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那间酒馆(下)

但他并不准备对许老汉做些什么,毕竟这件事情怎么看受害者都是那个奴隶少女。

“看来没法与院中的师姐交代了。”王瑞祥心想,随即对许老汉说道:“把她给我。”

许老汉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但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奴隶崽子激怒了修行的老爷,若是因此丢了命也太不值了,所以他连钱也没要。并且决定将昨夜的事情宣扬宣扬。

坏事永远要比好事传的快一些,这是永恒不变的定理,更合况有人在其中推波助澜。小镇就这么大,声音却比风传的还要快一些。

所以王瑞祥带着那个表情还有些懵懂的女孩回家时看着父亲有些阴沉的脸色,就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他跪在地上,俯身说道:“父亲,我知道错了。”

王老八的脸色依旧阴沉,没有说话。

王瑞祥继续说道:“但我已经决定娶她为妻,绝不会辜负这个女孩。”

女孩的脸涨的通红,因为害羞。她抬头看着那位昨天自己拼命反抗的男人,内心有了一丝波动。

王老八的脸涨的通红,因为愤怒。他走到王瑞祥近前,竭力压制着自己愤怒的声音以防被街坊邻居听到:“你还想娶她?”

王瑞祥的头低得更低,他继续说道:“我知道自己给这个女孩带来了多大的伤害,虽然我年龄有些大了,但眼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王老八再也忍受不住,他提高了嗓门吼道:“你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你不光与一个畜生做了那种事,现在还要娶了那个畜生?”他用力拍了拍自己涨的通红的脸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街坊邻居都是怎么说我们的?你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么?还是被女色冲昏了头!你让我如何去面对我王家的列祖列宗!”

王瑞祥此时才明白父亲在因为什么而生气,他有些疑惑,随即看到那个因为父亲的话变得极为没落的少女,下定决心。

认错是很好的美德,每当矛盾来临,只要有一方认错,大多时候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这是王老八从小教育王瑞祥的事情。

可不论是王老八还是王瑞祥都觉得自己没错,既然没错,那就没法认错,既然没法认错,那就会继续吵架。

女孩站在旁边不敢出声,街坊邻居听见争吵的声音纷纷围观。

围观的人群对着那对争吵的父子指指点点,却没有人向前来劝架,女孩站在旁边依旧不敢出声。

王老八已经气愤到极点,他看着那个冥顽不灵的不孝子,手中拿着菜刀向儿子挥去。

一个普通人当然伤害不了修行者,不论是王老八还是王瑞祥都明白这一点,但围观的众人并不明白,他们只知道某位父亲正拿着菜刀追砍自己的儿子。

人群中传来一阵嘘声,王老八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众人包围,那些人看尽了自己的笑话。他忽然停住,毕竟再继续下去只会让那些没买票却欣赏了半部家庭论剧的观众们看到后半部,老汉没做过大生意,却也知道这是很亏的事情。

他转身向屋内走去,示意王瑞祥跟上。

王瑞祥很小的时候就被带到学院,但他依旧很清楚自己父亲的性格,还记得小时候因为自己打翻了水桶而生气的父亲罚他面壁思过在气消后也是这样示意自己进屋,他明白父亲的气已经消了。

于是他牵着小女孩的手,跪在地上问道:“父亲大人您同意我们的婚事了?”

老王家今天出的丑已经够多了,王老八不想再出丑,所以在听到儿子当着街坊邻居说出这句话时气血上涌。

他转身用那颤抖的手指着跪在地上的叩头的王瑞祥,想要说些什么却因为极度愤怒说不出来,他又抬头看见那些街坊邻居蔑视的眼神,那张通红的脸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羞愧,最终他举起手中的菜刀。

人群中传来尖叫,王瑞祥看着地上那些红色的液体有些迷茫,随后他抬起头看见那具与自己父亲穿着同样衣服的无头尸体,心想是谁既然敢当着自己的面行凶。

随即他看着地上的那颗熟悉的头颅,意识到面前这具尸体就是自己的父亲。

王瑞祥原来不叫王瑞祥,王老八不过是一个粗鄙的乡下人,能起出的无非是狗蛋、翠花这样的世俗名字,王瑞祥生下来时他的母亲就因为房屋坍塌去世了,王老八很不喜欢自己的这个儿子,在没发现他的修行天赋之前。

那名发现了王瑞祥修行天赋的老爷为王瑞祥起了名字,将王瑞祥带到自己的身边,并且送进学院。王瑞祥的天赋不错,也很努力。

可再努力的人也会想家,即使那个家中只有一个连打翻了一桶水也要罚他在烈日下站一天的连名字都不会取的文盲父亲。

回家是一件很令人期待的事情,至少王瑞祥很期待。

期望与失望的转化是等量的,失望与绝望的转化却是翻倍的。

所以王瑞祥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醉酒后的一次冲动居然造成了自己父亲的死亡,难道自己想要弥补过错也是错的吗?

