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章 我想要,睡你

“微恙罢了,你怎知我病了?”

他薄薄的唇瓣抿着淡淡的弧度,,神色柔和,连两道浓眉都都泛起柔柔的涟漪。

司徒瑾煊看着他那纯净的眸中倒映着的自己,幸福地有些晕眩,醉呼呼地说道:

“我差人打听了,你病了也不告诉我...你家门卫好凶,我说我是相府小姐,都不给进...”

他掩唇轻咳了几声,忍俊不禁道:

“你知道说什么才有用吗?”

“什么?”她抬起头来,像个求知的好奇宝宝。

“说,你是他们的女主人。”他俯身贴于她耳边,微微一顿,缓缓吐气道。

“你不老实。”司徒瑾煊先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又恨不得把头埋起来,好不让人留意到她那掩盖不住的娇羞和心动。

她悄悄回头看,发现那盛宇早已经走没影了,才道:

“那人总算是走了...生怕我把你给累着,他也不想想,你如今病弱,我还能让你做什么?”

闻言,叶清云一挑眉,微屈身便将眼前这碎碎念的女子打横抱起,往内室走去。

“呀。”她都未来得及反应,只惊呼一声,便已经在他安稳的怀抱中。

“诶,你还病着呢。”她抓紧了他的衣襟,有些焦急地说道。

他一脸坏笑,揶揄道:“我们能做的事,可多了。”

她一下子明白过来,他是不满她说他病弱,才“身体力行”来证明...

这样想想,她便不客气了,双手圈搂着他的脖子,手玩着他乌黑的头发。

“我发现与你呆久了,我脸皮都厚了许多。”她那手溜到他胸前,有些挑逗意味地去戳他。

“比起总是动手动脚的某人,”他向胸膛上那不安分的手努努嘴,还想再说什么,便被司徒瑾煊打断。

“怎么?还不能揩揩油...”

她硬着脖子,很不害臊地说道。

他低下头去,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着她,辗转厮磨寻找入口。

司徒瑾煊也迎合着他,唇舌来往中胸口渐渐发热发烫,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她闭着眼,嘴里是纯男性的味道,掺杂着淡淡的药味,唇舌柔韧却无不适感。

吻得忘情,叶清云低身将她安放在床上,双手撑在她耳旁,加深了这个绵长的吻。

司徒瑾煊犹如是躺在了棉花上,全身软得能化成一滩春水。

“主子,我...”

有人突然推门闯了进来,推门声和说话声吓得她一个激灵,松开了绕着他脖子的手,离开了他的吻,慌里慌张地转过身去,背对着来人,手捂着脸,羞涩得不行。

这样意乱情迷的模样,给别人瞧去了,真是太丢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你们继续!”

若风先是被雷劈了一样,惊呆在原地,很快反应过来,很是窘迫地急急地说道。

“我没教过你进来要敲门吗?”

坐起了身的叶清云面色阴沉下来,望着司徒瑾煊的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的模样,厉声道。

“对不起,我见门半掩着...若风愿受罚,日后定注意!”

若风慌得赶忙跪下,刚刚他真只是被呆住了而已,真没敢细看。

面对着墙的司徒瑾煊突然想起她们进屋时,好像真没关上门,还是她用手轻拉了下,才半掩着。

这样说,好像也不怪他。

她转过身去,拉拉那脸色并不好看的人的衣角,见他回头望她,低声道:

“罢了,别那么凶,怪吓人的。”

叶清云望着她还泛着红潮的娇羞的脸庞和那微嘟着嘴的撒娇模样,心中的火气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去。”

“谢谢主子,谢谢司徒姑娘!”

若风轻呼了一口气,连走带跑地把门带上,一溜烟没影了。

“别皱眉,皱眉就没那么好看了。”

她拽着他的衣角,将他扯近了些,伸手去抚平他皱着的眉,嘴里这样说,心里却想着,清云无论如何都是绝顶好看的,只是她太不愿意见他恼怒了。

他的手抚摸着她那瓜子脸,温厚的手心里有着厚厚的一层茧,虽有些硌,却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宫道上,拐角处。

叶清安坐在轮椅上,一转弯便看到了非常不想看到的人。

如果她现在能走的话,她肯定和避老鼠一样避着同样惹人厌的司徒墨白。

她不想见到他,不代表他也是。

“废了?”

