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希旭逃离农水楼

旭兰随从希叶,到达二层的花园。设在安家议事厅的花园,一年四季都有鲜花绽放。此时已是秋季,园中百花萎靡,但有菊花争奇斗艳,月季竞相盛放,桂花浓香扑鼻,也算是给花园增添了应有的景色。

两人在园中的凉亭里入座。

希叶探查清楚周围并没有旁人,就拉住旭兰的手,对她说:

“亲爱的,在鼎和城可还开心?”

“当然了,这里就是凡人选择安家落户最好的地方。要不我们哪也不去了,就一直待在鼎和城吧。”

“这,恐怕不行。我叫你来,就是想对你说,我们得离开鼎和城了。”

“怎么这么快?发生什么事了?”旭兰吃惊于希叶所做决定,“对了,你说的秘灵安排我们来鼎和城做什么,你可搞清楚了?”

希叶心里一直惦记秘灵安排他来鼎和城这件事,可是如今既知道了安家秘史,为保险起见还是尽快离开鼎和城、离开安家势力范围比较好。先离开鼎和城保命最重要。

“秘灵的事......我当然处理好了。这样吧,我们去和安管家道别,先离开这农水楼,再想办法离开鼎和城。”希叶都不知道秘灵让他来鼎和城究竟所为何事,更别谈从何处理了。但此时一切从急从简,只好把这件事搁置,还对旭兰说谎了。

“可是,我刚答应了引绵要和她一起去找安管家,请安管家放引绵出城,和我们一起云游四方,造福万灵呢。”

“这......”希叶万万没想到自己刚推脱掉安临宣请他们带引绵离开鼎和的委托,旭兰就又接下这档事,心中甚至有了怀疑引绵和安临宣共同谋划这件事的念头,“旭兰,听我的,安家的事真的不是我们能管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退缩?”旭兰有意提高嗓门,表达她惊讶的情感。

“旭兰你听我说,我不知道引绵对你说了什么,但是安管家告诉我的,远比你想象得更加复杂。带引绵离开鼎和城这件事,不是你我能做得到的事。”希叶有些心急,他的声音有意无意得也大了一些:

“这后面牵扯到整个安家甚至整个四大家,再甚至整个鼎和城千千万万老百姓未来的生活。如果我们带走引绵,势必会得罪安家,得罪整个鼎和城的。”

“说来说去,你还是畏缩了。”旭兰听出希叶话里的意思,“亲爱的,我也不是怨你,可自从你没了仙法,整个人都有些怕这怕那,不像以前那个无所畏惧的希叶了。”

“旭兰,你知道的,我没了法力,就是废人一个。但如果要是你会受到一点危险,我肯定是挡在你身前的人!但是今天,引绵的事,我真的需要你听从我。”

“引绵还那么小,为什么要让她在安家等待祭灵的命运?难道她就不能为自己活吗?”旭兰故意把话说破,她想知道安管家对希叶说的。

“什么?祭灵?你是说等待引绵的命运是被碧水柔澈珠反噬?这怎么可能!安临宣只说引绵的命运是会为天下百姓的幸福而竭尽全力,可我没想到是这种方法!”

“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安老头子看着严肃,我还以为他是个正直的好人,可他就是引绵祭灵这个计划的实施者!”

“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安管家说引绵的命运和引绵父亲的意愿是相违背的。而安管家想改变这个局面。”

“引绵生下来就成了孤儿,但是她心里一直把安老头子当爹。照这个关系来说,那安老头一边在暗地里实施祭灵一边又对你表示反对这个结果,他这不是前后矛盾嘛!你怎么能信一个骗子的话?”

“旭兰,我们越说就越觉得事情更加复杂。”希叶仔细地观察了一遍周边的环境,“我总觉得这里不安全,不如我们先离开这里,再从长计议。”

旭兰思考了一下,她分析引绵暂时是安全的,但是自己和希叶就不一定了。只有离开农水楼去人多的地方,先保全了自己,才能再想出解救引绵的计划。

“行,我们先离开农水楼,再做打算。”

希叶和旭兰迅速下楼,来到一层大堂,就要到门口时,安临宣站在高远处的楼梯口,咳嗽了两声。沉闷的声音就在空荡荡的大堂里回荡。

希叶和旭兰只能止步,回过身,想就地向安临宣辞行。但安临宣总比他们先开口。

“二位贵客,就算是辞行,也不用这样偷偷摸摸地离开吧。这要是传出去,让城中的百姓以为我们安家待客不周,岂不是坏了我安家安临宣的名声?”

