脚下的小城镇氤氲在淡金色的光芒之下,祥和又宁静,可这份安宁之中,却是一个个手握屠刀的恶徒,一时,有些讽刺。

我浑身依旧酸痛,只好扶着车夫下了马车。

落地时,一阵头晕目眩,早早等候在镇子口的花姨见我如此,忙疾步赶来扶起险些摔倒的我。

我扭头看了花姨一眼,道声谢后便眼睛紧闭,昏睡过去。

正熟睡之时,被一阵阵呼唤吵醒。

“梦儿,梦儿~”

那声音,温柔又熟悉,我从温暖的床榻上起身,朝着声音走去。

远远的,有一座凉亭矗立在屋外,凉亭四周是假山池塘,池塘内还有金灿灿的鲤鱼甩动着肥硕身躯互相嬉戏。

莫名的,我感觉到全身舒畅,好久都没有这般舒心了,我忙贪婪的深吸了口气,空气里甜腻的花香便萦绕脑海。

那凉亭内姿容绝世的女子笑着看向我,继续唤道:“梦儿,快来,到娘这里来!”

原来是娘,是我那温柔的美丽娘亲。

我小跑着奔过去,待走进时,一把扑进妇人的怀里。

妇人被我逗得脆生生的直笑,我正要再往怀里钻时,衣领却被人重重提起。

我一脸气氛的转过身,就看见一位面如冠玉的男子愠怒的看着我,嘴里叨叨:“你都五岁了,还是这么没轻没重,万一把你娘撞伤了怎么办?”

眼前的男子虽然斯斯文文,却是个冷面煞,从小我就怕他,此时看见他生气,我也不敢顶撞,只委屈的嘟着嘴,轻声道:“爹,我知道了!”

看我认错,男子这才放下我,转而一脸笑意的看着妇人,道:“我刚买了些你最爱吃的桂花糕,我们去尝尝。”

说完,妇人便起身,两人双手交叠在一处,亲昵无间的走出了凉亭。

眨眼间,凉亭内就剩了我,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无端的生出一股酸涩,想也没想,我迈着小短腿哭着朝两人追去。

追着追着,两人的身影便散做光点,一点点消失不见。

我哭着冲向那光点,用双手紧紧去抓那些光点。

可那再努力,光点还是缓缓消散于空中。

我无力的蹲坐在地上,抱着双臂哭的声嘶力竭。

就再我哭的嗓子已经嘶哑之时,我的肩膀被人轻轻拍着。

怎么会突然有人出现,我心里一惊,忙向身后看去。

刚转身,就对上一张熟悉的脸孔。

“娘,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我哭着扑向妇人的怀中,可谁知,这一扑差点把妇人撞翻在地。

妇人用双手支撑着身子,笑着道:“哎呀,我的梦儿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看着妇人勉强支撑的身子,我忙忍住了那深深的思念,扶着妇人站起了身。

待妇人站起身,我仔细的打量着她。

她还如刚才那般美艳,只是眼神里没了刚刚的甜蜜,多了几分哀伤。

妇人也定定打量着我,轻笑一声,道:“梦儿长得真像父亲!”

听到娘说我长得像那个冷面煞,我不满的撇撇嘴,嘟囔道:“谁要长得像他啊,为什么我长得不像娘啊,娘这么好看。”

听到我的话,妇人噗嗤笑出了声,转身看着旁边站立的男子。

爹依旧丰神俊朗,只是那眼里多了几分自责。

听到我的话,爹转身看了我一眼,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因为我的冒犯而动怒,反而扯着嘴角,浅浅的笑着。

我一脸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娘好笑的看着我,道:“你爹他就是那冷冰冰的性子,他心里啊,可比谁都在乎你。”

我正要再次扑进娘亲怀里,这次,娘亲却是阻止了我。

看着我疑惑的目光,娘解释道:“我们现在只是一缕意识,出现在你梦中只是为了嘱咐你一些事情,时间不多了,你要好好听着。”

