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重逢

事情如意料之中一样顺利。

柔然军心涣散,降的降,跑的跑,有那么一些铮铮铁骨的人也都死在黑甲士兵的长枪下。锦朝大军势如破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攻进宛陵郡。

林奕安站在城楼上,铁柱一行人围在她周围击杀那些意图为野格报仇的柔然人。直到传来浑厚响亮的号角声。

林奕安看看铁柱,她们知道,锦朝胜了。

依然还是在这个城楼上,林奕安的脚边是野阁的无头尸身。穆城踏着城楼的台阶一步一步上来。他还是林奕安记忆里的那个样子,身披银色盔甲,腰佩刀剑,面色沉静。原本已经模糊的面容在这一刻逐渐清晰起来。

是了,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她将与之度过一生的丈夫。

穆城在她的面前站定,凝神看了她许久。

小姑娘长高了,从前及他胸膛,现在已过他的肩头。面容也长开了,少了以前的一团稚气,如今看着竟有那么一丝美人的味道。

带着薄茧的指腹从她的眉头落到她脸上还未消退的红印上,穆城皱眉:“他们打你了?”

林奕安摸摸自己尚有些红肿的脸,毫不在意道:“你打架实在打得厉害,连破遂成、龙将关,还杀了他们的将领,他们实在气不过。”

实在气不过,就只能拿你女人出气呗。

林奕安笑笑,没再说话。

“委屈你了。”

穆城牵过她的手,想带她一同进城,然后她却站在原地不动。

穆城狐疑地回过头看她,林奕安笑得有些尴尬,小声地吐出两个字:“腿软。”

是啊,她原本只是个闺阁女子,看起来是这么的柔弱,胆子又这么小。被绑到柔然军营一定非常害怕吧。今日斩杀野格也不知道究竟是用了多大的勇气。肯定吓坏了。

想到这,穆城心中十分愧疚。她之所以遭受这些苦难,说到底不都是因为嫁给了自己么?如果她不是穆夫人,这些柔然人也不会绑她,也就不必遇到这些可怕的事情。

明明是个柔弱又爱哭的小姑娘。明明他娶她的初衷是想要保护她。看着她身上分不清是谁的血迹和有些凌乱的头发,以及脸上的红痕、手腕上被绳子勒伤的青紫。

穆城有些心疼,他将她拦腰抱起,任她的小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口上。

穆城欲走时,林奕安瞧见欲言又止的铁柱,于是软软糯糯地开口:“铁柱他们是好人,你将他们留下,我还有事未与他们了结。”

“好。”穆城点头。

而铁柱却石化在原地。这声音、这语气,温柔得简直不成样子!这还是刚刚那个提着刀一脸冷漠的说‘野格将军,你打我的两记耳光,就用命还了吧’的女人吗?

这是同一个人?铁柱顿觉自己见识实在不够广。

穆城抱着林奕安一路走下城楼。他这才发现,她虽看着体态玲珑,但真正抱起来时,穆城才晓得原来她这么瘦,轻飘飘的,小小的一个。

林奕安的手环着他的脖子,安安静静地靠在他身上。

还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救下她,那时她也是如此靠在他有些冰冷的银色盔甲上。这盔甲明明很冷,但这样靠着他,林奕安就觉得心安。

并列在两边的黑甲士兵的视线就没在穆城怀里的女人身上离开过。人人都想看看这位斩杀敌军将领的将军的夫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奇女子。

明琅和老牛他们一直候在城楼下,见穆城这样抱着林奕安下来,老牛一脸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样子咂咂嘴,唯明琅面露担忧:“将军你……”

穆城给他一个眼神,明琅便识趣地闭嘴。

林奕安似乎意识到什么,她问:“你怎么了?”

“没什么。”穆城顾左右而言他:“会骑马吗?”

林奕安摇摇头,穆城的手轻轻用力就将她送到马上,随后他翻身上马,将她圈子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低声道:“无碍,你我同骑一匹。”

原本沉浸在大战获胜的喜悦里的士兵,见此情形都忍不住哗然一声。

这该死的夫妻情。

都是出门打仗,有的人已经怀有娇妻,有的人已经有儿有女,有的人却连个媳妇儿的影子也没看到。

明琅看着骑在马上的这对璧人,心下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穆城,你这样待她好,是因为你本就是个热心肠的人,还是在你心里她是与旁人不同的。

“想什么呢?”老牛不知何时凑到明琅面前。

明琅回过神:“想这次回京能得多少赏赐。”

老牛撇撇嘴:“切,俗气!”