“安老先生言重了。晚辈只是不想叨扰老先生,所以才想着不辞而别。却没想到这样做会让老先生产生误会,是晚辈们思虑不周全,险些坏了安家的名声,真是万分抱歉!”希叶赶紧行礼,向安临宣赔罪。旭兰也微躬身子,向安临宣道歉。

“既然二位要走,我也不会强留。今早的清粥寡淡了些,现下就要开餐了。那就请二位用完午膳,再由我亲自送你们离开。”

如今这局面,两人还敢不从?只好乖乖地爬上又高又长的旋梯,随安临宣到家奴区用餐。

餐食已经备好并上了桌,这一顿明显是比早上时候安临宣故意准备的清粥要好很多。虽然一桌的饭菜是以清淡爽口为主,但该有的鸡肉羊肉一样也没少,素菜也做的是清淡鲜亮,惹人胃口。

仍旧是安临宣、希叶、旭兰、引绵四人在小屋里同桌就餐。安临宣依然绷着严肃的脸,看似漫不经心地夹菜,实则心里已经是暗潮汹涌;引绵已经极力克制内心的激动,但还是藏不住嘴角的微微上扬,她的计划是用完餐后,就去向安管家表达心意。

而希叶一心想带旭兰离开鼎和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就连吃饭他也只夹着最靠近面前的三道素菜,根本无意于稍远一点的荤菜;旭兰思虑万千,一方面她要顾及自己和希叶的安危,另一方面还在想如何救出引绵,这让她倍感焦心。

安临宣感觉这顿饭就要结束,就先开口,对三人说:

“希叶公子和旭兰姑娘,安临宣招呼不周,让两位有返家之心了。在此,我便向二位奉茶赔礼,一请二位莫要责怪老夫不懂待客之礼;二来也请二位手下留情不要带走引绵;三,预祝二位仙途顺利,将来若登天飞仙,也请常来鼎和安家坐坐,我们好好叙叙。”安临宣冷酷强势得就像一个铁面无私大判官。

引绵一听,希叶和旭兰要离开鼎和,并且安管家明确了不让自己离开安家的态度,突感似有巨石堵在胸口,她想说的话全部哽在喉头。

引绵低侧着头,悄悄地看安管家的脸色,她感觉自己看安管家,就好像是自己在谷底仰望高峰上的他,可望而不可及。

她眼里含着泪水,望见安临宣面朝希叶和旭兰,可是恍惚之间她又感觉到安管家正在用灼热的包含责备和失望的余光瞥视自己。这种目光她以前从没见过,这让她觉得紧张压迫、委屈痛苦。

晶莹剔透的泪珠还是不自觉地淌下来了,就在引绵只想默默承受和消化,伤心的情绪,而转过头的时候流进碗里了。她不敢出声,她不想因为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再让安管家迁怒希叶哥和旭兰姐。于是只让泪水肆意,全部滴进饭碗中去,自己就着咸泪水泡了的米饭,一筷子一筷子地往嘴里送,不嚼,意图用饭团把哽住的话和泪全部顶回胃里去。这一幕也只有旭兰看到了眼里。

希叶赶紧应付安临宣,说道:“晚辈希叶和旭兰,多谢安老先生劳心挂念。引绵妹妹是安家的掌上明珠,待在安家才是她正确的选择,谁都不能带她离开这里。”

希叶话已至此,旭兰不敢再说什么,只像引绵一样,像把头埋进碗里一样,干咽着米饭。

这方桌之上,就是安临宣和希叶斗智斗勇的地方,引绵和旭兰是不能插话的。但是希叶无能,只能句句防备,步步后退。

“修仙之道讲求机缘巧合,世间流传成仙之人凤毛麟角。且安老先生看晚辈二人,灵力这么差,哪有登仙的可能呢?”