听完这话,我的眼泪再次涌了上来,想起娘要嘱咐我一些话,我忙止住了眼泪,定定看着娘亲。

娘亲叹口气,擦了擦我眼角的泪水,道:“十年前我们招来的祸事,全由魔功引起。魔功只是江湖人对它的叫法,实际上,它只是一个血脉传承。”

血脉传承?怎么偏向神话了?我不禁满脸疑惑。

娘亲看着我一脸的不解,忙解释道:“你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毒,只由血脉传承的一种毒,至于这毒如何来,娘我也不知道,只能你自己去找寻真相。我今天要嘱咐你的就是,这种毒会根据寄主的人情绪而复发,复发之时,你会内力大增,身体的反应能力也会到达极致,这也就是天下人想要得到的原因。不过,毒发之时会伤及自身,轻则数日卧床不起,重则减少寿命,甚至也又丢掉性命的可能。梦儿,你一定要慎用啊!”

我点点头。

父亲这时也走了过来,道:“赵梦,为父是赵家的家主,是为父没有护好赵家人,你莫要往自己身上揽,更莫要寻仇!”

我心里都明白,父亲这是怕我因此丢命。

你们这般疼我,我又如何能负了你们。

这仇,即使坠入阿鼻地狱,我也非报不可。

心里这般想着,我却扬起笑脸,对着娘亲道:“既然爹娘希望我平安顺遂,我自不会去冒险,惹得你们挂心。”

听到我的话,娘心安心的点点头,摸着我的脸颊眼里全是不舍。

慢慢的,眼前的父母渐渐变得透明。

我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就在爹快要消失之际,猛地睁开眼,一脸担忧的望着我。

我再也忍不住,朝着两人消失的地方放声大哭。

知子莫若父啊,父亲知道我一定会给他们报仇,所以才一脸的担忧。

再醒来时,屋内一片漆黑。

我摸了自己湿漉漉的脸颊,蜷缩在床上半响没有出声。

就在这时,我听到屋内轻微的响动。

“谁?”

我拿出枕下的匕首,紧紧盯着屋内的一处。

“轰”

火折子的声音突然再那角传了出来,接着便是一阵亮光。

突如其来的光芒灼着我的眼睛,我只好收回手护住要害,眯起眼睛适应这光亮。

一瞬后,我慢慢睁开眼睛。

就看见了坐在桌子旁的万刃。

我惊奇道:“万楼主,你为何在这里?”

万刃拨了拨桌子上的蜡烛,柔声道:“我担心你,便过来看看,却听见了你的哭泣声,怕你不适,便坐在这里。”

确实有些不适,我擦干了眼泪,笑着说道:“无甚要紧,只是鞭伤未愈,有些灼痛,便哭出了声,让万楼主见笑了。”

我不知道他来了多久,也不知道他是否听到我哭喊着爹娘。

既然她不提,我也就当做没发生。

万刃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笑着道:“哪里哪里,我今天来,确实有一件事情要告知于你!”

看着走进的万刃,我赶忙披上外衫坐在床边。

“万楼主请将!”

我刚说完,万刃便看了我一眼,犹豫的开口道:“两天前,郭护法身亡。”

郭密娟,那个前几日还陪着我喝酒的女子,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我着急的站起身,问道:“为何?可是敌袭?”

万刃摇摇头,一张脸隐在阴影中,沉声道:“是冯王所杀。”

我一脸不信,他俩没甚过节,冯王为何要置她于死地。

看到我这番模样,万刃忙解释道:“是郭护法想要篡位,趁我不备准备刺杀于我,冯王为了护我,失手杀了他。”

我更加不解,道“可郭护法不是倾心与你么,为何要篡位?”

万刃叹口气道:“郭护法是张强安插在万恶楼的探子,因着时常传递情报,一来二去间,张晋哲便和郭护法情愫暗生,就在我除掉张晋哲之时,我和郭护法的仇恨便就此结下。”

万刃的话让我猛然惊醒,怪不得郭密娟时常盯着一处黯然伤神,原来是记挂着张晋哲。

我突然就想起我那一阵心悸,原来,我和三角眼坐在马车上我心痛之时,就是她赴死之时。

以后可没人拉我去喝酒了。

想着,我深深叹口气。

不过,万刃这么晚来找我,可不会就为了这件事吧。

念及此,我便开口道:“万楼主,可是有事和我商议?”