“你看看,这不孝子把自己老子逼自杀了。”

“是啊,是啊。”

“做出那么不知廉耻的事情,原来修行的老爷也会做错事啊。”

周围的观众刻意压低了声音,却不知道修行者的耳目本就要更灵敏些。

小女孩没有被鲜血吓到,这是她经常看见的场景,可她依旧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她不明白父亲是什么,可那个将她当作人看的少年似乎很伤心。她轻轻拽了拽少年的衣角,想要做些什么。

王瑞祥转身看着那个小女孩略带惊恐的眼神,忽然明白错的并不是他们,而是这个国家。

他将父亲的遗体埋葬,带着小女孩离开家乡。

夜晚的小镇有些晃眼,那家酒馆依旧立在镇口。

百越有很多这样的小镇,也有很多这样的酒馆。

故事还在继续,那些贵族们却看不到。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神具师神具师忘星辰流|玄幻主角顾华是顾家的少爷,顾家少年18岁就要进行一次召唤神器,但是他什么都没召唤出来,被旁人耻笑,但是他并不在乎,且看他如何反转世界
  • 傲世异魔傲世异魔肥嘟嘟右卫门|玄幻狂战士的血腥屠戮让他感觉到厌恶;他喜欢异兽,别人都说,异兽凶残可怖,但他却觉得,它们可爱的如同天使。他操控世尊异兽,一统异界。怒声低吼之间,无人敢于抬头直视。高处不胜寒,被视为异类的他,遭尽异界群攻。
  • 天玄神皇录天玄神皇录始情为你|玄幻一个惊天密谋,一个惊人密辛。 他本是个孩子,却被迫成为冷血杀手,一生与战斗为伴。 他叫辰战,他想变强去找母亲,却不料在阴谋开启之时遇到了未来的他…… 待他成就神皇,便封号荒古。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待到天玄化宙,便是众神皇战天时。 【下篇预告】 在辰战一路逆天的同时,云鼎界情绪世家家主——情绪之神喜得子,觉醒出的体质却是最低等的平衡体。 他是洛无平,是他的出生让母亲地位由夫人变成贱人。 但是他的母亲并不恨他,她告诉洛无平,你的父亲姓陈,你叫陈无平。 情绪之神洛神机对这个“儿子”十分憎恶,假意将他流放到了边荒。 在边荒,陈无平一路机遇连连,觉醒了血脉体质——圣战神体。 入兵团,探洞穴,垮魔兵,得神兵,回家,比武台,遭针对,“叛”族……一路逆袭的他最终成就神皇,化身圣战神皇。
  • 云雾之巅云雾之巅清雅de诱惑|玄幻雾气守护下降生的双子,命运的齿轮飞旋。前生的守候,今世的眷恋,似藤蔓般相互纠缠。霸道王权的追寻,痴情琴音的缠绵。谁才是宿命的牵绊?倾城一舞,为谁旋?剑气凛冽,为谁守?今夕何夕,纠结的情愫。生气契阔,爱恨只一念。他生莫作有情痴,人间无地著相思。
  • 龙啸云天龙啸云天涂梦欣辉|玄幻龙,啸与云天,声碎山岳,力冲苍穹!凤,舞与九天,一舞断羽,红颜尽碎!纷繁云天,断剑有灵,古兽苏醒,神之祭台,奇异而精彩!更有计中计,谋中谋,他身负龙神之剑,却使一手狂刀,三十六刀,傲尽天下!只为一笑,喋血疯狂,成就永恒封号,破千载阴谋,护云天大陆,但却没能与至爱之人长相厮守,是遗憾,是无奈,还是……?一切由你开启,由你主宰,龙啸云天,你我携手!
  • 卦皇传卦皇传梦地黑|玄幻何为卦?此卦并非为街头算命之人手中的掐指与口中的天命,卦为万象,万象即为万物,也就是说“卦”为促生万物之理,“卦皇”即是“卦”所选中管理万事万物之人。主角沈归一,会如何在已无卦皇多年的天域生存下去?
  • 帝龙演义帝龙演义牧心云|玄幻妖魔毁灭了庞大帝国,掀开魔世风云,魔世造就了卫道英雄,诛灭了魔王魔国。英雄成了君王,君王生了心魔,国中不宁,人道不正,于是下一个魔世仿佛又在酝酿之中,一切兴亡胜负都好像天道轮回……江湖凶险如故,刀光剑影,妖孽隐现;世道纷乱更甚,诸侯割据,魔教猖獗。谁将最终平定这个乱世?天龙禀赋的王者,少怀壮志的将帅,还是乘凌剑道的奇侠?
  • 禁帝路禁帝路立秋之日|玄幻成仙之途,天降仙路,历经天地神罚,大道劫难,天路自现,踏入即可到达仙界,飞仙而去。成仙虽难,但是却有一丝机会。而帝道成仙,却难如登天。禁帝路前一堆骨,登仙路途道已断。修帝者天之所禁,仙路之途已断。真龙怒吼,是帝皇意志的不甘,为帝王者,当君临天地,唯我独尊。帝王之力通天,定当筑出登天之路,逆天飞仙而去。一道奇异的天盘带着阎煌来到这个本源的世界,传承大帝之经文,踏入帝道一途。看阎煌怎样打破帝道禁制,建筑一个登天之路。
  • 天幻破天幻破无名则是你|玄幻男主,死后,重生,呆萌形象,额好像脱离玄幻了,没事,打就完了
  • 苍蓝之岛苍蓝之岛抠脚的路飞0|玄幻这是一座神梦见的巨大大陆,无边无境的边境各成位面,一段段故事在这无边无尽的位面之中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