“呵呵,两位这么说,就是过分贬低自己了。古来凡人修仙,皆为造福苍生,只要两位有心,也不用拘泥于去英力道、仙核髓等修仙门派。”

“安老先生说的极是,晚辈受教了。”

“行了,我也吃饱了,你们用完餐后,就自行离开安家。要在鼎和暂留或是常住,或者就此离开鼎和,你们自己决定。还有安家的通行水文图,就留给你们,算是引绵给你们的永别礼。”

安临宣决绝,他根本不容引绵和希旭二人话别,自己临走时还叫上引绵一起离开:“引绵,我看今日的午餐不合你的胃口。既然如此,你跟我来,我亲自为你下厨,也让你感受一下有人关心的温暖。”

引绵一言不发,临出屋时,只回头看了一眼希叶和旭兰。就那一眼,真如永别一般,刺痛了三个人的心。

旭兰意欲拼上前去,让安临宣放引绵一条生路,却被希叶拦住,还捂住她的口鼻,不让她大喊大叫。等安临宣和引绵走远之后,希叶才放开旭兰。

“旭兰,听我说,现在我们根本不是安临宣的对手,若是在这里和他起了冲突,只怕我们很难再走出鼎和城了!”

“你个废物!”旭兰怒目而视,她心里的火气让她顾不得夫妻情分,张口就骂,“我原以为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没想到你没了仙法就变成了缩头乌龟!”

“引绵多好的小姑娘,凭什么就要做安家的工具?被利用也就罢了,可祭灵的事,说九死一生那都是轻的!你这样无能,我真是心寒!”

“旭兰,听我说!”希叶拽紧旭兰,不想让她再去找安临宣,“我们先离开安家好不好?离开这里我们再想办法就引绵出来。”

“哼!那安临宣岂是你我可以打败的?别说安临宣,就是他手下随便一个弟子都能让你血溅当场。”旭兰怒火不减,言语越发真实:

“以前我不懂,现在我算是看清楚了。不管在凡界还是仙界,能力越强就越能随心所欲。什么修仙之道在于造福万灵,若是自己灵力都不够强大,怎么能惩奸除恶、匡扶良善!”

“旭兰,你说的都没错,可是我们现在绝对不能硬碰硬!你说我是废物,我承认,可就算我是废物,我也绝对不能让你有一丝一毫的损伤,你知道吗,旭兰!”希叶情绪激动,只希望自己表白真心可以让旭兰恢复一些理智。

但,事与愿违。

旭兰一听,更加怒不可遏,但她用极其冷淡的语气,说出一句让希叶寒透心的话:“你算了吧。你连一点灵力都没有,万一遇到危险,还是我在保护你。”

说罢,旭兰也冷静了。她看了一眼面容痴呆的希叶,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下楼的楼梯。

“希叶,我们走吧。这件事,我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了,引绵会怎么样,听天由命就行,再与我们无关了。”旭兰哽咽,垂泪。多少惋惜、失望包含其中。

希叶面容憔悴,当他走在三层的家奴区,路过远处的柔澈房时,突生去拿走百纳灵珠的心思。可是去往那边要路过练功房,若是自己偷了东西,肯定逃不出去了。思量再三,他还是放弃了。

他还是惜命。除了生命,他最爱的就是旭兰,若旭兰有危险,他肯定是能舍命就旭兰的!希叶这么想着安慰自己,也在想如何去安慰旭兰。

到二层通往一层楼梯的时候,旭兰已经顺着自己控制灵珠生长出的树枝到达楼下。希叶看到旭兰正在底下等他,也有心顺着树枝快速到达地面,可他没有灵力,几十米的高度,万一不小心摔下,不死也残。一番犹豫之后,他还是选择走楼梯。

地面上的旭兰是有意考验希叶。她爱他,问心无愧、日月可鉴,可也怨他失去仙法就变成了一个废人。她故意立下树枝,就想看看希叶敢不敢冒险,哪怕他不慎失足掉落,她也有做足了接住他的准备。