万刃抬起头,眼里波光流转。

“我确实有件事情和楚姑娘商议,既然楚姑娘已经开口,我也就直说了。”

说着,万刃敲击着手中的折扇,站起身,盯着我道:“郭护法一死,这城中护卫之职便空缺了下来,别人我不放心,所以想问问楚姑娘愿不愿意?”

听到万刃的话,我忙低下了头。

心中思量万千,这件事,应下来,我便可以借着万恶楼的势力为我报仇,可一旦应了下来,以后,面对师父师兄,只能刀刃相见。

看我迟疑,万刃忙道:“当然,我这只是邀请,选择全在楚姑娘。”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哪有什么可选的。

我抬起头,定定看着万刃,回道:“好。”

说完,我单膝跪地,朗声道:“属下,参加楼主!”

万刃眯起了那双诡异莫测的眼睛,连忙俯身扶我起来。

笑着道:“好!好!好!”

说着,紧紧盯着我的眼睛,继续道:“万恶楼可不是好进的,从明天开始,你可要护好自己,不要死掉哦!”

看着万刃大步离去的背影,我暗自捏紧了拳头。

钱宁、吴猛,等我!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祸国毒妃之兵临城下祸国毒妃之兵临城下独舞|古言她,本是无忧无虑的小公主,一场变故,为救亲人性命,她摇身百变,成为众所周知的小疯子。 一路向南追寻解药,机缘巧合下,她追到了手握军权又桀骜不驯的战场修罗。 心怀鬼胎要以身相许,却毫不留情被拒,最终又如何成功入主? 解药到手她再无后顾之忧,开启了斗剩女、迎宫妇、助朋友、养小孩、喂小萌的贤妻良母模式。 可当她把一颗真心奉上,却迎来了灭顶之灾,怎样的伤痛让她哭喊着。 “此生遇见你是我犯的不可饶恕之错,若早知此生会有如此结果,我宁愿永远轮回于畜生道或灰飞烟灭,也不愿在世为人。” 血染衣裳泪千行,血白相侵的丧服衬托女子绝望的面容,那飞落悬崖的身躯如纸般轻薄。 夕阳崖边,沉默许久的男子只留下一句:“回城。” 从此,分道扬镳? 城墙之上,她如寒冬过界,他却如置春风,满眼柔光。 身为大庆隐藏的皇子,他从小立志要亲手夺下他父亲的权位,以祭奠他母亲的在天之灵。 为此,他算计、他筹谋。却算漏了一个人…… 儿时的羁绊?出乎意料的相逢?还是那动人一舞?他的心里从此有了一抹靓丽的色彩。 大战前夕,他成为祸首,却有口难言。默默的守候,终于等到了心上人回来的一天,可是…… 铮亮的匕首抵住喉头,耳边是心上人的低语:“我回来了。”
  • 倾世战妃溺宠魔后倾世战妃溺宠魔后凌云之霜|古言她,Ss的王牌特工,一次任务,一场大火,她,变成了她。她将军府的废柴四小姐,奇丑无比,骄纵蛮横,苍云国人人都知道。要身材没身材,要相貌没相貌,还天天花痴的跟在三皇子屁股后面跑。再次睁眼,凤眸熠熠,炼丹很难吗?她把丹药当糖豆吃,驯兽师很稀有?我的婢女就是。“嗯?魔君?那我到要去会会。”“**!陌无邪,你怎么在这?”“你说呢?小霜儿~”——————————“小霜儿...我”“停!那有个美男纸想入赘。”“嗖——”一记眼刀扫过,灰飞烟灭。“小霜儿...我...”空空如也。。。。。。。。。。。。。。。凌初霜:来人啊!谁来收拾这个妖孽啊?陌无邪:小霜儿,这世间唯有你一人收拾得了我。
  • 捡个丫头养成妻捡个丫头养成妻小确幸eii|古言她是他捡回来的,他为她铺平了所有的路,她却在这个时候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她一声不响离开了他的羽翼……
  • 戈与锦书戈与锦书疯狂的绿豆饭|古言这是一个冷血杀手与残疾将军边复仇边谈恋爱的故。
