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逃亡

“好!”偌大的别墅中,黄三找到楼梯,却见韩芷儿快他一步,先行登上楼梯。

“你!”黄三朝着韩芷儿冲去。

在黄三看来,她应该是想去守住传送阵,不让自己离去。可是,为什么这里会有传送阵呢?

“下去!”见黄三冲来,韩芷儿脸上的愤怒越发浓郁,挥手间一个术法将黄三击退。

“你!”见韩芷儿真的在阻拦自己,毫不犹豫的动用了自己这些天在乾坤纸上刻画的一阶术法。

一个火球朝着韩芷儿砸去,虽只是一个火球,但却是朱雀加持过的火球,其威力不一般。

“折射!”空气扭曲,韩芷儿的身前出现一层薄薄的镜面,镜面呈四十五度角,将黄三射来的火球弹走。

“停!先去三楼!”麻雀化作朱雀,载起黄三直奔三楼而去。

“可恶!”韩芷儿微微一愣,冲到二楼,其手上的须弥戒光芒一闪,将二楼所有物品扫空,连忙冲向三楼。

“这是?纳兰家族的手法!难道她是!”黄三震惊。

原来屋外的那个声音是找韩芷儿的!

“她快上来了,你做好准备!”地面上刻画着一种复杂的术法,术法的三个角落各有一个凹槽。

秋水虽没见过这种术法,但在黄三的记忆中,这凹槽是用来放置源石的,也就是说,这韩芷儿手中至少有三颗源石。

“小贼!住手!”韩芷儿气喘吁吁的冲上来,却见黄三蹲在那里,以为他在破坏阵法。

“嗯?”却见黄三回头看了眼,手中第三颗源石落下,光芒一闪,二人消失不见。

“也不知道黄三那小子怎么样了?”洪师坐在院子中的摇椅上晒着太阳。

“啊!”两声惨叫声响起。

“嗯?什么声音?”洪师朝着院子中的草堆看去。

“你!手放在那里!”韩芷儿一脚将黄三蹬出草堆。

“咦!”洪师伸手,利气轻轻托住黄三。

“你怎么在这?韩芷儿?”洪师先看向黄三,眼中有些疑惑,随后又看向韩芷儿,才释然的点点头。

“洪师!”秋水在黄三的记忆中得知,黄三对眼前的老人,是绝对的敬重。

“嗯,起来吧!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洪师露出笑容,看向二人。

“他想杀我!洪师爷爷!”韩芷儿抱住洪师的右手。

“她把我关起来了!还莫名其妙的说我想杀她。”黄三抱住洪师的左手。

“是吗?”洪师抽回手臂,看向二人。

“韩芷儿是我认的孙女,说起来,你们之间的联系还不小呢。”洪师看向黄三。

“而黄三则是我收的弟子,他的品行,我是知道的,像欺师灭祖他也就是说说而已!”洪师笑道。

“可是!”韩芷儿还想说些什么。

“行了,你先去找个房间收拾一下,晚上就住我这里吧!”洪师打断道。

“嗯。”韩芷儿转身离去。

“你没告诉她?”洪师看向黄三。

“没有,它不让。”黄三看向肩膀上的麻雀。

“前辈,好久不见!”洪师这才注意到黄三肩膀上的麻雀。

“不必多礼,纳兰家子孙三代都是你的徒弟,这是纳兰之幸!”麻雀淡淡的道。

“嗯,黄三,三绝术你可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洪师问道。

黄三没有说话,只是自己的右手掉到了地上。

只见黄三淡定的蹲下身,将手臂重新安回去。

“嗯,三绝术分三绝,肉身绝,精神绝,化身绝,而每一绝又分作三层,看来,你已经到了第一层了,肉身化作能量。”洪师点点头,仿佛这一幕很正常。

“第二层为强化,强化你这种状态,到了第三层才不会出现这种状况。”洪师老脸微红,想必当年他也经历过。

“是,对了,您知道黑白莲花吗?”黄三突然问道。

“啊!”黄三才问完,就叫了起来,仔细看,却是麻雀的爪子抓伤了黄三。

“前辈,这些事,还是早让他知道为妙。”洪师看向麻雀。

“好吧。”麻雀落在一旁的树枝上,乌鸦见状,也跟着飞上了树枝。

“黑白莲花是神秘组织户的标志,这个组织分黑白两部,黑部杀人,白部救人,而黑部每杀一个人都会在死者身旁留下一朵黑莲花,白部每救一个人,也会留下一朵白莲花。”洪师解释道。

