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章 我想要,睡你

“微恙罢了,你怎知我病了?”

他薄薄的唇瓣抿着淡淡的弧度,,神色柔和,连两道浓眉都都泛起柔柔的涟漪。

司徒瑾煊看着他那纯净的眸中倒映着的自己,幸福地有些晕眩,醉呼呼地说道:

“我差人打听了,你病了也不告诉我...你家门卫好凶,我说我是相府小姐,都不给进...”

他掩唇轻咳了几声,忍俊不禁道:

“你知道说什么才有用吗?”

“什么?”她抬起头来,像个求知的好奇宝宝。

“说,你是他们的女主人。”他俯身贴于她耳边,微微一顿,缓缓吐气道。

“你不老实。”司徒瑾煊先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又恨不得把头埋起来,好不让人留意到她那掩盖不住的娇羞和心动。

她悄悄回头看,发现那盛宇早已经走没影了,才道:

“那人总算是走了...生怕我把你给累着,他也不想想,你如今病弱,我还能让你做什么?”

闻言,叶清云一挑眉,微屈身便将眼前这碎碎念的女子打横抱起,往内室走去。

“呀。”她都未来得及反应,只惊呼一声,便已经在他安稳的怀抱中。

“诶,你还病着呢。”她抓紧了他的衣襟,有些焦急地说道。

他一脸坏笑,揶揄道:“我们能做的事,可多了。”

她一下子明白过来,他是不满她说他病弱,才“身体力行”来证明...

这样想想,她便不客气了,双手圈搂着他的脖子,手玩着他乌黑的头发。

“我发现与你呆久了,我脸皮都厚了许多。”她那手溜到他胸前,有些挑逗意味地去戳他。

“比起总是动手动脚的某人,”他向胸膛上那不安分的手努努嘴,还想再说什么,便被司徒瑾煊打断。

“怎么?还不能揩揩油...”

她硬着脖子,很不害臊地说道。

他低下头去,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着她,辗转厮磨寻找入口。

司徒瑾煊也迎合着他,唇舌来往中胸口渐渐发热发烫,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她闭着眼,嘴里是纯男性的味道,掺杂着淡淡的药味,唇舌柔韧却无不适感。

吻得忘情,叶清云低身将她安放在床上,双手撑在她耳旁,加深了这个绵长的吻。

司徒瑾煊犹如是躺在了棉花上,全身软得能化成一滩春水。

“主子,我...”

有人突然推门闯了进来,推门声和说话声吓得她一个激灵,松开了绕着他脖子的手,离开了他的吻,慌里慌张地转过身去,背对着来人,手捂着脸,羞涩得不行。

这样意乱情迷的模样,给别人瞧去了,真是太丢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你们继续!”

若风先是被雷劈了一样,惊呆在原地,很快反应过来,很是窘迫地急急地说道。

“我没教过你进来要敲门吗?”

坐起了身的叶清云面色阴沉下来,望着司徒瑾煊的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的模样,厉声道。

“对不起,我见门半掩着...若风愿受罚,日后定注意!”

若风慌得赶忙跪下,刚刚他真只是被呆住了而已,真没敢细看。

面对着墙的司徒瑾煊突然想起她们进屋时,好像真没关上门,还是她用手轻拉了下,才半掩着。

这样说,好像也不怪他。

她转过身去,拉拉那脸色并不好看的人的衣角,见他回头望她,低声道:

“罢了,别那么凶,怪吓人的。”

叶清云望着她还泛着红潮的娇羞的脸庞和那微嘟着嘴的撒娇模样,心中的火气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去。”

“谢谢主子,谢谢司徒姑娘!”

若风轻呼了一口气,连走带跑地把门带上,一溜烟没影了。

“别皱眉,皱眉就没那么好看了。”

她拽着他的衣角,将他扯近了些,伸手去抚平他皱着的眉,嘴里这样说,心里却想着,清云无论如何都是绝顶好看的,只是她太不愿意见他恼怒了。

他的手抚摸着她那瓜子脸,温厚的手心里有着厚厚的一层茧,虽有些硌,却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宫道上,拐角处。

叶清安坐在轮椅上,一转弯便看到了非常不想看到的人。

如果她现在能走的话,她肯定和避老鼠一样避着同样惹人厌的司徒墨白。

她不想见到他,不代表他也是。

“废了?”

他站定在她面前,身后的仆人便不敢在推车,只好停在原地。

她抬头望他,只见他那黑如点漆的眸色之中泛着异样的光采,满是令人作呕的恶趣味。

“令司徒大人失望了,并没有。”

她别过头,道。

“那就好。”微冷的手握着她的下巴,强迫性把她的脸别了回来,四目相对。

司徒墨白屈着身子,两人之间的距离非常的近,近地让叶清安觉着周身都被他的气息包围,逃无可逃。

她仰着头,带着怒气与他对视。

他眉似远山,薄唇微抿,一双乌黑鎏金的眼直直地盯着她,傲气凌人,神情中却流露出几丝不易察觉的贪恋。

“下去。”

司徒墨白望着她,唇一张一合,话是对那低垂着头的仆人说的。

“别走远。”叶清安的胸脯有些激烈的起伏,一股怒气潜伏在她体内,几欲倾泄。

那仆人如获大赦地低着头离开。

“魏安,我想你了。”

他那带着凉意的手摸着她的脸,她的眉,最后停在她的唇瓣上,引起她强烈的不适感。

在她想张口咬他的手时,他似是早就料到一样,捏着她的下颚骨。

动作如此熟练,让她想起之前的种种羞辱,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司徒大人,劝你离我远一点...”