他站定在她面前,身后的仆人便不敢在推车,只好停在原地。

她抬头望他,只见他那黑如点漆的眸色之中泛着异样的光采,满是令人作呕的恶趣味。

“令司徒大人失望了,并没有。”

她别过头,道。

“那就好。”微冷的手握着她的下巴,强迫性把她的脸别了回来,四目相对。

司徒墨白屈着身子,两人之间的距离非常的近,近地让叶清安觉着周身都被他的气息包围,逃无可逃。

她仰着头,带着怒气与他对视。

他眉似远山,薄唇微抿,一双乌黑鎏金的眼直直地盯着她,傲气凌人,神情中却流露出几丝不易察觉的贪恋。

“下去。”

司徒墨白望着她,唇一张一合,话是对那低垂着头的仆人说的。

“别走远。”叶清安的胸脯有些激烈的起伏,一股怒气潜伏在她体内,几欲倾泄。

那仆人如获大赦地低着头离开。

“魏安,我想你了。”

他那带着凉意的手摸着她的脸,她的眉,最后停在她的唇瓣上,引起她强烈的不适感。

在她想张口咬他的手时,他似是早就料到一样,捏着她的下颚骨。

动作如此熟练,让她想起之前的种种羞辱,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司徒大人,劝你离我远一点...”

她很是用力地挣脱开来,一点都不怕弄伤自己,倒是司徒墨白担心伤了她,松了手。

“你拿什么威胁我?叶清云?”他凑得很近,根本不想听她把话说完,眼角有凛冽的寒光,如匕首一般。

“安儿?”他冷笑了声,用着陌生且别扭的语调喊道。

叶清安浑身一震,藏在袖子下的低垂的手有些发抖,她想起在她那次罚跪晕倒时,哥哥便喊了自己“安儿”!

司徒墨白他发现了?

她死死地瞪着他,异常紧张地听着他说出的话。

“我着实不明白,你宁可去做他心中的替代品,也不愿来到我身边吗?”

他像是很享受她惶恐的神色,神色慵懒,那眼底深处却是绝对的肃杀和嘲讽。

她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司徒墨白误以为魏安是叶清安的替代品?

“你想要什么,爽快说明白就是,何必那么拐弯抹角,净说些恶心的不着调的话?”

她嘴角划过犹如刀锋一般的冰冷弧线,冷声道。

司徒墨白被气笑了,手扶上了她的后脑勺,唇与唇的距离被拉得格外地近。

“我想要什么?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她本能想躲避,身体轻微往后仰,又被他给硬扯了回来。

