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8章

天刚蒙蒙亮,我们也踩着晨光到了万恶楼。

这座山脚下的小城镇氤氲在淡金色的光芒之下,祥和又宁静,可这份安宁之中,却是一个个手握屠刀的恶徒,一时,有些讽刺。

我浑身依旧酸痛,只好扶着车夫下了马车。

落地时,一阵头晕目眩,早早等候在镇子口的花姨见我如此,忙疾步赶来扶起险些摔倒的我。

我扭头看了花姨一眼,道声谢后便眼睛紧闭,昏睡过去。

正熟睡之时,被一阵阵呼唤吵醒。

“梦儿,梦儿~”

那声音,温柔又熟悉,我从温暖的床榻上起身,朝着声音走去。

远远的,有一座凉亭矗立在屋外,凉亭四周是假山池塘,池塘内还有金灿灿的鲤鱼甩动着肥硕身躯互相嬉戏。

莫名的,我感觉到全身舒畅,好久都没有这般舒心了,我忙贪婪的深吸了口气,空气里甜腻的花香便萦绕脑海。

那凉亭内姿容绝世的女子笑着看向我,继续唤道:“梦儿,快来,到娘这里来!”

原来是娘,是我那温柔的美丽娘亲。

我小跑着奔过去,待走进时,一把扑进妇人的怀里。

妇人被我逗得脆生生的直笑,我正要再往怀里钻时,衣领却被人重重提起。

我一脸气氛的转过身,就看见一位面如冠玉的男子愠怒的看着我,嘴里叨叨:“你都五岁了,还是这么没轻没重,万一把你娘撞伤了怎么办?”

眼前的男子虽然斯斯文文,却是个冷面煞,从小我就怕他,此时看见他生气,我也不敢顶撞,只委屈的嘟着嘴,轻声道:“爹,我知道了!”

看我认错,男子这才放下我,转而一脸笑意的看着妇人,道:“我刚买了些你最爱吃的桂花糕,我们去尝尝。”

说完,妇人便起身,两人双手交叠在一处,亲昵无间的走出了凉亭。

眨眼间,凉亭内就剩了我,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无端的生出一股酸涩,想也没想,我迈着小短腿哭着朝两人追去。

追着追着,两人的身影便散做光点,一点点消失不见。

我哭着冲向那光点,用双手紧紧去抓那些光点。

可那再努力,光点还是缓缓消散于空中。

我无力的蹲坐在地上,抱着双臂哭的声嘶力竭。

就再我哭的嗓子已经嘶哑之时,我的肩膀被人轻轻拍着。

怎么会突然有人出现,我心里一惊,忙向身后看去。

刚转身,就对上一张熟悉的脸孔。

“娘,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我哭着扑向妇人的怀中,可谁知,这一扑差点把妇人撞翻在地。

妇人用双手支撑着身子,笑着道:“哎呀,我的梦儿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看着妇人勉强支撑的身子,我忙忍住了那深深的思念,扶着妇人站起了身。

待妇人站起身,我仔细的打量着她。

她还如刚才那般美艳,只是眼神里没了刚刚的甜蜜,多了几分哀伤。

妇人也定定打量着我,轻笑一声,道:“梦儿长得真像父亲!”

听到娘说我长得像那个冷面煞,我不满的撇撇嘴,嘟囔道:“谁要长得像他啊,为什么我长得不像娘啊,娘这么好看。”

听到我的话,妇人噗嗤笑出了声,转身看着旁边站立的男子。

爹依旧丰神俊朗,只是那眼里多了几分自责。

听到我的话,爹转身看了我一眼,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因为我的冒犯而动怒,反而扯着嘴角,浅浅的笑着。

我一脸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娘好笑的看着我,道:“你爹他就是那冷冰冰的性子,他心里啊,可比谁都在乎你。”

我正要再次扑进娘亲怀里,这次,娘亲却是阻止了我。

看着我疑惑的目光,娘解释道:“我们现在只是一缕意识,出现在你梦中只是为了嘱咐你一些事情,时间不多了,你要好好听着。”

听完这话,我的眼泪再次涌了上来,想起娘要嘱咐我一些话,我忙止住了眼泪,定定看着娘亲。

娘亲叹口气,擦了擦我眼角的泪水,道:“十年前我们招来的祸事,全由魔功引起。魔功只是江湖人对它的叫法,实际上,它只是一个血脉传承。”

血脉传承?怎么偏向神话了?我不禁满脸疑惑。

娘亲看着我一脸的不解,忙解释道:“你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毒,只由血脉传承的一种毒,至于这毒如何来,娘我也不知道,只能你自己去找寻真相。我今天要嘱咐你的就是,这种毒会根据寄主的人情绪而复发,复发之时,你会内力大增,身体的反应能力也会到达极致,这也就是天下人想要得到的原因。不过,毒发之时会伤及自身,轻则数日卧床不起,重则减少寿命,甚至也又丢掉性命的可能。梦儿,你一定要慎用啊!”