  • 带领我的小姐妹穿越到现代的日常带领我的小姐妹穿越到现代的日常余晖散漫曰|古言闻人青身为皇后,刚当了1个星期,皇上就死了,到死还惦记着她。而她被好色的太子纳了后宫,在进入冷宫后,第二天就突然带领小姐妹穿越到现代。 她们究竟会怎样?是孤孤伶仃的饿死街头?还是成功融入现代社会?预知后事如何?请点开看一看。 男主无视就好
  • 穿越之雪舞天下穿越之雪舞天下紫汐晚悠|古言她,凌雪舞,杀手界的女王,是上古凌族唯一存活的传人。因为心爱男人的背叛,死亡后被家传玉佩吸附灵魂,魂穿在一个十岁的亡国公主身上。还是隐世家族中的神女,身负着天下统一的责任。为了复国,她暗中创建势力,闯入了天下纠纷之中。但却遇见了他。他霸道,腹黑,温柔,用心去爱她。他说:“今生今世,你只属于我,哪怕是死,我也要拉你一起。”她笑靥如花:“你要是敢死,我就带着你儿子嫁给其他人。”某男脸一下子黑下来,咬牙切齿的道:“你要是敢嫁,我就先杀了你儿子。”这回她笑不出来了:“他也是你儿子!”某男用暧#昧的目光看着她:“只要娘子在,要多少儿子都可以。”说完,狠狠地咬向她的嘴唇……
  • 邪帝独爱:将军快到碗里来邪帝独爱:将军快到碗里来雨天无雨|古言秦国人人都知道,秦皇对镇国将军跟“宠爱”,要什么给什么,不管镇国将军做什么秦皇都包容她“皇上,今天将军看上了您的汗血宝马”“给她送去”“皇上,今天将军打了丞相”“无妨”太监擦汗:“皇上,今天将军宠幸了一个婢女”“杀了”太监咽了咽口水“皇上,今天……将军跟世子爷跑了”在抬眼一看那还有皇上的影子
  • 凤家有女战天下凤家有女战天下拽拽的舒女|古言再次醒来,她不是孤女凤清歌,亦不是凤阁老大罂粟,而是一位满京城人尽皆知远近闻名的病秧子无法修炼斗气的草包小姐凤九歌!我草包怎么了?我家人就是疼我!我男人就是宠我!我朋友就是罩我!咋地?你咬我?不服就来干架!打到你趴下!虐到你哭不出!辱我?欺我?她不怒反笑统统回击,为了能与那妖孽并肩作战,她把自己一步步推上强者之路。第一次遇见,他对她印象深刻;第二次遇见,她厚脸皮死皮赖脸的跟着他;第三次遇见,他决定要一直宠着她!她想起第一次遇见那妖孽,一袭白衣飘飘,墨发飞扬,高贵不可妄言,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那双深沉淡然中带着疏离睿智的双眼,其实从一开始便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口,像个无底洞让她越陷越深,越爱更爱!
  • 眉山隐记眉山隐记商山皓|古言《眉山隐》失传二百年,重现江湖。为何一本棋谱,引各方势力拼命争夺?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少年默离横空出世,于乱世中不负家国,演绎一场爱恨情仇。
  • 昭懿旧事昭懿旧事荼蘼夜|古言当年的她是高高在上的嫡长公主,坐镇帝都七年权倾一时,灭三藩,平内乱,史书上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当年的他一袭白袍出入官场、战场,他是金銮殿上大权在握的少年丞相,也是战场上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军师。现在的她,一袭布衣隐于山水。现在的他,抛皇恩负天下只为博佳人一笑。又有几人知,那看似平淡如水的温情中包含的是多少血雨腥风换来的平静,又有几人知,那波澜不惊的表面隐藏的是万骨枯的残酷?最美好的爱情或许不是九重宫阙上的帝皇帝后相依的倩影,而是一粥一饭间的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