“我想要,睡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法医娘子状元夫法医娘子状元夫云峤|古言现代女法医曲明姝穿回北宋,嫁给神童状元晏子钦,从此:大忽悠属性全开,把小丈夫骗的近不了身还团团转;法医金手指全开,小丈夫一改高冷脸,五体投地求指教;历史金手指全开,知道大体走向,规避官场风险。然后,明姝惊恐地发现,小丈夫长大了,贱笑着磨“刀”霍霍向媳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逆天战神:惊世三小姐逆天战神:惊世三小姐良人兮|古言自从柳璃穿越结识宇文稷之后,他们的业余生活就很无聊,早上啪啪啪,中午啪啪啪,晚上啪啪啪,洗澡的时侯啪啪啪!宫室大床上柳璃面红耳赤的说:这是我睡你!马车上柳璃说:这是我在强迫你!营帐里柳璃说:这还是我在睡你!终于有一天被睡炸毛的慕容琉璃忍不住了:你特么一天到晚的睡睡睡,有意思吗?某闷骚强悍男说:本王在服解药。命大运气好的现代女生柳璃,难道古代生活就会这么一直被人睡?她可是无敌金刚小小强,总会翻身农奴把歌唱!
  • 肥婆太子妃,超猛的肥婆太子妃,超猛的纳尼|古言一朝穿越,穆小小成为木小小。肥胖?十天瘦成一道光!痴傻?领兵无败仗!渣男假冒娃娃亲?阉了吧……毁她清白抢她夫君?送上门来的命自然没有不收的道理!某天,一道圣旨昭告天下,册封木府郡主木小小为太子妃!晴天霹雳,众人眼中木府郡主和太子殿下是公认最不般配的一对。百姓都觉得太子殿下一定是被迫的,木小小一定会被赶出东宫的!然而,他们等到的却是,太子殿下被太子妃赶出东宫,连带着被子枕头……某一天,太子妃突然搬回木府,吃瓜群众心中大喜,太子妃终于被赶出东宫辣~但很快,大家脸都被打肿了——太子殿下十万火急地追出来,哄着宠着把太子妃抱回宫去了!百姓:干了这份狗粮!
  • 晚来凤急晚来凤急晚夕拾|古言父母因一场肺炎事件离世的封晚晚睁开眼睛,发现自已不但成了‘枫停山庄’的养女,还多了一个未婚夫,重要的是这未婚夫自已是个瘸子,还嫌弃自已要退婚,退婚就退婚…… 可龙三爷,你凑什么热闹…… 还有玉公子,强扭的瓜是不甜的…… 谁知她那隐藏最深的亲爹也来捣乱:“我儿,那皇位要吗,要的话为父去帮你抢来,然后你想娶几个娶几个……” 封晚晚:“……” 本文轻松,女主慢热,喜欢的亲亲们请先收藏一下,慢慢看…… 另有qq群号:967945876等你来取名……
  • 倾世废材妃邪王专宠倾世废材妃邪王专宠曦城雨若|古言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却因为太误信组织.....他,古代腹黑王爷,“妖孽呀!这得迷了多少人心”但是,他却陪她走过一生。
  • 深宫何须红颜叹深宫何须红颜叹尘余络晏|古言乌拉那拉.静姝这辈子你入了皇宫便是朕的嫔妃,即使貌合神离,朕也会让你痛苦一辈子!这就是割发断情的代价,这就是发动政变背叛朕的代价!
  • 贵妃倾颜,本宫不为后贵妃倾颜,本宫不为后薛哥|古言这世的嫣寻伤不做来世的嫣寻儿。今生她是嫣寻伤,大嫣的郡主,大魏皇帝的弃后,大霎百姓中祸水,北曦皇帝宠爱的贵妃,西安太子最喜爱的姐姐。尧请,前世你给的痛及格了。魏昭湛,今世我既是害你苯锦,利用太后爬上后位,你眼中的坏女人,呵!那我可要坏女人做到底,乱大魏不得安生。楠霎珺,一直利用我的你,如愿让我成为百姓眼中的祸水,你说我与你有共同目地,我俩才应该在一起。绾曦歌,你说我是你一生中要保护的人,最后,你承诺了,宁愿惜牲北曦和自己,护我一世周全。嫣寻池,从一开始,你就不是我弟弟。但你说过,我是你永远的姐姐,最喜爱的女子。在这五国乱世中,这魂魄穿越的女子,该何去何从。
  • 鹤唳十里血妆鹤唳十里血妆东西偷余生|古言“阿卓玛依,我给你洗头发吧……你的头发很漂亮,散在水里像青烟一样。” 政治联姻的背后,是鲜为人知的少年情谊; 她得到了一个人永远的爱,但失去了自己的性命; 十多年后,她的女儿嘉笙遇到了一个高傲又自卑的兵…… 她是皇帝的女儿,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子。他只是个私生子,是个见不得光的人。 她在云巅之上,他在尘土之中。 他会时时刻刻仰望她,但她不会看他一眼。 她的世界里,满是美好的东西,而他多想她一刻,多看她一眼,多和她说一句话,都是奢侈。 —————————————————— 没有朝堂上的风云诡谲,没有荡气回肠的爱,有的只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 鹊桥仙一鹊桥仙一牵动一潭星|古言这是一个发生在南朝的故事,故事里有貌美的女子,风流的儿郎,有家国天下的热血,也有两项契阔,白首不移的动人爱情。 从南朝少年状元郎,一步步走至文臣之首,护幼帝,诛奸臣,历两朝。 世人都言,仰南星,天高不可得,可有一个人,从来都不用仰望,南星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希望这些名字终有一日在我笔下也能成为活生生的人物,他们在南朝或北朝,在某个时代,有血有肉,那里四季各异,有诗文酒会,有谷园宴饮,文官武将忠心不二,圣心澄明,不出奸邪。那里的女子皆有自己的风华绝代,吟诗颂词,泼墨为画,那里的儿郎坦坦荡荡,于三月,沐春风,御白马,经洛都,和歌而归。 ???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