我点点头。

父亲这时也走了过来,道:“赵梦,为父是赵家的家主,是为父没有护好赵家人,你莫要往自己身上揽,更莫要寻仇!”

我心里都明白,父亲这是怕我因此丢命。

你们这般疼我,我又如何能负了你们。

这仇,即使坠入阿鼻地狱,我也非报不可。

心里这般想着,我却扬起笑脸,对着娘亲道:“既然爹娘希望我平安顺遂,我自不会去冒险,惹得你们挂心。”

听到我的话,娘心安心的点点头,摸着我的脸颊眼里全是不舍。

慢慢的,眼前的父母渐渐变得透明。

我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就在爹快要消失之际,猛地睁开眼,一脸担忧的望着我。

我再也忍不住,朝着两人消失的地方放声大哭。

知子莫若父啊,父亲知道我一定会给他们报仇,所以才一脸的担忧。

再醒来时,屋内一片漆黑。

我摸了自己湿漉漉的脸颊,蜷缩在床上半响没有出声。

就在这时,我听到屋内轻微的响动。

“谁?”

我拿出枕下的匕首,紧紧盯着屋内的一处。

“轰”

火折子的声音突然再那角传了出来,接着便是一阵亮光。

突如其来的光芒灼着我的眼睛,我只好收回手护住要害,眯起眼睛适应这光亮。

一瞬后,我慢慢睁开眼睛。

就看见了坐在桌子旁的万刃。

我惊奇道:“万楼主,你为何在这里?”

万刃拨了拨桌子上的蜡烛,柔声道:“我担心你,便过来看看,却听见了你的哭泣声,怕你不适,便坐在这里。”

确实有些不适,我擦干了眼泪,笑着说道:“无甚要紧,只是鞭伤未愈,有些灼痛,便哭出了声,让万楼主见笑了。”

我不知道他来了多久,也不知道他是否听到我哭喊着爹娘。

既然她不提,我也就当做没发生。

万刃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笑着道:“哪里哪里,我今天来,确实有一件事情要告知于你!”

看着走进的万刃,我赶忙披上外衫坐在床边。

“万楼主请将!”

我刚说完,万刃便看了我一眼,犹豫的开口道:“两天前,郭护法身亡。”

郭密娟,那个前几日还陪着我喝酒的女子,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我着急的站起身,问道:“为何?可是敌袭?”

万刃摇摇头,一张脸隐在阴影中,沉声道:“是冯王所杀。”

我一脸不信,他俩没甚过节,冯王为何要置她于死地。

看到我这番模样,万刃忙解释道:“是郭护法想要篡位,趁我不备准备刺杀于我,冯王为了护我,失手杀了他。”

我更加不解,道“可郭护法不是倾心与你么,为何要篡位?”

万刃叹口气道:“郭护法是张强安插在万恶楼的探子,因着时常传递情报,一来二去间,张晋哲便和郭护法情愫暗生,就在我除掉张晋哲之时,我和郭护法的仇恨便就此结下。”

万刃的话让我猛然惊醒,怪不得郭密娟时常盯着一处黯然伤神,原来是记挂着张晋哲。

我突然就想起我那一阵心悸,原来,我和三角眼坐在马车上我心痛之时,就是她赴死之时。

以后可没人拉我去喝酒了。

想着,我深深叹口气。

不过,万刃这么晚来找我,可不会就为了这件事吧。

念及此,我便开口道:“万楼主,可是有事和我商议?”

万刃抬起头,眼里波光流转。

“我确实有件事情和楚姑娘商议,既然楚姑娘已经开口,我也就直说了。”

说着,万刃敲击着手中的折扇,站起身,盯着我道:“郭护法一死,这城中护卫之职便空缺了下来,别人我不放心,所以想问问楚姑娘愿不愿意?”

听到万刃的话,我忙低下了头。

心中思量万千,这件事,应下来,我便可以借着万恶楼的势力为我报仇,可一旦应了下来,以后,面对师父师兄,只能刀刃相见。

看我迟疑,万刃忙道:“当然,我这只是邀请,选择全在楚姑娘。”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哪有什么可选的。

我抬起头,定定看着万刃,回道:“好。”

说完,我单膝跪地,朗声道:“属下,参加楼主!”

万刃眯起了那双诡异莫测的眼睛,连忙俯身扶我起来。

笑着道:“好!好!好!”

说着,紧紧盯着我的眼睛,继续道:“万恶楼可不是好进的,从明天开始,你可要护好自己,不要死掉哦!”