“而且!黑部杀的,白部要救的!是同一人!”

“那这黑白莲花有没有可能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黄三思考一番问道。

洪师抬头看向麻雀,见其没有反应,这才开口道:“不可能!除非那个人回来了!”

“谁?”见洪师停下,黄三连忙追问道。

“唯一的十阶!尚户莲!”洪师眉头微皱。

“尚户莲?”黄三挠头。

“行了,过去的事,不必在深究,走吧!”麻雀落在黄三肩膀之上。

“慢走!”洪师站起身来,送一人二鸟离去。

“今天怎么感觉有点不一样呢?”洪师嘀咕道。

“洪师爷爷,他到底是谁?”躲在一旁偷听的韩芷儿走出来。

“不可说,不可说!”洪师宠溺的笑道。

“什么可说不可说的?您要不说,我可就不陪您了!”

“看你的利气波动,快要到二阶了?”洪师问道。

“嗯,快了,估计就在这几天。”韩芷儿想了想又问道。

“那黄三倒地是什么人?他知道了我的身份,您不怕他出去乱说吗?”

“不怕!”洪师笑道。

另一边,黄三出了小院,就站在风中凌乱。

“这是哪?”

乌鸦飞到空中,与黄三共享视野。

借助乌鸦的视野,黄三看见了不远处的首都大学,这才放心离去。

“是你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麻雀突然问道。

“是他的意思。”黄三低头道。

“你从精灵族中离开,对外面的世界难免有些好奇,这小爷我不怪你,但这好奇若是过分了,那小爷就要管管你了。”麻雀道。

“这个世界看似安全,实际上存在很多禁忌,如十阶,等你的实力够了,自然能感受到那个层次的浩瀚。”

“而你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黄三的想法,尽快提升自己。”麻雀道。

“是!”黄三头低的更深了。

黄三回到学校之中,乌鸦落在黄三的肩膀上。

“二鸟道人!”身旁有人笑道。

“二鸟道人!”又有人说道。

在一路‘二鸟道人’的称呼下,黄三回到了自己的小房前,只见夏初站在那里。

“你同意了?”黄三问道。

“齐少,齐佑天没同意!”夏初摇摇头。

“你自己的事,关他什么事?”黄三问道。

“他在哪里?”