但是,希叶始终选择谨慎保命。这让旭兰深觉,以后万事,要靠自己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白苏恋白苏恋犬夜叉与戈薇|仙侠白玉轩,天下第一人,风流倜傥。 苏紫兰,活泼可爱,善良纯真。 两人相识,相知,相爱。 却不知命运之神为两人设下了一段虐心恋。 师傅说“玉轩,你命中有一大劫,是由一女子引发,找到该女子,杀了她。” 师兄说“玉轩,天下大乱,只有你可以力挽狂澜,她是你的劫数,杀了她。” 白玉轩和苏紫兰的爱情之路究竟走向何方? 爱还是不爱? 杀还是不杀? 本文为你娓娓道来。
  • 万界之大善人万界之大善人滚滚快来|仙侠岳峰,二十一世纪三无人员一个,横穿马路被撞死,然后穿越到了诛仙世界,被系统选中,成了青云掌门道玄的小师弟. 从此正道和魔教相敬如宾,宛如一家, 正道里的伪君子没了,魔教被百姓所敬仰,开天庭掌冥界,人人称赞''大善人啊''
  • 修真传奇修真传奇橙子伯爵|仙侠万千世界,芸芸众生。亿万条命运轨迹,交织环绕;演绎着千姿百态的人生。凡人也好,修真者也罢。每个生命,在一生中总有一两次改变人生的大机遇。不同的选择,自然是天地之别。而我们的故事,便是始于主人公的一次奇遇......
  • 月色浅印江川上月色浅印江川上咬死老鼠的猫|仙侠世间本没有善恶之分,当人类将规则约束于万事万物之上,那便产生了善与恶的界限。 他似乎,生来便是恶的化身,于这饿殍载道的世界苟延残喘。 深山里茹毛饮血,坊市间挥手斩落百人头。 他,与野兽何异? 他,是生是死? 他,还算人吗?
  • 矫龙矫龙燕弗|仙侠远古之时,人类尚未出现,世界多是神异的生灵。它们混战厮杀,逐渐消失无踪。此后,人类出现。得见上古异种生灵遗留尸首,有其中大智慧者,观其形,得其意,创出变化上古生灵之法。又有另一部分,创出修行之法,体悟自然之道。自此之后,人类师法天地,继而征服天地。白云苍狗,元末,红巾起义。一个来自小渔村的男孩得了上古苍龙的玄珠,开始他的修行之旅..........
  • 千秋不易岁千秋不易岁南宫令云|仙侠沧海桑田,千秋万载。 家国万里,谁来肩负河山?红颜枯骨,唯有真情不败。 谁谁都虐结局不虐,哪哪都甜作者不甜。
  • 诛世掌控诛世掌控手控西牛皮|仙侠木青是个平凡无助的孤儿,忍受人间欺凌,在一次进入深山打猎中身受重伤,昏迷中看到许多奇,醒后脑海出现一部叫《修神决》的功法改变他的一生,成为人间第一人,跨越虚空,走进修真界,神界,仙界掀起风雨!天道无常,与天夺命!世事难料!谁主浮沉!诛世之能,唯我掌控!
  • 萌徒来袭:高冷师傅哪里逃萌徒来袭:高冷师傅哪里逃苏大婶|仙侠睡梦中穿越!立下豪情壮志!奈何遇到无良师父,一切皆为扯淡!她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将他压在身下!哼哼,她要反攻!她将他压在身下,挑起他的下巴,“哟,小美人,给小爷笑一个,让爷高兴了今晚让你乐呵!”他故作娇羞:“爷,您弄疼我了,不如……”一个翻身,她被压在身下,“不如换个姿势,如何?”他勾唇邪笑。
  • 仙侠学院之仙女奇媛仙侠学院之仙女奇媛流小夏|仙侠准大学生琪树,“阴差阳错”下进入了中华仙侠学院,就此开启了惊心动魄又令人啼笑皆非的大学生活!
  • 缘宿途缘宿途筱尛尛|仙侠从同伴身体上走出去,只为不再受伤!即使受伤了,我也会让那个人十倍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