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华体会官方入口玩家登录

第2201章 力量的“味道”

“这,这是什么招数。”跪坐在金月乌身上的基拉口吐鲜血的问道,此刻的他就好像一个血红色的刺猬一般,身上充斥这尖刺,充斥着血液,就连着滂沱的大雨都没办法洗刷这种鲜艳的红色。
   “他叫做控血,血族之心附带的技能之一。”金月乌紧紧的盯着基拉说道。
   “血族之心吗?咳,真是个好运的家伙啊。”基拉双眼无神的看向了天空,滴答滴答的大雨不断地落下,要死了吗?迟早都会死的,杀了那么多人的我,迟早有一天是会死在别人手中的。
   “这场战斗,虽然短暂,但是,我很满足。”
   “我也是这样认为。”
   “我曾听说,我曾听我的舅奶说过,这个天上有一个叫做天堂的地方,那里没有仇恨,没有阴谋,他们你有着人世间最美好的一切,你说,我可以上天堂吗?”
   “你一定是要下地狱的,而且,天堂,或许并不如你想的那般美好,或许,他们比地狱更加丑恶,更加的凶险。”
   “那还是算了吧,我这人,就是要下地狱的人。”基拉对着金月乌苦笑着说道,身上的血刺并没有消除,长长的尖刺刺穿了他的关节,肌肉,这时候,他就是有心杀了金月乌,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我现在,挺不想杀你的。”不知为何,金月乌突然间感觉到这个刺客队长非常的可怜,突然间,满心的杀戮在此时烟消云散。
   “怎么,你喜欢男人吗?”基拉嘲讽的说道,好像并不为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担忧。
   “那你还是去死吧。”金月乌对着身上的基拉说道,可是,基拉却并没有回话,身体重重的向着后方倒去。
   “从头到尾,都被算计了啊,死的倒也不冤。”这是基拉倒地后的最后一句话,在他死之前的这一刻,在金月乌告诉自己这个技能叫做控血的这一刻,基拉就知道,自己从开始就被算计了,从开始的偷袭,受伤,一直,被算计到死亡。
   金月乌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者空气,雨水打进伤口伴随着怔怔的刺痛,“该死的,不会发炎了吧,希望不会把我的完美的身躯给折腾坏了。“金月乌说不上是自恋还是自嘲般的说道。
   金月乌回想着当初战斗的那一幕,那一直到最后才的底牌,就是自己的血族之心,当初在幽暗森林的时候,金月乌便知道这个技能的可怕之处,那就是,谁会防备敌人喷洒出去的血液呢?
   当初金月乌尝试着控制自己的血液,却始终也摸不到头脑这血液该如何使用,直到,海伦娜的那一句话彻底点醒了金月乌:“就把他当做魔法就好了,和冰系,火系之类的魔法就好了,你就自然而然的直到怎么样去控制它了。”
   当时的这一番话让金月乌苦思良久,后来,他拿起武器再自己的身体之上划开了一刀口子,任由血液喷洒,流淌在地上。
   金月乌尝试着控制这已经不在自己身体内部的血液,他发现,这血液在凝固之前依然是听从自己的指挥的。
   比如,他可以指挥这血液向着前方移动,这样的发现,就让金月乌感到欣喜若狂,他知道,这绝对是阴人的好方法。
   那时候,金月乌就尝试着用血液造型,他发现,不管这血液是如何造型,都需要身体内部的能量抽出才能完成,当然,这能量不管是魔法还是斗气都是可以的。
   当时金月乌尝试着把血液凝成一把长剑,他发现,就算抽空自己的身体的血液,自己都没办法凝结成一把锋利的长剑,或许是因为自己等级太低的缘故,自己当时还并没有达到十六级,还没办法完美的开发着自己的潜能。
   所以,当时金月乌就换了个思维,如果真正的武器是没办法凝结的话,那暗器呢?这样的想法就让金月乌从开始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毕竟,任谁都不会嫌弃自己身上的底牌多的,所以,金月乌也就尝试起来各种各样在前世所能造型的暗器。
   可是,在尝试多次之后,金月乌发现,现在的他只能尝试造型那种不算复杂而且不算耗费血液和自身能量的器物。
   当时金月乌选择了造型匕首,发现这种匕首放在自己的手中就好像自己的臂膀一般耍的随心所欲,然而,金月乌又尝试了一下把匕首丢向远方在找回来,却发现,这匕首飞出去的距离顶多也就是十米的距离,而一旦超过六米的话,自己对于匕首的感应将会下降很多,而且,匕首也会因为距离的缘故而变得易碎,或者说,柔软,经不起折腾。
   这时,金月乌就知道,匕首都是不可行的,所以,金月乌也就放弃了所有的当时想到的造型器物,全部不要了,又继续回想到底什么样的暗器更适合现在的自己所能真正的控制而且不会出差错。
   金月乌回忆着未穿越过来所看到的金庸小说,会想到了小说中的唐门,这时,他终于想起来一个有可能适合他的血液造型的暗器,暴雨梨花针。
   或许金月乌本身根本没有办法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制造者精密到极致的暗器,而就算能制作,自已也不可能耗费大把的血液去没事找事干。
   而当时,唯一一个能让金月乌在乎的就是针了,如果,自己把这血液化成针状物体,是否会好很多?