看着万刃大步离去的背影,我暗自捏紧了拳头。

钱宁、吴猛,等我!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之皇城美男是女生穿越之皇城美男是女生长触角的尊哥|古言女主穿越男扮女装的故事! 简介无能 作者脑洞如黑洞般大… 看就完了~ 不写了,用看了 也不好看
  • 反系统之皇后计划反系统之皇后计划初秋十月晴|古言一朝身死,靠系统重生。系统君发放【终极任务】:成为西楚皇后然而,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相貌平平?……没关系,好女子当自强!身无分文可创业赚钱,举目无亲可自力更生,至于相貌平平么……你可听说过女大十八变?欲成皇后,另辟蹊径,瞒天过海以男儿之身入朝为官……且看毫无根基的身穿女主如何一步步开拓势力,母仪天下!
  • 不见或许才是缘起不见或许才是缘起楚艾|古言“盛萧真是愈发没用了,这样的人也能入了他的眼,哦,对了,你回去告诉他,我要你。”他退开贴在她耳边的唇,淡淡抬眼“滚蛋。”
  • 萌妻养成之金主大人萌妻养成之金主大人花栀子香|古言一纸协议,他们从形同陌路成为闪婚夫妻,说好的各取所需,可是婚后才发现情况不对啊!“说好的只婚不爱呢?
  • 别有风味的他国王爷别有风味的他国王爷了确|古言相互陪伴十二年原以为是可以相伴一生的良人,却到了那一剑刺来才知,原自己还是错信了人。 流落破庙本被人贩子所救,流落青楼幸好遇上无心救下的他,奈何两人都中了迷魂香。 一生呼风唤雨在最落寞的时候遇到了你。
  • 十年穿越:虞兮虞兮奈若何十年穿越:虞兮虞兮奈若何林杞木|古言我竟然因为老套路穿越了!可我只是因为时间多喝了一点酒而已呀!最关键的是——我怎么穿越到虞姬的身上了!为什么没看到项羽呢?难道我穿越到了虞姬遇见项羽之前了?
  • 重生之我家娘子很高冷的重生之我家娘子很高冷的凤落辞|古言高材生慕诗婷因为一场考场失意竞意外身亡!再次醒来,候府郡主,赐婚花名在外的离王,看似荒唐,却是福祸相依,婚后,更是次次交易。 第一次,成亲之夜,“本王需要一个听话的王妃,郡主需要一个可以给你休书的丈夫,不如你我合作一番如何?” 第二次,月老节,“在这一年之内,本王本来打算接力反力,从而夺得皇兄的皇位,保你闵昌候府百年安宁。” 第三次,二人落难之时,“给本王你的一生,本王护你一世如何?” 从此,三千花落,悠悠琴音,淡淡墨香,只羡鸳鸯不羡仙。
  • 吸血鬼大君的治愈吸血鬼大君的治愈六月寒蜩|古言以朝鲜个别历史人物为背景,纯属虚构。 晋城大君李怿被哥哥燕山君李隆设计陷害,含冤而死,李怿的夫人慎彩景为救李怿死在李隆刀下。被吸血鬼赋予重生力量的李怿带着仇恨靠吸食人血为生。一百年后李怿遇见了善良纯真的柳时善,时善的温暖感染了李怿,并让李怿放下了百年来的执念。李怿听从了时善的劝告:与其在黑暗中苟活,不如在灿烂中死去,结束这罪恶。李怿在阳光下消散的治愈故事。
  • 错拐皇叔之美人凶猛错拐皇叔之美人凶猛易仟乙|古言凤千乙,出生之日臂上凰图腾就被生生剥去,从此庶妹顶替她成为了天下无不敬重的圣女。 而她自己却活得苦不堪言,末了还落得个被庶妹活活鞭死的下场。 ※ 娄千乙,新社会一大姐头子,专治各种不服,任何苦都能吃。 但她没想过要当什么鬼太后,还是个连丈夫面都没见过就成为寡妇的坑爹人设。 满朝文武个个都巴不得她死,江山更是一片狼藉。 且看她能不能凭一己之力给它扭转乾坤了! ※ 为保太后宝座,不得不掳来美人丞相威吓利诱、刑法伺候。 都要整残了却告诉她那不是丞相? 摄摄摄政王? Mygood,还等什么? 跑吧! ※ 她一直以为那俩男人充其量就是海上浮浮沉沉的两艘小船。 只要用对方法,她想让他们往哪飘就往哪儿飘。 直到很久以后才明白,他们哪里是船啊? 特么分明就是两艘航空母舰! 可那又如何?最终还不是都乖乖跪地唱征服了?
  • 似锦似锦冬天的柳叶|古言人都说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可惜被安国公府摘走了这朵鲜花。然而姜似出嫁前夕,未婚夫与别的女人跳湖殉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