宛陵郡长年遭受战乱和柔然的剥削。现在已然是一座空城。

一路行至郡门府邸,竟一个寻常百姓也没瞧见。

林奕安随着穆城进了郡府大门,里面一片混乱,像是刚刚展开一场恶战一般。穆城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他大步流星地走到正殿,对身后的士兵吩咐:“黑娃,你先带我夫人去寻个住处。”

一般来说当军队攻入一座城,军中将领便会在当地的州府郡府暂住,直到慢慢恢复该城的秩序,等待朝廷信任的知府上任,他们的工作才算完全结束。

是以,虽与柔然的仗打完了,但还有许多善后的事需要处理。

林奕安点点头,乖巧地跟着黑娃走了。

“黑娃,将军一般住在哪个房间?”林奕安问。

来到郡府后宅之内,黑娃指了指正中央的一个房间:“将军一般住中殿。”

林奕安眨了眨眼睛,指着离中殿不远的东厢房道:“那我住那儿。”

黑娃面露一丝为难:“夫人,那,一般是军师住的地方。”

军师住的啊,林奕安脸上闪过一丝失落:“那就西边的厢房吧。”

那儿虽离中殿不远,但距离还是有东厢房的两倍。林奕安有些郁闷。

原本她还打算能住的近些,同穆城好好联络联络感情。

这个房间以前住的应该是个女人,里面的陈设布置看得出都有心思构巧在里头。林奕安走进去坐下,黑娃道:“夫人等等,我这便去拿被褥过来。”

黑娃给林奕安铺好床铺后,便告退了。林奕安一个人坐在里面等了很久,没想到先来的竟是明琅。

“在下突然前来,希望没有叨扰到夫人。”明琅拱手道。

林奕安给他倒了一杯水:“说起来这还是我与明军师第一回正正经经地见面。军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明琅生得十分俊秀,更准确的来说是阴柔。这样的长相若是生在女子身上必然是个上乘的美人,可生在男子身上,尤其还时常行走在军营的男子身上,便觉得美则美矣,却无阳刚之气。

这大约就是所谓的男生女相罢。

比起在战场上的样子,明琅此刻更加随性:“只是有几个问题想来问问夫人。”

“愿意洗耳恭听。”林奕安笑笑。

明琅:“夫人身在邺京,为何却被柔然人抓去?”

“你怀疑我?”林奕安语气骤冷,连脸上的笑也泛着寒意:“我奉皇后懿旨,护送手谕至各州府,途中不幸,被柔然人所劫。明军师,如此解释,可还合理?”

“数日前军中断食缺水,后来从清州运来六十万担的粮食,落的是州府的印。可我知道那印是假的,各州府也不可能在一夕之间拿出这么粮食。所以我心中一直存有疑虑。”明琅看着面前这个端着笑容的女子:“算算时间,正好是夫人赶来之际。”又问:“这批粮可与夫人有关?”

“那批粮可是在帮你们。”

“夫人毕竟是将军的妻子,我从未笃定夫人是来暗害的。”明琅默了一下,又道:“我只是有些好奇,夫人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明琅笑言:“为何在将军面前,与在旁人面前,是两副样子?”

林奕安盯着明琅看了一会儿,缓缓道:“这自然是我与将军之间的事。军师嘛,自然还是应多操心军中事务才对。”

“还有。”林奕安凑到明琅面前,莞尔一笑:“军师似乎对将军十分上心。这是为什么呢?”

明琅别过头:“我与将军不止是上下臣属,还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原来是因为兄弟情谊。”

林奕安若有所思地点头,她在明琅身边慢慢踱着步子,忽而弯下腰,冲他甜甜一笑。

“我还以为是因为妒嫉呢……”

明琅眼神闪烁:“夫人在胡说什么?我与将军是兄弟!”

“兄弟?”

林奕安伸手捏着明琅的下巴,似笑非笑。

“可军师你分明……”