   想到变干是金月乌的特写,所以,当时金月乌就又开始了自己的自残训练了,这哗啦啦的血液让旁边的海伦娜看的都是一怔胆战心惊。
   可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金月乌那里会管别人的眼光,所以,他咬了咬牙狠狠的割开了自己的臂膀,血液便不受控制的喷洒出来,当然,这也是金月乌本身不准备去控制这喷洒的血液的原因。
   这时,金月乌缓缓的向着血液中注入斗气,却发现,这已经喷洒的血液中已经有了斗气和魔力,这就让金月乌想起了当时劳伦斯的一番话,血液,经脉,心脏,是承载力量最根本的东西。
   当然,这一点发现让金月乌异常兴奋,不过,就是在兴奋,也逃不过自己虐待自己的命运,想到这里,金月乌不由的感觉到一怔打击。
   这时,留在地上的血液已经不少了,而金月乌也停止了这变态的自残行为,这时,金月乌在脑海中想象着细长锋利的针形暗器。
   为了更好的观察,他再一次的用自己的魔力把这落在地上血液平衡在空中,而自己却在仔细的观察这血液的动向。
   这时,金月乌明显的感觉到这喷洒出的血液并不排斥自己变化为针状器物,这时,金月乌就看到了一个细长,锋利,尖细的暗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金月乌尝试着拿起这血液造就的暗器,看了半天,找不到合适的实验工具,便朝着自己的身体上插了过去,这时,他发现了另外一个让自己感到诧异的地方。
   就是这血液化成的器物在攻击自己的时候,直到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居然融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真是怪事,这血液还不能攻击自己,金月乌不由的苦笑了一下。
   但是这一点发现并没有打断金月乌对着血液造型的探索,他再一次的抽出那根尖刺,那个针状暗器,向着身旁的一颗大树上插曲。
   “噗嗤。”只见这针状物体非常容易的便进入了这个大树之中,就好像戳开一张薄薄的纸张一般,这下,就让金月乌不由得另眼相看了。
   然而,在这血液化成的武器在刺穿这颗大树之时,在金月乌把他抽出来的时候,金月乌明显的看到这本应该鲜红的血液变得颜色黯淡起来,就算金月乌再一次的向里面注入斗气也达不到当初那个模样,这时,金月乌不由得破口大骂起来,尼玛,坑爹呢,老子耗费了那么大力气,原来只是个水****货,还他娘的只是一次性武器!
   不过,金月乌并没有真正的苦恼这个东西,毕竟,真正的战斗往往都只在一瞬间,当然,虽然金月乌当时这么想着,倒也没放松对这造型血液的探索。
   再后来,他发现,只要自己在往里面注入新鲜的血液,这玩意,便又能用了,这也就代表着这血液可以多次使用,当然,是在一定时间内,因为,当时金月乌就发现了,这血液在凝固之前都是可以使用的,只要凝固了,自己将不能在继续使用,或者,控。
   不过,金月乌依然对着逆天的技能感到欣喜,简直就是杀人越货,偷鸡摸狗的最佳道具啊,毕竟,还是那句话,谁会在乎敌人喷洒的血液呢?
   在后来的尝试下,金月乌发现一个手指头粗细的血液就可以变成一根锋利细长的尖刺,专业就表明,金月乌十个中指的血液流量便可以变成十个锋利细长杀人利器。
   然而,他的实验在做到尖刺可以飞出6米的距离,超过自身距离的六米,金月乌就发现自己对着血液的控制力就大大降低。
   当时,金月乌猜想,或许是血液用的越多,自己对于这徐也得控制力也就越强,而用的越少,控制力也就越弱,当然,经过后面实验,金月乌证明了自己的猜想是对的。
   所以,在今日的战斗,从一开始金月乌就算计着基拉,正面相抗根本不会是基拉的对手,多次的躲避根本也不可能给基拉造成什么伤害,毕竟,金月乌面对的是一名真正的刺客,一名强大的刺客!
   所以,从开始的算计躲藏偷袭失败,到自己的受伤,让自己的血液喷洒到基拉的身体之上,好为了那最后一击做准备。
   然而,事情仿若并不是那么如金月乌的意愿,他低估了基拉的强大,因为,当时在他准备拔腿就跑的时候,基拉已经黏住他了,如果逃向远方,自己所留的那摊血液也就等于浪费,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然而,这样的情况就造成基拉一强碰弱,或者说,金月乌迫不得已之下只能以弱拼强,而且,在当时那个生死存亡的关头,金月乌也没办法分出精力来控制自己的血液给基拉造成损伤,当然,金月乌当时还有另外一点顾虑,如果当时一击不中的话,登记啦有所防备,自己的血族之心所带来的技能将不在给基拉造成什么麻烦。
   所以,这也就造成了金月乌不得不,拼死战斗的原因,然而,在最后的搏命战斗中,金月乌用自己那怪异的右手,发出了及其强势的魔法攻击,这一点,倒也是基拉没有想到的,这也就是金月乌所认为的底牌的重要性,永远不要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露出来,除非,那个人一定会死,这是自己的爷爷交给自己的。
   当然,虽然金月乌在那场战斗中受了极大的创伤,但是这也让本就也受到了极大创伤的基拉放松了警惕,或许,当时,他也的确认为金月乌必死了,而金月乌如果没有控血这个技能的话,死的也一定是金月乌自己。
   而在战斗中,金月乌的血液也都好巧不巧的大部分都溅洒在基拉的身上,而当时,基拉也是受伤严重,对于肉体的控制力还有斗气所形成的保护都没了,让金月乌有了可乘之机,所以,才能将其杀死。
   “真是好险啊,自己还是太弱了,如果自己在强一点,或许就不会受到这么严重的创伤了。”这也是金月乌在确认基拉已近死亡昏倒前的最后一句话。
   “真的会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