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既然想玩,那么他奉陪到底

不知从何时开始,欧子夜竟已经习惯了这种被强行塞狗粮的感觉,甚至还很希望薄倾能够尽快和郭晨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赵凝露给他造成的感官冲击力太大了吧!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相较于赵凝露那样的绿茶婊,作为直男的他自然而然是更欣赏郭晨这样直爽又真性情的女人的!

不过转念一想,薄倾昨天刚发烧,今天就去公司上班,身体会不会吃不消?

要是以往,他基本上都会继续工作,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身体要是垮了,郭晨肯定会心疼的啊!

而且,说不定还会第一个来指责他!

毕竟,身为助理的他,完全是有必要关心薄倾的身体状况的。

念及此,他便瞥了一眼后视镜里正在闭目养神的薄倾,虽然这么打扰他有些不厚道,但是他觉得还是有必要问候一下他的病情的,索性就咽了口口水道:

“薄董,您的身体现在怎么样?”

话音刚落,薄倾只是轻启唇瓣道:“已经退烧了。”

欧子夜闻言,这才放下心来。

只要薄倾好好的,那一切就都好说。

所以,他便再次开口道:“薄董,新上任的薄总现在正在办公室里等着您,您看要不要……”

还不等他说完,薄倾就已经睁开双眸,眼底满是倨傲而又凌厉的暗芒。

薄墨衍身为一个总裁,居然扬言要在他的办公室里等着他一个董事长去亲自见他!

还真是,笑话!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他这种颐指气使而又盛气凌人的态度,实在是可笑至极!

薄倾的脸色黯淡的有些可怖,周身的温度骤然间降到了冰点。

欧子夜见状,立即就噤若寒蝉。

死一般的寂静之后,欧子夜这才缓缓开口:

“要,要拒绝吗?”

本以为薄倾会继续沉默或者是勃然大怒地嘲讽一些什么,却不曾想到,他竟只是勾了勾唇角。

“不需要,既然他是新上任的总裁,那么我就给他这个面子。”

言外之意是,薄墨衍既然想玩,那么他就奉陪到底!

欧子夜微微一怔,唇瓣嚅嗫了片刻,终是一个字也没法说出口。

跟随了薄倾多年的他只需一眼就足以看的出来,薄倾这是要来真的!

看来,薄墨衍的私生子身份,也就坐实了!

与此同时,薄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一抹火辣辣的红色身影走着猫步、妖娆妩媚地黏在了薄墨衍的身上。

“薄总,您就给人家一个机会嘛!我真的很想做您的秘书。”

边说话,还边不停地往薄墨衍的身上蹭,那突如其来的骚,就差没闪断他的腰了。

那惹火的身材足以媲美很多知名模特,虽然有造假的可能,但是也足以令很多男人招架不住!

女人见薄墨衍的某部位并没有丝毫的反应,脸色只一瞬间就沉了下去。

薄氏集团新上任的这个总裁,怕不是个gay吧?

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连最基本的生理反应都没有……

而正当她疑惑不解的同时,薄墨衍突然间狠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只一阵清脆的响声,女人便感觉疼痛难耐,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居然只用一只手,就把她的下巴给捏脱臼了!

察觉到薄墨衍眼底那抹阴鸷而又狠戾的寒芒时,女人顿时哑口无言。

不过当然,实际上现在的她就算是想说话也很困难!

一张嘴张开大半,想合却合不上,甚至口水还不知不觉中顺着唇角流淌了下去。

那副模样别提是有多难看了!

薄墨衍见状,十分厌恶而又嫌弃地推开了身旁的女人,强大的力道只一瞬间就令女人瘫坐在地。

女人满脸狼狈,眼泪哭花了浓重的眼影,使她看上去像极了一个葬爱家族的人员!

她现在很想逃走,但是又生怕这副模样出去了给别人看到,实在是太丢面子了!

就在她纠结万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时候,她顿时灵光一现。

于是,她便开始动手撕起自己的衣服来。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女人的动作。

薄墨衍将视线从宛若跳梁小丑一般的女人身上移开,看向门口的方向。

丝毫不顾女人的感受,自顾自地喊道:

“进来!”

女人撕衣服的动作一顿,也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朝着门口望去。

欧若拉毕恭毕敬地带着薄倾走了进来,他那副强大的气场顿时就令女人那张花了妆的脸庞血色全无。

这,这不是薄氏集团的董事长薄倾么!

传闻中,他从不近女色,只对郭晨感兴趣!

所以,她几乎从来都不敢接近这个男人!

可是,她好歹也是个相貌出众的女人,今天不仅是在薄墨衍的面前丢脸,结果还要在薄倾的面前丢脸!

这也太难堪了!

欧若拉见到倒在地面上的女人时,唇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来。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五个了,她的薄总,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抢手啊!

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国内,都照样有很多女人蜂拥而至,上赶着当舔狗!

薄倾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在女人的身上停留过片刻,女人紧咬着唇瓣,渗透出些许的血丝,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挤出一抹笑容来。

既然薄墨衍冷血,那么就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把希望寄托在薄倾的身上了!

念及此,她便突然间朝着薄倾的位置扑了过去!

薄倾的面色猛地一沉,看向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大腿不放的女人。

“薄董,帮帮我好不好?薄总他把我的下巴捏脱臼了,我好难受……” 女人再次抽噎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话也一字一顿的。

“放开!”薄倾全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寒气令女人竟不由得一个瑟缩。

只不过,女人却依旧死死地拽着薄倾的裤腿,就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还是不甘心就这么轻易放手。

瞥见薄墨衍眼底那抹得逞的光芒后,薄倾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薄墨衍,原来你让我到办公室来,就是为了让我难堪!