她很是用力地挣脱开来,一点都不怕弄伤自己,倒是司徒墨白担心伤了她,松了手。

“你拿什么威胁我?叶清云?”他凑得很近,根本不想听她把话说完,眼角有凛冽的寒光,如匕首一般。

“安儿?”他冷笑了声,用着陌生且别扭的语调喊道。

叶清安浑身一震,藏在袖子下的低垂的手有些发抖,她想起在她那次罚跪晕倒时,哥哥便喊了自己“安儿”!

司徒墨白他发现了?

她死死地瞪着他,异常紧张地听着他说出的话。

“我着实不明白,你宁可去做他心中的替代品,也不愿来到我身边吗?”

他像是很享受她惶恐的神色,神色慵懒,那眼底深处却是绝对的肃杀和嘲讽。

她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司徒墨白误以为魏安是叶清安的替代品?

“你想要什么,爽快说明白就是,何必那么拐弯抹角,净说些恶心的不着调的话?”

她嘴角划过犹如刀锋一般的冰冷弧线,冷声道。

司徒墨白被气笑了,手扶上了她的后脑勺,唇与唇的距离被拉得格外地近。

“我想要什么?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她本能想躲避,身体轻微往后仰,又被他给硬扯了回来。

“我想要,睡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妖后婉歌妖后婉歌木婉歌|古言犹记得入宫那日,天边出现一片紫霞。扶我下辇的嬷嬷笑着说:“姑娘好福气!紫气东来乃是祥和之气!”端望着眼前这个金碧辉煌的宫殿,我的心无端的紧了紧。数月前,一群官兵闯入我家。说是,父亲曾与先帝有约,将我与当时的太子指腹为婚。
  • 别惹我:王妃很调皮别惹我:王妃很调皮东方楚燕|古言一不小心,他遇上了她,从此一颗冰封的心在开始慢慢的融化。从来不近女色的他既然一点点的为了她而改变。而她本应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却不曾想自己睡一觉既然睡到了古代。替原主完成未完成的使命。
  • 幽谷空兰几时开幽谷空兰几时开柒皂|古言她自幼身居山中,像一株幽兰遗世独立;自从成年后遇到他命运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断产生的矛盾使两人渐行渐远。最后,为了留住她他愿拿天下赠她,而她的心却早已冰冷······
  • 王爷忙追妻王爷忙追妻夏梦苏|古言她是相府嫡女,出生尊贵,自幼便被家族当做未来国母培养 却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对一向不受宠的三皇子一见倾心,甘愿为他逼迫家族与他为谋,助他登基为帝 她以为他们两情相悦,他也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 她没想到毁了自己这一切的竟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 这一世,她重生九天,已被仇恨迷了双眸……
  • 轻雪绯绯轻雪绯绯阿瑾蹦蹦哒|古言“是否可以一生一世一双人?”
  • 田园医妻傲娇郎田园医妻傲娇郎不见星辰|古言林晗玉穿越到了林家村,做了李翠花的闺女。 家里的屋,四面透风;家里的地,石头多过土。 穿的是别人的旧衣,吃的是咯牙的豆。 大哥要入赘,堂姐要做妾。 不,姐的人生不要这么过,也不允许身边的亲人不好过。 拿着天神做幌子,林晗玉开始了招摇撞骗的古代生活。 治病、治穷、治乱,一个不小心就把原来的穷沟沟变成了金窝窝。 脸上一块青记,人人都说她嫁不出去。 可又一个不小心成了众大王抢来抢去的香饽饽。 * 铁面无情公子木,鼎鼎大名、大名鼎鼎的荣国战神,杀人斩马,眼睛都不眨一下,却因为一个小姑娘学开始了柔情、学会了慈悲。 第一次见她,她是一个弱小无依的丑姑娘,救了他的腿。 第二次见她,她是一个富甲一方的山霸王,救了他的命。 第三次见她,她站在高台抛绣球…… “听说你不喜欢我?” “嗯。” “好,那就嫁你了。” 原来某人不但会傲娇,还会装傻。 全文高宠,高血压的高,甜宠的宠!
  • 锁宫心锁宫心萱莹|古言后宫如深海,我,管盈然,本不愿入这深宫,却又无法。纵使我日后母仪天下,金印银袍,那却又如何?我早已不是那个管盈然了。郎有情,妾却无意,我冷笑,这些与我何干?不过是一场痴梦罢了。
  • 蛟凤蛟凤茗菱|古言她是魂穿镇国大将军孙女的现代人,上一世她是孤苦伶仃,身患心脏疾病,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病美人。这一世她要活的逍遥自在,跟随祖父征战沙场,鲜衣怒马,本以为她可以如此过一辈子,谁料想世事无常,祖父诡异战死,君王急招她入京,赶尽杀绝,她为自保圣殿上请婚嫁与身体残废最不受宠的九王爷。 婚后,两个骄傲的人从质疑,冷漠,权谋到拼死相救,后来才知道他们本就是一类人,为保护这万千子民愿不折手段堕落成魔。 官场奉维,皇位诡斗,江湖纷争,这尘世间万千纷扰在他眼中都抵不过她鲜衣怒马回眸一笑。 沙场权谋,宫闱诡秘,后院争斗,这尘世间心魔腌臜太多在她眼中唯有那少年温润的笑容。
  • 老大,你又黑了老大,你又黑了月昭昭|古言陆离是个孤女,因为长得特别黑,一直饱受着异样的眼光。她立志要找回自己的父母,然而当她踏破重重困难找到的时候,却发现她并不喜欢这个结果……甚至,她的黑都是因为她母亲……
  • 桃花源记记桃花桃花源记记桃花i九九|古言苏雨穿越了?! 前世她过得也并不如意,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但她来的地方,却是意想不到! 她却是死也想不到,陶潜先生的桃花源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