“我在这,黄三,你是不是活腻了?拿我的三绝术,又碰我的女人?”齐佑天的声音从黄三身后传来。

“我们女人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黄三气极而怒。

“你们女人?”齐佑天饶有兴趣的看向黄三。

“你莫非要插手我和她之间的事?”黄三意识到自己口误,连忙改口。

“哈哈!黄三你果然不简单,你有秘密,很多秘密!而且!”齐佑天缓缓走到夏初身旁。

“而且你知道,对不对?”齐佑天在夏初耳边轻语。

“我!”夏初想解释。

“停,不用解释,夏初,做我的女友吧!”齐佑天微微一笑。

“啊?”夏初呆住了。

“你!”黄三微怒。

“我说了,我的东西你抢不走!”齐佑天牵起夏初的手,带着夏初离去。

“诶,她还没答应你呢!”黄三见二人手拉着手离去,渐渐露出了笑容。

“说吧,你和黄三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齐佑天松开夏初的手问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风尘战绩风尘战绩眼前的黑|玄幻他天赋异禀,却受世人唾弃……他孤军奋战,却让风云涌动……他的身边只有一个奴仆、一个跑腿的、还有一个爱他的女人……为了打败一个对手,他奋起直追……所到之处必定刮起一阵狂风……他是赤子风,如疯子一般搅动着世界的格局……
  • 战祭战祭花轩羽|玄幻离家而去,踏过万千山水,只为让她看到,其实,我真的可以。光明神殿,光明至尊普众生。幽冥谷内,灵柩长埋,幽冥至尊斩万魔。天地动荡,四方神尊傲天地。这是一个妖魔横行的时代,青年的路便是这样开始了。大器晚成,谁说普通人不可以。
  • 武者的无限位面系统武者的无限位面系统飞跑的执明|玄幻一名宗师武者,在于敌人的打斗中死亡,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
  • 募刀九武募刀九武代金卷|玄幻他生在一个武道为尊的世界,可却从小便经脉堵塞,注定他修武一途困难重重。就算身中不治之毒,他也没想过放弃。且看他如何在险恶的修真世界存活下来,又上演了怎样一段恩爱情仇的故事。他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向强者的道路,如何仅凭一人之力扬名于武道世界。这是一个可歌可泣的草根崛起史,是一个用智慧和痛苦编织起来的故事。人有何悲?神有何贵?今日我叶凡便举人攻神!
  • 不灭神魔不灭神魔神语|玄幻当纨绔叶凡从猴子手中偷掉一个桃子之后,一切就都改变了。少年就此踏上了练功复仇之路。这一路有妹子同行,有强敌环伺,有好友相助,也有内奸暗算,总归是多姿多彩。俢奇功,斩大敌,神魔不灭,美女江山尽在我手,看叶凡今世如何逆天!读者群:338295592,希望大家踊跃加群,讨论剧情,提出建议,神语会继续努力!
  • 我莫D感情我莫D感情苏格拉丶|玄幻男主苏霸因改过自新写作业,被上苍嫉妒,天降神雷…… 被劈到五行大陆的苏霸,从此过上了水深火热的日子。
  • 凡不由圣凡不由圣醉眼看浮世|玄幻凡人的崛起必将伴随着血雨腥风! 这是一个荒谬的世界,也是一个悲哀的世界。 体修的封锁,荒诞的秘境。 恐怖的黑手,悲哀的生灵。 当正义不在是正义, 当邪恶不在是邪恶, 当万界众生沦为上界牲畜,你真的能无动于衷么? 无力的绝望, 悲哀的生灵, 奔溃的信仰····· 能让你一路披荆斩棘的,唯有永不磨灭的初心! 且看一个带着幻想的地球少年, 如何在这个荒谬且悲哀的世界中创出一片崭新天地。 ······ 凡人异界流小说,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说一句····· 单机的日子真特么不是人过的!!! 跪求一切····
  • 血云倾天血云倾天艾兰歌里|玄幻当天与地完全分开的时候,这就象征着一位伟人的消失,但是同时这也代表了新世界的诞生与另一位伟人的诞生。血无涯,盘古的心脏化成的世界最强神——创世神!他能为这个世界带来多少和平?又为这些世界带来多少荣耀?远古十二项伟大任务,他又能否完成?一切都是未知数。
  • 阴阳生死契阴阳生死契半边柚子|玄幻人之生死对应阴阳,吾手握阴阳而生,必乃天之奇才!
  • 灵云纪元灵云纪元HDST白灵|玄幻契约现,七年旦夕祸福,一朝圆满。 契约灭,三年如登春台,一夕破碎。 穿妖雾,踏雪山,鏖战沙漠,血洗冰川。 陷死局,迎妖孽,暗界混沌,苦不能堪。 灭叛乱,化血魇,与佳人战,浴血涅槃。 佳人离,友人殇,重拾血殇,决战魔巅。 三年前,联盟起,攻暗界, 灭杀血族,颠沛流离。 三年后,蝠狐联,助血魇, 共抗光魔,破除血契。 记二十年来,友人失,伊人离,身心丧,能力灭。