很好!

这份见面礼,我收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复仇女神:女神千千岁复仇女神:女神千千岁叶笙笙儿|现言她,安若莹。自从妈妈死后几年,爸爸娶了一个女人。呵,原来妈妈的死他们也有份。她被继母继姐赶出安家。从此,她决定复仇,她进入了落荒岛训练了5年。成为第一杀手。第一帮雪染帮帮主。他,冥熙夜,一遇见她,整个心都放在她的身上。片段一:“冥熙夜,你干嘛跟着我?”“你是我老婆我干嘛不跟着你。”“谁是你老婆,我还没同意呢!”“不怕。”一把若莹搂在怀里,对着若莹的小嘴亲了下去,“同意吗?”“不同意。”若莹羞红着脸说道。“不同意?”对着若莹的小嘴又亲了下去。
  • 金融男女那些事儿金融男女那些事儿啸川Riv|现言“我有个上亿的项目想跟你谈一下。” “嗯?你确定?我们进屋谈。” 啊喂喂喂!我是正经生意人啊啊啊啊! 这是一个天才少女在躲避高富帅的道路上,不小心成长为金融圈大佬的故事。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重生影后:总裁蜜宠小甜妻重生影后:总裁蜜宠小甜妻雪梅莲|现言重活一世,江念安要做的只有两件事,一是手撕白莲花,二是嫁给慕南辰。 望着欺负过自己的人身败名裂,江念安嘴角微扬,把慕南辰堵在门口。 “你什么时候娶我?” 闻言慕南辰看着这个把自己吃干抹净好几回的人,冷着脸:“应该问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江念安顿时无语,难道自己表现的不够明显么? 既如此,那就再明显一点:“走,去登记把证领了!” 一年后,看着慕南辰怀里的一对龙凤胎,江念安有点发憷,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 八年的爱八年的爱欲子娣|现言讲述一个女孩的故事,她的生活与爱情,生活上的颠簸,和感情上的虐心,从相爱、被爱、去爱、最后成为路人。
  • 你的黄昏我的黎明你的黄昏我的黎明如果末日|现言“李希凡,妈妈爱你!”顾禾禾窝在沙发上,死死盯着双膝上的电脑屏幕,咬着拇指,时而露出姨母般的微笑。 正在拖地的顾妈妈一个抱枕丢过来,没好气地说:“多大了还咬手指!天天喊别人鹅子,倒是给我领一个男朋友回来啊。” 顾禾禾吐了吐舌头,转过头盯着屏幕自言自语道,“唉。我们希凡太帅了,迟早有一天得把妈妈粉掰成女友粉。”
  • 傲娇医仙转世戏王爷傲娇医仙转世戏王爷雪沫樱琪|现言来自玄幻大陆的可爱神医,会与同样穿越的邪魅王爷碰撞出怎样激烈的火花呢?片段一:“娘子乖,到我怀里来。”“人家不要嘛,小心拿银针刺你哦”某男张开双臂笑眯眯道“娘子尽管刺,为夫定会不动如山。“哎呀,别这样啦,你知道我会不舍得的。。。”以上是简介,想看多多推荐收藏哦。嘻嘻。
  • 寒少的冷妻寒少的冷妻桔梗bou|现言“你怎么可以这样?”某女红着脸娇滴滴的问吃她豆腐的某男。某男舔了舔嘴巴“味道不错。”
  • 顾少眷恋娇萌妻顾少眷恋娇萌妻人鱼茉茉|现言顾三少,名震江城,貌美如斯,可惜身患隐疾。 宁小蜜,宁氏千金,乖巧可人,顾三少的未婚妻。 16岁时,因为宁小蜜的恶作剧,导致顾三少身患隐疾。 20岁时,宁家主动提及将小蜜嫁入顾家为妻。 粑粑:宁小蜜,你知道顾老爷子年纪大了,三少可是他最喜欢的孙子,你却把人家整出毛病,可惜了。 麻麻:小蜜,三少哪里都好,也就是有那么点点隐疾,美中不足。 爷爷:嗯……也不错,起码不能在外面沾花惹草,省心。 宁小蜜葡萄似的大眼睛一翻,装晕。 “赶紧赶紧,生米煮成熟饭,就不怕她反悔!” 当宁小蜜暗戳戳的想要再次使出绝招,使某人终身隐疾时,某少爷邪魅一笑:“继续努力!” 欢迎支持茉茉甜笑宠文,“顾少眷恋娇萌妻”,男女主双洁,嗷呜~
  • 他的余生有幸他的余生有幸人烟依旧|现言【苏甜宠1v1豪门轻松 小虐大甜】 言墨,纵横商场,叱咤一时,豪门中最矜贵的一枝花。他有心中的白月光, 为了心底不为人知的秘密跟她签了一年的婚姻合同。 说好的合同期满一拍两散,重金相偿,怎么到期后的言先生就像吃过的口香糖怎么也甩不掉,到哪黏哪。 落雨晴看着言墨:说好的大把离婚赔偿金呢?我还等着它们去找下一位。 言墨俊脸一拉,步步相逼:一分也没有。 她公交车遇色狼暴打咸猪手,武力值百分百。 微博头条热度第一,助理第一时间就把视频端到他面前:老板,夫人上头条了。 晚上回家,言先生将她堵在门口,眸光深邃,声音低沉:今天,威武霸气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