“是个女子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神医嫡女二小姐神医嫡女二小姐圆多肉|古言苏沁一,现代小神医,旅行时飞机坠机穿越到同名同姓的侯爷府废物嫡小姐身上。路上遇到的乞丐成了我的师傅?暗阁阁主莫名其妙找上门?认了一个炼器大师为义父?皇帝下旨把我许给摄政王?成婚后,“娘子,其实,是我求皇帝下的旨。”???“娘子,其实,你是暗阁阁主夫人。”???
  • 四爷福晋好忙呀四爷福晋好忙呀音祤|古言急!在线等!穿越成英年早逝的乌拉那拉氏该怎么办? 煜宁在紫禁城靠嘴怼出一条歪路来。 泼妇妾室?怼!阴狠婆婆?怼! 康熙爷……?照怼不误! 某位冰块看得胆战心惊,自家福晋怕是要用嘴怼来杀身之祸。岂料不仅脑袋好好的,还得了赏赐。 分明嘴毒刁钻招人厌,怎么就尽招自己喜欢呢? 煜宁:“四爷,众所周知我只会骂人,骂不了您。” 男人应了一声,意味深长:“确实,毕竟我只做‘禽兽之事’~” QQ读者群1093158475
  • 我家娘子是魔教教主我家娘子是魔教教主默倾茵|古言新书《我在女强文里当团宠》已经更新 遇到白泽前,莲落的日常心里:“呵!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臭男人!哪有女孩纸香香软软!” 遇到白泽后,“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这人也太可爱了吧!!啊啊啊!这么可爱的人一定要让他属于我!!” 遇到白泽前:所有人都要臣服与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遇到白泽后:我相公说的都是对的,我相公做的都是对的,我相公即便是错那也是对的。送我相公昌,逆我相公亡 遇到莲落前,白泽:“我是医者,所有人在我面前都是病患,不分男女!” 遇到莲落后,“娘子!我好累,娘子!我脚疼!娘子他欺负我!!” 被波及的无辜路人甲:“我没有我冤枉我是无辜的。” 被冤枉的路人内心受到撞击
  • 我这辈子赖上你了我这辈子赖上你了龙蹄|古言努力奋斗的女职员不幸车祸穿越架空王朝,坚信靠双手能改变命运,与反派势力斗智斗勇,遇见爱情,最终却忧郁而终;在不属于她的世界,混的风生水起。“既然来了这里,那就好好的活下去吧。在哪里都一样,你还是你自己”。睁开眼,却发现只不过是一场梦,却感觉度过了一生。不巧,他,也在现实生活,追夫而不得?亦或是他漫长追妻路?似乎那个梦都是在说明,再续前缘。
  • 爆宠辣妃,冥帝的心尖宠爆宠辣妃,冥帝的心尖宠皙白|古言因两个自带BUG的实习无常,叱咤21世纪的杀手设计师萦纤被送进了阎王府。表面无害内心腹黑的萦纤狠狠地宰了一顿阎王后,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的补偿——去一个毫无史实的朝代。本以为是去享享福、度度假,却没想到穿越成了秦府养女。嫡姐欺,庶妹辱,她全盘接收,他日百倍还之。计划好一切打算“安度晚年”,可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会遇到一个毫无实权的闲职王爷。一朝嫁与他,世人都等着看他们的笑话。然而,每个人最后都得到了一巴掌。我以为我百毒不侵,没想到你万毒俱全。——萦纤PS:作者简介废,剧情不是穿越文一贯的套路,请耐心阅读。男强女强1V1,双处欢脱甜宠文,欢迎入坑!
  • 从丫鬟开始从丫鬟开始云乔西|古言肖洛知道自己最近有点背,没想到这么背。 堂堂大虞王朝首位女状元,她一穿越过来,变成了小丫鬟。 为什么吃苦的都是她啊!
  • 邪王宠妃:嚣张二小姐邪王宠妃:嚣张二小姐季婉|古言与太子指腹为婚,可惜娘胎里被下药,生下来巨丑被嫌弃。冲击大境界被下药,天才变废材,变痴傻还不够,特么居然还要弄死她。卧槽了,叔可忍,婶婶不能忍,等姑奶奶我嫩死你们一群贱人……
  • 套牌三小姐奔袭之路套牌三小姐奔袭之路青青草原儿|古言被联邦研究所坑进“冰棺”穿梭实验项目当小白鼠,洛嫣然毫无疑问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但没想到,这螃蟹有点夹生,魂穿的时候稍稍出了点意外,竟带着濒死时的女主回到了她出阁前的那一年。 真是造孽! …… 原主:我要报仇,给我杀杀杀! 洛嫣然:嘘……你看,那屋里是不是你娘和她的小情人?搞不好那才是你亲爹哦! 原主:!!! …… 原主:……就算你把我复活,我也不会记你的好,我还是要报仇! 洛嫣然:我可谢谢您咧,去吧去吧,千万别报姓名,我还想借着你亲爹尊贵的身份飞黄腾达呢。 原主:…… …… 国家分配相公左先生笑嘻嘻:“夫人,你曾说我若哪天痊愈了,不再随意伤人,便要带我去温泉鸳鸯蝴蝶梦,可还作数?” 洛嫣然严肃又正经(?):别闹,国家存亡之际,你是将军,得身先士卒保家卫国! 左先生震惊:那不飞了? 洛嫣然脸颊绯红:就知道飞飞飞,看你会飞,快滚!能活着回来再说。 乐成大脸花的战神左先生:擎好吧我的小乖乖!
  • 爱默如山深似河爱默如山深似河春来好睡觉|古言当年,苏叶第一次见到白默,惊为天人,颇为深情的吟道:“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此去经年,她终于如愿以偿,只是深情终是抵不过岁月的冷漠……
  • 天定姻缘天定姻缘颜十丘|古言她以为可以相伴一生的人在背后陷害她家人,她以为再不相见的人却在背后默默付出,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会克制?缘由天定,情由心生。真正的爱是经历过千难万险之后的不离不弃,苍茫戈壁,无尽漠北,不过想执一人之手相伴天涯。前有未婚夫谋她家产,后有各种白莲花开在后院,成长型女主仰天大笑,你们注定都要是我生命中的踏脚石!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人面桃花,姻缘天定。-------------简介真的是无能啊/(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